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s Life

  • Entries
  • Author
  • Friends
  • Novels
  • Chat
Episode 35
Sunday, June 18, 2017 | 1:26 AM | 0Comment


渡邊氏家,

“為何這次的中忍考試又敗給冷月寒了?你之前不是已經知道怎麼防她的術了嗎?”父親——渡邊風也語氣非常嚴肅地質問著低著頭不敢對視父親的渡邊雨荷。渡邊雨荷的眼眶噙滿了不少的淚水,就是不願意讓它簌簌落下。

“渡邊族人果然是只有男性才有用處,女性根本就是生來無能,早知道就讓母親把你生下了!”渡邊風也一句一句帶著刺的話傳入渡邊雨荷的耳里,深深刺傷了她脆弱的心靈。

沒錯,渡邊氏家族的確也是個名門,但是通常只有男性能夠成為最出色的忍者,而女性們則是沒有被給予天賦,造成遠遠無法超越同族的男性。所以,因此造成了渡邊氏族的每一個人都擁有重男輕女的現象。

渡邊風也將手頂在額頭上,不禁搖了搖頭地走進了自己的房間,留下渡邊雨荷一人站在客廳。她站在那兒發愣著,眼淚慢慢脫出劃過了臉龐滑落下來。

明明她都那麼努力了,可是為什麼就是沒有人能夠清楚看得到她的成就呢?為什麼第一名,家族的榮譽就是那麼重要呢?難道在這個忍者世界裡頭,沒有技術就不能夠生存嗎?難道這就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完全沒有平起平坐的定義嗎?

想著冷月寒那麼強大,強大的她一定是有曾經經歷過什麼痛楚還是失去過什麼的,不是嗎?難道上天那麼不公平,會無緣無故賜予她最強大的力量嗎?

“你知道我家族是怎麼競爭的嗎?”
“我一出生就出生在一个冷血的家族,为了更强大的瞳术力量,不惜一切把族人的生命在自己的手中结束。”
“我的家族,可以为了这一双幻术之眼,不惜一切把族人的双眼挖走。就是为了,要让自己的双眸变得更加强大!”
....

想著她憂傷的表情,不禁令渡邊雨荷感到非常的同情。可是,冷月寒並不是一個驕傲又冷血的忍者。

她還深深記住冷月寒曾經對自己說過的話。她露出了一張淡淡的笑容,語氣如平日一樣冷冷地说:“对不起,你是一个实力很强大的女孩。可是,偏偏你遇上了我,黑暗使我不得变强。”渡邊雨荷看著冷月寒,想起了她還在忍者學校的時候,她看著成績排行。

夜羽謹總是排列在最高的位置,秋澤星從小就在暗部練習所以沒有上忍者學校;而冷月寒的成績沒有特別突出,就在十名以內。

可是,自從她的家族從此滅亡之後,她就忽然突飛猛進地變得非常強大。無論是投擲苦無,忍具,弄出分身都是做得比夜羽謹還更加好,更加厲害的。

從那時,渡邊雨荷一直都在看著冷月寒的身影,一直很希望自己能夠向她看齊,和她一樣能夠變得那麼厲害。

—— N E X T

這裡似乎好像很安靜,安靜得不禁讓人覺得這裡非常詭異。

心中擁有這種想法的渡邊雨荷立刻從夢鄉裡頭喚醒自己,她立刻坐了起來,環視四周圍。她看著四處都是暗淡的,毫無任何光芒照射進來屋內。

這不禁讓她害怕了起來,她到底是在什麼地方啊?!她理了理有些凌亂的長髮,她離開了被窩走下床。她環視四周圍,看著只是簡簡單單的裝潢不禁讓她感到特別害怕,她身為一個忍者可是卻輕易地就被人抓來。

她慢慢地邁步向前走,立刻感應人的氣息。

這個時候,她瞪大了雙眼看著自己踩著的地板。她剛剛感應到的氣息是從地板下傳出來的,難道地板下有什麼秘密通道嗎?她開始尋找著能夠通往地上的機關。

她要知道住在這個屋子的人物到底何方神聖,怎麼會那麼輕易就把自己抓來,她想要知道事情的全部。

就在她開始行動的時候,忽然地板有了動靜,只見其中一塊瓷磚慢慢地朝旁邊移了一格。她看著那瓷磚下有一個扶梯,她便小心翼翼地走下去。

就在她走下去的時候,她聞到了一陣很濃烈的化學液體的味道。她不禁覺得非常奇怪,樓下難道是那種開發什麼毒物的實驗室嗎?味道真是非常難聞啊!

當她走到最低層了之後,一個像水族館龐大魚缸的容器放在自己的眼前。

眼前那龐大的容器則是被分隔了起來,她瞪大雙眼看著那些容器裡頭所具有的東西。

映入眼簾的是一對一對的眼睛都放在裡頭,看著眼球裡頭的瞳孔都是紫色的,這個不禁讓渡邊雨荷驚嚇得完全做不出反應。

這些難道就是被滅亡的冷氏族人的雙眼!?難道把她抓來的就是把冷族滅亡的人嗎?

