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s Life

  • Entries
  • Author
  • Friends
  • Novels
  • Chat
Episode 31
Sunday, June 18, 2017 | 1:24 AM | 0Comment


星辰管理部,

“宮惢嗎?”星影在整理文件的當兒時,他似乎感應到有人的蹤影。他從埋頭苦幹中抬起了頭,淡淡地問道。

這個時候,一個帶著面具的女生立刻出現在星影的麵前,星影看著那雙墨綠色的雙眼正在直視著自己。宮惢立刻單膝跪地,右手放在自己的左胸前尊敬的問道:“星影大人找宮惢有什麼事嗎?”

這個時候,星影從他那堆積如山的文件,他立刻拿起了其中一份文件拿給了宮惢。宮惢立刻從星影的手上接過,她輕輕打開文件夾看著是一份文件。文件寫著一行令她驚訝的字,而星影似乎明白她會有這個表情,他便開口解釋:“之前,我讓幾個暗部的人去調查了這個案子,可是最終別說消息就連身影都消失在星辰了。”

宮惢手上拿著的任務文件呢就是去調查冷家滅亡的主要原因,這個不禁令她想起了冷月寒。“恕我直言,為何星影大人不直接問一問冷月寒呢?她可是這件案件的當事人啊!”

星影搖了搖頭,他把視線放在了窗外,看著窗外的美景是一片藍藍的晴空。“冷月寒當時還是個小孩,我可是不會把小孩的供詞當一會兒事的。再說,你覺得冷月寒會願意讓我們插手她家族的事情嗎?即使是我這個身份重大的星影,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我这个局外人仍然無權利去多管她家的事情。這件事情,你就當做是我給你的多手任務,冷家這個大貴族可以在一夜之間就消失,就代表這個敵人實力非常強大,恐怕會能夠給星辰帶來危險。”

宮惢似乎明白這是一個非常艱難,也是有可能會失去性命的任務。可是,這個是星影大人批下的任務,自己哪裡可以拒絕呢?她恭敬地點下頭,嘴裡正冷淡地吐出:“是!”

星影看著眼前的女生,他的嘴角微微上揚:“你的實力,並不只是擅長醫療,你還擅長隐身调查任务。所以,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还可以将自己隐藏起来。对吗?”

宫惢点了点头,她的实力的确是这样子的。星影将希望放在了她身上,露出了一个自信的笑容。“这个就拜托你了。”宫惢点了点头,她的身子立刻在一瞬间就消失,以示使用了瞬身术。

以前的冷家离星辰管辖区有着很大的距離,依然需要穿過星辰的森林之後,才會抵達。宮惢並不像其他忍者直接在樹林里穿梭,她將自己的身影隱藏在木桐裡頭。這一個隱身術是土遁的岩隱之術。

宮惢小心翼翼從泥土下慢慢地走出去,不久她就慢慢離開了樹林。一個已經成廢墟的大屋子映入她的眼簾。宮惢環視四周圍,只見完全沒有人的蹤影,她便慢慢地朝那廢墟前進。霎時,地上立刻爆炸了起來,不禁令宮惢立刻往後退了幾步。

原來前面有置放地雷!這不禁讓宮惢變得更加警惕,她立刻使術:“水遁,大瀑布之術!”眼前的大火立刻被從她嘴裡吐出的洪水給熄滅,只見大火已經完全被熄滅。她便立刻朝那廢墟打開了門,走了進去。可是,忽然之間一個人影閃在了自己的背後,她立刻躲開。只見身後的確站著了一個人,而且還是一個男人。

宮惢看著了眼前的人,她似乎覺得很眼熟。可是,就是說不上那裡見過。那男人一臉兇殺地直視著宮惢,疑惑地問了問:“怎麼,星影又要派人來送死了嗎?”宫惢听着男人如此囂張的口吻,她皺緊了眉頭。“你是誰!?”

這個時候,那男人立刻‘哈哈哈’地大笑了起來,不禁令宮惢感到十足好奇起來。這有什麼好笑的?

這個時候,男人停止了笑聲,緩緩地回應著宮惢的話:“我叫佐藤司風,你應該知道了吧?宮惢小妹妹。”佐藤司風,佐藤司風...這個名字不斷地在自己的腦海轉著,忽然間想到了冷曦的身影她才想起!

“你是冷曦的妹夫!”她忽然想起了這個男人,曾在拜訪冷曦家的時候遇過!可是,他怎麼還會在這裡?不少的疑惑充斥著她的大腦,這真的無法讓她思考出一個答案。

佐藤司風點了點頭,看著眼前那面具下是一雙墨綠色的眼眸一直注視著自己,那是多麼凌冽的神情啊!宮惢忽然注意了佐藤司風的右臂不見蹤影,這一點不禁令她疑惑了起來。還有,佐藤司風的眼眸原本是藍色的,忽然看著他的雙眸變成了紫色,這個不禁令她流了一滴冷汗。

“怎麼?錯愕看著我是不是和以前不一樣對嗎?”佐藤司風一眼就看穿著宮惢內心的想法,宮惢點了點頭立刻大聲地質問:“為什麼你會在這裡?為什麼你的右臂和眼眸有變更?這是為什麼?”

佐藤司風聽著她充滿疑問的口吻,他的嘴角掛著的角度變得越來越高:“哈哈哈...這些都是我的計劃!”

原本準備要作戰的宮惢忽然直起了身子,變得非常疑惑:“計劃?”

