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s Life

  • Entries
  • Author
  • Friends
  • Novels
  • Chat
Episode 12
Sunday, June 18, 2017 | 1:04 AM | 0Comment


这个时候,秋泽星和沐禹夙两人站在了彼此的对面,两人一脸严肃。秋泽星稍微打量了他一身,深褐色的碎发随风飘逸,风之国的护额绑在了他的右臂上,他那深褐色的双眸一直正注视着自己。秋泽星看着眼前的对手,他的身子高大,很能够证明年龄有很大的差距,能力也会很有差距吧!秋泽星想着不禁冒了不少的冷汗。

坐在观众席的冷月寒还有夜羽谨看着在观众席下的场地站着的两个人,冷月寒朝投去夜羽谨一个眼神,夜羽谨点下了头,双眼旁便爆出了青根:“白瞳!”他仔细看着对方的从心脏所流通的力量,只见力量属性是风,他能够看得出沐禹夙身上所流通的力量带着锋利,那是属于风遁的特性。

话说,风遁和雷遁不是风遁处于优势吗?水遁和风遁比较,也是属于平手的阶段啊!那么秋泽星到底会不会赢下这局啊!?

“风之国的沐禹夙所拥有的特性是风,他曾有个传闻就是他的速度跟风一样迅速。不晓得这场对局谁会获胜呢?”夜羽谨双眼爆出的青根忽然慢慢地收了回来,他朝冷月寒解释。冷月寒啊听着了夜羽谨说的话,她不禁做出了分析。“风可以克雷,再加上他的速度迅速的话,如果秋泽星的反应不敏捷的话,那么秋泽星就会很高几率面临失败了。”夜羽谨听着冷月寒说的话,不禁点下了头。

“现在进行第二组的对决考试,考试正式开始!”上忍老师一吹下了哨子,两人便提起了警惕之心。秋泽星双手结印,从嘴里吐出了大量的雷性力量:“雷遁,伪暗!”这个时候,沐禹夙双手结印的速度快得离谱,他双手凝聚了风遁力量快速将凝聚好的力量往他们投掷去:“风遁,旋风拳!”那打出去的风遁一下子就将雷遁给划开了,那风遁的力量便立刻朝秋泽星的身上投掷去,速度快得秋泽星来不及防御,整个身子因为那术击倒在地上。

夜羽谨目睹,吓得站了起来看着他击倒的模样。而秋疾影也是一脸担心,深怕孩子有个万一。沐禹夙双手快速地结印,使出了风遁术:“风遁,孔雀旋转斩!”他双手凝聚了风遁力量,力量化成了一把尖锐的刀,准备往秋泽星斩击。秋泽星的反应迅速,他立刻闪开了,他双手结印:“水遁,爆水冲破!”那水就像豪火球一样,一口吐出大量的水,可以制造出一个适合水遁忍者作战的湖泊环境。那整个场地都被大量的水给覆盖完了,不禁惊叹了全场人。“秋泽星怎么会有那么多水性力量啊!!你看,那个水量真的是恐怖的多啊!”夜羽谨看着就像洪水一样的水覆盖完了整个比赛场地,他再通过白瞳看着他体内力量的含量,真的是多得令人意想不到。而沐禹夙则是闪避了洪水,他把力量全部转移到了脚板下,借由此力量站在了水面上。

沐禹夙的嘴角勾起了一道笑容,他双手快速地结印:“风遁,真空玉!”沐禹夙从嘴里喷出数个风遁光波攻击敌人,类似凤仙火。那惊人的速度不停地往秋泽星射击而去,秋泽星只有快速地做出防御,那些没被击中的风遁光波射进了洪水里头,洪水便立刻产生了大大的涟漪,发出了‘砰!’的一声。由于射击出去的风遁光波太多,不禁有让秋泽星有些受伤。秋泽星看着眼前强势的对手,不禁有些担心了起来。他到底会不会赢过这个敌人呢?

“沐禹夙的风遁和速度是快得极点的,再加上对手是水遁和雷遁的忍者。那里可能会赢得过沐禹夙啊!”坐在观众席的其中一个忍者不禁朝秋泽星露出了鄙夷的眼神,不相信秋泽星的实力。
“再加上水遁和雷遁的忍者看起来才十岁左右,怎么可能会赢得过一个比他大很多岁的忍者啊!”其中一个人也同意另一个人的说法。
“但是,我不排除那小鬼不会赢的可能性。因为刚刚他的水遁术‘爆水冲破’是我一直梦寐以求想学习的术,但是因为此术消耗的力量太多,所以造成我没有机会学习此术。如果那小鬼都能使这个术的话,就代表他身上所含有的力量很多。搞不好在沐禹夙精疲力尽地无法使术的时候,那小鬼只要再使术,就能够把沐禹夙打得落花流水了。”其中一个忍者朝他们两人说道,他们听着了那忍者说的话,不禁同意地点下了头。

