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s Life

  • Entries
  • Author
  • Friends
  • Novels
  • Chat
Episode 14
Sunday, June 18, 2017 | 1:05 AM | 0Comment


中忍考试第四天,

“现在进行第四组的对决,有请星之国的冷月寒和木之国的苏熙焊做好准备。”司仪一说完了,冷月寒和苏熙焊便走进了结界里头。坐在观众席的夜羽谨立刻使用了白瞳看着苏熙焊的力量运输,只见苏熙焊的体内力量晶莹剔透中又带有一些粗糙面积,想必苏熙焊的力量属性就是水遁和土遁了。

秋泽星看着高大的身影,不禁有些担心了起来。冷月寒扫视眼前的人,眼前的人样子大约是16岁。他有一头黑色的短发,黑色的眼眸正透露出慵懒的神情,木之国的护额绑在了他的额头上。冷月寒立刻提高了警惕,她那紫色的双眸成功引起了苏熙焊的目光。“紫眸?传闻冷家拥有一对紫色的眼眸,冷家还有继承血继限界兼瞳术——血瞳的能力。你让我产生了兴趣。”冷月寒没有理会眼前人说的话,她只是冷冷地扫视自己的四周围,然后才看向了眼前的男生。

“第四组的对决正式开始。”司仪一说完,苏熙焊便立刻双手结印:“木遁·荆棘杀之术”如藤条般木头立刻朝冷月寒所站着的方向迅速跑去,束缚住了冷月寒。冷月寒看着自己被束缚了起来,直接束缚得越来越紧,双手完全没有空间可以结印使术。苏熙焊还一脸自信的笑容看着了冷月寒,可是冷月寒的身影再次化成了雪花,随空而飘逸。苏熙焊不禁好奇了起来,忽然之间一双血红色的血瞳就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一直不停地释放着那股强烈得会令人感到害怕的神情。苏熙焊似乎知道了什么,他冷静地使术:“解!”这个时候,苏熙焊才发现到自己还正原封不动地站在原地。原来刚刚的是幻术啊!

冷月寒拿起了苦无抵着了苏熙焊的喉咙,苏熙焊立刻用力地从后头把苦无给扔了出去,冷月寒不禁吓了一跳。夜羽谨通过白眼看到了冷月寒和苏熙焊之间的对战,不禁朝秋泽星说:“不好了,对方识破了冷月寒的幻术。”苏熙焊立刻转过了头,看着眼睛已经变化成血瞳的冷月寒,不禁冷笑。“这就是血瞳的能力吗?想不到还真容易破解呢!”

苏熙焊快速地结印,再次使出了同样的术:“木遁,荆棘杀之术!”如藤条般的木往冷月寒袭击,冷月寒快速地结印,从嘴里吐出了大量的火:“火遁,豪火球之术!”那豪火立刻把朝自己的藤蔓给烧毁。苏熙焊立刻双手结印,将双手放在了地上:“土遁,土隆枪!”冷月寒下方的土地上制造尖锐的岩石朝自己攻击,冷月寒立刻跳了起来。她双手结印,朝那些尖锐的岩石使术:“雷遁,雷切锐枪!”雷切的术是将力量集中于手掌,犹如一把利刃。雷切锐枪则是进化版,她将雷切的长度添加大约五米长朝那些岩石给切破。冷月寒的实力的确强得震撼了所有在场的人。“冷月寒居然还会用雷遁!!”秋泽星看着了冷月寒那五米长的雷性锐枪,不禁感到了惊吓。他一直以为冷月寒最擅长的是火遁,水遁还有土遁。他完完全全想不到冷月寒还会用雷遁,冷月寒居然能够掌握那么多的遁术!

