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s Life

  • Entries
  • Author
  • Friends
  • Novels
  • Chat
Episode 20
Sunday, June 18, 2017 | 1:16 AM | 0Comment


隔天,

只有夜羽谨一人坐在观众席上,因为秋泽星昨天受重伤了,所以现在在医院接受治疗。冷月寒一脸冷淡地站在了结界旁,她也是担心着自己的对手会是谁...

“欢迎又回来了我们中忍考试的最后一天执行日子,现在就要进行最后一个火拼的活动了!我们欢迎第一组出场。两个都是来自星之国的冷月寒和渡边雨荷!”

司仪一说完,冷月寒不禁惊吓了一下,听到渡边雨荷这个名字不禁让她想起了毕业考那一天。她不禁有些失落了起来,她可是为了这个考试训练了自己血瞳能力很久了,难道她要再次伤害多一次这个女孩吗?

不,她摇了摇头。她思考了一会儿,似乎想到了什么她便迈步走了进去结界里头。

这个时候,一个长发飘逸的女孩眼神有些犀利地看着自己,她那双褐色的眼眸似乎正在释放着一股危险的神情。她身穿着一身粉色的休闲服,身后也背着了不少的卷轴。

冷月寒稍微看了看一会儿,她知道眼前的人是武器专家。渡边雨荷是擅长使用任何武器的忍者,她将自己的忍具全部收藏在自己的卷轴里头。当她要使用武器的时候,只需结通灵术的印就能够召唤出来。

“考试正式宣布开始!”司仪一说完,渡边雨荷立刻拿起了不少的武器往冷月寒投掷,全部各个贴上了起爆符。冷月寒看着了情况不妙,身边立刻围起了一面水墙。那些起爆符立刻爆炸了起来,全部炸在了水面上,没有攻击到冷月寒。

冷月寒立刻双手结印,使出了术:“风遁,真空玉!”这个时候,冷月寒所使出的光波立刻往渡边雨荷攻击而去。

渡边雨荷立刻拿起了她背后的一个卷轴,她快速打开了那个卷轴。那卷轴立刻通灵出了一个火龙,只见那火龙不停地吐着熊熊烈火把那些光波燃起得更加强大。

那些光波随着火的吹袭,立刻往冷月寒的身影吹拂了过来。冷月寒立刻往后跳了起来,双手立刻结印:“水遁,大瀑布之术!”只见一个洪水大量从冷月寒的嘴里吐了出来,将那些熊熊烈火熄灭了起来。

渡边雨荷立刻拿起了第二个卷轴,她将整个卷轴打开到最后一册,只见卷轴里头全部都布满了符文。渡边雨荷手结印着通灵术的印,那些卷轴上的符文全部都出现了忍具。

渡边雨荷立刻操控起了这些忍具,全部往冷月寒的身上射击了过来。冷月寒无奈地叹气了一下,她双手结印着:“风遁,大突破!!”

只见那强大的风将渡边雨荷的忍具全部吹散了,可是渡边雨荷似乎知道会有这样的事故会发生。所以,他的忍具全部都有绑上了线可以随由自己操控。冷月寒看到了这一个情况发生了之后,立刻跳跃了起来。她也快速结印,寒风忽然围绕了冷月寒的身边起来:“冰遁,冰风流离!”那些寒风立刻往那些忍具飘起了风,只见那些线都被结成了冰。

渡边雨荷想要操控那些忍具,可是现在被结成了冰她都无法操控了起来。这个时候,那寒风立刻往渡边雨荷的身边传了过来。渡边雨荷露出了笑容,她的身边围绕了一阵大大的火海,还不停地‘哧哧’地燃烧着,不禁让那些寒风立刻提高了温度。

冷月寒看着了渡边雨荷,不禁惊叹了起来。没想到,渡边雨荷居然可以挡下了自己的血继限界!渡边雨荷看着了冷月寒,她的神情变得更加严肃。她从背后拿起了第三个卷轴,只见他打开了第三个卷轴,那个卷轴的符文一消失了之后,立刻出现了一条大大的火巨龙往冷月寒攻击了过来。

冷月寒那双紫色的眼眸直视着那条就要往自己袭击的火巨龙,不禁有些颤抖了起来。在场的人原本还以为这一场比赛没有看头,结果一看到了渡边雨荷的反击,心都不禁提了起来。夜羽谨也是一样,心也跟着提了起来。冷月寒,你不能有事啊!

结果,忽然之间,那只火巨龙立即消失了。夜羽谨好奇了起来,他的双眼立刻布起了青根,双眼的视野变得广阔。只见那个火巨龙正在被吸收着力量,冷月寒的手上出现了一个很强大的力量,而冷月寒的双眼已经变成了血色。

难道!?冷月寒用了血瞳拷贝昨天那傀儡吸收秋泽星雷性力量的术!!没有想到冷月寒居然连这个小细节都用血瞳拷贝了下来。冷月寒真的很不简单啊!

冷月寒露出了一个笑容,看着渡边雨荷那一脸错愕的样子。她冷冷地说:“对不起,你是一个实力很强大的女孩。可是,偏偏你遇上了我,黑暗使我不得变强。”渡边雨荷一脸惊奇地看着冷月寒,很明显她知道这一场比赛她是输定的。

冷月寒会那么强,还不是因为了自己家族灭亡那孤独换来的?自己有父母亲,有家人,有一个完整的家。而冷月寒呢?为什么她会那么强?因为她所拥有的黑暗经历比自己还多几倍呢!

冷月寒闭上了自己的双眼,然后再轻轻打开,立刻直视着渡边雨荷的双眸。渡边雨荷看着了冷月寒那双中间出现了一个黑色雪花的图案,不禁身子流了整身冷汗。

只见冷月寒露出了一道冷笑,她朝渡边雨荷的身影走了过去。她看着了渡边雨荷,那充满讽刺的笑容依然挂在了自己的脸上。“你知道我的家族是怎么竞争的吗?”

