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s Life

  • Entries
  • Author
  • Friends
  • Novels
  • Chat
Episode 1
Friday, October 31, 2014 | 8:06 PM | 0Comment

Episode 1

那是一个没有星星照耀的夜晚,那颗月亮就像被鲜血沾染了一样的红。一个男人手上拿着长剑,他迅速地用瞬步冲进了不少间家,一下子就把不少人的性命断送,每一间家的地上都被刺眼的红色鲜血灌溉。那男人不止将人家的性命给断送,而且那男人将每一户人家的眼睛都挖走了。

一个女孩,她拥有属于冷氏家族所拥有的紫色眼眸,十岁的冷月寒从忍者学校回来,迈步着回家。她一回到家一定要和父亲说今天她会使用爸爸教她的水遁术,而因此得到了老师的赞赏。她便很开心地回到家,可是当她走在路上时,她看了一眼天空上的红色月亮。今天居然会发生‘月全食’!冷月寒心里暗想着,然后心中燃起了一股不对劲的感觉。她觉得家里是不是有发生什么事情啊?她是这么想着,然后再继续走在街上。然而,她看着那血色月亮,她想起了一些记忆。

六岁的冷月寒看着已经十岁,成为中忍的冷血寒正在练习投掷苦无。冷血寒将八个靶子放在各个离自己一百米的八方向:东,东南,南,西南,西,西北,北,东北。然后拿起了八只苦无,左手拿了四个而右手拿了四个。冷月寒站在一旁看着姐姐的练习。

冷血寒跳了起来,将左手的四个苦无飞出去,然后再将右手飞出去。之后,她将所有苦无飞了出去之后,身子朝地掉落,她平稳地站在了地上。而她射出去的苦无,都准准射准中心点。而冷血寒抬起了头,一双有着血色的眼眸展现了出来。

“姐姐好厉害啊!!”站在一旁的冷月寒看着姐姐能够将全部靶子的中心都被苦无击中,她不禁佩服姐姐起来。冷血寒朝冷月寒温柔一笑,抚摸了冷月寒的头:“等你的血瞳开眼了,姐姐就教你吧!”冷月寒听着姐姐朝自己说的话,不禁开心地点下了头。

冷血寒将任何一切的东西收了起来,牵起了冷月寒的手。“月儿,我们走吧!”那温柔的口气传入了冷月寒的耳里,冷月寒便和冷血寒两人一起回家了。

“唉,为什么爸爸就是比较喜欢夸奖你呢?我也是会投掷苦无,弄出分身啊!为什么啊?难道是因为我的血瞳还没开眼吗?”冷月寒想起爸爸总是告诉着自己要向冷血寒看齐,要跟冷血寒一样厉害。她听着爸爸总是称赞着姐姐,她就是有些不服气。

而冷血寒停听了冷月寒说的话,语气中带着疑惑地朝冷月寒说:“你就那么想让血瞳开眼吗?”

冷月寒点了点头。“是啊,拥有血瞳的人才能够显得自己特别厉害,是一个正统的冷家人啊!”

冷血寒的血瞳变回了普通的紫色眼眸,她深邃清澈的目光直视着冷月寒。“可是,能够让血瞳开眼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你需要有悲伤痛苦的经历,才能够获得。”

“那么姐姐又是如何获得的呢?”冷月寒看着冷血寒,疑惑地问道。

冷血寒的脸上流露出了淡淡的悲伤,他看向了天空,语气变得淡淡的:“当我是下忍的时候,我逼迫离开队伍到另一个队伍去执行任务。那时的我便和我的好友一起,那次的任务非常艰难。我以为我快死了,谁知道是朋友替我挡了攻击,害他受伤。看着好友因为自己受伤,我的思绪就一直停留在刚刚那画面,那画面令我产生了一些悲伤的情感,而这些情感让我的血瞳开了眼。有了血瞳,一下子就能够把敌人给打败了。”

冷月寒听了冷血寒的述说,不禁为冷血寒的经历感到有些害怕。如果她得到了血瞳,那她岂不是要经历一些可能会让自己痛苦的事?冷月寒心里暗想着。

结果有一天,她所想的事情就在那一天发生了。

冷血寒去忍者学校带冷月寒回家,他们俩人很开心地走在一起。这时,有三个刺客出现在他们眼前,冷月寒看见了眼前的几个人,立刻躲到了冷血寒的后面。那些刺客看着他们两人有着一双漂亮的紫色眼眸,他们立刻拿起了手里剑往他们射击。

冷血寒看了冷月寒,朝她说:“你快找个地方躲起来。”冷月寒点了点头,便立刻跑到了一个离冷血寒很远的草丛。冷血寒从口袋里拿出了苦无,将朝自己射来的手里剑挡开。

那三个刺客便围绕了冷血寒,不禁让冷血寒看着眼前不妙的状况而流下了几滴冷汗。他们往冷血寒进行体术对决,他们三人不停地攻击着冷血寒,不得让冷血寒只有防御的份。

这时,冷血寒的紫色双眸转换成了红色的眼眸,她看穿了他们三人的动作,朝瑕疵攻击。而一个刺客被冷血寒的攻击击中而倒在了地上。其他两个便一直盯死着冷血寒,不让她有得攻击的空间。

