Jane's Life

  • Entries
  • Author
  • Friends
  • Novels
  • Chat
短篇小說-星夜的承諾
Friday, March 29, 2013 | 4:19 AM | 0Comment

日本-東京,
東京的城市門庭若市,熙熙攘攘。行人們也忙忙碌碌地在路上互相擦肩。

大廈頂樓則有一個黑影穿越到另一個大廈上。黑影消失的速度可說是迅雷不及掩耳,一閃即逝。

辦公樓,
一個成熟的男人抽著雪茄,目光停在窗外那繁忙的東京城市。
"叩叩"傳來了敲門的聲音。
"請進!"
門被打開,一個黑影只透露出一雙漂亮的紫眸,手上的一個文件放在辦公桌上。
"任務完成了?"
紫瞳的眼睛成了個美麗的月牙兒。
"很好,這是你下一個任務"男人將信封准准地往紫瞳忍著飛射,信封已在紫瞳忍著的掌裡了。

-分割線-

東京一番高中,
所有的學生全部擠在公告板上,有些學生還圍在一起高談闊論。
"有轉校生?"男生從女生的八卦裡頭聽來一些消息,不得不驚訝。
"今天來嗎?"另一個男生也疑惑地問道。但是有一個男生卻靜靜的躲在一旁聽著音樂。
兩個朋友目光轉移在那男生身上,他們只有嘆氣。

捷豹XF車廂裡頭,女生帶著香奈爾的墨鏡開著車。Salvatore Ferragamo 的短靴輕輕踏著油門開向學校的停車場裡。
昂貴的跑車映入學生們的眼簾,學生們就認為那輛從不在學院出現過的就是轉學生的車了。
"咯吱"輕輕踩下剎車盤,女生開了車門,優雅地走下車。
直直的黑髮帶有紫色髮絲,漂亮的眼睛卻被墨鏡遮蓋著。黑色的衣,褲上配上香奈爾的腰帶。Salvatore Ferragamo的黑短靴輕輕敲擊著大理石的地磚上發出'叩叩'的聲音走入校園。
這身打扮引來男生們的眼冒桃心,女生們的羨慕。自己選擇無視,走去校長室報道。
校長室,
校長看著女生,女生依舊戴著墨鏡,雙手插在褲袋等著校長的下落。
"夜星 影?"
女生輕輕點頭,口吻冷若冰霜令人毛骨悚然;"班呢?"
校長則是翻了番文件:"高三 壹"
夜星 影聽到了後,也只是轉身離開。

走在校園的時候,找著班級時,沒注意到身旁的人不小心撞到,香奈儿的墨鏡便跌在地上。

夜星 影彎下身要撿起時,另一只手卻先幫她撿了起來。
兩人踏起頭,四目对望,一個樣子寫滿了驚訝一個則是感到熟悉。

"星尔,是你嗎?"男生把墨鏡拿給了影,語氣充滿了驚訝與開心。

影看著男生不得感到奇怪,為甚麼他叫的名字有些熟悉可是卻沒甚麼印象。而且這男生認錯人了吧?
"你認錯人了吧?"

男生看著眼前的女生跟她日思夜想的女孩明明是同一個人,可是女生卻說認錯人了。她是在躲她嗎?
"星尔,我是佐藤 雨夜。你不記得了我嗎?"男生有些失望看着眼前的女孩。

自己越想越奇怪。他口中的星尔到底是誰?腦子裡完全沒有任何印象。不过,眼前的男生真的是認錯人了。
"先生,我叫夜星 影。不是你口中的甚麼星尔。"

佐藤 雨夜 看著眼前的女孩,不像是假的忘記,逼别人也没用。也只能認為自己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他低下頭,輕輕地道歉,自己打擾了人家。

