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s Life

  • Entries
  • Author
  • Friends
  • Novels
  • Chat
Episode 26
Sunday, June 18, 2017 | 1:20 AM | 0Comment


“任务做完了,哈哈可以去休息了。”秋泽星伸个懒腰,嘴里正在打着哈欠。话语中有些迷迷糊糊。

南宫洺看着了他们三人,先交代了一些东西后,才解散。“等到星影的吩咐下,我才会召集你们。你们可以回家休息了,我们在这里解散吧!”秋泽星立刻点了点头,用光的速度第一个冲回家了,他可是超累的啊!

夜羽谨跟他们道别了之后,他便往东边的方向走回家去了。南宫洺看着了冷月寒也转过身慢慢地往家里的方向走了回去,不禁令南宫洺替她感到担心。

冷月寒走到了自己目前居住的房屋,她将门打开了进去屋子里头。她缓缓走到了书桌,看着书桌旁那大大的书橱布满了如山高的忍术书籍,紫眸冷淡扫视一眼。她从衣橱里头拿起了一件休闲服,走进了浴室梳洗。

大约五分钟之后,冷月寒从浴室走了出来,她拿着毛巾擦干自己的头发。她从书桌上拿了一个杯面,她打开了杯面然后倒入了热水准备让泡面能够煮沸。

在等待面完成煮沸的时候,她从书橱上拿了一本书,那书上所映现的字体真的很让人读不懂,感觉这并不像外国语言啊。她看着了书本上的角落旁写着一行字,唯有那一行字是她读得懂:“请用血瞳阅读。”

冷月寒明白了書本上顯示的一行規矩,她的紫眸緩緩變成了一雙血瞳,她便將書本翻開閱讀。看著書本上一點一點記載著血瞳的能力,寫著了如何運用和血瞳原有的能力。可是,這些全部就在她六歲的時候,冷血寒和冷西策就已經教過自己了啊!

她再翻開了下一頁,發現又是多一頁令人讀不懂的符文。她不禁疑惑了起來,既然前面的符文是要通過血瞳才能夠讀,那麼這一個是不是要擁有更高一層的瞳術才能夠解開這些符文的意思呢?

那麼,她要試一試這個方法不懂行得通了。她的血瞳正在變化,兩個雪花標誌印在了瞳孔中間,她把黑血瞳注視在書本上,不禁錯愕了起來。

那些原本讀不懂的符文,一下子就被解開了。她緩緩地翻開了下一頁,發現這全部都是記載著黑血瞳背後所隱藏的秘密!

看著書本上所記載的能力設定,第一個就是黑炎。

黑炎是最高等级的火遁术,威力当然是没的说,火焰在将目标完全吞噬之前无法熄灭,而且攻击范围很大。使用血瞳直视目标,使目标被黑色火焰吞噬,黑色火焰将目之所及的一切燃烧殆尽。

冷月寒看著了這一個注視,不禁想起了佐藤司風的右手燃起了黑色的火焰,因無法熄滅所以將自己的右手砍斷。這個就是黑炎嗎?

她似乎明白了這個忍術的用法,所以她翻開了下一頁繼續閱讀。

下一頁的頁面上顯示著第二個能力,不禁錯愕了起來。第二個就是幻影。

用万花筒写轮眼与对方进行目视,从而让对方进入“月读”的世界,此术会将对方的精神移至施术者创造的“月读”的世界,在“月读”的世界里无论是时间,还是质量等等一切完全由“施术者”控制。在月读世界中不管度过多长时间对于现实世界来说只有一瞬间,此术有可能使对方精神崩溃,所造成的伤害程度也可由施术者来自由控制。不过用多了自己的视力也会下降,使用次数过多“施术者”极有可能失去光明。火影中的究极幻术,但是需要使用者和被使用者对视才能发动。是相当厉害的瞳术。

這個術引起了冷月寒的興趣,她的嘴角輕輕上鉤。這個術或許很有用,就用在中忍考試吧!

使用血瞳過多,冷月寒的雙眸不禁有些疲憊了起來,她將自己的雙眸恢復變成一雙紫色眼眸。她不禁喘了喘氣,然後將書本放回了書櫥。

然后,她再从书橱上拿了一本书籍,看着书本上大大写着‘风遁’忍术书籍。那本非常厚的书籍,让冷月寒轻轻翻开,开始进行阅读。

现在的时间写着晚上八點,冷月寒看著了這本書大約有三百多頁,她硬著了身子把書本翻開進行閱讀。無論怎麼樣,自己總不能夠一直偷懶讓自己無法完成復仇吧?她必須要努力,要加油把自己練得精通忍術,好讓自己能夠把佐藤司風這個仇人玩死!

她必須努力才是!無論犧牲睡眠還是自己的力量,她都無所不惜!冷月寒坐在了書桌面前,開始進行閱讀。今天將風遁的讀完,接下來還有其他四個主要遁術還沒看完,就應該會在接下來的幾天完成了。

冷月寒她一頁一頁地慢慢閱讀,隨著時間慢慢地流逝現在已經到了十二點。可是,冷月寒仍然睜著眼睛,現在已經讀到了第一百二十頁。那是個非常驚人的速度,雖然裡頭的每個忍術她並不能夠全部記在腦代,可是為了家族和家人她必須要變強!為了就是復仇,復仇就是她生存下來的一條經路!

