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s Life

  • Entries
  • Author
  • Friends
  • Novels
  • Chat
第一章
Thursday, June 29, 2017 | 8:17 AM | 0Comment


14.School Trip:霧隱塔 Part II ( 吃飯/購物 )

雾隐塔,

从书店走出来的十五人站在了书店门口前,秋道丁次摸着了那已饿扁的肚子,肚子不时还发出了“咕咕咕”的叫声。

“肚子好饿啊,我们该去哪里吃饭好呢?”秋道丁次环视四周围的环境,看着各个都是奢华的餐厅,疑惑地问道。

“我们去看路线指导吧。”我爱罗手指着离自己距离没有很远的,直立在手扶梯之间的大屏幕,提议道。

大家点了点头以示同意,更是朝我爱罗所说的那个方向走去。每次都威风带头的漩涡鸣人站在了大屏幕前,挥起食指在屏幕上触碰。屏幕上的布局通过了手指的触碰后,浮现起了详细的地图指南。

看着屏幕上显示出一个'美食天地'的导航按钮,漩涡鸣人点下了那个按钮后,屏幕上立刻浮出了記載著各类餐厅的页面。

“这里有一乐拉面!我好想吃!”一乐拉面这家餐厅的店名更是吸引了漩涡鸣人的眼球,兴奋地说道。春野樱立刻握紧了拳头,毫无犹豫地打在了漩涡鸣人的头上,令漩涡鸣人疼得'哎哎'叫了。

“木叶的一乐拉面不是更好吃吗?干嘛跑来雾隐吃?当然要找雾隐著名的食物来吃啊!”春野樱恶狠狠地看着不懂得为大众思考的漩涡鸣人,责备道。

“问题是雾隐有什么食物特别著名的吗??”秋道丁次看向了小樱问道,这不禁令小樱也被这问题问得哑口无言,对于雾隐的美食的确是毫无头绪。

“我爱罗君,勘九郎君和手鞠,你们应该知道有什么好吃的吧!”李洛克那热血沸腾的口吻朝砂隐三人问道,不禁令他们汗颜。

天天受不了这个神经大条的李洛克,朝他提高分贝地说:“他们是砂隐的人,不是雾隐的人。怎么会知道!?”

李洛克被天天这么一说,立刻恍然大悟。“说的也是!”天天一手打在了自己的脸庞,看着李洛克只能表示无奈。

“那个 … 我刚刚上网去搜查,发现这一家餐厅好像不错。”日向雏田手上拿着了手机,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搜查出来的结果,朝正懊恼想吃什么东西的大家说道。

大家朝日向雏田所在的方向走了过来,有一行字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这家叫鬼灯寿司馆的餐厅看起来不错呢!”山中井野看着屏幕上显示的画面,说道。每个人看着鬼灯寿司馆的食物及价格是在雾隐塔里与其他五星餐厅比较起来最实惠的餐厅,每个人也都同意地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那我们走吧!”漩涡鸣人爽朗地朝大家说了这句话,像是个带头老大般走在了前面引导着大家。十五人一起朝鬼灯寿司馆的方向走了过去,准备享用他们已迫不及待想填饱肚子的午餐。

鬼灯寿司馆,

“我开动咯!”十五人齐声道。大家各坐在长桌前,桌上摆满美味十足的寿司及菜肴,各个拿起了双筷享用午餐。

“好好吃。”秋道丁次拿起了寿司往嘴里塞进,漩涡鸣人则叫了一份特大叉烧味噌拉面,拿起筷子把那充滿彈性的拉麵吃进口里,吃得津津有味。

每个人看着狼吞虎咽的俩人,更是汗颜。“你们是有多饿啊?”山中井野斯文地将一片已沾上芥末的生鱼片放入嘴里咀嚼,说话的声音因正吃着东西变得有些模糊。

漩涡鸣人双手捧起了碗,将剩下的汤全灌入嘴里,不时还发出了'嘶嘶'的声音。“我吃饱了。”说完的同时,漩涡鸣人也将吃得一干二净的碗放在桌上,这更是令其他人感叹。

这时,眼前的空位更是引起了漩涡鸣人的好奇心。“雏田呢?她去哪里了?”漩涡鸣人朝正在聊天的朋友群中问了问道。被漩涡鸣人这么一问,天天正喝了一杯绿茶后,目光放在了漩涡鸣人,回应道:“她去厕所了,小樱担心雏田会迷路,也陪着她一起了。”漩涡鸣人回想起之前雏田遇难的情景,不知怎的会让他担心。

