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s Life

  • Entries
  • Author
  • Friends
  • Novels
  • Chat
Episode 34
Sunday, June 18, 2017 | 1:26 AM | 0Comment


這一次的任務是他們要去搜索之前不少國家的機密文件被偷竊的人物究竟是誰,可是敵人的範圍是大得他們都難以預測,哪一個地方究竟會是哪些強敵的所在處呢?

“不是吧?這豈不是海底撈針嘛!”渡邊雨荷知曉任務之後,她不禁大聲地喊了喊道。夜羽謹點了點頭,眉頭不禁緊緊皺了下來。秋澤星看著了他們倆人,搖了搖頭。“其實,我們搜索範圍就只是在我們星辰和結界外面的小樹林而已。”

“為什麼?”渡邊雨荷看著了秋澤星,不禁疑惑了起來。秋澤星似乎知道些什麼,可是他卻沒有打算告訴他們的意思,他把目光看向了夜羽謹,淡淡地交代:“如果你在星辰偏僻的地方有看到只是一間屋子,你就告訴我們,我們去那裡調查。”夜羽謹看著秋澤星只是一味的吩咐,完全不告訴他們這樣做的原因。

夜羽謹看著了秋澤星,皺下了眉頭問道:“為什麼你可以那麼確定那裡可以調查?你是不是有知道什麼內幕?”

秋澤星聽著夜羽謹的問題,他輕輕歎了一聲:“星影大人安排的,我就照做而已,其實我也不知道這樣子真的可以調查得出犯下了這個重罪的恐怖犯人是誰嗎?這人可是很有能力可以把內部的東西取走。如果我們在途中遇到他的話,我們不是死路一條了?”

秋澤星這麼一說,渡邊雨荷立刻一臉害怕,看著秋澤星露出了一張欲哭無淚的表情:“嗚嗚,星影大人這麼做是要我們去送死嗎?”夜羽謹稍微思考了一會兒秋澤星所說的話,他不禁疑惑重重起來,他看著了秋澤星,口吻中再次浮起了濃烈的疑惑:“為什麼調查的事要交給我們這種上忍去呢?這種任務讓他的所屬部下——暗部去執行不是更好嗎?”

秋澤星聽了,覺得夜羽謹的話很有道理。他們倆人思考了一會兒,他們似乎想不到星影這麼做的理由。如果說調查的話,暗部是最適當去做的啊!通常他們這些普通的上忍都是去幫忙執行比較需要出面的任務啊,現在將這任務交給自己,難道是有發生什麼事情才不交給暗部嗎?

“好了,废话不多说了。我们快去吧!”说完,渡边雨荷立刻利用了瞬步朝前跑了过去。秋泽星和夜羽谨两人也暂时不纠结了这个问题,立刻上前跑了过去。他们在穿过走出结界的树林时,他们似乎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们随着一步又一步地向前跑了过去。就在他们穿过了整个树林时,他们走出了树林。一个废墟映入了三个人的眼帘,不禁令他们感到非常疑惑。他们没记错的话,这里是以前冷家族人所居住的地方。他们犹豫一会儿,看着彼此。

“你覺得這個廢墟值得我們調查嗎?”渡邊雨荷看著廢墟,不禁有些疑惑地問了問秋澤星和夜羽謹。他們倆點了點頭,他們不禁覺得這個地方貌似可以找出什麼線索來。“我們進去吧!”夜羽謹朝前邁步,他先帶著他們走了進去。他們看著一些還殘留的家具上已經佈滿了灰塵,有些木質的家具已經被白蟻咬得幾個洞。地上那木製的地板微微佈滿了一些血跡,由於有了一段很長時間,血跡已經乾枯了。

