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s Life

  • Entries
  • Author
  • Friends
  • Novels
  • Chat
Episode 45
Sunday, June 18, 2017 | 1:34 AM | 0Comment


冷月寒看着那个强大的雷遁术,她完全没有任何办法可以避开眼前这个重量级的术。这是采用自然界庞大的能量所形成的雷遁术,这不禁令冷月寒完全对眼前的术没辙了。她完全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术来避开,她的双眸一直注视着那个要往自己打下的雷。这一次,可能真的是她输了。

忽然之间,冷月寒觉得有一股炽热的能量传入自己的身子。冷月寒不禁有些疑惑,身子并没有排斥这个炽热感。她的黑血瞳不停闪烁着嗜血的光芒,那鲜艳的血色看起来就像是修罗一样。可是,冷月寒不明自己所面对的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她只是觉得那股炽热感一直包围着自己,似乎一点感觉也没有。

佐藤司风还仍然感应得到冷月寒的气息,不禁觉得好奇了起来。刚刚他使出的术可是百分之百命中目标,照例来说冷月寒应该是死了才对啊!但是,为什么他还是可以感应得到冷月寒的气息。


霎时,一个紫色外形呈骷髅状,能量将身体完全罩住,只见冷月寒被保护在里头,只见她的双眸变得非常嗜血。她看着了佐藤司风,歪了歪头,眼神变得十分犀利:“原来将幻影和黑炎觉醒的第三个力量就是这个须佐能乎啊!幸好这个护盾把我从你刚刚的术给保护了,你的愿望实现不了了。姑丈!”

佐藤司风对于眼前的冷月寒不禁惊叹了起来,没有想到冷月寒居然拥有如此强大的术而且还是隐藏在黑血瞳的秘术!怎么自己不会再去研究黑血瞳的背景呢!佐藤司风想着了都觉得自己愚蠢毙了。可是,他再怎么想也没有用了。

“姑丈,你还有机会可以赢吗?可以打败这样的我吗?”说完,冷月寒的须佐能乎在骷髅状能量的基础上布满经络及血肉,被外衣状的查克拉包裹,身材也变得微微高大。只见冷月寒双手抱胸地直视着佐藤司风。佐藤司风不禁错额地不知该如何面对眼前已经强得不像话地女生。

冷月寒的须佐能乎右手持着黑炎,冷月寒轻轻一挥右手,那须佐能乎的右手也跟着将黑炎往佐藤司风的身上投掷而去。佐藤司风身子迅速地躲开,可是只见冷月寒一直不断发出攻击。这只好让他再次使用黑血瞳的能力,再次将自己转移向另一个时空。这时,佐藤司风站在了须佐能乎的后头,想要玩偷袭。可是,眼尖的冷月寒轻轻抬起脚,那高大的须佐能乎太气了自己的大腿,一脚把佐藤司风给踢飞得远远的。佐藤司风因为重力整个身子倒在了地上,背后不禁传来了痛楚,让佐藤司风不禁痛苦地呻吟。

佐藤司风缓缓抬起自己伤痕累累的身体站起来,他看着了被须佐能乎护着的冷月寒露出了一道勉强的笑容:“没想到你真的很变强啊!竟然可以把我拖到这样的地步。”冷月寒看着了佐藤司风,她冷冷的说了一句:“冷家人的力量和占有冷家力量的人肯定是有差距的。”说完,须佐能乎的左手拿起了一把灵弓,它拿起了一把箭往佐藤司风的身上射击。佐藤司风便快速躲开了那个弓箭,这时佐藤司风的视线忽然模糊了起来,不禁对着自己的双眼有些疑惑。

冷月寒看着了佐藤司风的举止,她也毫无留情地对佐藤司风发出攻击。只见须佐能乎一直不停地拿起了弓箭往佐藤司风的身上攻击而去;佐藤司风双手快速结印,一阵冰风朝往自己射来的弓箭给冻结了起来,原本往自己飞来地弓箭都被冰块封住了去向。

