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s Life

  • Entries
  • Author
  • Friends
  • Novels
  • Chat
Episode 32
Sunday, June 18, 2017 | 1:25 AM | 0Comment


天刚破晓,淡青色的天空还镶着几颗稀落的残星。早起的冷月寒如往常般在星辰附近散步,淡淡的寒風輕輕往自己的臉龐吹拂,那刺骨的感覺不斷地充斥著大腦,即使冰涼但也舒服。

她抬起頭,看著那天色在不停地轉換,不禁歎氣一聲。時間一直不停地在流逝,自己不斷地在長大,能力也在不停地變強。她想象了一會兒她在暗部的日子還有接受宮惢的醫療訓練,她為此吃了不少的苦。可是,她為了復仇,這些苦她都會當成家常便飯一樣吞下去。

忽然之間,一陣聲音把自己從思緒中喚醒,她緩緩轉過身,只見是夜羽謹和秋澤星那兩個龐大的身影。她仔細一看,雖然樣子沒有很大的變化,可是身子卻比以前高大了不少。

夜羽謹和秋澤星露出了一張笑容,朝冷月寒的所在位置走去。“喲,有興趣和我們試練一下嗎?”秋澤星的口吻中帶著少許的挑釁,懇求道。

冷月寒掃視一眼兩人的身影,她的嘴角勾起了一絲弧度。“好!”這個時候,夜羽謹和秋澤星兩人便向前走去,冷月寒也便跟上前去。她倒是好奇,六年來他們的身子會不會變得比自己還要強呢?畢竟兩人的身手和父親一樣,都是不簡單的人物啊!

星辰公園,

冷月寒環視這四周圍,不禁讓她想起在她成為下忍的時候,每次都是和南宮洺老師一起在這裡進行訓練。每一刻回憶不禁像影片般慢慢在腦海中播映著,不禁令她懷念了起來,內心不知怎的會冒出了這個想法。

“要開始了哦!”秋澤星一說完,他立刻朝冷月寒的位置跑去。他一拳打在了冷月寒身上,冷月寒則是立刻快速地躲開攻擊,一手接住了他的拳頭。她立刻一手打在了秋澤星的腹部上,秋澤星立刻痛得用了另一隻手捂住自己的腹部。

這個時候,夜羽謹身手敏捷跑到了冷月寒的身後,他的手掌凝聚了柔拳力量,一掌打在了冷月寒的身上,可惜他慢了。冷月寒的身影立刻變成了雪花,雪花隨風而飄逸。他們知道這個是冷月寒的瞬身術,夜羽謹立刻用白瞳搜索冷月寒的蹤影。忽然間,冷月寒的身影出現在了他的視野里,秋澤星立刻雙手結印,複雜的印正在不斷地結著,這就證明這是難以掌控的水遁:“水遁·水鲛弹之术”

秋澤星從嘴裡吐出了大量的水,那水就像一條龍型一樣往冷月寒的位置沖了過去。冷月寒雙手立刻放在了地上,地上就忽然間出現了一面土墻,那些水立刻衝到了那面土墻之後就立刻化掉了。

這個時候,夜羽謹立刻從地上鑽了出來,一掌打在了冷月寒身上。冷月寒忽然感覺刺痛,她立刻往後跳了起來,拉開她和秋澤星還有夜羽謹的距離。這個時候,秋澤星雙手快速結印,使出了一个必杀技:“嵐遁,镭射光圈!”秋泽星的结印手势上出现一个光圈,从里面发出无数激光,速度快,威力大,并且可以自由控制方向,由于是雷、水结合术,故此术可以理解为“带电的水”或“柔软的雷”。

那带有雷性的水流立刻往冷月寒的位置快速流过,冷月寒一手放在了前面,她的身边立刻浮起了一阵冰风。那冰风快速地朝那水流飘逸,那流水慢慢地冻结成冰。秋泽星看了一眼夜羽谨,夜羽谨双手结印,身后立刻浮出了几颗灼火球。那灼火球立刻朝冷月寒的位置漂移了過去,冷月寒立刻雙手結印使出了土遁的掩護墻。“土遁,土流城壁!”她的面前立刻出现了一个大大的高墙,把那灼火球抵挡了下来。可是,冷月寒的身子立刻化成了雪花,随风飘逸后逐渐消失。

夜羽谨看着自己面前的灼火球正在不断地越变越小,那土墙正不断地在慢慢熔化。夜羽谨的双眸旁再次爆出青根搜查冷月寒的身影,只见土墙后完全没人影。这不禁令夜羽谨担心了,这个时候他似乎感应到了身后有着人的氣息。他轉過頭,發現冷月寒正出現在自己的麵前。夜羽謹立刻一掌打在了冷月寒的穴道,可是一下子就被冷月寒抓住了手。

冷月寒的雙眸立刻從紫色轉變成了血瞳,她一注視著夜羽謹,夜羽謹的雙眸不禁瞪大了起來。果然自己還是無法抵擋她的幻術啊!冷月寒的幻術似乎比以前變得更加強了。只見夜羽謹看著自己被綁在十字架上,他看著自己的手腳被封住了移動。他不禁害怕了起來,他看了看上空,發現不少的苦無正在往自己快速地射來,他變得一臉錯愕...