影接過了他手上的墨鏡,帶上去了之後便離開。

佐藤 雨夜看著眼前離自己遠遠而去的身影,让他想起一些事,陷入了當時慘痛的回憶。

"喝!"綁著辮子的忍者雙手拿著飛鏢往敵人所在的方向射去,敵人便打倒而死去了。看著布滿屍體的地上,目光对视着躲在一旁的男生露出了漂亮的月牙兒。

兩人一起打算要離開這裡時,卻萬萬沒想到還有敵人的存在,敵人們继续展開了戰爭互鬥。忍著拿著飛鏢往敵人的方向射去,男生則練身子打跆拳道。

敵人把槍頭放在男生作目標,扣下板機子彈脫口而出。男生注意到了,閉目認為自己的生命已要結束了。但是半饷,自己卻無感到有任何痛楚,只是胸口上卻沾滿了血跡。

"星尔!"忍著為男生擋了子彈打在背上,身子傾斜倒在男生的懷裡。
忍著拆開面紗,露出了漂亮的臉孔。
"夜,對不起...丟下...你...1...人..."
"你说的是什么傻话?我们永远都是一起的!"佐藤雨夜看着星尔苍白的脸孔,焦急地回应。
邪星尔勉强地露出了一个笑容。"但是..不要....忘記....我...愛....你....."
忍著的手原本輕輕覆在男生的臉上輕輕地滑下,眼睛也慢慢地閉上。
男生看著忍著,只有崩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星尔,你為甚麼要走!為甚麼你要離開我!為甚麼你要丟下我一人?!!!"
最後,男生也昏倒了。女生離開了男生。男生,也是佐藤 雨夜變得獨自一人,當時他還有想過跳樓自殺去陪她但是最後被朋友欄下了。他想开之後他也靜靜一人,看到女孩就會想到她。所以選擇戴著耳機與世隔開,進入專屬自己的世界,不用去注意世外的事。

至今,他看見了她,可是女孩並不是她。自己也只能放棄了,或许她早就已經死了。

-分割線-
"讓大家來介紹這位新生,他叫夜星 影"老師在班上向各位介紹影,影也不怎麼介意老師怎麼樣。走向老師安排的位置坐下來,從香奈爾的黑夾克裡拿了封信封。

拆開來看,娟秀的字體印在信上,寫著:"一番高中,井上 柄河 靠運毒生意換來的榮華富貴以及一番高中。任務,拿到學校辦公室裡頭的運毒文件(視:證據)并且交给警方"

看了信件之後,自己也只能認了自己是間諜之命,無法改變。
"夜星同學。"後面的同學搖了搖我的椅子,是剛剛那個不小心撞到我的男生。
"嗯?"
"剛剛,不好意思了。"男生輕輕抓了抓頭,以示歉意。
自己好笑的看著眼前的男生,太客氣了吧。"沒關係,不需要一直道歉。"
男生"嗤"了一聲,嘴角上揚,露出漂亮的弧度。
"我可以認識你嗎?"男生似乎有些害羞。
我看著眼前的男孩,臉紅紅的好可愛。
"可以。"
"我叫佐藤 雨夜"
"夜星 影"
"很高興認識你。"倆人異口同聲說了同一句話,倆人停頓了一下手摀著嘴笑了。
倆人一起一直聊了彼此的話題,聊天的同時還聽到了笑聲。這畫面被兩個好朋友看在眼裡,雖是驚嚇但是為朋友感到了開心。
"風,夜終於走了出去。"
"冥,我們不需為了兄弟而煩惱了"
"哈哈..."兩人也開心地為朋友笑了,可說笑容已經好久不見了。之前,为了朋友还苦恼了整整一年了。

晚上,
影把頭髮綁成了一條辮子,穿了深藍色的緊身衣,帶了面紗,日本忍者的打扮。沒錯,夜星 影是位女忍者,也說是間諜。現在,她要去執行任務了,助民除害。

她從廁所的窗爬了出去,往行政樓跑去。給守衛扶下迷魂藥,慢慢地往資料處跑去。資料處裡有一箱保險箱但是卻必須輸入密碼才能够揭开,最頭疼的还需从资料获得一些线索。

他從褲袋裡拿了蘋果出版的iWatch迅速地尋找有關井上 柄河的一些事獲得一些線索。

大約花了十幾分鐘,打了學校創辦的日期。結果,保險箱終於打開了。得知,井上柄河非常重视一番高中。我快速拿了文件,準備離開這裡,但是很不幸,井上 柄河回来行政楼那东西时已目睹我所做的一切。他看着黑影,喊了喊:"刺客!"

井上柄河往我這裡跑來,我則是從開著的窗口爬了出去。井上柄河也跟上我的腳步追逐著,如果那些文件交給了警察他的一切就會覆沒,一生就會在牢裡度過,他當然可急了。
井上柄河打了電話,通知他的手下去攔者夜星 影。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跑向了一個巷子,想停下來好好的休息時,誰知,自己被圍攻了。
"把你手上的文件拿出來。"
"只要你拿出來,我就讓你走!"
一群人圍繞著我,拿刀拿斧頭全部指著我,威脅著我。
自己冷笑:"說不呢?"
"那我們不得讓你死!"說完便開始互相廝殺,飛鏢不斷往他們射去,一個接一個便打倒死了。

佐藤 雨夜走在寂靜的路上,回想著之前發生的事,除了嘆氣還是嘆氣。頭往上揚,看著那顆閃亮的星星。"星尔,你還好嗎?我知道,你離開了我有了一年。可是,我還是無法忘記你。怎麼辦?該怎麼辦?"