那凌冽冷漠的口吻传入了渡边雨荷的耳朵,不禁令她瞪大了双眼,摇了摇头。冷月寒慢慢地站到了渡边雨荷的面前,冷月寒轻轻摸着渡边雨荷的脸蛋,然后慢慢地往上摸然后在左边眼眶旁停止了举动。

“我一出生就出生在一个冷血的家族,为了更强大的瞳术力量,不惜一切把族人的生命在自己的手中结束。比如...”冷月寒还没有说完,她立刻把渡边雨荷左边的眼睛慢慢地摘了出来。渡边雨荷不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地痛苦呻吟,她的左手立刻捂着了自己的左眼。只见她左眼的眼眶流下了不少的鲜血,鲜血还不停地滴落在地面上。

“我的家族,可以为了这一双幻术之眼,不惜一切把族人的双眼挖走。就是为了,要让自己的双眸变得更加强大!”渡边雨荷听着了冷月寒那冰冷的口吻,她已经深深明白了冷月寒所受的痛苦。她已经能够完全明白,为什么冷月寒会那么强大了!

冷月寒手拿着了一只血粼粼的左眼,冷月寒的那双血瞳正在释放着嗜血的神情。“你能够明白,当初我亲眼看着我父亲母亲双眸被挖走的一刻吗?”渡边雨荷看着了冷月寒手上所拿着的左眼,额前不禁流下了不少的汗水,她的双唇也立刻变得苍白。

这个时候,冷月寒再伸起了右手,她的手再次往渡边雨荷的右眼伸了过去。

“不要!!我求你了,真的不要!!!”渡边雨荷看着那冷血无情的冷月寒,不禁哭了起来。她不想再承受多一次眼睛被挖的痛楚啊!想着连接着神经线的双眸又要再被切断挖走。她不禁害怕了起来,冷月寒的嘴角更是高挂了起来,她一手快速地把渡边雨荷的右眼挖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渡边雨荷的身子立刻滑落了倒在了地上,她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双眸,痛苦的倒在了地上。冷月寒那双黑血瞳变得更加美丽,那个黑色的雪花似乎在透露着危险的气息...不禁令全场人看了都惊叹了起来。

“这个是!!!”
“传说中的黑血瞳!!”
“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啊!!”
“太恐怖了,冷族的血瞳真的是诅咒之眼啊!”
“冷月寒对那女孩干了什么啊?”
“看样子好像是传说中的幻影呢!”
“不是吧?幻影的幻术很恐怖的嘞!是无法破解的高级幻术啊!!”

不少的观众正一脸震惊地讨论着冷月寒的双眸,而夜羽谨看着了眼前的一切不禁惊吓了起来,冷月寒到底对对手做了什么,居然可以夸张得无法站起来。冷月寒走到了渡边雨荷的身旁,她看着了渡边雨荷淡淡地说:“在幻影这个世界里,一切因素包括时间、地点、地理位置等等都受到施术者的控制,从而给对方在精神上给予毁灭性的打击。我给你设定了72个小时的时间,在72小时之后你才能够脱离这个异界。”而渡边雨荷则是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双眸,依然沉醉在那恐怖血腥的画面里头,也就是那个恐怖的幻影世界里头。

她露出了一张自信的笑容,她便转过身了准备离开了结界。那倒在地上的渡边雨荷立刻被医疗部队送出了结界。而司仪还一脸错愕地看着了比赛现场,之后才缓缓地报告:“赢者是冷月寒同学。”

夜羽谨看着了走出来的冷月寒,立刻看着了冷月寒疑惑地问道:“你对她做了什么?”冷月寒的那双黑血瞳依然显示着,不禁令夜羽谨感到了十足的恐惧。那双他没看过的血瞳,正在释放着危险嗜血的神情,这样的冷月寒好冷漠啊!

冷月寒停止了脚步,看着了夜羽谨语气变得十足冰冷说:“幻影,是一个高级的幻术。可以给予对方毁灭性的打击,你想试一试看吗?”夜羽谨看着了冷月寒立刻摇了摇头,他看着了冷月寒不禁担心了起来。这个时候,冷月寒的眼睛立刻收了起来,变回了一双美丽的紫眸。冷月寒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双眼,不停地喘气。

夜羽谨看着了冷月寒的模样,立刻扶着了她的身子紧张的问道:“你没事吧!?”冷月寒脸色变得苍白,摇了摇头:“没事,这个术居然耗尽我不少的力量..”夜羽谨看着了冷月寒不禁只有脸色,连双唇都变得毫无血色,只有白白一片。“寒!你真的没事吧?”夜羽谨看着了冷月寒,还是非常担心地问了问道。

冷月寒立刻站了起来,她看着了夜羽谨摇摇头:“虽然幻影对渡边雨荷的影响力会非常大,而自己会有可能因为耗尽过多力量而死亡。可是,这个术已经是足够能够打败,也能够不需在她的身子上进行巨量伤害然后因此而死,我不想让她因为我而丧失生命。”夜羽谨听着了冷月寒缓缓地述说,不禁明白了冷月寒说的话。

不想用血继限界,不想用黑炎,不想用五遁的术,就是因为害怕让渡边雨荷的身子受到伤害。虽然幻术会给她带来很深很深的影响力,可是这样比身体受伤好多了。

冷月寒,还算是一个挺善良的忍者...

夜羽谨不禁暗想道。

Labels:



HELLO



RECORDS

Tidying and Updating soon..

THANKSGIVING

- Give them a loud applause!
Helped by
Elaine | Google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