“嗯,那就麻烦小樱陪着雏田了。”日向宁次听着日向雏田有着朋友的陪伴,忐忑不安的心平静了下来。

-

缝纫精品店,门口

“小樱,抱歉啊,让你这样陪着我。”日向雏田手上拿着了装在纸袋里的东西,看着隔壁粉红色短发并肩的春野樱,露出一脸抱歉地说道。

听了日向雏田和自己的道歉,春野樱摇了摇头。“是说雏田,你买这些编织材料是要编织什么啊?”春野樱看着了纸袋里头那红色的编织布料,疑惑地问道。

日向雏田将抱在怀中的编织布料抱紧,吞吞吐吐地回应:“我想编织围巾…”日向雏田的轻声细语听入了春野樱的耳边,不禁令春野樱对日向雏田此举动有些疑惑。“织围巾?织给谁啊?而且现在秋天还没过呢!”

“呃 … 织给… 那个… 还有…早点织比较好 … 这样…冬天冷的时候…就可以马上送给他 … 那就他不会………着凉……………”吞吞吐吐的话语越说下去,脸就越变得红润,热腾腾的。春野樱看着如此反应的日向雏田,心里也大概知晓什么原因会让雏田有这么样的反应。

“你想在冬天的时候送给鸣人吧。”被春野樱这样猜到了内心的想法,更是令日向雏田惊愕得不知该如何反应。

这时,春野樱将双手放在了日向雏田的肩膀上,坚定的眼神盯着日向雏田看:“雏田,其实我有看到你从小学的时候,就一直注意着鸣人。你总是看着鸣人背影微笑,注意着鸣人的一举一动。雏田,鸣人虽然很鲁莽又糊涂,但他是一个值得依靠,非常讲义气的男生。我会支持你喜欢着他的!有什么事情你可以跟我说,我会一直帮你的。”

日向雏田微低下了头,不去看春野樱那明亮的绿色眼眸,似乎在逃避些什么。

“雏田,我大概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鸣人也向我告白过了,我也拒绝了他的好意。因为我的内心已经住着了另一个人,鸣人并非是我心中的那个人。我有和鸣人说了。他更适合找到比我更好的女生,那个女生就是你,雏田。鸣人这个人莽莽撞撞又糊里糊涂的,他需要一个细心温柔的女生照顾着他,你比我更胜任这个位置。所以,我会一直想要帮助你和鸣人,就像鸣人帮我和佐助一样。”春野樱这么一说,日向雏田越是低下了头,不语。

