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s Life

  • Entries
  • Author
  • Friends
  • Novels
  • Chat
Episode 29
Sunday, June 18, 2017 | 1:23 AM | 0Comment


星辰公共實驗室,

冷月寒帶著了幾個筆記本和醫療忍術的書籍來到了公共實驗室,只見宮惢已經在公共實驗室等著自己。她緩緩地走上前,輕輕點了點頭以示請安。

“你來了,那我們開始吧!”坐在椅子上的宮惢站了起來,準備要教導冷月寒學習醫療忍術。

“医疗忍术是施术者通过力量刺激细胞以达到对患者治愈伤口的作用的一类忍术,通过形式变化也可以达到解毒、攻击的效果。醫療忍術還有分成很多種類型:治愈類型是必須有的,還有攻擊性和禁術性。至於禁術性,冷曦掌握的比我齊全,所以就代表我會的禁術只有一點點。不過,沒關係。你想要學習,我還是可以教導你的。只不過,會有一定的風險。”宮惢從一個大魚缸裡頭拿起了一隻已死的大魚,放在了桌上。

“先教導你治愈類型的,治愈术是将力量集中在手掌,对准治疗目标,从而达到治疗的效果。這裡有一隻魚,你可以試一試看。”冷月寒仔細聽清楚了宮惢仔細教導,她雙手凝聚了力量,放在魚的皮膚上。力量不斷地從身心中慢慢透露出來,隨著力量的流逝一點一點地消耗著冷月寒的力量,不禁令她感到非常吃力。

她完完全全沒有想到,醫療忍術居然也需那麼多力量消耗。能掌握全方面的醫療忍者真是不簡單啊!她只有一味地將自己體內的力量正在傳輸,讓魚的每一個損壞的細胞復活。大約個五分鐘之後,之間原本毫無生動的魚兒忽然泵跳了起來,正在甩著自己的身子。冷月寒不禁感到激動了起來,看著魚兒的活躍動彈不禁有些小小的滿足。

“好,既然你成功了那麼我就和講究其他醫療忍術有那幾些。首先第一個是掌仙术,這是治愈术的进阶,把伤口的细胞全部活性化,只需五分钟便可治愈伤口。還有止血术,是用于术后愈合和战场应急。所需时间较短,只是应急处理。 第三個是阴愈伤灭 ,跟“掌仙术”等同属“医疗忍术”使用者要在受到对手攻击前,正确判断会被击中的位置,并迅速在该位置集中一定分量的力量;被击中后,伤口会自动回复。 第四個是细患抽出之术,医疗忍术的一种,技术高超,能将毒与器官取出或移植。 還有治活再生之術, 数名医疗忍者一起所施的术,利用伤者体内的细胞,对伤口进行复愈。但此术需要极长的时间及集中力,所以要不时轮休,以补充自身的体力。今天先教導你就是這些了。”宮惢一邊拿起了活躍跳動的魚放進了大魚缸裡頭,一邊解說。而在一旁聽著的冷月寒也拿起了筆盒筆記本刷刷地記錄著。

“來吧,我教你怎麼使下幾個忍術吧!”宮惢走到了冷月寒的面前,露出了一臉笑容。冷月寒看著溫柔的宮惢,和其他冷淡的暗部成員懷著不一樣的心,有著一顆善解人意的心。她面無表情地點下頭,但是她一直很想和她說一句話卻不敢開口。那就是,謝謝。

宮惢細心地教導著冷月寒,他們又拿起了一些生物繼續研究著新的醫療忍術。冷月寒也非常賣力地使用各種醫療忍術,正在努力學習中。


渡边雨荷,夜羽谨和秋泽星三人坐在了花园里头。他们完全没有任何出声,只有平静。

渡边雨荷看着自己的位置离夜羽谨之间有一个距离,她的脸立刻浮起红晕。她一直想办法要靠近夜羽谨,慢慢地移动了自己的身子坐靠近夜羽谨。她和夜羽谨之间的位置正慢慢地在剪短…