这时,那个倒在地上的刺客双手快速结印,使出了雷遁术:“土遁·裂土转掌”那刺客凝聚了力量在手掌,击打地面,打裂大地。另外两个刺客立刻闪开来,而冷血寒的血瞳已看穿刺客使的术,立刻跳了起来避开。而躲在一旁的冷月寒看见了冷血寒的情况,不禁替她担心了起来。

虽然冷血寒避开了攻击,可是因此她开始有些喘呼。那些刺客不放过微松懈的冷血寒,立刻朝她投掷了手里剑,而冷血寒又得再进行防御。冷血寒快速结印,使出了火遁:“火遁,凤仙火之术。”从她嘴里吐出了一粒粒的小火苗,朝刺客攻击而来。那些刺客则是立刻闪开,躲避了冷血寒的攻击。这时,另一个刺客快速结印:“水遁,水瀑布之术!”

那敌人身上围绕着大量的洪水,全部往冷血寒攻击来,而冷血寒不会用土遁,无法使出岩壁来挡开那大量的洪水。再加上冷血寒只是个小女生,怎么会打得过那三个刺客呢?所以,那洪水将冷血寒冲击,她的身子立刻被水冲走,整个身子撞到了硬物,造成她身子有些重伤。冷月寒目睹了姐姐受伤的情形,不禁惊吓地用右手盖起了嘴巴。

那三个刺客便想使用最后的攻击了结了她的生命。但是,冷血寒的手上凝聚了雷遁的力量,朝他们三个释放力量:“雷遁,流砂雨”

那三个刺客便被冷血寒的雷遁击伤,整个身子被雷弄得遍体鳞伤,整个身子无法移动倒在了地上。冷血寒因为刚刚的那个术,消耗了她大量的力量,因此她正不停地喘气。她迈着受伤的身子走向前,要快速带冷月寒回到家。

冷月寒看到了冷血寒正朝自己走来,她立刻冲向前抱住了冷血寒:“太好了,姐姐你没事!”冷血寒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准备要转身回家,忽然间无数的手里剑朝冷血寒刺来,刺准了冷血寒的心脏,冷血寒便立刻吐了一口血,不得让冷月寒惊吓。其中一个刺客他慢慢拖着自己手上的身躯,站了起来。他拿起了所剩的手里剑全部往冷血寒攻击,不禁让冷血寒身子变得非常虚弱。

“姐姐!!”冷月寒大声喊了一声,她看着姐姐的情形,她变得非常害怕,害怕姐姐会离开他。她的脑海中不禁开始有了不少的负面想法了。冷血寒忍着身子的痛,向冷月寒说:“你.....快点.离开这里,别管姐姐了!”冷月寒当然是摇头了,她怎么会让姐姐一个人留在这里而自己先逃之夭夭呢?“不要!我要和姐姐一起,我要跟姐姐永远在一起。”冷血寒发现到了身后正朝自己走来的刺客,她已经知道她将要面对的后果。冷血寒看着冷月寒露出了一个微笑,说:“听好,月儿。姐姐不在了,你要学会照顾自己,学习忍术要比姐姐厉害,血瞳要练得比姐姐厉害,不要让爸爸失望,要让爸爸称赞你。你要带着姐姐的份一起走下去你的路,你一定要成为一个成功出色得忍者!知道了吗?”

冷月寒似乎已经有些觉悟,她的眼眶已被泪水覆盖,泪水流下便从脸庞划过,掉落了在地上。冷血寒伸起了抖着的手,将冷月寒的眼泪拭去。这时,在她身后的刺客拿起了一只苦无,朝冷血寒的心脏刺去,冷血寒的身子立刻流出了大量的鲜血,她整个身子虚弱地滑落倒在了地上,她的双目已经闭上,没了鼻息。

冷月寒瞪大着眼睛,看着姐姐就这样死在了自己的眼前,她的紫色双眸已经正在慢慢变化,变成了一双他梦寐以求想获得的血瞳。那刺客看着一个已经被干掉了,他眼神犀利地看着冷月寒,拖着受伤的身子要拿起苦无攻击。可是,冷月寒的血瞳刚开眼,她无法控制自己,立刻冲向前用体术快速地和刺客战斗,由于刺客的身子已经很虚弱了,所以他是处于弱势,而血瞳刚开眼的冷月寒拥有了一股强大的力量,立刻把刺客打得趴地了。

这时,他们似乎听到了有动静,似乎是有人要过来了这里。那些刺客将冷血寒的身子拿走,立刻撤退了。而冷月寒看着自己的姐姐被人带走了,她不禁绝望了起来。她没有哭,没有笑,只是静静地看着前方。她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泪痕,她的血瞳似乎正在打着光,显出了她充满怒火的眼神。