她再繼續閱讀,她不顧自己已經疲憊的身子,繼續拿著書本繼續閱讀下去。

只見她一頁一頁慢慢地翻開,時間也正在一點一點地流逝...

就在她終於讀完了最後一頁,她看了看放在書桌上那小小的時鐘上顯示著早上七時,不禁令冷月寒感到了錯愕。自己居然用了大約十一小時在閱讀。怪不得現在自己有些疲憊,她的雙眼一直非常想要閉合。可是,她忽然想到了佐藤司風手上握住的雙眼,她的精神不禁回復了起來,要試煉的意識變得更加深厚。

她立刻將書本收拾好,立刻離開了她居住的房屋。她要把剛剛所讀下的忍術全部去到一個寬敞的地方練習。

星辰瀑布,

一個非常寬敞的大自然,那瀑布的溪水正在大量大量地往下滑,稀里嘩啦的聲音全都傳入了冷月寒的耳里。冷月寒站在了水面上,她將一些力量聚集在腳底下不讓自己滑落掉進水裡頭。她的目光直視著眼前的瀑布,紫色眼眸變得非常凜冽。

她雙手快速結印,她的面前立刻釋放了龍捲風,風中夾雜著一些花瓣往前面的瀑布攻擊而去。只見威力非常強大,整個瀑布的水都被龍捲風噴射得四周圍都被浸濕了。這個就是風遁·花散舞嗎?威力好強!

冷月寒看著自己的術成功了,她現在又再次雙手結印,試一試下一個忍術。“风遁·真空连波。”只見冷月寒的嘴裡大量吐出了十個旋轉風切朝瀑布再次攻擊,旋轉風切攻擊了瀑布上,發出了‘碰碰’聲,水面勃起了大量的漣漪。

冷月寒看著了這個術再次成功了,她不禁露出了一道笑容,她便繼續練習著其他的術。這個星辰瀑布是一個很隱秘的地方,幾乎沒有人會來到這裡。所以,這是為什麼冷月寒選擇在這裡獨自試煉。

接著她一點一點的試煉,時間也正在快速地流逝。冷月寒看著手腕上的時間已經十二點了,肚子有些空空。所以,她決定離開了瀑布到外頭隨便吃個午飯吧。

吃飽了之後,她再接著訓練。之前曾讀過的火遁,水遁還有土遁A級以上的忍術,這些忍術不禁讓她很有興趣想要學習試一試。她又回到了瀑布,繼續練習。

她站在了瀑布,試一試她曾研究過的火遁,她雙手結印,喉嚨忽然冒出了一陣強烈的大火:“火遁,豪火滅失!”冷月寒的嘴裡吐出了大量的火,這個威力比豪火球遠遠超過一個境界。看著正‘嘩嘩’下滑的瀑布都快要被這個豪火給蒸發完了,冷月寒不禁驚嚇了一下。

看著自己的嘴裡吐出的火已經完畢,她的力量已經快用得剩下了一點點。她立刻跪倒在地上,不停地在喘著氣。她還要再練習多兩個高級的術,現在已經要精疲力盡了,剩下該怎麼辦才是呢?

她慢慢地立起了身子,她慢慢地站起來,她對著了完全沒有水流流下的瀑布,雙手因為力氣微弱結印的速度已經變慢了起來。“水遁,爆水衝破!”這個是秋澤星曾用過的一個驚人的術,她從嘴裡大量吐出了水,讓原本沒有水流的瀑布一下子就恢復原狀了。

冷月寒看著了自己又再使術能夠成功了,她不禁有些小小知足起來。可是,剛剛的火遁和這個水遁已經快要把力量用盡了,身子重心不穩整個人倒在了地上。冷月寒正在大量大量地呼氣,為了就是能夠讓自己的呼吸能夠順暢。

如果現在再使用忍術的話,冷月寒不禁會覺得自己的力量立刻失去,力量完全用盡而死。所以,冷月寒只好躺在了綠油油的草地上,雙眸看著天氣很好的藍空。
冷月寒看著了天空上正在飛翔的鳥兒,她的表情不禁有些失落。她看著鳥兒,有大有小的在天空一起飛行。

她不禁想起了跟姐姐一起的畫面,和父母親一起學習忍術的畫面。她的心正在發出漸漸的傷痛,她緊緊捂住了自己的心,緊緊皺下眉頭。

爸,媽,姐。我好想你們啊!我好想找個依靠來支撐著自己,可是你們都離開了我。沒有人能夠真正關心我了...怎麼辦?我好累啊。

冷月寒立刻把這些思緒從腦袋裡去除,她看著自己的力量通過了休息有些慢慢恢復。她面無表情地站了起來,她的眼神非常堅定地直視著前方。她雙手的結印立刻恢復如常的速度,快速地將忍術從喉嚨裡頭吐出來。“土遁·土龍彈!”

冷月寒變出了土龙,土龙朝瀑布那兒噴出泥彈。土龍大量的噴出,正在消耗著冷月寒那麼所剩下一點點的力量。冷月寒忍著力量被大量消耗的壓力,咬緊牙根地在使術著。

直到最後術用畢了之後,冷月寒的身子立刻倒在了草地上。雙眸緊緊地閉上,胸口一直不停地起伏,大量地在喘氣。

她真的為了試煉和研究忍術,都大約連續幾天沒睡覺了...

Labels:



HELLO



RECORDS

Tidying and Updating soon..

THANKSGIVING

- Give them a loud applause!
Helped by
Elaine | Google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