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s Life

  • Entries
  • Author
  • Friends
  • Novels
  • Chat
Episode 27
Sunday, June 18, 2017 | 1:21 AM | 0Comment


星辰暗部,

冷月寒穿着一个无袖铁质护甲,带着一个‘猫脸’的面具,他的右臂上刺着了三颗红色的星星。面具下的她,只有那双冰冷的紫眸正在释放着恐怖的光芒,似乎變得比以往更加冰冷。

她拿著了自己的東西走進了暗部管理層,她那矮小的身影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很多帶著面具的暗部成員看著冷月寒的身影,只有疑惑甚至還有不屑。但是,其中一個長髮被束成一條長長馬尾的女生帶著‘熊臉’面具看到了冷月寒的身影,嘴角勾起了一道溫柔的弧度。

冷月寒將東西放進了衣櫥裡頭,忽然間她似乎感應到什麼,整個身子飄散起了一陣寒風,將朝自己投擲而來的武器全部被結成冰了。她慢慢地轉身,那雙紫色眼眸注視著背後比自己還大十幾歲的暗部成員。

其中一人很不屑地看著眼前這麼小的成員,冷淡地說:“我們只不過要試一試你的能力,小女孩。”

“暗部可不是像下忍的任務那麼容易呢。”另一個帶著面具的成員也一邊附和道。

這個時候,一個被束成一條長長馬尾的暗部成員走了進來。每個人看著了她,不禁感到尊敬地讓出了一條路給予她。“隊長。”她朝冷月寒的所在位置走去,她和冷月寒的紫眸相望,冷月寒那雙紫眸和她那雙溫柔的綠眸接觸,不禁好奇起來。

這個時候,那被稱為隊長的女生脫下了面具。一張精緻細膩的五官露出,額前長長的頭髮被夾上去,那雙深邃閃亮的墨綠色雙眸正在直視著冷月寒,那如玫瑰花瓣嬌嫩欲滴的唇彎起一絲弧度。她露出了一個很友善的笑容。“我叫宮惢,多指教了。”冷月寒看著她的模樣,不禁感到非常好奇。通常在暗部的成員們都不是非常淡漠傲氣的嗎?

冷月寒看著她,語氣依然如常冰冷。“冷月寒。”宮惢聽著了這個名字,嘴角掛起的弧度越來越高。“冷曦大人的女兒,想當初我還是和你母親學醫的。”怪不得冷月寒感覺到有些耳熟,原來宮惢是和母親學醫據說醫術還超越了母親呢。難道她就是傳說中的百病都能夠治好的醫療忍者——宮惢!?

宮惢將面具帶上,朝冷月寒稍微做個自我介紹:“我是暗部A組的隊長,我負責做策略和幫助隊員治療。”宮惢從手中拿起了一個捲軸,丟給了冷月寒,冷月寒一伸出手就將捲軸抓住了。她將捲軸打開,只見是一個殲滅任務。真不愧是暗部啊,任務都特別冷血無情。

星影看上了自己,是因為本身血瞳那黑暗的力量嗎?

宮惢看著了站在一旁三個的成員,他們立刻走到了冷月寒的麵前,大約做了個自我介紹。“我叫羅殯,我能夠使用火遁。”另一個大約十六歲的男生也淡淡地朝冷月寒說。

“簡,水土忍者。”一個短髮女生毫無溫度的語氣朝冷月寒說。

“睿德,雷風忍者。”另一個男生語氣也是非常冷淡地說。

宮惢將腰包拿起,她看著了她的成員:“我的組員不准有仇視,要合作一起將任務完成。”他們點了點頭,全部一起往外走了出去。

他們走到了邊界,宮惢再確定捲軸上所寫下的任務。“據說有土之國的兩名忍者要來星辰偷拿機密資料,我們的任務就是要殲滅這兩名忍者,不讓他們獲得資料。”

簡看著了邊界旁似乎有些動靜,她雙眼閉目感應敵人的到來。她能夠感應到有兩名忍者正在快速地使用瞬步往前而來。“隊長,他們來了。”

宮惢大約理解了他們每個人的能力,很快速地做出了策略。“土之國的人必定會使用土遁術,所以盡量使用能克土的雷遁。你們四人各個站在樹上準備就緒,等著他們的到來才使出攻擊。記得,身子必須隱藏得好,不能夠輕易讓敵人發覺你們的所在位置。明白?”四人聽著了宮惢的策略都紛紛點下了頭,全部站到了樹上最高的位置準備就緒。