秋澤星看著夜羽謹,夜羽謹被一道目光注視,他看著是秋澤星,他似乎明白了他眼神所包含的用意。他的雙眸旁立刻爆出了青根,他的視線立刻變成了360°全方位的方向,任何小細節都出現在了夜羽謹的視線裡頭。只見房間裡頭出現了幾份文件,夜羽謹看著那圍繞在文件旁邊有了不少的力量包圍著,不禁令夜羽謹立刻感到疑惑起來。

夜羽謹邁步朝房間裡頭走了進去,這不禁令渡邊雨荷和秋澤星兩人也跟著他的腳步走了進去。夜羽謹看著房門已經被鎖上,秋澤星雙手結印,他的手掌心立刻浮出了一個土遁的鑰匙形狀,將鑰匙穿入了門縫裡頭,稍微轉了轉門便打開了。

“這房間裡頭有什麼秘密嗎?”渡邊雨荷看著夜羽謹走進了這房間,疑惑地問了問。夜羽謹看著房間裡頭那桌上放著了幾個捲軸。他不禁猶豫了起來,他到底要選擇打開嗎?秋澤星看著夜羽謹的反應,不禁很理所當然地向他說:“快把那捲軸打開吧,謹!”

夜羽謹點了點頭,他打算要將捲軸打開。就在他打開了第一層之後,不少的手裡劍和苦無立刻從捲軸裡頭射了出來,不禁令他們感到錯愕。夜羽謹立刻從口袋拿起了一把苦無將朝自己射來的手裡劍和忍具全部擋開。

夜羽謹看著捲軸布上了機關,他皺緊了眉頭感到非常疑惑。而秋澤星也沒有想到會發生這一回事。這個時候渡邊雨荷立刻從外頭跑了進來,大聲說:“不好了!!我們被圍攻了!”就在渡邊雨荷說完,夜羽謹的雙眸立刻爆出青根,他看著四周圍環繞了不少的敵人,他的臉不禁流下了幾排冷汗。

只見外頭有不少的忍者正在結印著準備要發出攻擊,他們三人立刻使用了瞬身術離開了冷家。而身外的敌人们貌似知道里头三人已经用了瞬身术离开了,他们全部都转过身往树林里头奔驰,他们知道他们三人都正要逃离。

“果然冷家真的有问题!”秋泽星想一想他刚刚所发生的事情,那卷轴里头肯定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要不然怎么会在卷轴布下机关呢!

夜羽谨利用白瞳看到了自己身后追来了不少的敌人,夜羽谨的额前不禁流下了几滴汗水。夜羽谨将目光看向渡边雨荷,朝她吩咐着:“雨荷,麻烦你利用武器召唤术把敌人压制!”渡边雨荷点了点头,她立刻从背后拿起了一大捆的卷轴,她对准了身后的敌人拉开了卷轴,卷轴出现了数百个忍具正在往敌人射击出去。

可是,敌人们貌似全都躲开了攻击,全部正在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朝自己跑来。夜羽谨,秋泽星和渡边雨荷立刻停止了脚步,开始朝他们做出了攻击。

渡边雨荷拿起了苦无,和数几个人正在對戰中。渡邊雨荷從口袋拿起了幾張起爆符,她將幾個起爆符都粘在了苦無上。她點燃了起爆符后,往敵人的方向投擲而去。然而,自己則是立刻往後跳了出去,與起爆符所在的距離變得更遠些。

那些敵人看著苦無上粘著了數幾個起爆符,他們正要逃脫的時候,忽然響一聲‘乓’就便爆炸了。起爆的範圍因數幾個起爆符一起扎了起來而變得更廣闊了。

秋澤星看著敵人正在往自己湧現過來,秋澤星雙手結印使出攻擊:“雷遁,地走!”他在地上佈滿了雷性的力量,正在將所有的敵人電擊,不禁將敵人的細胞全部損壞,讓他們倒在了地上無法動彈。

秋澤星才鬆懈了一口氣就發現了不少的敵人再次往自己攻擊,敵人全部朝自己使出了火遁術,秋澤星立刻為身子披上了雷電之衣,他雙手快速地結印使出了水遁術:“水遁,水龍彈!”以龍形的水流快速地往火遁的攻擊而去,水快速地將火遁吞噬,慢慢將火給熄滅了。