秋泽星看着那女生一直不断地靠近夜羽谨,他皱紧了眉头。之后,他的脑袋忽然想起了一馊鬼主意,他站了起来看着渡边雨荷和夜羽谨之间那么一点点的位置,死命地挤坐着。“啊,天气实在好啊!这个位置真是欣赏天气实在好啊。”说完,他还故意霸占整个位置,让她和夜羽谨之间的位置疏远。

夜羽谨露出了一副无奈,然后再把头埋进秋泽星的耳边。“天气好能有你事吗?”秋泽星露出了一个奸笑,轻声细语地对他说:“看你就要被花痴进攻了,我就想办法帮你啦!现在这个组,只能和你互相依靠了。”说完,还不时紧抓着他的手臂。

夜羽谨看着秋泽星这个如此令人作呕的举动,他立刻摆脱秋泽星的手。“喂,你给我够了!”

这个时候,南宫洺走了过来,他看着渡边雨荷静静一人还有秋泽星只顾着和夜羽谨说话的情景,他不禁叹气。

渡边雨荷看着了南宫洺的到来,立刻冲向前去。“老师,今天要做任务吗?”南宫洺点了点头。“秋泽星,夜羽谨,你们都过来。我要告诉你们任务的策略。”夜羽谨和秋泽星走了过来,和渡边雨荷并列一条队伍。

南宫洺打开了手上的卷轴,慢慢地解释:“今天的任务是要去教导忍者学校的学生,因为教师都被星影叫去开会了。所以,他把这伟大的任务交给了两个班级,一个是我们的班级。另一个是第四班。你们所要教导的是分身术和投掷手里剑,明白了吗?”

他们三人点了点头,齐声道:“明白!”南宫洺看着他们已经大约了解,他便带领了他们三人,便往学校的位置走去。

忍者学校,礼堂。

全体学生待在了礼堂,等候着他们新来的老师教导。这时,南宫洺带着了他们三人来到了礼堂。每个学生看着了夜羽谨,秋泽星还有渡边雨荷的身影,一脸不屑。

“不是吧?怎么会让大我们四岁的人来当我们的老师啊?”其中一个同学好奇地问了问。
“那两个男的我还可以接受,那女的是从何而来啊?”
“那两个男的都是来自名门的厉害后辈,而且在当上下忍不久就升级为中忍了。”
“不是吧?中忍可是非常艰难考上的说。他们那么轻易就能够考上了吗?”
“你眼瞎了吗?你看他们身上穿的制服可是和老师级的一样啊!”
“哇!而且白色眼眸不是夜家的祖传瞳术吗?”

不少的学生正在不停地讨论着他们的到来。南宫洺看着了他们,大声地说:“各位同学,由于教导你们的教师都去开会了,所以只好由我们来教导。”

这个时候,第四班的队长—庾沐杉带着三名中忍级的少年忍者走了上台,三个中忍看着了一眼南宫洺的队伍,一个女孩'扑哧'地笑了起来。“下忍也还敢来这里混啊!”那大约十四岁的女生—宁作美崖伊一脸不屑。

另外两个和他大约年龄相同的男生,立刻抓住了宁作美崖伊。“崖伊,别说那么大声!”其中一个棕色短发的男生 — 星野空寂正轻声细语地阻止。

“哼,连下忍都能做这样伟大的任务。我当初就不用拿性命去拼什么中忍考试了,麻烦死了。”宁作美崖伊一副怒容,反而还把话越说越大声。不得让一旁的渡边雨荷听到了是那一脸生气。

星野空寂看着自己的劝说不管用,朝站在一旁的男生使了使眼神。“鎏,你也劝一劝她啊!”叫“鎏”地蓝眸男生变得一脸无奈,他走到了宁作美崖伊的旁边,在她耳边淡淡地说:“你这样,我和空寂就要把你的苹果吃完了。”