片刻,她抬起了头,朝春野樱露出了一道笑容。“我知道了,谢谢你,小樱。有需要我帮忙的,我也会帮你的。”春野樱看着了日向雏田那五官端正的面孔,嘴角也微微上扬。

-

鬼灯寿司馆,

春野樱和日向雏田走回进去了鬼灯寿司馆,手拿着装着布料的纸袋的日向雏田看着那金黄色头发的漩涡鸣人正和犬冢牙他们有说有笑,她不禁赶快把那纸袋藏在了身后。

“欸,你们回来了啊?怎么去个厕所去得那么久啊?”天天看着已回来的两个身影,一脸疑惑地问道。

“那个,我有去买点东西,所以就拖久了时间,抱歉啊。”日向雏田赶紧将那纸袋藏起,为了就是不希望让鸣人看到。

“你们回到来就好了,不然宁次又要担心雏田了。”漩涡鸣人看着眼前那两个女生的身影,一脸好笑地看着脸上露出担忧表情的日向宁次。

“我们别在这里了吧,我们时间不多,还是快走吧。”勘九郎看着手表上的时间不停地在一秒一秒的流逝,提议道。大家点头同意,各别付费后就离开了餐厅。

“我们现在还有三个小时,要怎么走呢?”油女志乃开口朝大家问道。

“我们先从最高楼开始逛吧。”犬塚牙指了指上面,提议道。大家也朝电梯的方向走了过去,搭电梯上到了最高楼去。

雾隐塔购物广场里的最高楼是在第六楼,第六楼是雾隐娱乐大道,提供各类的娱乐设施:卡拉OK厅,保龄球场,健身房,游戏娱乐场等等。

“哇,这里还真不愧是雾隐必来的购物广场啊!真是应有尽有呢!”山中井野环视四周,惊叹不已。

“我们也没时间在这里玩吧!看看就好。”春野樱这么一说,山中井野也表示同感地点了点头。

一家宽大,透过玻璃窗能够看出具有良好品质的健身器材,更是吸引天天的眼球。“李,你快看!这家健身房运动器材很先进呢!”李洛克被天天这么一叫,他往天天所指着的方向,齐全的健身器材更是让李洛克眼冒桃心。

“这个健身房,呜呜… 我好想进去,天天。我们一起进去健身吧!为了我们的运动会,早日练习不是问题!”李洛克看到那华丽先进的健身房,又开始了耍宝。

“李,你疯了吗?穿成这样去健身房?而且我们时间也不足够,怎么可能会在这种时候去健身啊!?”天天因为李洛克这古怪的个性再次感到无奈,受不了这个头脑简单的家伙。

听这两人的对话,令手鞠疑惑地朝他们问道:“天天也喜欢运动吗?”

“天天运动不错,但擅长射箭。她是我们学校射箭队的国手,每参加比赛都一定得第一。”日向雏田回应着手鞠的问题,手鞠则是了解地'哦'了一声。

大家看着了天天和李洛克吵闹的画面,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这层应该逛完了,我们去下一楼吧!”天天停止了和李洛克的对话,看着附近除了娱乐场所,没有其他商店的层楼,提议下到楼下逛街。每个人同意地'嗯'了一声,搭了手扶梯下去下一楼。

下一楼,第五层楼,是文艺大道。文艺大道有不少关于手工编织,礼品及文具商店。各个灯光如昼的店面摆放着整齐的商品,品质良好的商品在灯光很明亮的照耀下更是引人注目。

“你们有想看的东西吗?”犬塚牙环视四周的店面,朝女生们问道。因为这层楼有很多精品店所卖的商品更适合女生们去逛。

山中井野,春野樱,日向雏田,天天和手鞠被犬塚牙这么一问,脑海也是一片空白,也没有特别想看的东西。日向雏田赶紧将她买的东西放进书包里头,不希望其他人可以发现到他所买的布料,不然被朋友们看到就没有惊喜了。

“我不知道想看些什么…感觉没什么东西特别想买的…”山中井野一脸懊恼,看着记在记事本上的买物品旁的小空框已打上了勾。对于卖在雾隐塔的商品价格不菲,更是毫无兴趣。

“我和井野一样,没特别想买的。“天天也和井野一样的反应,更是对精品没什么兴趣。

“我们去下一层楼逛逛吧,这里的商店看看就好。”春野樱朝男生群们一说,其他人也对春野樱的提议没有任何意见。大家也纷纷搭了手扶梯下楼去。

当他们到了第四楼,第四楼是他们刚刚已路过的都会大道。一些熟悉的店面映入眼帘,那些都是他们在吃饱之前逛过的地方。

“是不是应该去下一层了呢?”走在前锋的漩涡鸣人转过了头,朝大家问了问道。

“我觉得若没东西逛的话,不如我们现在先去外头拍照留恋如何?”犬塚牙看着手表上的时间已经显示着四点半了,想着这里附近没有适合他们逛的商店,提议道。

“好啊好啊!然后拍照留念后,我们不如去找一家咖啡馆坐下来休息,你们觉得怎么样?”山中井野脑海闪过这一馊主意,也朝大家提议道。大家也同意地点了点头,更是朝低楼的出口出去。

