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s Life

  • Entries
  • Author
  • Friends
  • Novels
  • Chat
Episode 30
Wednesday, December 9, 2015 | 10:34 PM | 0Comment


日子总是像从指尖流过的细沙,在不经意间悄然滑落。那些往日的忧愁和悲伤,在似水流年的荡涤下随波轻轻地逝去,而留下的欢乐和笑靥就在记忆深处历久弥新。

六年是一个非常长的时间,是一个能让自己人生有个转折点,能够在这个时间内改变命运。就在星辰的某个树林里头,有个女孩用尽了六年的时间变成了一个非常漂亮和强悍的少女。

那薰衣草紫色的长发被束成一条长长的马尾,原本只有140厘米高的身子在这个六年的变换下,身子也跟着时光流逝逐渐成长,进入发育时期。那170厘米的身高一直不断在树林里头穿梭,‘猫’型的面具透露出一双冷冰冰的紫眸。那双紫眸在六年的变换下,比以往的黑暗变得更加浓烈,嗜血的气息就是从那双犀利的神情传遍。

“啊!!!”冷月寒立刻抓住了一个黑衣人,一个苦无慢慢插入了黑衣人的心脏。那人的心脏缓缓停止跳动,没有了鼻息和呼吸。冷月寒朝她的队友使了一个眼神,冷月寒立刻朝上空跳了起来,而队友拿起了起爆符往黑衣人的所处投掷。

“爆!”简双手结印,飘散的起爆符立刻爆炸了起来,整个树林就被起爆符炸得熊熊烈火,而那些被打败的黑衣人立刻被炸成碎骨了。

冷月寒看着她所接下的任務已經完成,她的隊友簡,睿德還有羅殯三人跟著了冷月寒的腳步紛紛往星辰管理部用瞬步飛速地回去。

當然,六年的時間並不是只為冷月寒一人變換,把視線放到一個地點,那就是離星辰很近的公園。兩個少年和一個少女坐在凳子上,一个浑身散发着强烈杀气的男孩背光而站。他低着头,碎碎的刘海盖下来,遮住了眉目。在陽光強烈的照耀下,男孩那层次分明的茶褐色头发顶上居然还映着一圈儿很漂亮的亮光,帅气得一塌糊涂。那雙白色眼眸雖然簡單得無法看穿他的神情,可是從他身上還是能夠體驗得到他的那股冰冷。

那就是夜羽謹。也是大約140釐米的身高現在都變成了180釐米高,不禁樣貌就連身高都是一個真男人所具備的標準!

白皙的皮肤,一双仿佛可以望穿前世今生所有哀愁的耀眼黑眸,笑起来如弯月,肃然时若寒星。直挺的鼻梁,唇色绯然,轻笑时若鸿羽飘落,甜蜜如糖,静默时则冷峻如冰。侧脸的轮廓如刀削一般,棱角分明却又不失柔美,真是令心動啊!沒有想到,以前那調皮的秋澤星就在六年之間變得非常帥氣穩重了。一直負責炒熱氣氛的他,居然會變得如此安靜。這也就是六年來的分別吧!

另一個女孩就是渡邊雨荷了。他那褐色的頭髮隨風飄逸,眼眸泛出淡淡的淚光。樣子雖然和以往沒有什麼變化,只是身高和身形還有她穿著的深藍色馬甲。她那嬌嫩欲滴的雙唇輕啟:“要去執行任務了嗎?隊長。”秋澤星額前那長長的劉海微微遮住他那雙黑色眼眸,他掃視一眼渡邊雨荷,點下頭。順便一提,他們三人在六年的變化中,已經成為了上忍。

“有突襲者進攻星辰,不知是何方。但是,我們的任務是負責照顧這裡的區域,我們過去看看吧!”夜羽謹便站了起來,毫無溫度地說。秋澤星點了點頭,整個身子忽然化成了液體,利用了瞬身術轉移到星辰樹林。夜羽謹的身子立刻變成了不少的烏鴉,隨著烏鴉的飛逝,他的身子慢慢地在消失。渡邊雨荷則是立刻敢上前去,快速地朝樹林奔跑。

星辰樹林,

他們三人都快速地尋找著突襲者的蹤影,夜羽謹立刻用起了白瞳,他的雙眼旁立刻爆根起來。夜羽謹的視野里正在尋找著人影,忽然之間他發現到有四個人影正在往自己的身邊跑過來。“有四人正在往我們的方向跑來。”秋澤星聽了,立刻從腰包裡頭拿起了苦無,往前方投擲。

夜羽謹一臉錯愕地看著秋澤星,立刻大聲質問:“喂!你在幹嘛?”

