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s Life

  • Entries
  • Author
  • Friends
  • Novels
  • Chat
Episode 2
Sunday, June 18, 2017 | 12:58 AM | 0Comment


Episode 2

忍者学校,

冷月寒独自一个人坐在最角落的一排位置,她的身影被其他人看在眼里,私底下正在讨论着有关于冷月寒的话题。

“听说冷家整个都被灭亡了。”
“是啊!只有她是唯一一个幸存者。”
“真是可怜呢!”
......

冷月寒不去理会外界的事情,她只是静悄悄地坐在属于她的位置上。今天是毕业考的一天,毕业考试是以双方对战而计算分数。而这个时候,进入总决PK战的人只剩下四个人,其中也包括了冷月寒。

这时,一个老师站在课室外面,把人叫了出来:“冷月寒,渡边雨荷。请你们到考场进行考试。”冷月寒和渡边雨荷听见了,便走出了课室。

考场,

冷月寒和叫渡边雨荷的女生各自站在对方的对面,一脸面无表情。冷月寒看着渡边雨荷,不禁开始进行她的分析。

渡边雨荷,体术蛮强,暂时不能够使用忍术。她对武器的利用掌握得非常好,擅长投掷苦无和手里剑。

虽然这场考试,冷月寒是出于强势,可是冷月寒不敢轻视任何一个敌人。

站在一旁的上忍考官看着他们,语气淡淡的说:“比赛将审判于先倒下至五秒不能够起身的人为输者,输者将会被淘汰。而赢者将会留到最后的总决。明白吗?”

冷月寒和渡边雨荷听见了考官说的话,他们俩人便点下了头。

“那好,考试正式开始!”考官一说完,渡边雨荷便投掷了一个苦无过来。冷月寒便立刻闪开,而那苦无正准准插在了靠近冷月寒位置的墙壁上。可是,冷月寒觉得情况不妙,因为渡边雨荷在苦无上加了起爆符。当那起爆符已经烧到了尾端,冷月寒那里的位置便爆炸了起来。冷月寒便立刻往后跳跃,避开爆炸。

冷月寒知道自己拿武器使用和眼前的人比是没用的。所以,冷月寒双手快速结印,使出了一个忍术:“水遁,水龙弹。”

那大量的洪水从冷月寒的口中吐出,形成了龙的形状往渡边雨荷攻击。渡边雨荷便被这个庞大的水遁术击败,倒在了地上。而其他的考官不禁对冷月寒的身手一脸惊吓,他们都记得冷月寒的身手没有很好,怎么现在可以使出庞大的力量!?

渡边雨荷真的是被冷月寒的这个术严重受伤,倒在了地上无法起身。考官收了收他们对冷月寒身手的惊吓心情,语气淡淡地说:“赢者是冷月寒,冷月寒能够进入总决赛。”

这个时候,医疗忍者拿起了台架,将渡边雨荷放入了台架后,便送入医院进行治疗了。

冷月寒不停地喘着气,她的双眸变成了血色的血瞳,刚刚的水遁术真的消耗了她不少的力量啊。而其他的上忍老师则是一脸惊吓冷月寒的能力能够在短时间内猛进!

另一边,

“八卦六十四掌!”拥有属于夜家的白瞳之力的夜羽谨将最后一掌击在了他的对手的穴道上,那对手因为力量通道都被这个柔拳封锁了起来,整个身子倒在了地上,没有力气可以站起来。

【夜家的白瞳是火影忍者中日向家族拥有的白眼,白眼 可以洞察、透視、望遠、接近360度的全視角、穴道及經絡,進而以點穴來控制對方的查克拉,但仍有些許盲點,寧次的盲點位於背後的第一胸骨上方,即是頸椎位,大椎穴。白眼還可看出術的最弱位置,人體查克拉的分佈。白眼的多一个功能是柔拳,日向一族独有体术,可以攻击敌人体内,制造体内查克拉混乱。而且柔拳也能够封锁对方的穴道,造成对方不能够使用力量。】

“赢者是夜羽谨,夜羽谨将会和冷月寒同学进行总决考试。”他听着考官朝自己说的话,他脸上面无表情,但是心里却对对手的名字感到惊吓。那对手也是被医疗忍者用台架抬出去了。

“夜羽谨同学,请你到楼上的考场进行总决考试。”夜羽谨听着了考官的话,便迈步走向前走到了楼上去。
考场,

夜羽谨走进去了之后,看见冷月寒站在他的面前,看着她的脸上是前所未有的冰冷扑克脸。夜羽谨不禁想起了今天早上天大的新闻,对冷月寒流露出了同情的表情。

“这是毕业考最后的总决考试,若已倒下无法在五秒内起身的人将会比例为输者,赢家则是这次考试的第一名。正式宣布,对战开始!”

夜羽谨的白色眼眸旁边露出了青根,他的手上凝聚了柔拳的力量,冲向前想要将冷月寒的穴道全部打断:“八卦,六十四掌!”他以360°全方位的白眼,将对手置入八卦阵中,将其身上六十四個主要穴位攻擊封印其穴位。
“二掌”他将冷月寒的一个穴道打断。
“四掌”他再打断冷月寒的另一个穴道。
“八掌”
“十六掌”
“三十二掌”
“六十四掌!”他将冷月寒的每个穴道打断,让冷月寒的力量来源打断,让他无法动弹和使出力量。

冷月寒倒在了地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夜羽谨似乎感觉得有些奇怪,结果一转过身,三个手里剑往自己射来。由于速度太快的关系,造成夜羽谨在防御的时候,划破了他的手臂,留了不少的鲜血。

结果,冷月寒正站在夜羽谨的后面,夜羽谨看向那倒在地上的冷月寒立刻化成雪花消失了。冷月寒的血瞳一直盯视着夜羽谨,不禁令夜羽谨感到了微微的恐惧,身子微微发抖。

考官更是对冷月寒的身手感到惊吓了,他想不到冷月寒竟然能够把血瞳运用得那么好。在开战之前,冷月寒的血瞳就已经提早开眼,为了就是能够让夜羽谨进入她的幻术!

冷月寒冷冷地盯视着夜羽谨,她手结着复杂的印,围绕着冷月寒的那强烈刺骨的寒风又飘起来了,不得让夜羽谨感到不寒而栗。

“冰遁,冰风流离”冷月寒完美控制地自己的血继限界,将术使出。夜羽谨还沉醉在冷月寒的血瞳中,结果他发现到他的身子被结成冰了,身子不平稳倒在了地上。

“这次考试的第一名是冷月寒。考试宣布正式完毕。”夜羽谨因为无法动弹,所以也是被医疗忍者拿起了台架把他送出去了。冷月寒想到她刚刚使用的冰遁和血瞳的幻术,不禁令她一直不停地喘着气,果然今天所施的术对自己还弱小的身体会有所副作用呢。

而伤上忍考官看着冷月寒能够把人人称为的‘天才’打得落花流水,他都打从心里承认了冷月寒比夜羽谨强大的能力。

医院,

夜羽谨被结成冰的身子已经融化了,他不禁想起了刚刚和他对战的冷月寒,不禁打从心里佩服她的能力,还有他对她在一夜之间突飞猛进的原因拥有浓烈的疑惑。

“冷月寒,你到底何方神圣?”夜羽谨在心里暗想道.

Labels:



HELLO



RECORDS

Tidying and Updating soon..

THANKSGIVING

- Give them a loud applause!
Helped by
Elaine | Google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