从雾隐塔出口走了出去,映入视界的是很大的音乐喷泉。音乐喷泉的音乐低的时候,喷泉就小,音乐高的时候,喷泉就四处溅起,像下雨似的。由于当时烈日当照,又喷着喷泉,所以地下就像温泉一样暖和。随着音乐的节拍,喷泉有时像波浪,此起彼伏;有时像一只大花篮,里面装满了各式各样的花朵;有时像一根擎天柱直冲云霄,一阵风吹过来,吹倒了擎天柱,变成一片烟雾,慢慢地向远处飘去。

“好壮观的音乐喷泉啊!”女生们眼看着水以不同的花样不停地在喷洒,心情随着这些悦耳动听的音乐变得更加舒畅。

天天看到了喷泉旁的一个有阶层的小走廊,于是站在了小走廊上。她了一脚又一脚地往前走,两只手臂打开得大大以平衡自己的身子。“哇,走在这个位置感觉好爽啊!时不时还会被喷泉的水洒到!”天天一边走向前,看着旁边的朋友们说道。

“天天,你这样走,不怕跌下去吗?”日向雏田看着旁边的水池,一脸担心地看着天天,深怕她跌下来。

天天朝日向雏田投去一道充满信心的眼神,以示让雏田别担心自己。“我平衡感很好的,不会掉下来的。”站在日向雏田旁边的日向宁次也一脸担心地看着天天。

不幸地,天天不小心踩到了眼前的一滩水,整个身子重心不稳往前跌去,不禁令天天害怕地喊了一声“啊!”

日向宁次见此,以迅雷不及掩耳立刻冲到了喷水池前,一手接住了天天那轻盈的身体。原本已要跌进喷水池里变成落汤鸡的天天,忽然一股暖流传入了自己的身子。天天抬头一看,发现是日向宁次那充满担忧神情的白瞳一直在注视着自己,不禁令天天害羞地红了脸。

“你没事吧?”日向宁次这么一问,不禁令天天立刻直起了身子,摇了摇头:“没,谢谢你宁次。”天天朝日向宁次露出了一道笑容,以示致谢。“没事就好,就别再走在喷水池旁边了,地面很滑很危险。”日向宁次朝天天一说,不禁令天天感到抱歉地吐了吐舌头:“我知道了。”

奈良鹿丸找了一个位置坐下,背后的两个背包更是让自己身上的负担不轻。他将背包放在了自己的左右两边,看着那随着音乐节奏跳舞的喷泉,轻声叹气:“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呼…”

“鹿丸,真是辛苦你了。”秋道丁次坐到了奈良鹿丸的旁边,露出了一道真挚的笑容。奈良鹿丸看着秋道丁次手上拿着一包原味薯片的袋子,从袋子里头拿出薯片放入嘴里,嘴角不禁微微上扬。“早知道就不要多事,选什么大冒险的更好。”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手鞠神出鬼没地出现在奈良鹿丸的身旁,不禁令奈良鹿丸和秋道丁次受到惊吓。

“东西放这里吧,我们去照相,鸣人他们提议在这里拍全体照。”手鞠朝他们一说,他们俩人点了点头,东西放在了凳子上朝离凳子不远的方向走去。

他們挑選了一個能将那高高的雾隐塔全拍得到的角度,一位专业的摄影师拿起了相机,站在漩涡鸣人他们等人的前面准备就绪。

“来,女生们站前面。”犬塚牙给予指示,天天,雏田,手鞠,小樱和井野站在了前面,而男生们站到了女生们的后面。漩涡鸣人看着那粉色短发并肩的春野樱,再看向身后的宇智波佐助,脑海再是闪过了一馊主意。