他立刻上前和敵人進行了近身戰,兩三個敵人正在圍繞著秋澤星,秋澤星立刻跳了起來,一個飛旋踢下所有的敵人,可是敵人都快速地躲開了秋澤星的攻擊。秋澤星露出了一道笑容,他在自己的右手凝聚雷性力量,發出了‘劈啪啪啪’的雷聲。他一擊就把一個敵人的心臟給刺穿,鮮血淋漓地倒在地上。

另幾個敵人也要給予秋澤星攻擊的時候,秋澤星用最快速的速度把他們給攻下。他用了水遁和雷遁的結核術將他們給攻倒了。

夜羽謹的雙手凝聚柔拳的力量,看著全部敵人飄在了空中正要往夜羽謹攻過來。夜羽謹朝那敵人的所在方向使出攻擊:“八卦,空掌!”他手上凝聚柔拳力量,將此力量朝敵人投擲出去。而那敵人們便立刻被攻擊得往後退了幾步。

其餘的敵人也正趕了過來往夜羽謹的方向跑了過來,夜羽謹快速地速度就在敵人的身上將他們重要的穴道點擊,讓他們無法動彈。夜羽謹將敵人置入八卦陣裡頭,他的白瞳旁爆出了青根:“八卦,百二十八掌!”他雙手快速地在敵人身上所重要的一百二十八個穴道點穴,敵人身上的穴道立刻關了起來,敵人立刻痛苦得無法動彈。

夜羽謹看著還有不少的敵人正往自己跑了過來,夜羽謹雙手結印,從嘴裡吐出了大量的豪火:“火遁,豪火滅卻!”大量地火正在往敵人吐出,敵人立刻被大約燒了二十米範圍長的大火給燒盡。

他們三人看著敵人都被打敗了,他們不禁喘了口氣。“為了安全起見,我們回去吧!”渡邊雨荷看著地上躺著的尸體,她心中有一股不詳的預感,他現在只想要快點回去。他們三人互視一眼點了點頭便立刻往星辰回去。

就在他們回去的路上時,忽然有一陣刺眼的光阻擋了他們的視線,那一陣光不僅刺眼,而且還產生了非常刺耳的雜聲。這不禁令他們的視線得到了阻礙,連耳朵也是聽不見任何一切。所以,他們三人都完全不知道自己還有夥伴們都在哪裡。

過了一會兒后,那陣光還有聲音就在漸漸消失的時候,秋澤星和夜羽謹發現渡邊雨荷不在自己的身旁。夜羽謹立刻利用了白瞳巡視整個樹林,可是自己的視野裡頭就是沒有渡邊雨荷的身影。

“奇怪了,渡邊雨荷剛剛還不是好好地在我們身邊嗎?怎麼會消失無蹤了?”秋澤星四處探查,完全沒有看到渡邊雨荷的所在。夜羽謹想到了剛剛的那一陣光,還有在冷家所探查到小小線索,他不禁有了一個不好的預感。

秋澤星看著雙眼爆出青根的夜羽謹,問了問:“找得到她的身影嗎?”夜羽謹看著了秋澤星搖了搖頭。秋澤星不禁歎氣了一聲,麻煩的事正在逐漸添加。“唉,沒辦法了,我們也只好先回去請求星影大人幫忙搜尋了。”說完,秋澤星便利用了瞬步朝前跑了過去。

夜羽謹則是在思考著剛剛的事情,他心裡不禁覺得這將會給這個世界帶來什麼不好的事物。他看著秋澤星已經往前走入了回去星辰的路,他也立刻向前回去了星辰的路上。

Labels:



HELLO



RECORDS

Tidying and Updating soon..

THANKSGIVING

- Give them a loud applause!
Helped by
Elaine | Google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