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s Life

  • Entries
  • Author
  • Friends
  • Novels
  • Chat
第一章
Sunday, June 18, 2017 | 12:25 AM | 0Comment

8. 逛街

“铃铃...”放学铃声响起之后,全部学生都立刻冲回家赶着吃饭冲凉了。只剩下那鸣人他们一群还正在慢条斯理地收拾,连小樱他们和砂隐三人都还在班上。

“对了,各位。我们好久没一起去逛街了呢!我们等下一起,好吗?”小樱他们跑到了男生堆来,朝男生们说道。

“是啊,我的零食是时候要去添一添加了。”丁次看着自己手上的零食已经被自己吃得一干二净了,毫无所剩。

“我也是要去买一点昆虫来养,最近对甲虫系列的昆虫有兴趣,想买回家饲养。”油女志乃忽然站在他们的面前,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淡淡地说道。有不少的人被志乃的忽然说话而惊吓。“志乃,麻烦你不要神出鬼没可以吗?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嘞!!”站在一旁的人朝志乃狠狠地说道。而油女志乃则看着他们,没有任何生气的反应,反而淡淡的回应:“是因为你们每次把我给遗忘,忘了我的存在吧!”

这时他们全部狠狠地讲回志乃:“是你静静不说话,人家以为你不要跟着我们一起聊天啦!!!”

这时,牙想起了什么,才立刻把和志乃的话转移:“不如去把我爱罗他们叫来吧~他们刚转来这里,需要很多日常用品吧!”牙指了指鸣人位置后面的我爱罗,提起了一个很好的意见。

鸣人立刻爽快地点头,便立刻跑到了自己位置后面。

我爱罗,勘九郎和手鞠正收拾着书包,忽然间鸣人站在了他们的面前说:“要不要一起去逛街?”我爱罗他们正好把书包收拾完毕,他们看着鸣人摇摇头。

这时,李和丁次朝鸣人他们所在的地方走去,全部拉着了看就勘九郎和我爱罗的手:“去吧,难得可以跟你们一起成为朋友,我们就一起出去吧!!”

女生们也是跑到了手鞠前,很有礼貌性地邀请手鞠加入他们。

最后他们三人无可奈何,只好点头答应。他们才开心地离开课室,不时还大喊:“我们去走街了!!!”

他们走在街上,十五个人影在黄昏那淡淡的夕阳照耀下,形成一道很漂亮的弧度。

“唉~要不是18岁才能够考车,不然现在我早就开车了。”奈良鹿丸跟着他们走在街上,由于附近的路上都没有巴士站,所以只好走路到最近的百货公司了。

“鹿丸啊~你能不能别那么怕麻烦啊?”井野看着奈良鹿丸一脸忧愁的模样,额头不禁流了几滴汗。走在井野旁边的手鞠听着井野这么地说鹿丸,不禁起了疑惑看着鹿丸。

鹿丸不理会井野的话,继续向前走。天天,雏田,小樱和井野便和手鞠聊天,聊着木叶地区的环境让手鞠能够理解木叶的地理位置和环境。而男生们则一直跟我爱罗和勘九郎在聊天,聊着男生们的话题。

木叶广场,

木叶广场是一家木叶最主要的百货中心,由于是最主要的百货公司,自然人的来往也非常繁忙。鸣人看着他们走到了木叶广场前,不禁狂流汗露出了一副惊吓的表情。

“鸣人怎么了?”我爱罗看着鸣人那瞪得目瞪口呆的模样,不禁对他的反应好奇了起来。这时,提议来木叶广场的小樱才忽然想起,鸣人的经济费用来到木叶广场会成问题,她居然忘了!

