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isode 42

By ジェーンJane - 1:33 AM


可是,冷月寒还是感觉得到他的气息。这个时候,她看到了佐藤司风从火中逃脱出来。只见他身子布满伤痕,可是他的身子的伤口不停地在愈合,细胞一个接一个很快地就修复了。冷月寒看着这个医疗禁术,忽然想到了她的母亲生前也是一个医疗界的神医。这个术是只有母亲——冷曦独创的医疗禁术。可是,为什么佐藤司风会使用这个术!?

这个时候,佐藤司风露出了一道冷笑,他看着了冷月寒说:“这个眼神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了,之前也是有人看到了我使用的这个术也用错额的眼神看着我。”佐藤司风这么一说,不禁令冷月寒感到疑惑了起来。可是,她尝试联想一下跟医疗有关联的人除了昔日的暗部队长——宫惢除外就应该没了吧!

可是,她到现在还不知道宫惢的死因,而且据说宫惢是因为机密任务的时候逝世的。难道会是佐藤司风杀死了宫惢吗?

这个时候,佐藤司风似乎知道冷月寒的内心在想些什么,他不禁“哈哈哈哈...”大笑了起来。“你的昔日师傅宫惢就是死在我手中的啊!她可是冷曦的爱将哦!哈哈哈哈...”这个时候,冷月寒攥紧了拳头,她的血瞳越变越嗜血,她注视着佐藤司风的神情更是变得冷冽。“你这个人渣!”她的血瞳再次慢慢转换,她的双眸里头忽然出现了两个雪花标志的瞳孔。她的左眼流了一排鲜血,左眼布满了血丝。她的左眼瞄准了佐藤司风的身子,佐藤司风用瞬身术离开了他原本所在的位置。然而,那位置变戏法般地变出了黑色的火焰。

可是,这个时候冷月寒似乎可以控制着这些黑炎,只见她将左眼再次注视着佐藤司风,佐藤司风的身上又起了黑炎,这不禁令佐藤司风‘啊’地呻吟了一声。霎时,原本正受伤的佐藤司风瞬间消失了,冷月寒才发现这是佐藤司风的影分身。

这个时候,冷月寒站在蘭蛇的身上,她对了蘭蛇说:“蘭蛇,麻烦你使出水遁行吗?我用我的血瞳来使术。”这个时候,蘭蛇收到了冷月寒的命令,蘭蛇从口中猛烈喷出急速的超高压细水柱并攻击佐藤司风,威力极强,杀伤力极高,如同利刃一般,其威力和水压都极其强悍。只见佐藤司风一下子就被这个洪水给冲走了。这个时候,冷月寒的左眼再次流了一排血泪,她注视着那洪水,洪水便立刻起了黑炎。黑炎是一个无法被熄灭的黑色火焰,除了使术者,没人有办法可以让此火焰给熄灭。

冷月寒再次双手结印,只见那个黑炎变得扩张得更加宽大,不禁令佐藤司风完全不知道要如何面对这个重量级的忍术。这个时候,冷月寒站在了蘭蛇的身上,她双手再次快速结印。有一个土墙从地上钻了上来,把佐藤司风的身躯给覆盖了起来。这个时候,蘭蛇从口中吐出了豪火,往被困在土墙里头的佐藤司风的身上吐出去。

大火,布满黑炎的水一下子就把佐藤司风给干掉了。冷月寒没有感应到了佐藤司风的身影,她便露出了一道笑容。可是,忽然之间...

“啊!”冷月寒‘啊’了一声,鲜血缓缓从身上一滴一滴地滑落在地上,她捂住了自己的胸口,脸色变得十足的苍白。只见,佐藤司风站在了冷月寒的身后,他拿着了一把苦无刺向了已经痊愈的伤口上,不禁令冷月寒脸部抽搐,痛楚一直刺激着脑细胞。

冷月寒转过身,看着了佐藤司风的双眸有了变化,原本普通的血瞳变成了拥有三角形形状映在瞳孔里头。“原来冷西策的黑血瞳是有能力可以把人事物扭曲去异空间。幸好我试用了冷西策的黑血瞳的力量,才躲开了你的忍术。想不到你也变得很强大了嘛!可是,我伟大的梦想还没有实现,我绝对不会让自己死的!”

