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s Life

  • Entries
  • Author
  • Friends
  • Novels
  • Chat
牽絆 我的存在
Saturday, January 24, 2015 | 7:51 AM | 0Comment


“我努力變得更加強,我是希望能夠當上火影,其中也希望得到佐助的認可!”漩渦鳴人在小的時候,曾經說過這一句話。

他努力變得更強,他努力讓自己的多重影分身練習得非常強,在自來也老師的教導下學會了螺旋丸。

他的努力不禁令佐助感到錯愕,可是他看著鳴人的強大,他打從心裡佩服了起來。

“鳴人...”佐助走在鳴人的旁邊,輕輕呼叫著他的名字。

鳴人走在一旁,看著佐助正在呼叫著自己的名字,不禁轉過了頭一臉疑惑的看著他。

佐助對著鳴人露出了一道微笑,不禁令鳴人感到自己是否看錯了。“怎麼了嗎?”

佐助看著了鳴人,語氣淡淡地說:“雖然你一直是吊車尾,可是我看到了你努力的成果,讓我非常敬佩,我已經把你列為我的對手之一了。以後有機會,我們就來一決勝負吧!”

鳴人聽著了佐助的話,他雖然有些驚嚇可是看著佐助那表情,他的嘴角緩緩勾起一道大大的弧度,露出了雙排那潔白的牙齒,答“好!”。佐助微微瞇起了雙眼,露出了一道那魅力十足的笑容。

可是,在一日又一日的過去,鳴人在自來也老師的幫助下變得更加強大,強大得佐助不禁覺得鳴人會超越了自己。就在漩渦鳴人住院的時候,他看著了佐助站在了自己的麵前,他語氣變得異常冰冷地看著自己說:“跟我來到天台,我們來做個比拼吧!”

鳴人看著佐助如此認真的模樣,他不禁露出了一道笑容,毫無考慮地答應了!佐助掃視一眼鳴人,便離開了病房。鳴人將衣服換好之後,他便走上了天台去。他看著佐助就在上方等著自己,鳴人看著了佐助額頭上沒綁上木葉護額,他不禁讓要進行勝負的時候和他說了說:“佐助,在我們進行勝負之前,把護額給榜上吧!這樣才能夠證明這是一場友誼的戰爭!”

可惜,佐助貌似不領情,他只是冷淡地說了一句:“哼,無聊。”說完,他便立刻朝漩渦鳴人施展了攻擊。鳴人立刻反抗了起來,和佐助開始了戰爭。

就在之後,佐助在右手凝聚了雷性查克拉,發出了如千只鳥鳴叫的千鳥;漩渦鳴人則是在右手上凝聚了旋轉式的查克拉,發出了查克拉不停旋轉聲音的螺旋丸。他們倆看著彼此不禁大聲地吼了一聲,兩人用盡了力量朝彼此使出攻擊。可是,最後還是被卡卡西老師阻止了。

就在之後,佐助決定離開了木葉投靠大蛇丸。鳴人為了將佐助挽回,他要求了五代火影 ——千手綱手派了一支隊伍:隊長為奈良鹿丸,成員有秋道丁次,日向寧次還有犬冢牙。之後,李也上前來援助了鳴人,能夠讓鳴人從君麻呂手上脫離,上前去追蹤了佐助。

在佐助跑到了終結之谷時,他感應到了身後跟著了一個熟人。他緩緩地轉過身看著鳴人就站在了自己的麵前。鳴人努力地想要讓佐助回到木葉,好聲好氣地請求。可是,佐助和他開了一個條件,就是再次和佐助對戰,如果鳴人輸了他仍然離開;如果鳴人贏了,他就回去木葉。

可是,為了尋求新力量的佐助和為了夥伴的鳴人意識都非常堅定,兩人的戰鬥也非常的刺激。最後,身為九尾人柱力的漩渦鳴人讓九尾的查克拉露陷了出來,手上也凝聚了查克拉,形成了螺旋丸。

佐助因為咒印的力量進入了第二階段,手上也凝聚了千鳥的查克拉。就在終結之谷發出了最強的一擊,仿佛就像極了終結之谷的兩座石像:使用木遁,人們稱為的忍者之神——千手柱間和使用寫輪眼須佐能乎,最強之人——宇智波斑就在那兒做出了勝負。

可是呢,雖然兩人的實力不分上下,鳴人已經倒在了地上,無法站立起來。而佐助則是看著鳴人躺在了地上,他看著他那精緻的臉孔沉思了一會兒,最後還是立起了身子,離開了村子。

