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s Life

  • Entries
  • Author
  • Friends
  • Novels
  • Chat
Episode 43
Sunday, June 18, 2017 | 1:34 AM | 0Comment


看着那一片红色的液体缓缓覆盖完所有的地板,从褐色慢慢转换成红色的地上。全身被鲜红的鲜血浸湿的冷月寒看着自己的族人一个接一个倒在地上,原本从活生生的人变成了不少具尸体。冷月寒不想再去看这些令人垂泪的画面。她蹲坐在地上,她将头埋进了双膝里头。可是,脑袋里仍然回忆起那血腥的画面。

冷月寒一直想要逃开这个被血腥覆盖的世界,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无法走出这个世界。当她缓缓抬起头的时候,忽然之间一个画面映入眼帘,令冷月寒瞪大了双眼。

只见一把苦无准准刺进入了自己的亲姐姐——冷血寒的心脏里头,冷血寒的口中吐出了大量的鲜血。冷血寒的脸部变得十足苍白,双唇也立刻变白得如白纸一样。冷月寒瞪大双眼,她看着姐姐就这样死在了自己的眼前,自己也爱莫能助。冷月寒抱着头,不禁痛哭一场。为什么这些悲剧一一都要发生在她身上。为什么老天爷要这么作弄她? !首先,她失去了一个姐姐,然而现在她失去了家人,她失去了所有东西,所有族人,冷家也在一瞬间就灭亡。她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她要遭遇那么多的悲剧!?

冷月寒看着这一切的画面,她似乎迷失了自己。她似乎无法走出这个世界,一直困在这个世界里头。她抱着了自己的头,她双膝跪地,不禁觉得自己也会有这么落魄的一天。每次,她都可以很成功地打败所有的敌人,但是她却无法打赢那些给自己留下的阴影。只要她一想起,她就会变得很脆弱。那脆弱的一面,是没有人会看得到的。

这个时候,冷月寒地脑海忽然闪起了一个人物,只见一个和冷月寒很相像的姐姐——冷血寒朝自己露出了一道很温柔的笑容,她看着了冷月寒温和地说:“月儿,你很棒啊!今天,你就完成了我给你的训练。”儿时的冷月寒看着了已经是中忍的冷血寒,她听了姐姐的称赞的确很开心,可是想到了父亲不对自己有任何的评语,她就有些失落了起来。

“那爸爸会像姐姐一样称赞我吗?”

冷月寒这么一问,不禁令冷血寒错愕了起来:“月儿怎么这么问呢?”冷月寒看着了自己的姐姐,她的表情露出了伤感。“我明明都那么努力,就是为了得到父亲的肯定。可是,父亲似乎没有给予我任何评语。这究竟是为什么啊?” 冷血寒听了冷月寒的话,不禁露出了一道笑容:“父亲会这样是因为父亲不希望你从小就接受压力啊!这代表父亲可是很疼爱月儿你哦!”

听着冷血寒的话的冷月寒不禁嘟起了双唇,一脸不屑地说:“至少给我点赞语吧!我可是训练得很辛苦的!”冷月寒的话听入了冷血寒的耳里,不禁令冷血寒轻笑了起来。冷血寒看着了冷月寒,问了问她一个问题:“月儿想要成为出色的忍者吗?”冷月寒听到了冷血寒问自己的问题,她点了点头。

冷血寒将眼眸注视在天空中,她看着了天空说:“我们身为冷家的人,我们第一个要精通的就是火遁和幻术。我们的族人一定会有一个力量属性就是火性,所以凡是冷家人的体质是肯定会拥有火性力量的。然而,幻术要精通的原因是因为这是我们血瞳的能力。血瞳的最大功能就是幻术。幻术可以给人陷入一个梦境里头,当敌人陷入了一个梦境里头,我们就有很大的成功率打败所有的敌人。然后,我们要成为一个出色的忍者之前,我们需要坚持到底,永不放弃的精神。而且,我们也需要小心谨慎,不要陷入敌人的陷阱。尤其是幻术,如果和冷家族人对打的时候,就要特别小心不可以一直注视着对方的双眸。而且,记住幻术是一个会让人进入虚幻世界的忍术。如果当你发现这是一个很奇怪的情景时,你就要马上解开这个幻术。不然就会让敌人得逞,然后把我们给打败。我就先和月儿你说这些,你明白了吗?”

