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s Life

  • Entries
  • Author
  • Friends
  • Novels
  • Chat
Episode 19
Sunday, June 18, 2017 | 1:15 AM | 0Comment


隔天,又回来了星辰的大礼堂。夜羽谨的右臂抱着了纱布,和冷月寒两人坐在观众席。秋泽星则是待在了比赛的场地,等候着考试的开始。

每个人都开始热闹地欢呼,每个人都在为自己要上战场地的各国考生加油打气。

“不晓得秋泽星的对手会是怎么样的人物...”夜羽谨看着了一脸严肃的秋泽星,不禁担心了起来。

想到了昨天自己的伤势,现在都还有隐隐作痛。冷月寒则是一脸冷静地看着考试场地,没有任何激烈的反应。

“欢迎各位考生回到了考场上,现在开始进行第二天第二阶级的考试,第一场是由来自星之国的秋泽星和来自风之国的沙尘邪。我们欢迎他们出场!”司仪一说完,两人各自从前门和后门走了进来,两人向结界里头走了进去。

秋泽星先打量一下眼前的人物,眼前的人身后背着了四五个卷轴,黑色的短发随风飘逸,一身轻便的服装,唯一能够证明自己是风之国的象征就是他绑在脖子的护额。风之国的护额是一个‘i’字母的形状。

秋泽星立刻从腰包里头拿起了一个苦无,准备好要作战。而眼前的沙尘邪则是拿出了他背在后面的一个卷轴,他轻轻打开了卷轴,他的双手稍微结印。卷轴上的符文立刻出现了一个人像的操控傀儡。他朝那人像傀儡伸出了手,手上的每个手指出现了力量的细线,全部点在了傀儡身上,让傀儡能够随着自己操控。[力量不容易切断啊,除了夜家拥有封印能力的柔拳能够打断而已。]

操控方法↓



这个时候,在场的观众看着了沙尘邪的傀儡还有他头上的护额,不停地在高弹阔论:“你看,那是风之国特有的傀儡术!”
“傀儡术可是非常完美地说,再加上沙尘邪是风之国用傀儡术的七强之一呢!那小屁孩是不可能战胜这样强的强者的!”
“傀儡只需让主人进行加工和研究的话,一定会朝完美的!”
“这场比赛必看了!”
......

秋泽星看着了眼前的人物,他额前不禁流了不少的汗水,看样子自己有麻烦了。

“比赛正式宣布开始!”司仪一说完,沙尘邪立刻挥舞着自己的傀儡,只见自己的傀儡长大了嘴巴,朝秋泽星大量吐出了大火,那大火立刻往秋泽星所在的方向攻击。

秋泽星双手快速结印,双手那快速的结着复杂的印,很明显是水遁:“水遁,大瀑布之术!”力量从心脏里头飘了出来,从喉里吐出了大量的洪水往那大火将大火熄灭。

沙尘邪看着了眼前的人能够使出了水遁术,嘴角情不自禁地挂起了笑容,他稍微再控制一下自己的傀儡,那傀儡的长发变成了无数个的细针,全部往秋泽星攻击了过去。

秋泽星看着情况不妙,立刻拿起了苦无快速挡开了细针。那些细针全部往自己飞了过来,秋泽星只是吃力地抵挡了那些细针,他根本没有攻击的能力。

而那些大量的细针因为数量过多造成细针有些擦伤了自己的皮肤,流下了鲜血。

沙尘邪看着自己的傀儡将细针用完了之后,他便控制起了傀儡往秋泽星所在的方向攻击。只见沙尘邪的傀儡拿出了傀儡的左手,傀儡的左手里头藏着了一把尖锐的刀子,那刀子已经布满了不少的毒素。那傀儡拿起了刀子往秋泽星攻击,秋泽星只见情况非常不妙。

他快速地让自己布满了雷性力量,也就是不让敌人攻击自己的身子,他拿起了苦无抵挡着傀儡的刀子,发出了‘呛呛’的金属接触的声音。

怎么办?现在自己完全没有发出攻击的机会,该怎么办才好?秋泽星暗想了一会儿,头脑不禁在做出策略。

沙尘邪立刻将自己的傀儡拉了回来,他将自己的人像傀儡收了起来,放进了原本的卷轴里头,收进去了之后自己的卷轴上就出现了一个符文以示自己的傀儡已经通过时空转移放进了自己的卷轴里头。要召唤自己的傀儡的话,再结印通灵术的印来从别的空间召唤自己的傀儡。

例如↓
这个时候,沙尘邪拿出了第二个卷轴,不禁让秋泽星有些错愕了起来。秋泽星看着自己的情况真的非常不妙,他都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

沙尘邪打开了第二个卷轴,准备要召唤第二个傀儡。秋泽星立刻抓住了这个反驳的机会,立刻双手结印:“雷遁,雷球!”秋泽星身边变出了不少的雷性的雷球全部沙尘邪攻击了过去,沙尘邪则是成功召唤了第二个傀儡,只见那傀儡朝前伸出了双手,双手则是慢慢出现了一个厚盾,那些雷球往那厚盾攻击了过去之后,全部一下子就消失了。

秋泽星一脸惊叹地看着自己的攻击就这样被吸收了过去,他的额前流了不少的汗水。眼前的人那么厉害,自己的技术只有那么有限,到底要怎么样才会赢啊?