宁作美崖伊听着自己的挚爱要被袭击了,她立刻闭起了嘴巴,看着他们露出一个傻笑。

庾沐杉跟着南宫洺一起,走到了讲台上。“各位同学,早上好。我是即将教导你们的老师南宫洺,而我旁边的则是庾沐杉老师。今天,将会复习你们的课程,投掷手里剑和弄出分身。”这时,庾沐杉便接下了南宫洺的话。

“这里有大约有六百名同学,现在请各位同学进行报数,号码是从一到六开始。现在请开始进行报数。”庾沐杉轻启朱齿,成熟稳重的女声传入每个学生耳里。

语毕,全体同学便一个接一个的报数,直到了最后一名学生,他们才停止。这时,南宫洺便站了出来进行解释:“好,拿到号码'1'的同学请跟到站在左边的夜羽谨,拿到号码'2'的同学就跟秋泽星,拿到号码'3'请跟向渡边雨荷。”

庾沐杉也继续接下南宫洺的话:“号码'4'跟向宁作美崖伊,号码'5'的同学跟着星野空寂,而号码'6'的同学跟着崔鎏。”

全部同学接收到命令,每个都跟着了他们被吩咐到的老师。

第一组的同学全部一窝蜂往夜羽谨的所在位置跑了过去,全部围绕在夜羽谨的身边,不禁令夜羽谨感到无奈。“同学…别拥挤,快站成一排直线。我们要开始上课了哦!”夜羽谨淡淡地嘱咐,同学们全部乖乖地听话,站成了一条直线。

渡边雨荷正在用心指导同学如何投掷飞镖的时候,忽然一阵声音响起。“各位同学,哥哥告诉你们啊!如果你在我这个组织学习,你们就可以不断地进步。如果你们在那个组织学习呢?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原地踏步没进步啦!”秋泽星还故意指着了渡边雨荷的组,洗脑着还幼年的学生。

渡边雨荷浑身泛起了一阵怒火,立刻朝他们的方向不顾形象地大骂:“你好够了哦!从昨天到现在就一直针对我到现在!你到底想怎样?”

这个时候,秋泽星故意指着了自己,一脸疑惑。“我有说是你吗?是你自己对号入座,我可没说噢!”说完,秋泽星和渡边雨荷领导的学生不停大笑了起来。渡边雨荷则是被气得脸色透红,心脏就像一颗定时炸弹,随着定格的时间慢慢到来,就快速地被炸开了。

“你看看,这种颜色不是猴子屁股的颜色吗?你们瞧瞧,根本就是一模一样颜色啊!”秋泽星又再说着渡边雨荷的不是,再次激动了学生们的笑点。

渡边雨荷气得脸色像调色盘一样,红色,绿色,紫色各个颜色都出现在她脸上。真是不明白,她以为来到这个班级,她能够像冷月寒一样和他们相处得融洽。但是,她都错了!

“那男的也是讨厌那个下忍吗?”宁作美崖伊疑惑地看着传来吵闹声的方向。她的嘴角挂起了一个笑容,“也好,靠捷径来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听到宁作美崖伊的话,崔鎏和星野空寂都一脸无奈。怎么连她也加入了啊?

南宫洺看着吵闹的气氛从渡边雨荷和秋泽星两人的方向,他都汗颜了起来。这两个家伙,到底想怎样啊?自从冷月寒走了,整个班都不安宁了。

庾沐杉则是被弄得脸部抽搐,她被秋泽星的话和举动搞得想要大声笑出来。“洺啊,没想到你有那么可爱的学生啊哈哈哈,炒热了气氛呢。”南宫洺看着庾沐杉一直想要笑,他隨著庾沐杉的视线扫去,只见秋泽星正在教导著學生投擲手裡劍。