听着了冷血寒一一诉说,冷月寒将冷血寒说的话都铭记在心,她看着了冷血寒点了点头:“我明白了,姐姐。”

原本迷失自己的冷月寒忽然想起了冷血寒曾经和自己说过的话,她环绕了四周围,她看着了这些血腥画面。然而,她站在了鲜血中,鲜红的液体借由月亮微薄的光芒反射出了自己的身影。只见自己的身子便不是以前那娇小玲珑的冷月寒,而是现在成熟充满女人味的冷月寒。这不禁令冷月寒错愕了起来。难道自己是困在了幻术里头吗?她双手结印,想尽办法解开这个幻术。可是,她却没办法解开。

这时,她想到了佐藤司风那眼眸中那三角形形状映照在自己的瞳孔中,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佐藤司风对自己使用了幻影。可是,她要怎么做才可以把幻影揭开呢?幻影能够将异空间扭曲,将一切的人事物在某个时刻停止,陷入了一个难以破解的幻术。

冷月寒双手结印,她紧闭了双眸,她将从身子中凝聚了不少的力量。而这些力量慢慢转换成了冰性的力量,她利用冰风的力量冻结了这里的异空间冻结了起来,将所有的人事物都冻结了起来。冷月寒再次双手快速结印,火性力量从口中吐出。大火力量燃尽了这个异空间,将这里的一切都消灭。

佐藤司风忽然用左手捂住了自己的双眸,双眸不禁疼得让人无法呼吸。他跪着了自己的身子倒在了地上,脸色变得十足得苍白,额前还流下了几排得冷汗。然而原本坐在地上的冷月寒忽然回过了神来,她缓缓站了起来。她看着了佐藤司风很落魄得样子,她毫无犹豫再次拿起了手里剑一起过发出了十几个往佐藤司风攻击。佐藤司风似乎感应到了冷月寒发出的攻击,他再次使用了瞬身术挡开。

他站在了冷月寒得眼前,虽然双眼因为刚刚的幻影消耗了太多的力量,造成佐藤司风的双眼已经严重疲惫,似乎只要再使用更多血瞳的力量时,他的双眸会为此而瞎掉。佐藤司风立刻拿起了苦无,往冷月寒刺去。冷月寒翻跟斗,将脚往上移动,将佐藤司风手上的苦无踢开。然而再一脚打在了佐藤司风的脸上,佐藤司风因此而跌坐在地上。冷月寒迅速拿起了手里剑往佐藤司风的身上投掷,佐藤司风拿起了苦无挡开所有的手里剑。手里剑因为撞上了苦无而往冷月寒的方向弹飞。

冷月寒身手敏捷地躲开了所有的手里剑,她双手结印,将结了印的双手放在地上。“土遁,土岩壁。”这个时候,一个土墙从地上钻了上来。这不禁令佐藤司风立刻跳起了身子往土墙跳了过去,此时佐藤司风发现冷月寒并没有在土墙之后。

霎时,佐藤司风想要移动身子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陷入了泥浆里头。佐藤司风想要从泥浆里头逃开,可是才发现自己完全陷入了泥浆里头,无法从泥浆里头走出来。这时,忽然之间一阵雷属性的力量从泥浆里头浮现起来,将不禁令无法移动的佐藤司风立刻被雷劈伤。佐藤司风不禁感受那雷属性的力量不断地将自己身体里头的细胞正在进行破坏,让佐藤司风身体完全无力地倒在了地上。

冷月寒站在了某一棵大树上,她看着了惨败的佐藤司风,脸部毫无任何表情。

Labels:



HELLO



RECORDS

Tidying and Updating soon..

THANKSGIVING

- Give them a loud applause!
Helped by
Elaine | Google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