“我爸爸告诉我,他在和西策叔叔过战的时候,西策叔叔也是会使用五大遁术的全部。几乎可以说冷西策的身手根本完美,没有人能够比得上西策叔叔。我向冷月寒会用那么多术是因为继承到了父亲的体质吧!再加上血瞳有着复制忍术的功能,只要她能够通过血瞳来拷贝,她想要使出什么术都很简单地使术了。”夜羽谨淡淡地朝秋泽星诉说;秋泽星看着了正在比赛场地的冷月寒,惊叹地说:“对方能够使用血继限界——木遁,这场比赛一定会很激烈。”夜羽谨听着了秋泽星说的话,点了点头。

“想不到你会使用雷遁,那么看看下一击你会用什么术来抵挡!”苏熙焊看着了冷月寒轻松地把锐利的岩石用雷遁给切开,他双手快速地结着复杂的印,一看就知道是水遁了。因为水遁非常难掌控,结印的循序非常复杂:“水遁,水幕账!”只见水从苏熙焊的嘴里往冷月寒吐出,冷月寒没有回应苏熙焊的话,只是将双手放在了地上:“土遁,土流城壁!”地上立刻出现了一个高墙,抵挡了水的流淌,也将冷月寒自己的身影给挡开。

苏熙焊原本还要去跳跃去寻找冷月寒的身影,忽然之间一头火龙朝自己攻击了过来,将刚刚的土墙给烧毁,将刚刚的水遁术立刻快速蒸发。“火遁,豪火龙之术!”这个时候,那团火龙立刻往苏熙焊的身上攻击去。苏熙焊二话不说,立刻结印着:“水遁,水阵壁!”四面的水墙围绕了苏熙焊的四周围,那团火龙击在了水墙上。火和水两个相碰在一起,由于火龙所包含的火量比水遁还强,所以苏熙焊因此他的水墙立刻被蒸发了,那火还不小心令苏熙焊的皮肤烧伤了。

苏熙焊看着了眼前的小女生,不禁佩服了起来。“你这小妮子还真的很强呢!那但是这个你会怎么逃出来呢?”只见苏熙焊双手快速地结印:“木遁·木锭壁!”这个时候,地上忽然出现了一个大木头牢房,把冷月寒关在了里头。冷月寒看着自己困在了一个牢房里头,她没有任何惊吓的反应,只是冷冷地扫视。“我想看看你会怎么从这个大牢房里头逃跑呢?”苏熙焊看着了被困着的小女孩,不禁露出了一道笑容。

秋泽星惊吓地看着冷月寒被关进了一个大牢房里头,额前不禁流下了不少的汗。这个时候,不少的观众看着了冷月寒和苏熙焊的战争,都欢呼了起来。
“一个是冷族的人,一个是会用木遁的忍者。究竟会谁获胜啊?”
“应该是用木遁的吧!”
“这场比赛会很精彩呢!”
不少的观众都目不转睛地看着了他们的战争,心都会跟着被提了起来。

冷月寒冷眼扫视一眼苏熙焊;而苏熙焊则是一脸奸笑地看着了冷月寒。冷月寒拿出了手里剑,这便吸引了苏熙焊的目光。苏熙焊看着了冷月寒不禁笑了起来:“想用手里剑来划破这个大牢房的支柱?想个美呢!”忽然之间,冷月寒被困在里头的大牢房支柱忽然断了,整个大牢房立刻粉碎,冷月寒便立刻从里头跳了出来。苏熙焊一脸好奇地冷月寒,吓得讲话都有些结巴:“你..你是怎么出来的?”冷月寒微闭着双眼,然后睁开了双眼,那双血瞳依然正释放着嗜血的光芒。“你问我怎么出来的吗?”冷月寒冷冷地朝苏熙焊问道,冷月寒压了压自己的手指,发出了‘哒哒’骨头被按下的声音。然后再看着苏熙焊冷冷的说:“我把手里剑拿出来,让血瞳拷贝这画面,然后血瞳正直视着你的双眼时,我通过了注视把画面传入了你的视线里头,让你的视线定格在这个画面。然后,我在快速地结风遁的印,用风形成的锐刀把这个木牢房给刮破了。”

苏熙焊听着了冷月寒那口气十足冰冷的解释,嘴角挂着的弧度变得越来越扩大。“是吗?想不到你还有使用风遁的能力呢!但是我想看看这个你会怎么逃脱呢?”忽然苏熙焊的身后出现了一棵大树,苏熙焊快速结印:“木遁,树缚永葬。”这个时候,那棵树的树枝立刻变长,往冷月寒攻击。那树枝变长的速度非常惊人,让冷月寒无法快速防御,整个身子被树枝束缚了起来。苏熙焊看着了被树枝缠绕的冷月寒,说了一句令人生气的话:“这场仗我赢定了。”