“佐助,你就和我站在一起吧!”宇智波佐助还来不及反应过来,就被漩涡鸣人拉着手走到了春野樱的后方。

“你就站这里!”漩涡鸣人看着宇智波佐助面前是春野樱的身影,朝宇智波佐助说道。

一阵樱花香的香水朝宇智波佐助的位置扑鼻而来,宇智波佐助看着眼前的女孩是明恋着自己的春野樱,轻轻挑眉。“喂,我不想…”宇智波佐助又还没说完,再次被漩涡鸣人打断了话:“你不要吵了,只是照相,不要那么麻烦。”

宇智波佐助一脸不屑,他把目光投向了前方,朝镜头的方向看去。宇智波佐助那一脸不屑的模样映入眼帘,更是令漩涡鸣人受不了。“麻烦你笑一下吧,苦瓜脸!”

漩涡鸣人的话更是令宇智波佐助不知该怎么办,自己又不是很常笑。深怕自己笑起来,会很难看。他看着漩涡鸣人,露出了一道淡淡的笑容。漩涡鸣人看着宇智波佐助那好看的帅气微笑,更是令漩涡鸣人感叹。

怪不得宇智波佐助能够吸引那么多女生么的喜欢!

“我这样会难看吗?”宇智波佐助收起了自己的笑容,疑惑地朝漩涡鸣人问道。漩涡鸣人摇了摇头,朝他竖起拇指。“比你平时的黑脸好看多了!”鸣人一说完,又遭宇智波佐助揍了一拳,不禁令漩涡鸣人再次痛得呻吟。

“佐助,你那么爱打人。小心那些喜欢你的女生看到你这副德行,对你的爱意马上归零。”漩涡鸣人摸了摸自己已肿一粒包的脑袋,调侃着宇智波佐助。

春野樱忽然听到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的争吵声,不禁用余光瞥了一眼。她看着是漩涡鸣人硬拉着宇智波佐助站在自己的身后,她不禁低下了头,充满愧疚的思绪一直缠绕着自己的脑袋。

其他人也纷纷就绪,日向雏田看着身后旁自己的堂哥—日向宁次,不禁露出了一道淡淡的笑容。“宁次哥哥!”日向宁次朝日向雏田露出了一道笑容,轻轻抚摸日向雏田的头。

“大家,准备好了吗?”摄影师拿起了相机,镜头对准了漩涡鸣人等人。大家摆起了姿势,对着镜头微微一笑。摄影师将这美丽的画面拍了起来,相机里头拍摄了不少他们与雾隐塔的照片,记载着不少的回忆。摄影师将刚刚所拍摄的照片洗刷了出来,洗刷成不少的底片,给他们各十五人每一张。

“拍得好漂亮啊!”山中井野拿起了剛剛被洗刷的照片,大家臉上那好看的笑容印在了照片上,其他人也都很滿意地看着手上的照片。

宇智波佐助看着了手中的照片,照片上的自己嘴角微微上扬,复杂的思绪又再次浮现在自己的脑海里。哥哥和自己说,希望我能够交更多的朋友。这究竟是意味着什么?父亲一直希望自己能够和哥哥一样,总是拿哥哥当自己的榜样。自己那么努力了,为什么父亲总是看不到呢?

“现在已经五点了呢!六点之前要到观光台啊!大家要赶紧快拍照留念咯!”山中井野像是个大姐姐般地朝大家喊道。大家的手机已拍了不少的照片:与朋友的自拍,合照等等。由于外头的阳光非常灿烂地照射着,非常炽热的阳光不禁令身体的新陈代谢速度加快,身体不停地在排汗。