可是,就在忍界大戰的時候,佐助終於回歸了,和鳴人兩人一起同心協力地將這個戰爭平復。一個缧將他們倆牽扯在一起的就是他們倆其實是六道仙人的兩個兒子:阿修羅和因陀羅的轉世。鳴人是阿修羅的轉世,擁有陽屬性的查克拉;佐助則是因陀羅的轉世,擁有陰屬性的查克拉,再加上他那充滿詛咒性的寫輪眼,而他的左眼也被寄予了和六道仙人一樣擁有的輪迴眼。

兩人同心協力地把最強敵人——大同木輝夜給攻下,讓所有人都從無線月度中醒來。

可是,佐助卻為了讓哥哥的付出得到回報,想要採用革命。就在他進行革命之前,他說要先把鳴人給斬草除根。可是,鳴人得到了六道仙人給予的陽性查克拉,仙術和九尾產生了共鳴得到更加強大的力量。你覺得,光是永恒萬花筒寫輪眼就能夠將他打敗嗎?當然是更加不可能的!

兩人最後還是跑回去了終結之谷,在哪裡開始了他們的戰鬥。同樣的人,同樣的地點,同樣的術,唯一不同的就是他們術的水準已經和十二歲的他們完完全全不一樣了。鳴人和九尾使用了尾獸玉螺旋手裡劍;佐助使用了須佐能乎的因陀羅之劍。兩術的實力非常強大,就光是這兩招就可以把對方的查克拉完全耗盡。

之後,他們用盡了所有的力量放在了他們各個的術:螺旋丸和千鳥。這兩術再次出現在戰鬥當中了,兩人使用盡了所有的力量,最後因為力量過於強大之下,造成兩人不禁精疲力盡,佐助的左手還有鳴人的右手因此而斷了。

兩人就這樣躺在了終結之谷中,力量過度強大得把整個終結之谷的石像都倒塌了下來。宇智波斑還有千手柱間兩人的和平之印都因此蓋在了一起,佐助和鳴人兩人就這樣躺在了那被結下和平之印的石像上。

這個時候,佐助輕輕睜開了自己的雙眸,他看著眼前是一片陽光。耳邊傳來了一陣聲音:“你終於醒來了啊?”佐助忍著身上所傳出的痛楚,看著旁邊躺著了鳴人。鳴人看著了佐助,朝他露出了一道笑容:“如你所見,你我都處在一動就會出血過多而死的狀態。”

他看著和自己一樣傷痕累累,甚至還失去了一隻手的鳴人不禁覺得非常疑惑:“為什麼不惜如此,也要妨礙我?”佐助嚥了嚥口水,繼續道:“我...墜入了黑暗得到了可以斬斷一切的力量,不論是什麼人,都想與這樣的我斷絕一切的關係。但是,你卻絕對斬不斷這份友誼...不管發生什麼事,為什麼與我糾纏到這個地步?”就在他說著這句話的同時,佐助的腦袋裡頭忽然浮起了鳴人曾說過的話:‘只有我才能夠承受你的恨意’

鳴人看著佐助一直說個不停,他不禁故作厭煩的說:“現在身子動不了,嘴就開始說個不停了。”佐助看著鳴人不做出回答,不耐煩了起來:“夠了!快回答我!”

鳴人看著了佐助,道:“因為我們是朋友啊!”

“這之前就聽過了,對你來說,這究竟是意味著什麼?”佐助很好奇地看著鳴人問了問,鳴人稍微沉思了一會兒,之後才回應:“就算要我解釋其實我自己也不是很明白,只是看到你背負那麼多過得那麼苦,總覺得...我自己也好痛...”

佐助聽著了鳴人這麼一說,不禁令他瞪大了雙眼看著鳴人。鳴人嚥了嚥口水,繼續道:“就因為這痛楚,我絕對沒辦法放下你不管。”佐助看著了,不禁思考了一番他剛剛說過的話,不禁讓他的腦海里有了一些些對鳴人思想。

鳴人...

我知道你從以前就經常是一個人...

和僥倖存貨的宇智波家族的我一樣被村中之人疏遠...

做哪些蠢事也是故意向被罵...

都是為了和別人能有交流...

最初看到你還以為你是個無聊的傢伙...

只是個純粹想調皮搗蛋的弱者...

但是看到你不斷被愚弄被訓斥的樣子...

我不知怎就開始留意了你...

那個時候我就想,你的弱小會漸漸沾染到我身上,之後我每次見到你都會越來越在意你

看到拼命想要和別人接觸的你

我想起了我的家人

而我不知道為什麼感到放心了?但我同時覺得那樣是軟弱的體現...