宮惢也立刻躲到了一顆大樹上,也跟著準備就緒。土之國的兩名忍者很快就要潛入星辰,首先是讓简使用土遁结界将敌人攻击:“土遁,岩柱牢!”简在敌人周围制造土柱禁锢着,兩個土之國的人突然就這樣被岩柱圍繞。

睿德快速地雙數結印,配合了簡的術使出雷遁。“雷遁,四柱束縛之術!”岩石柱旁立刻浮出了雷遁,正在往敵人攻擊。

而羅殯雙手也快速結印,直接在敵人那兒忽然燃燒。“火遁,素火之術。”他們看著敵人已經被雷劈,被焚燒的狀態。冷月寒不禁瞪大了雙眼,沒想到暗部下手是那麼殘忍。剛剛的攻擊,那兩名忍者已經只剩下碎骨了吧?

簡再次將雙目閉上,感應著敵人的蹤影。這時,簡的表情變得沉重,她居然無法感應敵人的所在。她拿起了通訊器,和正在大樹上觀察的宮惢聯絡:“隊長,沒有敵人的蹤影了。”

宮惢似乎知道這麼事情會發生,她立刻安排了新的策略。“據說冷月寒會使用血繼限界冰遁,讓她把敵人封住動作,然後你們全部才使用致命的一擊。我想敵人應該是使用時空轉移術,先逃離了。不過沒關係,只要他們還在星辰的位置,我們的勝算很大。”帶著通訊器的每人明白了宮惢的策略。

冷月寒快速使用冰遁,身子飄散著一股冰風正在往敵人的所在處漂移。敵人正在往內部奔馳,忽然他們的皮膚感覺一股刺骨。隨著寒冷的刺激通往大腦,從雙腳開始被結成了冰之後就到了雙手還有頭,敵人完全沒有移動的余地。

簡雙手快速結印,上方的异空间洞中降落下来的"锅盖"砸向敌人。“土遁,天降蓋!”整個蓋打在了兩名土之國忍者身上,隨著冰的凍結被一個非常重的重物在那麼大的壓力撐下,冰遁完全沒有壓力地被打破,冰和人隨著了重物的壓下被粉碎了身子。

簡再次閉目感應敵人,他感應了敵人的身子但是已經完全失去了氣息。她立刻稟報:“隊長,敵人確定殲滅。”宮惢立刻對著通訊器說:“我們退下吧。”其餘四人點了點頭,全部立刻回去了暗部。

冷月寒跟著他們的步伐朝前走,這是她第一次做暗部的任務。她完完全全沒有想到暗部是多麼黑暗,任務也是多麼冷血。是不是因為自己的性格跟暗部非常符合,所以才會被推薦來到暗部的嗎?不過這樣也好,越艱難就會越強大,也能夠越早去復仇!

星辰暗部,

宮惢帶著了自己的組員走進了休息室,他們紛紛都將面具摘下。黑亮垂直的发,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這是拿來形容羅殯的樣子。

亚麻色的头发漂亮得让人咋舌,长着一双清澈明亮,透着些许傲氣的眼睛、挺直的鼻梁、光滑的皮肤,精致绝美的五官,這是擁有一張妖孽般臉孔的睿德。

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雖然是一頭短髮,但是那淑女般的氣息還是仍然有散發出來,她就是簡。

冷月寒看著眼前的俊男美女,臉上都是一臉面無表情地在收拾著東西。她再看向了宮惢,不禁走到了她的面前。“那個,我想要學習醫療忍術。”

宮惢看著眼前意識堅定的冷月寒,她輕輕地點了點頭。“每個星期六早上在星辰公共實驗室學習。”冷月寒看著宮惢毫不猶豫地答應,她露出了隱約的笑容。

或許,她是一個想要具備完美忍術的人吧!

宮惢看著了眼前的小女孩,她很能夠肯定。眼前的小女孩會是村子很重要的一個角色...

Labels:



HELLO



RECORDS

Tidying and Updating soon..

THANKSGIVING

- Give them a loud applause!
Helped by
Elaine | Google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