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s Life

  • Entries
  • Author
  • Friends
  • Novels
  • Chat
Episode 23
Sunday, June 18, 2017 | 1:18 AM | 0Comment


星辰管理层。

夜羽谨,冷月寒和秋泽星站在了星影的面前,身边也站在了南宫洺。他们三人服装没有变化,只是多加了一件中忍制服。中忍制服的设计是一套深蓝色的马甲,他们穿着了一件衬衫,再多加了一件中忍制服,长裤还有露趾鞋。

星影坐在了位置上,将雪茄放在了唇边,他再将雪茄拿了出来,嘴巴中吐出了一口烟气。他看着了眼前的四人,嘴角扬起了一道自信满满的笑容:“果真,你们都当上了中忍。”南宫洺,夜羽谨和冷月寒看着了星影点了点头,可是秋泽星和星影的交谈可就不一样了。

“啊啊~星影老头子。我都说了我们一定能够考上中忍的,你瞎担心了。欧吉桑!”其他三人一脸鄙夷地看着不停吹牛的秋泽星,不禁担心了他起来。他们深怕秋泽星说的毒话会让星影变得非常生气,然后把秋泽星给拖出去斩了。他们三人不禁一脸担心地看着饿了秋泽星,而秋泽星还仍然一脸自信满满地笑嘻嘻着。

星影看着了秋泽星,不禁‘哈哈哈哈哈哈’地大笑了起来。他忍着了脸上抽筋的痛楚,看着了秋泽星幼稚地吐槽:“哟,不知道是谁差点就要中毒死了啊?”只听着星影一说话就击中了他的致命伤,不禁让他吓得无话可说了。秋泽星变得一脸傻笑地看着了星影,语气变得十足幽默:“哈哈哈哈,可是我现在没死啊!因为上天还要我继续活下来帮你拔胡子啊!老头子。”这个时候,星影放下了他伟大的尊严,继续跟秋泽星玩弄了起来。“哼,秋泽星同学。你想要我帮你打屁股吗?”

这个时候,秋泽星也继续朝星影吐槽:“哼,等着我帮你把胡子啦!”
“你屁股痒了,该打了!秋泽星!”星影露出了一张奸笑直视着秋泽星,朝秋泽星反驳。
“是我帮你拔胡子吧!看看你的胡子都长得快和杂草一样多了!”秋泽星也不甘示弱,继续吐槽了星影。

在一旁的三人看着了秋泽星和星影两人正在不停地骂架,不禁汗颜了起来。他们俩是想要让我们听他们吵架吗?

南宫洺看着了星影,有些胆怯地叫了叫星影:“那个,星影大人啊。你找我们有什么事吗?”正在玩弄秋泽星的星影听着了南宫洺正在叫着了自己,不禁恢复了一脸严肃。他看着了南宫洺语气变得十足严肃,冷静地说:“那个,我看他们三人都成为了中忍。所以,我是想要给他们执行看B级任务。毕竟中忍和下忍已经是不一样的阶级了,所以我要给他们尝试啊。”

冷月寒和夜羽谨听着了星影说的话,不禁变得错愕了起来。B级任务,是他们还没能够有能力执行任务的阶级吧。这个时候,秋泽星又来朝星影大人嘲讽起来:“哼,不用什么尝试了。B级可是难不倒我的!哈哈..”夜羽谨和冷月寒看着了秋泽星的模样,额前不禁冒了不少的汗水。跟星影大人没大没小,真不愧是秋泽星的风格啊。

星影站了起来,走到了秋泽星的面前,露出了一个奸笑:“是吗?那么你做完了这个任务一定要平安回来啊!记得是要竖着身子,不会横着身子回来啊!”

秋泽星听着了星影说的话,不禁变得一脸无奈起来。他停止了玩弄星影,则是变得有些严肃起来:“好啦!到底是怎么样的任务啊!?”

星影走回了自己的位置去,他坐在了宽宽的椅子。他从整齐的桌上拿起了一张纸,他交给了南宫洺,和他们解释道:“这是雾之国派来给我们的一件重要要求。雾影要求了我们帮助他们国家处理一些重要的任务。由于他们国家的忍者欠缺了一些忍者,所以便向我们星辰要求聘请一些忍者。所以,我就将你们派去执行了这份任务。”

夜羽谨听着了星影说的话,不禁惊叹。“这么重大的任务,居然交给了我们。我们是要帮助雾之国打击攻击他们的人吗?”星影听着了夜羽谨的话,不禁点了点头。“你真的不愧像极了你的父亲——夜暮然。一切都想要完美,所以每一项任务的底细,你都会查得一清二楚。没错,人家给予的任务是让你们去帮助他们,所以你们必须根据你们的任务指示去做才是。”

夜羽谨听了明白地点了点下头,不禁令星影露出了一道满意的笑容。“夜羽谨同学真不愧是细心地人啊,哪里像某人?”说到某人的时候,星影还不时将目光放到了秋泽星的身上。秋泽星忽然被某人注视到了一阵目光,他听到了星影的话不禁变得一脸怒容地看向星影,大声地朝星影咆哮:“臭老头!!!!”

霎时,一阵冷飕飕的风朝他们几人吹了过来,不禁令他们毛骨悚然起来。冷月寒那双凛冽的紫眸直视着他们几人,冷冰冰地问道:“我们要去做任务了吗?”星影看着了冷月寒那张犀利的表情,那副充满了冰冷的表情,不禁令星影变得一脸失落地低下头了。

冷月寒的表情,那双冰冷的紫色眼眸,像极了在万年不会融化的冰山,像极了冷西策的那双冷淡的紫眸。只不过,冷月寒的双眸不仅只有冰冷,还有了仇恨。那是家族灭亡后所产生的情感吗?