秋泽星站在水面上,不停地喘着气,因为刚刚沐禹夙使用的风遁光波实在太多了,再加上自己又受了伤,造成了身子有着很大的疲惫。“小鬼,怎么不使术了?你不使术就我先了。”沐禹夙蔑视了秋泽星一眼,他双手结印朝秋泽星所站着的方向连续发出数十个旋转风切攻击。“风遁,真空连波!”秋泽星看着了不少的旋转风切朝自己攻击,他二话不说地结下了印:“水遁,水墙!”将水遁力量聚集在手上,发射出一道竖起水墙来保护自己。那十几个旋转风切便朝水墙攻击,准准插在了水墙上。

沐禹夙看着只有一味防御的秋泽星,他不禁好奇地看着了秋泽星,鄙视着他的说:“怎么了,小鬼?你只懂得防御不会攻击吗?中忍考试不是给你们扮家家酒的地方哟!”全场的人听着了沐禹夙朝秋泽星说的话,都哈哈大笑了起来。而在观众席夜羽谨和冷月寒都担心了在场地上的秋泽星。秋泽星低着头,喘气呼呼地看着沐禹夙,语气压得非常低沉:“请你别小看我们。”沐禹夙听着秋泽星朝自己说的话,不禁“哈哈哈哈哈”地大笑了起来:“你们星辰很喜欢让小孩子们来参加这些大场面,星辰的管理层还真是没用呢。”

秋泽星听着了沐禹夙那放肆的口吻,他双手攥紧了拳头,整个身子忽然凝聚了不少的雷性力量。那力量包围着了秋泽星的身上,他狠狠地瞪着沐禹夙,身上还不时闪烁着雷性:“你给我住口!”

沐禹夙一脸好奇地看着了秋泽星,不禁冷笑:“怎么?不服气了?那么就快来把我给打败吧!不过相信你没有这个能力。”秋泽星站在了水面上,一发怒了起来。他双手结印:“雷遁,地走!”这是一个通过双手释放出雷电在大地或水中传播,配合水遁使用威力更强的术。再加上他们站着的水面是刚刚秋泽星使出‘爆水冲破’的时候所留下的大量洪水。沐禹夙想要快速地闪开那充满雷性的水,谁知道秋泽星快速地结印,将水面上的水给激发了起来,那水又充满了雷性便往沐禹夙冲去:“水遁,水地炮击!”那水被掀了起来,往沐禹夙攻击去。那被控制的水再配合雷性两个属性产生共鸣,速度变得迅速往沐禹夙攻击而去。沐禹夙意识到了什么,那水立刻把沐禹夙的身影给覆盖。那电流再加上了大量的洪水成功地把沐禹夙电击得所有的细胞都被杀完了,沐禹夙的整个身子无法动弹地倒进了水里头,发出了大大的涟漪。

秋泽星所施的这个术,绝对不会输过自己的血继限界——岚遁。他不停地喘着气,刚刚在使出爆水冲破的时候差不多都要把自己本身的力量给消耗到一半了,身子不累他都觉得奇怪了。全场人看着了秋泽星所施的雷遁术没想到居然能够打败克雷的风遁忍者,全场人都欢呼了起来。

“星辰的忍者还有两下子的嘛!”
“真不愧是大国,年纪小小的忍者都能够那么出色!”
不少的忍者看着了秋泽星都称赞了他起来。夜羽谨和冷月寒看着了已经成功打败对手的秋泽星,心中的大石终于放了下来。但是,他们万万没想到,秋泽星居然能够强得到达另一种境界!

监考官们看着了秋泽星的身影,不禁想起了秋疾影,他万万像极了秋疾影如此精通水雷结合的术,他们不得在心里敬佩了秋泽星。秋疾影看着了累呼呼的秋泽星,不禁开心得笑了起来。真不愧是自己的儿子啊!

“想不到把雷遁加入了水里头,再将此术当成水遁来使术!秋泽星实在太厉害了!”夜羽谨不禁看着秋泽星称赞了起来。冷月寒听着了夜羽谨说的话,她再看着秋泽星的身影点下了头。

上忍监考官把场地的洪水通过时空转移术给运输走,所以场地的水一下子就消失了。其实场地已经是被星辰的上忍监考官给下了结界,只有对手才会开启结界的门。所以无论是使出了什么术,不会对结界以外的人造成什么影响。医疗部队走进了结界里头,把倒在地上的沐禹夙抬了起来,送到了医疗部去。秋泽星则是迈着疲惫的身子走了出去结界外,原本他差点就要累得倒在了地上,结果一下子就被人抓着了。他慢慢地抬起头,看着秋疾影朝自己露出了笑容,嘴里正朝着自己说:“干得好,儿子!”

秋泽星看着了秋疾影朝自己说的赞语,不禁开心地抱起了秋疾影,秋疾影则是看着了自己的儿子露出了笑容。

Labels:



HELLO



RECORDS

Tidying and Updating soon..

THANKSGIVING

- Give them a loud applause!
Helped by
Elaine | Google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