可是被插著的木桐上大大的映現渡邊雨荷的模樣,不禁令南宮洺變得一臉驚嚇,雙眼都快凸出去了。“各位同學,這個可愛的美女是你們投擲的目標,只要扔出去的都准准插中在眼睛鼻子和嘴巴上,這就代表你們的投擲的水準已經非常高了。”每個學生看著木桐上被渡邊雨荷大大的海報蓋著,不禁激起了興趣,全部一窩蜂地搶著試煉去了。

“秋澤星!我到底惹了你什麼?!”渡邊雨荷立刻大聲地責罵,不禁驚嚇了被教導的學生們。

“雨荷姐姐好兇哦!”一個小男孩看著了渡邊雨荷一臉膽怯。
“是啊,我好怕啊!”一個女孩也是被弄得淚水噙滿眼眶了。
...
渡邊雨荷看著她那舉動無意間將自己的形象搞得破滅,立刻走到了那小女孩面前安慰。“乖啊,姐姐不會兇兇的,姐姐對你們會很好的。”那小女孩只是流露出一臉錯愕,忽然之間秋澤星立刻站在了小女孩面前。他變戲法般變出了一顆棒棒糖,給予了那小女孩。“哥哥給你糖糖,聽姐姐的話啊!”秋澤星故意加重‘姐姐’這兩個字的讀音,語氣充滿了十足的諷刺。

小女孩立刻露出了微笑,從秋澤星的手上接過了棒棒糖。渡邊雨荷給秋澤星搞得糊塗,不知道該怎麼對付他。正教導分身術的夜羽謹隨便掃視一眼兩個瘋癲患者,變得一臉無奈了。

寧作美崖伊和她的學生看著也跟著大笑了起來,沒有想到秋澤星的動作是多麼調皮。居然討厭得連吐槽海報都做出來了。瞧瞧那海報上還映現著渡邊雨荷故意扮出‘卡哇伊’的風格,看了真是會讓人上吐下瀉呢!

星野空寂和崔鎏立刻拍了拍寧佐美崖伊,示意讓寧佐美崖伊停止不雅觀的舉止。寧佐美崖伊看著了自己的隊員,露出了一副奸笑:“以後你們兩個誰惹我,我就給你們嘗一嘗那女孩得到的下場。”他們倆似乎能夠從眼前這個女孩聞到一股充滿危險的氣息,他們立刻變得肅靜,露出一臉傻笑。寧佐美崖伊似乎知道了自己失態了,她收拾了自己的情緒,繼續教導:“各位小朋友,我們繼續一起歡樂學習啊!我們來學習分身術!”說完,寧佐美崖伊便繼續指導著她所帶領的小朋友們。

這個時候,夜羽謹看著自己的學生已經學習得差不多了,他看著星野空寂和崔鎏兩人也貌似一臉無所事事。他便朝他們倆的所在處走了前去,“額,介意讓小朋友們互相交流嗎?”夜羽謹輕聲地問了問道。星野空寂和崔鎏很友善地點下頭,他們三人便將同學們團聚。“各位同學,號碼‘1’,‘5’和‘6’的同學聚集一起互相試煉,明白了嗎?”

同學們聽了他們說的話,全部便聚集一起,繼續複習剛剛學習的術。

他們三人才覺得氣氛有些寧靜,終於可以靜下心來好好地監督。誰知道...

“各位同學啊!我繼續指導你們新的扔忍具的秘訣之一,那就是現在將目標轉移,對準你們討厭的人投擲。保證你們的投擲水準會立刻變成100%滿分。”秋澤星說完,同學們似乎知道了秋澤星說這句話包含的內容,全部拿起了手裡劍對準了渡邊雨荷的身影投擲。

渡邊雨荷發現到了有不少的忍具正在往自己的方向還有自己領導的同學射來,她立刻拿起了大大的捲軸,將捲軸打開到最底,抱住了同學們。而那些投來的手裡劍都插在捲軸上,避免了受到傷害。