冷月寒冷淡地扫视了他们一眼,便走出了星影的办公室。南宫洺,夜羽谨和秋泽星一脸错愕地看着了冷月寒,他们急忙地朝星影大人有礼貌地道别,便立刻赶出去做任务了。

冷月寒站在了星辰管理处楼下等待着,她看着了自己身上所穿上的衣服,她不禁握紧了拳头,内心有着不少的复杂思绪缠绕着自己的心思。我已经是中忍了,我是应该要努力点,努力点...快点变得更加强,能够为家族和家人报仇。

这个时候,其他的三人从楼上走了下来,走到了冷月寒的身边。只见秋泽星和夜羽谨走到了冷月寒的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冷月寒忽然感受到了有人正在拍着自己的肩膀。她朝旁边看了过去,只见是夜羽谨和秋泽星一脸担心地问了问。“月寒,你没事吧?”夜羽谨的话传入了冷月寒的耳里,不禁令她变得错愕了起来。这个时候,秋泽星的声音也传入了她的耳里。“刚刚看你好像心情不好的,让我们担心起来了。”

他们俩的话不禁令她感到了十足错愕,没想到自己还是有人会关心。她看着了他们俩人,依然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夜羽谨和秋泽星看着了冷月寒没事,脸上都浮起了一阵笑容。

这个时候,南宫洺将他们三人叫了过来。“冷月寒,夜羽谨还有秋泽星快点过来。我要和你们讨论一会儿这个任务。”冷月寒,夜羽谨还有秋泽星便朝南宫洺的方向走了过去,他们站在了南宫洺的面前,等着南宫洺的发落。

南宫洺拿起了一张纸,他看着了纸上所写着的任务详情,便开始做出了战略。“我们是负责帮助雾之国处理他们国内一些发生的战争。我们必须做出了策略,我给你们三人一分钟的时间做出策略。”秋泽星听着了南宫洺的话,不禁惊吓一条,口吻中变得结巴:“纳尼?一分钟做出策略!?”南宫鸣看着了秋泽星点了点头,他露出了一张满意的笑容朝他们说:“我相信你们一定可以的,因为你们已经是中忍了。”

就在秋泽星还在犹豫的时候,闭目思考的冷月寒忽然睁开了双眼,她那双紫色的眼眸盯视着全部人,语气冷淡地说:“首先,我和老师能够使用土遁。所以,我们俩可以负责保护谨和泽星你们俩的安全。谨和泽星你们可以尽量使出你们的攻击,如果在情况紧迫之下,我们四人就一起使用血继限界将敌人打倒。这个战略可以吗?南宫洺老师。”南宫洺听着了冷月寒缓缓的解释,他很肯定地点了点头。“很好。夜羽谨,就到你了。”

夜羽谨慌张地‘哦’了一声,他咽了咽口水,缓缓地说:“首先,我们四人可以使劲地使出攻击。就在敌人力气无法支透的时候,寒使出了他的血继限界冰遁将敌人冻结,然后我,秋泽星还有老师一起使用血继限界将敌人打倒。”听着夜羽谨细心的解释,南宫洺觉得有理地点了点头,朝夜羽谨夸奖:“很好。”南宫洺将目光看向了秋泽星,淡淡地朝他说:“到你了。”

秋泽星听着了就到了自己,不禁无奈地流下了几颗豆滴般大的汗水。“那个...我还没想到呢哈哈哈”南宫洺看着了秋泽星一脸不靠谱的模样,还是对他所期待想要的策略隔住了。

“我们走吧!”南宫洺朝他们说了一声,便立刻朝国界边跑了出去,准备往雾之国出发。他们四人用了瞬步往前快速地奔驰,一脸的严肃。这可是他们第一项B级任务呢!他们呢必须认真起来才是。

“南宫洺老师,B级任务会很艰难吗?”夜羽谨一脸疑惑地看着了南宫洺,南宫洺则是摇了摇头。“因为我和你们的父亲一起执行任务,有了伙伴一起,我就觉得什么任务都能够很成功地完成了。”秋泽星和夜羽谨听着了南宫洺的话,不禁将目光放到了一旁什么都漠不关心的冷月寒,不禁变得一脸失落。

他们都把冷月寒当成伙伴,但是一心只想要复仇的冷月寒会在乎自己,当自己是伙伴吗?“真的吗?这就是团结的力量吗?”秋泽星的问题传入了南宫洺的耳里,南宫洺微笑地点了点头。他不禁回想起了和秋疾影,夜暮然还有冷西策一起做任务的日子。这些日子都好令人怀念啊。

这个时候,只是用了大概短短的半个小时就走到了雾之国的边界。他们快速地朝边界里头奔驰了进去,准备跑进去进行了战斗。

他们看着了有不少的人正在进行战斗,看着有雾之国的制服还有洋之国的制服,不禁令他们错愕了起来。难道是国家和国家之间的战斗吗?他们可以上前去插手吗?就在他们三人还在思考着这些问题,南宫洺的声音将他们从思绪中唤醒。“喂!这是任务,我们必须遵从命令。”南宫洺的话不禁令他们三人坚定了起来,四人立刻跑进了战争里头准备开战。

南宫洺将任务的证书交给了雾之国的其中一个领队过目,领队过目了之后便通过一些通讯器将信息传开,告诉他们有增援到来帮助他们了。

夜羽谨,冷月寒,秋泽星还有南宫洺看着彼此点了点头,立刻开始执行任务起来了。

Labels:



HELLO



RECORDS

Tidying and Updating soon..

THANKSGIVING

- Give them a loud applause!
Helped by
Elaine | Google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