这时,宁次和鹿丸把我爱罗带到一个距离,鹿丸才悄悄地和我爱罗说:“鸣人从小父母亲因为从事木叶警察管理,在鸣人六岁的时候,因为他们去执行危险的任务时而丧命了。所以,鸣人从小就学会自力更生,政府为了补偿鸣人,将会提供经济能源给鸣人直到他满十八岁。”

宁次看着那被高楼大厦覆盖但因为特殊的建筑设计所以特别显眼的木叶广场,不禁叹了叹气:“这里的消费都是适合那些高级人物而来的,我们身为学生的根本就不适合来这里。”

我爱罗看了看鸣人的背影,不禁想起了自己儿时的回忆。

“好了,我们不说了。我们跟着他们吧!”鹿丸说完,宁次和我爱罗便向前走进了木叶广场。

鸣人还是第一次来到了这高级场所的木叶广场,看着与自己来往的人们,不是穿着名牌就是名牌包,还有不少的外国游客来到了这里。

“我们先走楼下吧!”小樱看着他们提出了意见,他们都点了点头,十五人便一起逛街了。

鸣人走着走着,看着不少的皮革包包和最新潮流时尚服装都摆在玻璃窗前,那些名牌因为闪亮灯光的照耀下,显得特别光亮高贵。更是让鸣人觉得自己的身份离这些奢侈品有一段很大的距离。

雏田在和她们聊天到一半时,无意间看到了鸣人一脸忧愁,不禁开始担心了鸣人起来。

“哟,鸣人。怎么了?”佐助拍了拍鸣人的肩膀,面无表情的问着有些异常的鸣人。他看着佐助正关心着自己,不禁摇了摇头。“没事,我只是在想别的东西而已。”佐助看着鸣人说话的眼神不敢朝自己对望,佐助就能够知道鸣人肯定有事了。

“是吗?鸣人?”佐助故意加重‘鸣人’他名字的音,鸣人知道佐助已经懂自己心情不好了。他便和佐助说:“来到了这里,好像没有我可以走的地方。这里卖的东西都是高级名牌,我的经济能力有限,根本没有我可以买的东西。”

佐助听了鸣人,不禁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原来为了这种小事而烦,没关系。你要买什么,我出钱,我送给你。”鸣人听了佐助的话不禁吓了一跳:“额,不用啦~佐助,我才不要你破费呢。”

佐助摇了摇头,坚持地说:“我说我给你!”

鸣人也是摇头拒绝。之后,佐助便立刻回应:“我们是朋友对吗?”

鸣人被佐助的这一话感到惊吓,他一脸疑惑地看着佐助,不禁好奇地朝佐助点了点头。平时那么爱面子的佐助怎么提起朋友啊家人啊这些他不当一回事的感情,他今天居然会说出来了!鸣人当然好奇了。

“要不是你,我现在还肯定是个孤僻的怪癖孩!”佐助想起小时候每次都因为自己身上散发的气息太过于冰冷,造成没有一个人敢和他做朋友,即使有他们也不敢正面和佐助说话。只有捣蛋的鸣人被安排坐到了佐助旁边的位置,每天吵架骂架。可是因此鸣人成为了佐助生活中的一部分了。他们开始变得很友好,总是时时刻刻一起,不得让那些爱慕佐助的女生都妒忌起了鸣人呢!

“所以鸣人,你的生日快到了。我好像什么礼物都没有送过给你,今天就挑一个东西当作我送你生日礼物吧!”佐助朝鸣人说道。鸣人发愣了一下,机械般地点点头,他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弧度,朝佐助道谢:“谢谢你,佐助。”

佐助看着鸣人的心情有些转换了,不禁露出了若隐若现的笑容。

不久,鸣人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一副开心的样貌,大声地朝其他人说:“耶!我骗到了佐助的礼物!哈哈哈...佐助亲口要送我礼物呢!哇~佐助谢谢啦!我发觉你今天实在是太帅了!哈哈..”