“啊啊啊啊!!!”他的身上不斷地被插入苦無,隨著痛楚充斥著自己的大腦,不禁令他嘶吼了起來。這個真的是血瞳的真能力啊!

秋澤星立刻從背後打算偷襲冷月寒,可是冷月寒似乎知道,她放開了抓住夜羽謹的手。她立刻一手抓住了秋澤星。這不禁令秋澤星錯愕了起來,可是他看著夜羽謹那無神的雙眸,他就知道夜羽謹被施下幻術了。

冷月寒露出了一個笑容,她的血瞳慢慢開啟的時候,秋澤星立刻迴避了她的雙眸,他緊張得閉上了眼睛。冷月寒看著了秋澤星的舉止,她知道幻術沒轍了。她一腳往秋澤星的腹部踢了過去,他沒有注意這細節,立刻被打倒在地上,手正捂著自己的腹部。可是,他害怕她一開了雙眼會再次對上冷月寒的血瞳,所以他依然閉著雙眸,靠著嗅覺和聽覺來對戰。

秋澤星的身上立刻浮起了雷性力量,披上了雷電之衣。他立刻衝上前和冷月寒進行了體術對決,他一腳打在冷月寒身上,冷月寒立刻挽下身子躲開。冷月寒看著自己已經迴避,她立刻往後退使出了術:“風遁,風殺陣!”将力量注入风中形成真空气流将敌人包裹在其中进行无差别的刀割式攻击,持续时间长。风吹到的地方会起沙,用来滑倒敌人。秋澤星由於閉著雙眼,所以他無法看見眼前,只能夠考感覺。他感覺有風正在往自己吹拂,而且那些風似乎形成了尖銳的刀子,正在往自己刺來。

但是,很不好意思,雷電之衣可不是假的。那雷電之衣立刻幫他擋下了那風遁術,所以不讓秋澤星有任何傷害。可是,風吹到的地方會起沙,這不禁令地上的麵積變得滑了,不禁令秋澤星差些就要站不穩了。

夜羽謹緩緩從冷月寒的幻術中破解,他看著秋澤星有難。他雙手快速結印,從嘴裡大量吐出了火遁:“火遁,豪火滅失!”那速度和威力驚人的火遁從夜羽謹的嘴裡吐出,正在把冷月寒的身影給吞噬。秋澤星似乎能夠感覺到一股熾熱,他的身子立刻化成了液體,液體也隨著了風的飄逸慢慢消失。這就是秋澤星的瞬身之術。

夜羽謹再次使用白瞳看看冷月寒的蹤影,發現到冷月寒依然站在原位,只是一陣微弱的力量正包圍著她的四周圍。冷月寒正不停地喘氣著,剛剛那豪火滅失的速度和威力強得讓自己差點支撐不來了。幸好自己立刻使用了“水遁,水陣壁”來保護自己,不然自己早已變成人乾了。

這個時候,火還沒被熄滅,冷月寒忽然被兩個人加持著。秋澤星和夜羽謹兩人拿著了苦無抵住了自己的喉嚨,冷月寒看著秋澤星身上那雷電之衣正不斷‘劈啪啪啪啪’地響著,而夜羽謹則是一整個柔拳力量正在圍繞自己。這不禁令冷月寒感到詫異,可是她也想過了他們倆長大了之後一定會變得非常強,這個已經在現在證實。

火已經漸漸熄滅,冷月寒就這樣被他們倆封住了行動。她的聲音便冷淡地傳入他們的耳里:“我輸了,你們的實力在這幾年來已增進不少。”

這個時候,秋澤星立刻笑了起來:“當然了,我可是付出了不少的努力呢!”夜羽謹也是點了點頭,他也同意秋澤星說的話。

冷月寒露出了一個笑容,她朝前走了一步。那苦無大力地把冷月寒的喉嚨給劃破皮,正流下了不少的鮮血。這一幕不禁令秋澤星和夜羽謹感到驚嚇!

“寒!”他們倆大喊,急忙地想要從口袋拿起紗布的時候。可是,被冷月寒阻止了。

冷月寒搖了搖頭,她的右手立刻放在了流血不止的喉嚨上凝聚了醫療力量,正在不停地將傷口痊愈,慢慢地在止血。秋澤星和夜羽謹立刻一臉錯愕,沒有想到冷月寒居然連醫療忍術都學下來了。哇塞,冷月寒你到底有多強?他們倆人心裡暗想著。

冷月寒看著了他們,語氣依然冷淡:“我要去暗部了,再見。”說完,她的身影立刻變成了不少的雪花,隨著一個雪花的飄散,身子的逐漸消失,然後整個人用了瞬身術離開了。

夜羽謹和秋澤星想一想剛剛和冷月寒的斜舊,開心的弧度掛滿在臉上。即使他們有不少的驚嚇和錯愕...

Labels:



HELLO



RECORDS

Tidying and Updating soon..

THANKSGIVING

- Give them a loud applause!
Helped by
Elaine | Google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