冷月寒痛苦地捂住胸口,双唇变得非常苍白。她看着了佐藤司风,更是愤怒冲天。这时,冷月寒抖着身子, 她缓缓站了起来。她看着了黑血瞳开眼的佐藤司风,她更是怒火冲天。这个时候,蘭蛇将冷月寒卷起,蘭蛇将身子原有的医疗力量传入了冷月寒的伤口,刺激着伤口已经损坏的细胞。

冷月寒看着了蘭蛇,蘭蛇似乎读懂了冷月寒的眼神。它再次从口中朝空中吐出水,然而冷月寒双手快速结印:“冰遁,冰风琉璃!”从空中掉落如雨滴般的水在冰风的凝固下,变成了锋利的细刀,无数地往佐藤司风的身上刺去。

佐藤司风拿起了苦无挡开所有的冰刀,可是过多的冰刀无法抵挡。只见无数的冰刀插入了佐藤司风的身子,佐藤司风的衣服不禁被鲜血浸湿了。鲜红的颜色缓缓覆盖着佐藤司风的白色衣服。

这个时候,冷月寒的伤口拖了蘭蛇的福,终于有些痊愈了。蘭蛇看着冷月寒已经痊愈之后,自己便使用了瞬身术回去了他的住所去了。冷月寒也毫无犹豫地朝佐藤司风攻击,便开始了他们的近身术。只见冷月寒拿起了飞镖往佐藤司风的身上投掷出去,佐藤司风也身手敏捷地躲开了。冷月寒跳起了身子,一脚将佐藤司风踢开。可是,佐藤司风抓住了冷月寒的脚,不禁令冷月寒没有办法移动自己的身子。

这个时候,冷月寒将力量凝聚在脚上,她翻筋斗,使出所有的力量,佐藤司风因为重力的关系,被打飞撞在了一颗大树上。冷月寒也不给予任何时间给佐藤司风站起来,她拿起了无数个被粘上起爆符的苦无,往佐藤司风的身上投掷过去。

佐藤司风见此,他立刻使用了冷西策黑血瞳的力量,将自己转移向一个异空间,然而躲开了冷月寒的攻击。只见冷月寒的起爆符打在了一棵大树上,然而大树就立刻炸开,着火了起来。冷月寒似乎感觉得到后头有了人的气息,她立刻转过身,只见佐藤司风就站在后头拿起苦无要往自己刺去。冷月寒身手敏捷地躲过了佐藤司风的攻击,冷月寒的左眼再次流了一排血泪,她瞄准了佐藤司风的左手。然而,佐藤司风的左手成功地气了黑炎。

左手那灼伤不禁刺激着佐藤司风的脑细胞,不禁令佐藤司风必须再次失去了一只他的手。他只好拿起了苦无将起了黑炎的左手给砍断,鲜血不禁再次从手臂大量喷出。正好鲜血泼到了冷月寒的身上,冷月寒看着眼前的鲜血,不禁令她想起了小时候她所看到的童年。

冷月寒不禁抓住了自己的脑袋,痛苦地咆哮。她看着姐姐亲眼被杀死,看着族人,看着家人被人杀死。冷月寒完全不想去回忆这些灰色记忆,她为了不去想起,每时每刻接受训练,就是希望头脑不会再去想起以前的事情。可是,为什么现在脑袋一直都是响起以前那些非常痛苦的回忆。这究竟是为什么!?

冷月寒看着血流成河的冷家,她看着冷西策和冷曦躺在血河中。所有的身子都是那么的冰冷,她看着黑空上的月亮也为此映照着红色的光芒。冷月寒想要逃离这个世界,想要离开这个冰冷的世界。她不想看着自己的族人就这样死在自己的眼前。她只是一个很无辜的六岁小孩子,为什么她要承受这些痛苦!

这对她好不公平啊!没错,就是因为这个不公平。她的眼眸就是慢慢从紫色转换成血色,然而在转换成象征黑暗的黑血色。这个充满诅咒的双眼,让她从一个温和的小女生变成了一个只是杀人不眨眼的冷血动物。因此,她成为了暗部的成员,久而久之就成了暗部的队长。原本从调查案件的任务也缓缓变成了将敌人碎尸的任务。

为什么她会这样?这就是她的命运,第一个将黑血瞳开眼的小女生。

  • Share:

You Might Also Like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