冷月寒想起了这非常伤心的回忆,她攥紧了拳头。无论如何,她一定要找到杀死姐姐的凶手,然后帮姐姐报仇!这已成为她生存的一个重要目标。

她走到了家门口,她忽然闻到了一阵浓烈的血腥味,她不禁好奇了起来,怎么家里会无缘无故传来血腥味?她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不详的预感,她鼓起了勇气,她伸起斗着的手转动了门把,家里的门被慢慢打开。结果,向自己迎来是一片血河。她惊吓地捂着了嘴巴,她缓缓走进了家里,她跟着鲜血的流淌方向去。结果,她看到了一个惨样。

她看到自己的姑丈——佐藤司风正在将冷西策【冷月寒的父亲】的双眼割开,他便将血粼粼的双眼便置放在一个盖子里头。冷月寒看见自己的父母亲都倒在了血泊中,父母亲的双眼都被人夺走了。她害怕地往后退,结果撞到了桌子,发出了‘乒乓’的声音。佐藤司风听到了外面的声音,他便立刻走出外面,看见了冷月寒的身影。

“真是侥幸逃脱啊,月儿。哈哈~我夺走了你全族人的性命,现在就让我帮你跟他们一起团聚吧!哈哈哈哈”佐藤司风放肆地朝冷月寒说道。冷月寒一听到他说的话,就想起了姐姐是怎么死在自己的面前。她不禁生气了起来看着自己的姑丈,语气变得十足冰冷:“你这样做有何目的?”

佐藤司风听见了冷月寒那异常冰冷的语气,不禁大笑了起来:“哈哈哈~看在你要死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吧!我为了要扩大自己家族的名誉,把你全族人杀光,将眼球挖走,霸占你们所拥有的强大瞳术眼睛——血瞳!让这些血瞳成为我们族人的荣耀!哈哈哈哈哈~”

冷月寒听着佐藤司风说的话,看着自己的家被一阵血腥味和血河弥漫。这些情景令他产生了怒气,这些庞大的怒气转换成一股庞大的力量。她的血瞳立刻变化成雪花形状围绕在瞳孔中,她的左眼流了一行血泪,她的左眼注视着佐藤司风的右手。

结果,佐藤司风的右手便燃起了黑炎。佐藤司风看着自己的右手被黑色火焰灼烧,他快速地拿起了水将他右手的黑色火焰熄灭。可是,不但没熄灭,反而还越烧越旺。灼烧的痛楚一直刺激着佐藤司风的脑细胞,他的脸上不禁露出了痛苦地表情。

而冷月寒发现到了刚刚不受控制的庞大力量涌现了出来。她用左手抓住了她疲惫的左眼,不停地喘着气。佐藤司风最终拿起了刀子,将自己的右手砍了下来,整个手还燃烧着黑色火焰的便掉在了地上,整个地上再被鲜血覆盖了。“这就是传说中的黑血瞳吗?想不到还真的存在,而且是存在在一个小女孩里头!哈哈哈~~我要定你的双眸了!哈哈哈哈”

冷月寒听着他的话,怒火又充斥着她的意识,她整个身子都被一股寒风围绕。结果,围绕了起来的寒风变成了一条大大的冰龙,那冰龙眼神犀利地盯视着佐藤司风。佐藤司风看着这是一个小女孩所发挥的能力,他不禁流了不少的冷汗。这么小的女生居然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出现在他脑海里的思绪就只有一个,那就是跑!

佐藤司风便快速离开了房子,结果冰龙往佐藤司风追逐,要把他结成冰起来。佐藤司风看着身后的那个冰龙,他只是加快速度地离开。冰龙卷曲了自己的身子,将自己变成了不少的冰箭往佐藤司风射去。可惜,当要朝佐藤司风射击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了房子逃之夭夭了。

冷月寒看着情况不妙的,也是快速地逃离了房子。她跑出了外面之后,发现她的房子已经被结成冰了。她想起刚刚她所使的术,她想到了围绕着自己身边的寒风会结成冰。她不禁想起了之前在书上所看到的*‘血继限界’。难道她刚刚使出的冰遁就是她的血继限界?她看着了结成冰的房子,那冰微微有反射到自己的样子。她发现到自己的双眸变成了拥有雪花图案的血瞳。

姐姐曾说过,你遇到悲惨的事情越多,邪恶意识就会越来越多,那些邪恶意识就会转换成瞳术,瞳术也会因邪恶意识而变强大。她看着自己和一般人不一样的血瞳,她就已经知道她已经不可能再成为普通忍者了。她想起了自己的姑丈对自己家族干的坏事,她的愤怒充斥着大脑,她发誓她一定要亲手把杀死姐姐,杀死父母亲,杀死全族人的姑丈了结生命。一定要!

Labels:



HELLO



RECORDS

Tidying and Updating soon..

THANKSGIVING

- Give them a loud applause!
Helped by
Elaine | Google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