“看你就要死了的份上,我就告訴你吧!冷家會滅族是因為我的野心!我的偉大夢想就是要統治全世界,讓我們的家族和國家光榮!可是我們家族並沒有特殊的能力,可是我們看中了冷家的血瞳!血瞳的能力是令人聞風喪膽的一個特別技能,所以我為了這一個首先我就故意認識冷曦的妹妹——冷昕,然後就和她談了戀愛結婚,這就是為了不讓冷家的人懷疑我有什麼陰謀!所以,我的目標很快就實現了。哈哈哈哈哈哈哈...現在我們的家族是這個星辰最厲害的了!哈哈哈哈哈哈哈...”佐藤司風邊說著邊嘲諷般地大笑起來,這不禁令宮惢感到非常錯愕。

原本一臉錯愕的她,立刻換成了充滿怒氣的神情直視著佐藤司風:“你這個叛徒!你等著冷月寒來找你報仇吧!”佐藤司風聽見了‘冷月寒’的名字,不禁‘哈哈哈’地大笑了起來。“哼,我一直都在等她來呢!現在,我有了冷西策和冷曦的雙眸還有細胞,我已經是萬能了哈哈哈!”

宮惢立刻瞪大眼睛,聽著他說的話,話語變得結巴:“雙眸...細胞..?”這個時候,佐藤司風的雙眸立刻從紫色變成了血色,他露出了一副狰狞的慕容。“哼,我現在所擁有的是冷西策的雙眼,而我身上被植入了冷西策和冷曦的細胞,有了冷西策的血繼限界和冷曦能夠自我治療的禁術,我是無敵的了!”

宮惢立刻生氣了起來,她拿起了苦無往佐藤司風的位置跑去。可是,佐藤司風則是在雙手結印,使出了術:“冰遁,冰風流離!”這個時候,宮惢似乎感應到了一陣冰風,她看著冰風吹起的霧正在不斷地讓視線模糊。宮惢立刻用起了瞬身術,離開了這個地方。

可是,這一切佐藤司風看在眼裡。他則是看著正在別墅旁邊的樹林,露出了一個冷冽的笑容。

宮惢用了岩隱之術,她躲在了一個木桐裡頭,她想到了剛剛佐藤司風說的話,她覺得自己應該會葬身在這個地方。可是,她又不能夠什麼都不做就在這裡死命地逃出去吧?即使逃出去,有了冷家一切的佐藤司風會輕易讓自己逃走嗎?不可能吧?

宮惢立刻從口袋裡透拿起了一個捲軸,在捲軸上快速地寫下她所聽到的一切。不少行的字就用了短短一分鐘的時間就寫好了,她雙手結印使出了通靈術召喚了一隻鷹。她將捲軸放在了那隻鷹的爪上,那隻鷹似乎知道了自己的使命,立刻從星辰樹林中飛了出去。

宮惢看著鷹已經展翅飛行,她不時松下了一口氣,她不禁從木桐中走了出來。這個時候,不少的苦無正在往自己的方向射擊,她立刻躲開四處觀察。這個時候,佐藤司風立刻從一個大樹上跳了下來,朝宮惢的位置使出火遁術:“火遁,豪火滅卻!”一陣熊熊烈火正在往宮惢的身影吞噬,宮惢的身影立刻從那豪火中消失。

佐藤司風看著宮惢的身影已經逐漸消失,他不禁露出了一個非常滿意的笑容。哼,她終於死了!他正好要離開的時候,忽然間他的胸傳來了一陣痛楚。他看著自己的胸前真被一個苦無緊緊刺穿,他的嘴角不禁流出了鮮血。

宮惢那墨綠色的雙眸正在注視著佐藤司風,語氣變得非常凜冽:“哼,我避免了你的要害。為了就是能夠讓你活下去,讓你的姪女替冷家報仇!”

佐藤司風立刻朝前走了一步,他的身子正在想盡辦法脫離那支苦無,他只好慢慢地朝前走,最終被插入的苦無立刻被拔了出來,而支撐著苦無的宮惢立刻一臉錯愕。佐藤司風胸上的傷口忽然慢慢地在痊愈,被損壞的細胞正在快速地結合,然後傷口正在用非常快的速度復合。

宮惢一臉驚訝,可是現在這個時間已經沒有時間可以給她驚訝了。她立刻皺緊眉頭,她不知道自己該怎麼面對眼前這個佐藤司風。自己和他相比,根本就不是對手啊!

佐藤司風立刻雙手結印,忽然一陣冰風朝宮惢的身子吹拂。宮惢似乎知道他要使用冰遁,她要用瞬身術離開的時候,突然雙手無法動彈,她看著自己的身子已經快速變成冰了,只差頭的部分還沒被凍結。

佐藤司風再次結印,一大團的起爆符立刻包圍了宮惢的身子。宮惢瞪大雙眼看著自己的處境,她只有收拾心情,抱著必死的意志面對了眼前的情況。佐藤司風立刻定了手勢:“爆!”說完,佐藤司風的麵前站著的人影立刻和起爆符一起爆炸了起來。眼前一團大大的烈火正在不停地燃燒,佐藤司風立刻‘哈哈哈哈哈’地大笑了起來。

這次,真的是死了吧!哈哈哈哈...慢慢去和冷曦喝茶吧!佐藤司風內心暗想道,他環視了四周圍,整個身子立刻化成了雪花,雪花便隨風飄逸,用了瞬身術離開了星辰森林。


正在處理文件的星影,看著了一頭鷹正站在了自己的桌上。星影疑惑地從那頭鷹的爪上拿起了那個捲軸,鷹立刻化成煙消失在星影的麵前。

星影打開了捲軸,他慢慢過目整個書信,他不禁變得一臉錯愕。

沒有想到兇手竟然是佐藤司風!這個意向不到的答案,不禁令星影靠了靠椅背沉思。

佐藤司風,野心真的是太大了!大得無藥可救!

Labels:



HELLO



RECORDS

Tidying and Updating soon..

THANKSGIVING

- Give them a loud applause!
Helped by
Elaine | Google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