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isode 28

By ジェーンJane - 1:22 AM


就在冷月寒進入暗部的第一天,秋澤星和夜羽謹坐在了花園內的位置裡頭,他們互相看著彼此,不禁歎了聲氣。

“沒有冷颼颼的風朝自己吹拂,這種感覺還真是令人感到不習慣啊!”
秋澤星還故意擦了擦自己嫩滑的皮膚,臉上的那表情是多麼不捨。

夜羽謹雙腳打開得大大,雙手遮蓋著鼻子和雙唇深思。可是,他聽到了秋澤星的話,不禁令他錯愕了起來。“冷颼颼的風?”

秋澤星看著夜羽謹,不禁反應激烈。“難道你不知道冷颼颼的風是什麼意思嗎?”

夜羽謹似乎知道他的意思,他的嘴角勾起了一道笑容,搖了搖頭。“最近是冬季嗎?會有寒風吹襲嗎?現在才七月嘞先生。”

秋澤星立刻被夜羽謹的話氣死,坐在凳子上的他立刻站了起來,朝他大聲罵道:“你是白癡嗎?你別給老子說不懂冷颼颼的風是什麼意思啊!看你的表情肯定知道是裝不懂的嫩豆腐!”

嫩豆腐?他在說自己的頭腦是嫩豆腐做的嗎?夜羽謹立刻生氣了起來,雙眼旁立刻爆出青根,對準了秋澤星的六十四個主要穴道點穴:“八卦六十四掌!”秋澤星的身子立刻被打得飛出去了。

忽然之間,天空出現了一道如流星般漂流的道光,可是流星是從上往下滑落,而這個則是從下往上飛去。飛入天空的時候,還不禁亮了一個星星般小顆的亮光。

當然,天空上還飛了幾隻烏黑的烏鴉正在‘呱呱呱’地拍著翅膀呼叫呢。

大約十五分鐘之後,

秋澤星板著一張臉,只見剛剛夜羽謹實在太衝動了,一氣之下就把秋澤星打得飛出五公里外,還無法動彈。還好秋澤星被封住的穴道通過一下子的休息就慢慢被揭開了,不然待會兒應該是躺著回家去了。

這時,南宮洺帶著了一個女生來到了花園,只見是一个长发飘逸的女孩眼神有些犀利地看着自己,她那双褐色的眼眸似乎正在释放着一股危险的神情。她身穿着一身粉色的休闲服,身后也背着了不少的卷轴。她那張精緻細膩的臉孔直視著夜羽謹和秋澤星,不禁令他們感到驚嚇。

沒錯,這女孩就是曾經和冷月寒作戰過的渡邊雨荷。

渡邊雨荷看著了是一直跟著冷月寒做任務的兩個很有才能的男生,各個來自豪門的聰明忍者。她臉上何止只有無表情呢?當然是激動得不得了了啊!能夠和夜羽謹這個天才一起做任務,是女生們的目標啊!她當然也在內了。

秋澤星看著眼前的女生,不屑一眼看了她然後別過頭。“新來的隊員嗎?”他那淡漠的聲音不禁令在場的人感到錯愕,渡邊雨荷看著每天跟在冷月寒身邊的時候,他都是笑嘻嘻的怎麼現在就板著一張冰冷的臉了呢?她不禁懷疑了起來。

夜羽謹似乎知道秋澤星臉上的表情究竟是為什麼,他便把目光放在了眼前有點賣弄風騷的女生不禁感到無奈。

南宮洺點了點頭,他示意讓渡邊雨荷做個自我介紹。“你們好,我是渡邊雨荷。我是這個班級的新隊員,請多多指教了。”

“有什麼血繼限界嗎?”秋澤星冷著一張臉,鄙夷地看著她問道。

渡邊雨荷被他這麼凜冽的目光注視,嚇得說話都有些結巴:“我...沒有...血繼限界..”

夜羽謹看著了秋澤星和渡邊雨荷兩人的交談,他不禁擔心了起來。以後他所呆著的這個班,會不會有很多事情啊?有種感覺他會被逼當和事佬。

“那你有什麼資格在這個班?我,夜羽謹和老師都是會血繼限界的,而且你這個沒考上中忍的傢伙怎麼可以和我們一起做任務啊?誰批准的?”秋澤星這麼一說,夜羽謹不禁想起冷月寒那麼恐怖的眼神還有她那麼痛苦的表情和躺在醫院睡了大約四天久這樣。她這樣的成績的確不可能當上中忍啊!