"喝!"
"哈!"一條巷子傳來了廝打的聲音。好奇心湧現出來,轉頭往那廝打的聲音
走去。一幕幾個男人與女忍者互相殘殺的畫面不得讓他擦了擦眼,他是在做夢嗎?怎麼還會有女忍者的出現,難道說星尔回來了?"星尔,是你嗎?"佐藤雨夜走到戰場裡頭看著那女忍者,开心再次写满了面貌。
"佐藤?你快跑,別來這!"我好奇地看著佐藤雨夜,他怎麼會在這裡?
"星尔,我不會再讓你離開了!"我傻傻地看着他,星尔?她到底是谁?为什么他这样叫我?不过,名字真的好熟阿!

他們趁他們不注意時,開了槍,子彈飛速地射擊出去,佐藤抱著了夜星影檔下了子彈,摔倒的时候,影的頭也不小心砸到了牆壁,一連串的回憶如影片般回放在腦海裡。

原來自己就是邪星尔,那個曾經是佐藤雨夜的女朋友而且還深深地愛著他的女朋友。也是和爸爸帮助日本东京为民除害,是位忍者。

倆人閉著了雙目,倒在了地上。

井上柄河開心地要從夜星影奪回文件,但是雙手卻被警方銬著,他的手下也被逮捕了。警方向一位成熟穩重的男人握了握手,笑意佈滿在臉上:"感謝您的合作。"原来,她在被发现之后按下了警报器,让警察们得知坏人们的所在处并逮捕。

男人(影的爸爸)也笑了笑看著警察,冷冷的口吻彌漫著:"都是我女兒的功勞。"
-分割線-
女生慢慢地睜開雙眼,看著眼前白白的一片,聞著濃烈的藥水味左看右看,看著一張帥氣不失可愛的男生正熟睡着,自己看了看他則笑了起來、覺得有他在身邊是個很幸福的事。

"額...嘶..."隔壁的病床傳來了呻吟聲,腫腫的眼皮慢慢睜開,一張熟悉面孔的女孩
正對著他笑:"夜,星尔回來了。"

佐藤雨夜,清了清耳根,懷疑自己的聽覺有了問題。她说那个他深爱着的女孩从死神中回来了?"說多一次!"
女孩生氣得一字一字說得咬牙切齒:"夜,星-尔-回-來-了-!"
佐藤雨夜想下床抱著星尔,想告诉她对他的思念,可是卻忘了身後有傷。"嘶.."
星尔走下床輕輕地幫夜調整好床,然後躺在夜的肩上,语气没了以往的冰冷:"讓我澄清一個真相好嗎?"
夜深情地看著星尔點了點頭。他知,她要告诉他一些彼此不懂的事。
"當時我認為自己已快死了,可是我卻躺在床上,看著眼前只感到了陌生。然後我甚麼都不知道,問了我身旁的人才知道自己已經失憶了,并且是有好心人救了我至於原因我也不清楚。之後,我身旁的人給了我一個假名字:夜星影。之後呢?我走在路上的時候遇見了爸爸,爸爸看見我的時候也是很驚嚇,想拉著我的手時,我把爸爸的手給拍掉了。也是告訴爸爸,失憶了誰都不記得了。最終爸爸拿了相片給我看才肯跟著爸爸回去的,爸爸拼命地教我認術為了要刺激我的記憶,可是最後無效只好讓我帶著假名字過生活。然後遇到了你之後的事你都懂了。"我一五一十地把之前發生的來龍去脈告訴了佐藤 雨夜,讓他有一個交代。

佐藤雨夜摟著邪星尔的肩,在星尔的耳邊悄悄的說了幾句話:"記得我們的宣言嗎?"

"星不能沒有夜,
夜不能沒有星,
星夜挂在空中,
一起長長久久,
永恆不朽。"

佐藤雨夜蜻蜓點水般吻了星尔的臉龐,甜蜜彌漫人間,發出幸福的味道。
"我愛你,星。"
"我愛你,夜。"

-完-

意見意見,讀後一定要給!好的壞的都可以,但請別趁這時毀謗,感謝合作。

Labels:



HELLO



RECORDS

Tidying and Updating soon..

THANKSGIVING

- Give them a loud applause!
Helped by
Elaine | Google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