“我们进去了吧,不想整身都是汗。”奈良鹿丸背起了自己和手鞠的背包,受不了已是下午却还是炎热的天气,立刻冲进了雾隐塔购物广场里。

每个看着奈良鹿丸这副德行,也只好纷纷走进了雾隐广场里头。

当他们走进了购物广场里,他们环视四周,头脑又再次变成一片空白。“这里有什么咖啡馆吗?”四周都是名牌店面,令春野樱疑惑了起来。

“我们去雾隐咖啡馆吧!在三楼呢!”犬塚牙跑到了路线指南面前,从面积宽大的电脑屏幕上看着一家环境看似不错的咖啡馆名为雾隐咖啡馆,朝他大家提议道。大家都同意没任何意见,全都纷纷朝三楼的方向走去。

雾隐咖啡馆,

他们选了一张长长的桌子坐下,感受着冷气吹拂着自己,在外头待得有些久,不禁令他们坐在咖啡馆的时候感觉到十足凉爽。

“这个咖啡不错喝呢!”山中井野将这一杯拥有玫瑰香味的热咖啡饮入喉里,随着咖啡的香气在喉间弥漫。

“其实没想到我们这个找资料的旅程,竟然也有安排逛街项目。”犬塚牙将一杯拿铁饮入喉里,伸起舌头将残留在双唇上的咖啡泡沫舔了舔干净。

“也好,这也是一个可以让我们放松的好机会。”李洛克朝大家这么一说,大家也认同李洛克所说的话。的确学生的生活都避不开读书,有的时候会因为读书压力过大,造成给予自己娱乐的时间太少。但是,一旦有朋友们在身边,读书再怎么辛苦,大家的互相帮忙及热闹的气氛更是让读书更有意思。

“鹿丸和手鞠呢?”春野樱发现自己的桌位旁没有鹿丸和手鞠的人影,不禁感到疑惑了起来。随着春野樱这么一问,大家对于他们两个的去从更是毫无头绪。究竟那两个人去了哪里呢?秋道丁次站了起来,走出去寻找他们两个的身影。但是,在秋道丁次还没打算出去寻找的时候,两个熟悉的一男一女身影已映入眼帘。

原来他们两个只是在咖啡馆的柜台前要点咖啡!秋道丁次见此,便走回了自己的位置坐下,朝有些担心他们俩失踪的大家说:“他们两个还没点咖啡,现在在点着呢!”秋道丁次这么一说,不禁令他们俩人‘呼’了一声地放松心灵。若是在外国不见,那还得了!该怎么去找呢?

另一边,

“两杯热卡普其诺。”手鞠淡淡地朝服务生点了两杯咖啡,她看了隔壁当着自己‘仆人’的第二天,没想到他也喜欢喝卡普其诺。

“总共是650圆(RM25)。”服务生朝手鞠和奈良鹿丸礼貌性地说了价钱。两人从口袋里拿出了钱包,准备要各还各自的咖啡钱。但是,手鞠拿起了‘700’日元交给了服务生,这更是令奈良鹿丸愣了。

那女人是在帮自己付费吗?

“请你喝咖啡吧!主人不给仆人一点福利,这怎么会是一个好主人呢?”手鞠邪魅一笑看着发愣的奈良鹿丸,手上接过了服务员给予自己的‘50圆’。

奈良鹿丸看着隔壁这个强势的女人,不禁嗤鼻。“那该谢谢主人的恩赐。”说完,奈良鹿丸身上依然背着两个背包,在柜台拿过了两杯已泡好的卡普其诺朝漩涡鸣人等人的位置走去,留下手鞠在身后。

奈良鹿丸和手鞠找了个空位坐了下来,将刚刚买的卡普其诺喝入口里。浓郁的咖啡香气滑入喉间的时候,香味十足地残留在喉间里。

大家就这样待在了咖啡馆,热闹的气氛依旧保持着。大家的吵闹声,大家的欢笑声,大家聚集在一起,愿这些愉快的心情成为他们高中生涯中美好又难忘的记忆。

Labels:



HELLO



RECORDS

Tidying and Updating soon..

THANKSGIVING

- Give them a loud applause!
Helped by
Elaine | Google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