“我!”南宮洺眼神變得非常嚴肅,他看著渡邊雨荷一眼才朝秋澤星批評著他那不禮的舉止:“你是應該這麼說話的嗎?秋澤星同學。”渡邊雨荷看著被責罵的秋澤星,她立刻朝秋澤星彎腰鞠躬道歉。“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讓你受罵的。”

秋澤星立刻別過頭,不理會渡邊雨荷向自己誠心誠意的道歉。夜羽謹看著秋澤星的舉止,他怎麼會不懂呢?看著冷月寒的離開,冷月寒的位置忽然被陌生人代替,他的心哪裡會過意不去呢?

雖然她冰冷,可是就是因為她的冰冷和堅定的鬥志,讓自己在中忍考試的時候有了堅定的意識,讓自己能夠順利當上中忍。現在,冷月寒離開了,秋澤星才後悔當初為什麼要離開暗部。如果他現在還繼續在暗部的話,等多個幾年他們就可以一起了不是嗎?

南宮洺雖然明白他們兩個還是不能夠接受事實,可是秋澤星這樣無禮招待他人這也太過分了吧?夜羽謹朝渡邊雨荷的面前走了過去,他朝渡邊雨荷伸出了手:“我叫夜羽謹,而我旁邊的是秋澤星,多多指教。而秋澤星還是不能夠習慣現在的場景,真是請你多多包涵。”

渡邊雨荷看著夜羽謹那雙白瞳正在直視著自己,她的臉上立刻浮現一陣陣紅暈,讓她愣了起來。滿腦子都是夜羽謹的畫面;夜羽謹看著眼前的人正在發呆,他不禁疑惑。

渡邊雨荷的目光一直在注視著自己,不禁令夜羽謹感到厭惡。“你看夠了嗎?”直到夜羽謹冷淡的聲音傳入她的耳里,她才立刻回過神來,緊緊握起了夜羽謹的手。“不好意思。”那麼輕柔的聲音傳開,她握住了夜羽謹那雙溫暖的手,她不禁露出了一臉興奮。那種感覺,真的好棒啊!

真不愧是女生們心中的理想型啊!她發誓,她成青少女的時候一定要和夜羽謹談個完美的愛情!直到白頭偕老,嘻嘻...想得會讓渡邊雨荷笑容可掬。

夜羽謹立刻抽出了自己的手,不想讓自己的手就這樣被一個女孩霸佔。

“老師,為什麼她可以和我們一起啊?明明她不是中忍啊!”秋澤星伸起手指指著渡邊雨荷,他很生氣地說。秋澤星和夜羽謹兩人很不明白,冷月寒是比他們還強大多幾倍的女孩,憑什麼這個位置她能夠輕鬆拿到?憑什麼?!

南宮洺的表情很嚴肅,看著他們冷淡地回應:“每一班並不會在乎成員們的階級是多少。可是,班級的人數是已經必定三人和一名老師組成!你們想反抗星辰被流傳下來的規則嗎?”

秋澤星聽到是必遵守的規則,他沒有辦法只好忍著憤怒和這個癡迷的花癡女一起。夜羽謹雖然沒有任何舉動,可是他那副冰冷的模樣已經讓身邊的人知道,他很討厭!和秋澤星一樣。

渡邊雨荷雖然沒有對冷月寒有很大的偏見,可是看著他們兩人為了冷月寒那麼著想,甚至還不希望把位置讓給自己。她不禁攥緊了拳頭,她都有些嫉妒冷月寒的那強大。

南宮洺看著他們的氣氛如第一次集合的時候一樣尷尬,他都歎氣。不知道以後一起做任務的時候該怎麼辦才是。


星辰管理層,

“星影大人,你找我嗎?”南宮洺的身影映入眼簾,星影點了點頭。他從堆滿文件的辦公桌上拿起了一個文件,遞給了南宮洺。

南宮洺將文件接過,他過目一番,不禁一臉錯愕。“我組加多了一個新成員?”

星影仍然如往常抽煙,他輕輕將雪茄拿了出來,一團團的煙團從嘴裡吐出。“冷月寒已經在暗部做任務了,所以你們的班級會缺少一個人。所以,我給你安排了她成為你的新成員。”

南宮洺看著是那個被冷月寒擊敗的女生,他不禁有些無奈了。之前他的組員都是個個實力高強的忍者,現在來了一個能力不會說很不好也不會說很好的忍者進來,他有些擔心會被夜羽謹秋澤星等兩人排擠還有跟不上他們練習的速度。

星影似乎明白南宮洺所擔心的事物,他便說話了起來:“雖然她的確沒有他們三人那麼傑出,可是他的能力和身手也是很好的。你就放心吧,南宮洺隊長。”

南宮洺遲疑了一下,可是他又不敢去婉拒,只好硬著頭皮點下頭。星影露出了一個笑容,再將雪茄放入唇角,然後再拿出的時候呼氣。

新的成員加入,你們覺得他們會如往常一樣順順利利地完成任務嗎?

  • Share:

You Might Also Like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