佐助看到心情大转变的鸣人,听着他刚刚微微带着放肆的话语,头上立刻露出了无数个愤怒的符号,朝鸣人大骂:“死鸣人!!!你最近越来越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对不起啦佐助大人,放过我这小屁孩吧!!!”鸣人看着佐助那双眼中的两团小火苗,立刻跑得向佐助求饶。

佐助双手攥紧拳头,恶狠狠的眼神直视着漩涡鸣人:“放过你我就不叫宇智波佐助!!!”说完佐助便立刻往鸣人所在的方向走来。鸣人目睹,虽然他的文学不好,可是孙子兵法最后一计他还是知道的,那就是——走为上计,逃之夭夭啦!鸣人立刻跑到很远,想办法和佐助拉开距离。而佐助跟着鸣人的方向三步并两步走去,想办法快点把鸣人抓来好好地揍一顿。

“啊!啊!啊!佐助别打我!痛痛痛!!!!”
“原谅我吧!!佐助大人!!”
“痛啊!!!”
。。。

其他人一脸无语地看着鸣人和佐助,他们的头上有不少的乌鸦从他们的头上飞过,还发出了“呱呱呱..”叫。都几岁了还在公共场合玩,这是他们的内心想法。

堪九郎和我爱罗看着这对活宝,看着了其他人问了问道:“鸣人和佐助是很要好的朋友吧?”小樱看着了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她点了点头。“从小鸣人就是因为过度顽皮造成没有一个人愿意和他做朋友,但是当他成为了佐助的同座之后,佐助成为了鸣人的好朋友。佐助会给予鸣人鼓励及劝告,让他慢慢变乖,成绩也因此突飞猛进。漩涡鸣人很珍惜他的第一个朋友呢!”听着牙的诉说,他们看着了还在吵架的佐助和鸣人,不禁又汗颜。

他们十五个人就这样走在了广场里头。漩涡鸣人手提着一个佐助买给他的钱包,而佐助则是脸上露出了一副黑脸。

刚刚,某名牌店。

“哇这个钱包好漂亮啊!我就要这个了!老板帮我包了起来,钱跟那个男的算。”漩涡鸣人将一个钱包交给了柜台,然后伸起食指指着佐助以示让服务员向佐助算钱。宇智波佐助一脸无语地看着了漩涡鸣人,然后再回忆起了鸣人和佐助之间的相处,他还是拿起了钱包帮鸣人付款。

那服务员将钱包包了起来,很友善地朝佐助说:“这个最新潮流款式的男士钱包总共加起来是两百五十令吉,谢谢惠顾。”宇智波佐助一听见了那数字的金额,他狠狠地瞪了一眼鸣人,便拿起了信用卡交给服务员。漩涡鸣人看着佐助那犀利的眼神,不得开始害怕了起来。

“今天好开心啊!”漩涡鸣人脸上仍然挂着微笑,他心情非常松懈地说道。而宇智波佐助忍不住,把漩涡鸣人臭骂了一顿:“你把我几个月的零用钱花掉了!你当然开心了!死鸣人,你最近真的很欠揍!”听着宇智波佐助说的话,不禁让鸣人傻笑地抓了抓头:“欸~对不起啦,佐助。大不了我还你钱啊哈哈~”

宇智波佐助别过头,不去看鸣人的脸:“算了,当做是你几年算在一起的生日礼物吧”

漩涡鸣人听了立刻反驳佐助的话:“咦?!哪里可以这样啊?”

佐助也反驳了鸣人的话:“我为什么不可以这样?我都还没问你为什么可以这样乱选礼物!?”

鸣人双手抱胸,嘴角瞥了一道:“佐助,你很自私欸!”

在一旁听着他们吵架的鹿丸和手鞠,两人听了觉得很烦,两人便不约而同地朝他们骂道:“你们到底烦不烦啊?”

佐助和鸣人一脸错愕地看着了鹿丸和手鞠,不禁不好意思地向他们道歉:“对不起。”

而其他人则是眼睛瞪得大大地看着鹿丸和手鞠。井野露出了一副奸笑,看着鹿丸和手鞠:“哇?才认识不到一天,你们的默契怎么那么好啊?鹿丸,手鞠?”

他们俩因为被人注视而感到浑身不舒服,再加上井野说的话,他们更是变得不好意思了。

“烦死了,讲个话也要被人嫌疑,真是麻烦。”鹿丸的眼神露出了无奈,看着他们无语地说道。

“你怎么就那么怕麻烦啊?真是个懒惰的男人。”手鞠不满鹿丸的举止,直接当场批评鹿丸。不禁让其他人更是惊吓了。

“管你什么事?像你这种女生是最麻烦了。”鹿丸也不甘示弱地顶撞回手鞠。

手鞠别过头,语气带有些刺骨的寒风:“跟你这种男生才是超级无敌大麻烦!”