寧佐美崖伊看著了渡邊雨荷的身手,不禁拍掌。“有兩下子。”渡邊雨荷并沒有氣得一臉透紅,只是變得異常冰冷。“秋澤星,你到底想怎麼樣?”她那冷冰冰的聲音傳入了秋澤星的耳里,不禁令秋澤星感到有些顫抖。

“雖然那女的並不討人喜歡,可是他這麼做太過分了吧?”星野空寂有些同情了被欺負得慘兮兮的渡邊雨荷。崔鎏則是把目光放到了夜羽謹身上,疑惑地問了問:“他會那麼討厭她,是有一定的原因吧?”夜羽謹聽著了他的話,不禁有些失落起來,滿腦子都浮起了冷月寒的身影。

“嗯,他不希望有人能夠代替她的位置。因為她在我們隊里,永遠是最強的。我們兩個人都比不上的,可是她的位置卻被一個連中忍都不是的人代替,所以他很生氣,恨不得想要把她轟出去。”夜羽謹淡淡的解釋,他們倆人不禁感到了有些傷感。但是,他們選擇不多問,大約明白原因就好了。

“我只是想把你轟出去我們這個班,我不希望冷月寒的位置被一個敗北的對手佔據!”秋澤星一說就說中了她的要害,她不禁攥緊了拳頭,語氣變得非常淡然:“我就是為了想要戰勝她,所以我才費盡心思報名了這個艱難的中忍考試。就是為了能夠戰勝她,可是她擁有那麼多特殊能力而我什麼都沒有。無論我怎麼努力,她是天生具備著強大的忍者,我是怎麼能夠比得上的呢?”

秋澤星聽了不但沒有被感化,反而意識還變得更加堅定:“哼,無論你再怎麼說,我都不會和你做隊友的。我的隊友永遠只有夜羽謹還有冷月寒,誰都也不想攀爬著冷月寒的位置!”才說完不久,秋澤星無視了渡邊雨荷,繼續指導。

南宮洺立刻走到了秋澤星的麵前,大聲地責罵想要讓秋澤星清醒:“你給我聽好,秋澤星同學。我命令你不准再對渡邊雨荷同學有任何敵視,如果再有多一次的話,我就把你轟出去這個班級!”每個人看著不怎麼罵人的南宮洺居然會大發雷霆,不禁令秋澤星的情緒變化很大。“是,是!我會的!”這個時候,夜羽謹也走到了秋澤星的麵前,語氣的分貝也提高了不少:“秋澤星,你想要給冷月寒看到你那麼不聽人勸的一面嗎?你想要讓她對你印象變得特別壞嗎?不管你怎麼排擠,她都已經去暗部了。她的位置還是會被代替的!”秋澤星聽著夜羽謹的話,他更是低了下頭。

這個時候,夜羽謹便握起了他的手:“可是,她進暗部並不代表她出不來了啊!有機會還是能夠見面的。”秋澤星只是聽著夜羽謹短短的話,他點了點頭。他立刻走到了渡邊雨荷的麵前,雖然他有些不情願,但是夜羽謹說得有理,他還是朝她伸起了手。“對不起,之前對你所做的真的太抱歉了。”

渡邊雨荷雖然錯愕,但是她還是面帶微笑接納了他的歉意。“沒關係。”秋澤星看著渡邊雨荷握住了自己的手,他的嘴角慢慢揚起。“雖然我還是很討厭你,不過我以後會和你一起多多互相關照的。”渡邊雨荷‘嗯’了一聲點了點頭。

其他人看著了圓滿和好的兩人,也感到了欣慰。

他們便一起繼續教導著學生,而南宮洺和庾沐杉則是在一旁監督著。

不同的路線,不同的人物,不同的故事就在下一篇展現六年後的他們...

Labels:



HELLO



RECORDS

Tidying and Updating soon..

THANKSGIVING

- Give them a loud applause!
Helped by
Elaine | Google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