沙尘邪看着眼前的人一会儿,他再操控着自己的傀儡,那傀儡便长大了自己的嘴巴,嘴巴喷射了不少的水朝秋泽星攻击。只见那水变成了一把尖锐的利刀往秋泽星攻击,秋泽星立刻闪开一边将那水躲开。秋泽星一闪开的时候,刚好身后是一棵大树那水立刻就把大树砍成了一半。秋泽星不禁惊吓地看着了那棵树,幸好自己快速闪开了啊!

沙尘邪再次召唤了第三个傀儡,他将操控第二个傀儡的右手收了起来,往第三个傀儡伸起了右手,右手的五个手指出现了力量线控制着第三个傀儡,只见他熟悉地一次过操控了两个傀儡往秋泽星攻击了过去。

秋泽星不禁一脸错愕了起来,在他还在想怎么出攻击的时候,痛楚已经传遍了整个身子。

只见两个傀儡一手拿着剑狠狠地插入了秋泽星的腹部里头,鲜血不断地流淌了起来。秋泽星看着自己的腹部流了不少的鲜血,不禁‘啊’地喊了一声。在场的每个人看着了这一幕不禁大声喊了起来。

“你看,那小屁孩必死无疑了。”
“人家可是傀儡术七强之一的嘞,怎么可能会赢得过啊?”

夜羽谨和冷月寒一脸紧张地看着了受重伤的秋泽星,他们也不知道要怎么帮他。夜羽谨则是反应激烈地大喊了他的名字:“秋泽星!!”

秋泽星披着沉重的身子站了起来,站起来的时候身子还在隐隐作痛着。他的双唇变得十足的苍白,他也好想把眼睛盖了起来。

“不好意思,小孩子。我的傀儡每一层利刀都会有镀上毒液,解药只有我才有。你必死无疑了。”只见沙尘邪淡淡地说,不禁令秋泽星的身子忽然感到了十足的痛楚,他不禁吐了吐口黑血,不禁令全场人担心了起来。他还是个十岁的小孩子啊!

看到这一切的秋疾影二话不说,只有向评审团帮孩子弃权:“评审,让我孩子退出这一场比赛吧!你看,他都已经不行了!”评审团听着秋疾影那急忙的口吻,不禁开始进行了讨论。

秋疾影的话传入了秋泽星的耳里,他攥紧了拳头,泪水已经从眼眶簌簌落下。“还没....还没有...我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我不想在这里放弃......”

这个时候,沙尘邪听着了秋泽星说的话,不禁惊叹了起来。只见低着头的秋泽星骄傲地抬起了头,他使劲了全部身上的力量。虽然痛楚依然缠绕着整个身子,但是他只有咬紧下唇,咬得都流出了鲜血。

整个雷性力量缠绕着了整个身子,比刚刚的雷盾还更加强烈。这个不禁令沙尘邪担心了起来,光速是非常快得。只见秋泽星一下子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禁令沙尘邪立刻四处环绕。

这个时候,秋泽星双手结印,站在了沙尘邪的身后使出了一个术:“岚遁,镭射光圈!”只见那雷性力量再加上能够像水流通的完美岚遁术,一下子就把沙尘邪的身子轰炸了起来,不禁令沙尘邪痛苦地呻吟起来。

这一幕吓着了不少的观众,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秋泽星居然会用转移术移到了和沙尘邪的身后进行偷袭!这一幕太震撼观众们了!每个人立刻站了起来,欢呼鼓起了掌声。

“你用傀儡的,我看着你原封不动地站在那里。我就知道,你的近身术一定很差,所以我借由了雷性转移术转移到了你身后,再用攻击力强大的岚遁一击打倒你。”秋泽星慢慢地朝沙尘邪解释,沙尘邪听了秋泽星说的话。他露出了一个笑容,整个身子倒在了地上。

“秋泽星获胜了!”夜羽谨看着了冷月寒一脸开心地说,冷月寒看着了已经疲累,浑身是伤的秋泽星,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这个时候,评审团和秋疾影也一脸惊吓,只见司仪说话都变得迟疑起来:“恭喜秋泽星同学晋级了!”秋疾影则是看着了秋泽星感动得捂着了自己的嘴巴,他没有想到秋泽星居然能够掌握了自己传授的瞬身术。他打从心里替秋泽星感到了骄傲。

秋泽星终于呼出了一口气,忽然整个身子感觉到了无力,双眼也变得沉重,整个人累得已经倒在了地上。

沙尘邪和秋泽星就这样被医疗部队送去了医院治疗去了。

Labels:



HELLO



RECORDS

Tidying and Updating soon..

THANKSGIVING

- Give them a loud applause!
Helped by
Elaine | Google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