这时,井野和丁次便走到了他们的面前,向他们俩说:“现在是变成你们骂架了。”

而鹿丸和手鞠听了,互相朝对方露出了敌对的眼神,便继续走街了。

“这个好美!”当他们经过一家卖锡矿制的专卖店时,天天看着放在窗旁的一个精致的小碗不禁被吸引了。天天喜欢收集东西,所以天天的家总有很多价廉物美的精致品。不管是金,银,锡的她都喜欢。最重要的一点是,价格要是打折价。

“你要进去看吗?天天?”小樱看着天天问道。天天露出了一个微笑,朝他们说:“麻烦你们陪我一下了。”其他人都没有意见的点下头了。

他们便走进去了这家店,天天便向服务员询问:“那个摆放在窗外的锡矿碗多少钱啊?”

服务员也非常有礼貌性地朝天天说:“这个锡矿碗有打折,扣到来是一百三十块令吉。”

天天听到了这是个合理的价钱,她便让服务员帮她把这个包了起来。

“您的物品总共加起来是一百三十块令吉。”天天将他的钱包拿了出来,结果她才发现自己的钱包只带到了五十令吉。她的额头留下了一颗狂汗,然后便很不好意思地朝他们问道:“额你们有人可以借我八十块吗?”

小樱他们便看了看钱包,女生们都没有带到那么多的钱,而男生们也是没有人带足够的钱。天天有些失落,原本要将这个单给注销。霎时,一只手将多八十块放在了柜台前。天天看着前面放了八十块的手,顺着手的方向看去,发现居然是日向宁次!

日向宁次将钱放在了柜台,看了一眼天天后,便回到了他刚刚站在的位置。服务员便将凑齐的一百三十块接收了,而天天则是沉醉在刚刚日向宁次帮她还钱的回忆里。

他们便继续走街,这时佐助听到了一阵叫着自己的声音,他转过头看见了宇智波鼬跟着他不少的朋友走在一起。

“哥?”宇智波佐助惊吓地看着宇智波鼬说道。宇智波鼬看着了佐助,他看着了佐助问了问道:“你和朋友出门啊?”

佐助看着了鼬身边穿着不同学校制服的同学,不禁疑惑:“哥,他们是?”

宇智波鼬回应:“噢,他们是我的同班同学,是转换生。我带他们来木叶附近这里走走。”

宇智波鼬朝他们走来,然后向他的朋友介绍:“这位是我弟弟佐助,而其他是我弟弟的朋友。”宇智波鼬的朋友礼貌性地向佐助点了点头然后做个简单的自我介绍。
“你好,我是干柿鬼鲛。来自雾隐高校。”
“赤砂之蝎,砂隐高校。”
“我是充满艺术主义的迪达拉,来自岩隐高校。”
“飞段,对邪教有着强烈的信奉,来自汤隐高校。”
“角都,泷隐高校。”

样貌请参考这里

而鸣人他们也各自做了个简单介绍。勘九郎看见了赤砂之蝎,不禁吓了一跳。“蝎学长!”

蝎看见了勘九郎,没有任何反应,只是语气淡淡的说:“你也到了这儿啊”

“是啊,想不到你也是呢!”勘九郎和赤砂之蝎是玩偶爱好者,喜欢制作玩偶(傀儡),砂隐高校玩偶社的成员。赤砂之蝎是堪九郎的学长,堪九郎不少玩偶都是和赤砂之蝎学习的。

“好了,不打扰你们了。我们先走了,再见啦!”迪达拉爽快地朝他们说道,然后便跟着宇智波鼬走了。

然后鸣人呢他们已经逛完了整个购物广场,然后便各回各自家了。

Labels:



HELLO



RECORDS

Tidying and Updating soon..

THANKSGIVING

- Give them a loud applause!
Helped by
Elaine | Google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