“你不是說前面有人嗎?”秋澤星一臉疑惑地問了問道,他不明白夜羽謹的反應是怎麼回事。

夜羽謹立刻拍了拍自己的後腦勺,以示傷腦筋。“你可以把我的話聽完再做出舉動,好嗎?”

秋澤星立刻露出了一副傻笑,六年來他的衝動和簡單仍然沒變啊!“額,我以為你說完了。”

夜羽謹立刻歎氣,不懂該怎麼對付眼前這個頭腦簡單的人。“前面的四人是暗部的。”

秋澤星一聽到是暗部的人,他立刻驚嚇起來。他變得有些害怕,如果暗部的人知道是自己把他們誤認為敵人,然後去和父親說。會不會回到家就罰寫悔過書啊??啊啊啊千萬別打到他們啊!

呵呵,可惜他這麼想就錯了。四個暗部的身影正在往自己的方向過來,他們都站在了樹枝上停止了腳步。其中一個紫色的身影,引起了他們的注意。

“這個身影!”渡邊雨荷一看就能夠認出來是誰,她不禁驚歎。

冷月寒看著他們三人的變換,不禁錯愕了起來。完全沒有想到,居然會在這個場合遇上了他們。“隊長,怎麼回事?”睿德疑惑地看著發愣著的冷月寒,不禁問道。

夜羽謹和秋澤星聽著睿德叫著冷月寒隊長,他們都不禁驚歎。在暗部居然能夠當上隊長!可見,冷月寒在這六年的成長中,一定變得非常強大了吧!

冷月寒手上拿起了一支苦無,往秋澤星的方向投擲了過去。秋澤星立刻抓住了冷月寒投擲而來的苦無,放入了自己的口袋。

冷月寒看了一眼睿德,搖了搖頭。她便帶著了他們往前走去,不時她的身影還和夜羽謹還有秋澤星之間的位置擦肩而過,然後便快速消失在他們眼裡了。秋澤星和夜羽謹能夠感受到冷月寒的身上傳來的那股冰冷氣息,他們發現比以前更加濃烈了。

“那是冷月寒嗎?好久不見了呢!雖然是隔著一副面具。”渡邊雨荷淡淡地說。

夜羽謹輕輕點頭,不語。他和秋澤星面對著冷月寒,驚嚇得不知道該說出什麼話來了。可是,即使碰面,暗部的人在任務未完成之前也不能和任何暗部之外的人溝通吧!

“謹,看看還有人嗎?”秋澤星立刻回過神,冷淡地問了問。夜羽謹的雙眼立刻爆出青根,再次搜查。他的視野裡頭完全沒有了一個人影,他搖了搖頭。“那我們走。”說完,秋澤星的身影立刻化成液體,隨著液體的蒸發流逝出去。夜羽謹也立刻使用了瞬身術離開,而渡邊雨荷則是用著瞬步快速回去。

暗部,

冷月寒將東西放進了鎖櫃裡頭,接著將自己的面具摘下。

碧水寒潭之上,出尘如仙,傲世而立,恍若仙子下凡,令人不敢逼视。一头长发倾泻而下,紫衫如花,长剑胜雪,说不尽的美丽清雅,高贵绝俗。這一句話是最適合來形容冷月寒的樣貌。她那雙扣人心弦的紫眸一直在釋放一種複雜的情感,令人讀不懂。

這個時候,簡也將面具摘了下來,她看著在發呆的冷月寒疑惑地問候。“怎麼了嗎?”簡的話傳入了冷月寒的耳里,她的聲音比六年前變得更加穩重低沉:“簡,你進入了暗部之後,你還有和以前的隊友聯絡嗎?”

簡被問得有些錯愕,她搖了搖頭。“進入了暗部之後,和以前的隊友完全沒有了聯絡。畢竟,我在暗部的時候,可是任務一堆呢!”冷月寒掃視一眼簡,然後低下頭深思。

“怎麼了嗎?你想念你之前的隊友了?”簡淡淡地一問,令正在收拾到一半的冷月寒立刻將鎖櫃的門用鑰匙上鎖。她看了一眼簡,搖搖頭。“對了,宮惢最近去哪裡了?”冷月寒已經有了兩個星期沒有看見宮惢,不禁疑惑的問了問。

簡搖了搖頭,以示不知情。“最後一次看到她是說要去見星影,然後就再也沒看見他了。”冷月寒想著應該是什麼機密任務,所以她也沒有特別在乎。

“一起回家吧!”簡難得露出了微笑,問了問冷月寒。冷月寒點了點頭,兩人便一起走回家去了。

三人,在一個特別的情況下巧遇。可是,他們的距離已經明顯有一段遙遠的距離,他們還能夠和好如初嗎?相信他們,一定會的!

Labels:



HELLO



RECORDS

Tidying and Updating soon..

THANKSGIVING

- Give them a loud applause!
Helped by
Elaine | Google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