秋泽星听到了苏熙焊说的话,不禁担心地看着了冷月寒,嘴里正骂着苏熙焊:“哼!苏熙焊?他赢了我才不稀罕!他不会赢的!我相信寒一定可以拿第一名的!”夜羽谨听着了秋泽星说的话,不禁汗颜。苏熙焊,不稀罕,骂人还带有押韵的。

冷月寒的身子便缠绕得非常紧,冷月寒都快逼得喘不过气来了。苏熙焊挂着了一副笑容,他看着了考官们,拽拽地说:“冷月寒已经没能力动弹了,可以当做她失败了。”夜羽谨和秋泽星听着苏熙焊朝考官说的话,不禁非常生气了起来,很想冲去楼下把苏熙焊骂得狗血淋头,但是理智告诉了他们,他们不能够这样做。考官们看着了眼前的女生被树枝缠着不能动的模样,他们都同意地看着彼此点了点头。

南宫洺看着了冷月寒被困着了,不禁一脸担忧,可是他身为一个考官,他的确不能够偏袒自己的学生。他只好看着了其他的考官机械般地点下了头,而夜暮然和秋疾影看着了冷月寒,都不禁替冷月寒赶到了可惜。霎时,冷月寒的身影从被缠绕的树枝消失了,原本要记录冷月寒失败的时候,都被次吸引了目光。这个状况引发了整场人的惊讶。

“冷月寒居然消失了!”
“那她会到哪里去啊?”
不少的忍者正在讨论着冷月寒的行踪。秋泽星示意了一下夜羽谨,夜羽谨点下了头,朝冷月寒所在的方向使用了白瞳。夜羽谨的视野里没有出现到冷月寒的身影,不禁担心了起来。可是,他忽然间在苏熙焊的脚下发现了人影。他不禁怀疑那个人影就是冷月寒!

这个时候,“水遁,水枪炮!”苏熙焊忽然被水泡击伤,整个身子被打飞到空中,然后从空中掉了下来。只见冷月寒从地上跳了出来,那刚刚掉在地上的苏熙焊因为刚刚的水泡冲去了空中,掉落的时候整个身子重重地掉在了地上,造成整个骨架快散开了一样,无法动弹。

每个人都一脸惊吓的看着冷月寒出现,不禁好奇他的出现是从何而来!这个时候,冷月寒的双眼仍然是红色的,所以每个人都知道冷月寒会这样一定是使用了血瞳的幻术。冷月寒走到了苏熙焊的旁边,冷眼扫视了一眼便走到了考官面前行个礼。考官们都还沉醉在刚刚冷月寒忽然出现的状态,都好奇的问了问冷月寒:“你可以告诉我一下,你是怎么从被缠绕的树枝中逃脱啊?”

冷月寒听着了考官朝自己问的问题,不禁叹了一声气:“我在他使出风遁的时候,我也快速使出了分身之术,制造了多一个我出来。身为本体的我,快速地钻进了到了地下去。这是因为我担心他还会使出更高级的木遁术,所以我就做了这样的策略。而刚刚那被缠绕的只不过是分身。”考官听着冷月寒解释,不禁敬佩了眼前这个女生的思考能力。苏熙焊的身子已经被医疗部队送出去了结界,而司仪则是做出了结果报告:“这场对决是冷月寒获胜,恭喜冷月寒能够晋级。”全场人便欢呼了起来,夜羽谨和秋泽星开心地看着彼此击掌。秋疾影和夜暮然看着了冷月寒,不禁替冷西策感到了光荣有一个智慧十足的女儿。南宫洺看着了冷月寒,也露出了一道满意的笑容。

“这场比赛实在精彩!”
“完全没想到冷月寒会这样打败对手呢!”
“冷月寒未免太强了吧?五遁术都会使用呢!”
“想不到木遁忍者会被打的落花流水!”
“幸好我们没有错过观看这场比赛!”
不少的观众们正讨论着这场决赛,对这场比赛的结局另眼相看!

冷月寒则是走出了结界,走到了外面去。她听到了自己晋级了,不禁感到非常开心。她看着了天空,心中的那个执着变得坚定。他离自己的目标好像越来越靠近了呢!

Labels:



HELLO



RECORDS

Tidying and Updating soon..

THANKSGIVING

- Give them a loud applause!
Helped by
Elaine | Google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