自己怎麼那麼倒霉啊?渡邊雨荷心裡暗想道。她看著四周圍都是滿滿的眼睛,仿佛擁有不少充滿怨恨的人正在用恨意十足的人正在對視著自己,讓自己不禁覺得渾身非常不舒服。

這個時候,有好幾個人就走了出來,讓渡邊雨荷的反應變得非常快地看著那些人的到來。

這時走來了兩個人,一個是獨臂的還有一個自己感到非常熟悉的人物。

之後,兩人向她走來的身影變得越來越清晰。渡邊雨荷看著他們的,眼睛不禁瞪大了起來。

渡邊風也和佐藤司風兩人用著詭異十足的笑容注視著渡邊雨荷,不禁令她感到非常錯愕。“多桑..”

這個時候,渡邊風也看著佐藤司風露出了一道奸笑:“只要我女兒可以變得很強,我做什麼都可以。”佐藤司風點了點頭,他伸起了食指指向了渡邊雨荷,邪魅地說:“我只要你女兒幫助我執行我偉大的計劃,就是對我最好的回報了。”渡邊風也恭敬地朝佐藤司風鞠躬,道謝:“謝謝您的恩賜,我代表我女兒將您銘記在心。”

渡邊雨荷完全搞不清楚眼前的情況到底是什麼?她有種很不好的預感,她覺得自己在今天之後,好像會過得和平日不一樣了。這個時候,佐藤司風看著渡邊雨荷,和她打了聲招呼:“喲,雨荷。知道我是誰嗎?”渡邊雨荷看著眼前這個獨臂的男人,她搖了搖頭完全不知道這人究竟是誰。

佐藤司風‘哼哼’地笑了一聲,他潤了潤口水,看著渡邊雨荷說:“我是佐藤司風,把你帶來這裡的人。”渡邊雨荷看著了自己的父親還有眼前的男人,不禁鄒緊了眉頭。

佐藤司風朝渡邊雨荷的身子走向前,他看著了渡邊雨荷說:“我會把你抓來,是有一個目的。我不拐彎抹角就把我的計劃告訴妳好了。我的偉大夢想就是要統治全世界,讓我們的家族和國家光榮!可是我們家族並沒有特殊的能力,可是我們看中了冷家的血瞳!血瞳的能力是令人聞風喪膽的一個特別技能,所以我為了這一個血瞳就加入了冷氏的,然後就把冷家的所有雙眸佔為己有。這樣,我的族人就擁有了整個星辰最強大的雙眸了,這將會是我們家族的榮譽。”渡邊雨荷聽著冷月寒的家族是怎麼被滅亡的,看著眼前這個野心巨大得可怕的男人,她不禁覺得這個人根本就是超級變態。

聽著又是為了家族榮譽而這樣殺害,滅亡整個家族的所有人。渡邊雨荷不禁覺得人心是多麼的邪惡,她看著了佐藤司風。

她聽完了他的計劃,語氣變得非常冰冷地問:“那你把我抓來這裡是要幹嘛?”這個時候,回答這個問題的人就不是佐藤司風了,而是自己的親生父親:“司風叔叔將會給予你一雙血瞳,這個血瞳強大得可以把冷月寒打敗。

可是,條件就是你要給予司風叔叔一臂之力。明白了嗎?”渡邊雨荷聽著這個如此荒謬的要求,她立刻搖了搖頭,她想要打敗冷月寒沒有錯,可是她想要用自己的實力去拼去打敗,而不是拿別人所擁有的武器去打敗。

她立刻反抗,她將她心中所想的話都統統說了出來:“多桑,我是不會答應的!。如果我要打敗冷月寒的話,我一定會用我自己的實力去打敗!我不會用別人的武器去換取我的勝利,這樣是不公平,不對的!”

聽到這麼說話的渡邊風也立刻發怒了起來,一巴掌打在了自己女兒的臉龐上。由於力氣過大的關係讓渡邊雨荷無法支撐,立刻倒在了地上。

她捂住了印上‘五指山’的臉龐,看著了自己的父親有些怨恨。“怪不得你會失敗!就是因為你這種想法所以我在這個家族無法站立,被其他族人看不起!我不管,你給我按照指示去做!”

渡邊雨荷立刻搖了搖頭,她拿起了苦無放在自己的脈搏上,威脅了自己的父親:“如果你要我去做這種不道德的事,我就在這裡讓你親自目睹我自盡!”

渡邊風也立刻皺緊了眉頭,完全沒有想到自己的女兒會來這麼狠的一招。

原本他就要破口大罵的時候,佐藤司風就阻止了他。他看著了渡邊雨荷,輕輕擦了一個響指,忽然有一個人就靈異般的站在了渡邊雨荷的後面,一針打入了渡邊雨荷的體內。

這不禁讓渡邊雨荷忽然瞪大了雙眼,‘啊’了一聲,久而久之她眼中的神情忽然變化了。她面無表情地單膝跪地在佐藤司風的麵前,恭敬地說:“是,我會聽您的命令。”

佐藤司風和渡邊風也看著事情一下子就完美地解決了,他們不禁露出了一道奸笑。計劃,差不多就可以開始施展了...

Labels:



HELLO



RECORDS

Tidying and Updating soon..

THANKSGIVING

- Give them a loud applause!
Helped by
Elaine | Google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