我不想與那種軟弱沾上關係,所以拼命想要修煉

為了向哥哥復仇,為了變得比哥哥更強,但是我卻和你一樣進了同一個班,而我的家人又再次出現了

我和口出狂言說要當上火影的你一起完成任務..感覺到我們都在不斷變強我不知什麼時候開始想要和你並肩作戰

然後我在第七班看到了自己家人的影子...所以每次看到你痛苦的身影...沒錯我也會感到痛苦...

明白你的痛苦之後我第一次把你看做是我的同伴...但與此相對我無法忍受突然變得很強的你,看到不斷變強的你..

我當然知道你一直是一個人

這時,佐助忽然想到了鳴人曾對他說過:“
看到有人與我相似的人我就覺得安心了...和你打招呼我實在是太開心了!

但是我放棄了,我好羨慕什麼都會做的你,我決定把你當做是對手!你是我的目標,什麼都沒有的我終於和他人有了聯繫

在第七班一起做任務,我也想變得像你一樣又強大又帥氣,我一直在追趕你的背影...”

可是,佐助仔細思考了一會兒鳴人說的話,他覺得這個是一個大大的錯誤!

說反了,其實我才該羨慕你,因為你有著我所不具備的強大,你一直在走在我的前面,仿佛就像我以前的哥哥那樣...

。。。。。。

幾天之後,

佐助就和鳴人兩人被送去了醫院進行了治療。鳴人在小櫻的幫助下,成功做出了一個假肢。而佐助卻是拒絕了小櫻的好意,只是將他的左臂輕輕修復而已。兩人就這樣躺在了病床上,

佐助看著了鳴人,他輕輕地呼叫了一聲躺在病床上沉思的鳴人:“鳴人...”

鳴人轉過頭看著了佐助一臉疑惑地注視著他:“怎麼了嗎?”

“其實,我從以前到現在我一直很想要和你說一句話...”

鳴人聽著佐助這麼一說,他不禁開始猜了起來:“你是不是要和我說什麼關於道謝之類的話啊?還是你要和我說你已經打算和小櫻在一起了?還是你要說關於你對不起這村子的事啊?”就在他長篇大論的時候,佐助便站了起來,他輕輕往鳴人的面前輕輕一貼近,雙唇輕輕蓋在了漩渦鳴人的雙唇上。雙唇離開了鳴人的雙唇后,他便在他耳邊輕聲細語地說:“請你好好記得,我的存在...”

鳴人一臉錯愕地看著眼前佐助的舉動,他的臉龐不禁紅透了起來。而佐助的眼神變得非常深情,他注視著鳴人的那眼神,仿佛就像是看著愛人一樣...氣氛變得非常尷尬...

這個吻,貌似不是第一第二次了..

佐助依依不捨地看著了鳴人一眼,右手提著了自己的行李,離開了病房。等到病房的門關了起來,發出了一個‘乓’聲,才能夠讓鳴人從思緒中喚醒回來。

“喂!佐助!!你這麼做是什麼意思啊!?還有你到底在幹嗎啊!!”鳴人朝佐助離去的背影大聲喊道。佐助看著鳴人正在叫著自己,他轉過身看著鳴人,手拖著行李停止了舉動。

鳴人看著佐助,語氣充滿了十足的疑惑:“你這是要離開嗎?”佐助看著手上所拖著的行李,他不禁點了點頭:“我對這村子做出了那麼多的壞事,我是該出去走走散散心,給自己踏個自我反省的旅程吧!”鳴人聽著佐助這麼一說,他沒有阻止他的行為,則是問了問:“你要出去多久?”

佐助仔細思考了一會兒,他才回應:“不確定,有可能一下子,也有可能幾年才會回來。”鳴人聽著佐助這麼一說,他不僅有些失落的歎氣。佐助只是上前朝鳴人走了過去,他輕輕拍了拍他的雙肩,露出了一道帥氣十足的笑容:“不要這樣,我會回來的。”說完,佐助立刻直立了右手,示意讓鳴人和他擊掌。

鳴人似乎明白了佐助的意思,鳴人的左手立刻蓋上了佐助的右手,雙手合在了一起,發出了一個‘乓’聲。他們為彼此露出了一道笑容,眼神所表達的神情似乎有著另一股難以讀懂的思緒。可是,彼此都知道那是為對方所在乎的思緒。他們都是彼此最重要的牽絆,能夠了解彼此的好友。這個時候,佐助放開了鳴人的手,看著鳴人語氣中充滿了堅定:“等我回來!”

鳴人露出了一副笑容,他點了點頭。他臉上依然掛著那招牌笑容,讓佐助心中所擔心著的事故都放了下來。


Labels:



HELLO



RECORDS

Tidying and Updating soon..

THANKSGIVING

- Give them a loud applause!
Helped by
Elaine | Google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