冷月寒看着了佐藤司风,不禁对他说:“你的视线模糊,差不多要进入了失明地状态。因为你不是真正冷家人,所以过度使用血瞳,效力会开始慢慢撤退,然后你的视线也会开始慢慢模糊,然后失明。这就是冷家人和滥用冷家能量人的差别!”说完,冷月寒不禁狂笑了起来,看着自己已经落魄的姑丈。无论开发了什么力量,最后还是摆脱不了不是冷家人的命运,这岂不是很可笑吗?浪费了那么多心血,换来的就是过度利用血瞳然后失明!真是很可笑。

佐藤司风不把冷月寒的话听在耳里,他双手掩盖着自己的耳朵,大声咆哮:“不!不可能!我不可能失明的!”现在,佐藤司风看着眼前的一切已经变得模糊,不禁惊讶了起来。难道冷月寒说的是真实的!?这个时候,冷月寒走向了佐藤司风的面前,她拿起了苦无将佐藤司风的双手和双脚用苦无插着,以让佐藤司风固定身子。

从双手和双脚传来的痛楚刺激着佐藤司风的脑细胞,不禁令佐藤司风呻吟。冷月寒冷眼看着了佐藤司风,护着她的须佐能乎缓缓撤退,只剩下了她自己一个人。这个时候,冷月寒看着了已经败在脚下的佐藤司风,她蹲着身子看着了佐藤司风的脸孔,语气异常冰冷:“姑丈,我让你体会一下当你挖走我族人双眼的痛吧!”一说完…

“啊啊啊啊啊啊啊!!!!!”

只见冷月寒轻轻打开佐藤司风的左眼,她一点一点地从眼眶里头慢慢挖出,鲜血不停地从她手上留下。这不禁令佐藤司风痛苦地发出尖叫声,冷月寒又慢慢挖出他的左眼,痛楚一直在佐藤司风的脑海中蔓延着。冷月寒看着左眼已经缓缓从眼眶脱出,她将连接到大脑的神经线切段。然后,将一只左眼放进了一个装满药水的罐放着。

这个时候,佐藤司风一直不停地喘着气,他的左眼眶已经没了眼球,直接左眼一直不停地在流着鲜血。当冷月寒在挖着佐藤司风地左眼时,鲜血不仅流淌到冷月寒的手,甚至还喷到了冷月寒的脸。冷月寒闻了闻那血腥味,露出了一道笑容。“接下来,就到右眼了。”只见,冷月寒的手缓缓从佐藤司风的右眼伸出,而佐藤司风似乎感受到了冷月寒那只手的动静,不禁呐喊了一声。

“求求你!!不要啊!!!”

不久之后,冷月寒将右眼放入了另一瓶装满药水的罐子 。她看着了没了双眼的佐藤司风,然后她再看着自己布满鲜血的双手,她不但不恐惧反而还露出了开心的神情。这简直像极了在世的修罗一样。她看着了那紫色眼眸放在了那两瓶罐子,她脸上的那笑意仍然挂着。“既然父亲的双眼已经拿回来了,接下来就是我父母亲们的细胞。”说完,她拿起了不少张的起爆符。他统统粘在了佐藤司风的身子,一个都不漏的黏上。这时,佐藤司风忽然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立刻害怕地问了问冷月寒:“你对我做了什么?!挖了双眼还不够吗!?”

冷月寒听着佐藤司风问着自己的话,不禁嗤了一声:“挖了双眼罢了,哪里可能足够啊?我还没还完给你我小时候的苦呢!”佐藤司风听着了冷月寒对自己说的话,不禁紧张得朝冷月寒说:“你挖了我的双眼就算了,你还要想要我怎么样!?好歹我也是你的姑丈,难道你没有感情吗?!你这个冷血的侄女。”

“哈哈哈哈哈哈….”冷月寒听着了佐藤司风说的话更是戳中了她的笑穴,她还是第一次看过那么不要脸的罪人。她看着了佐藤司风,语气中充满了讽刺:“我的情感都是因为你的所作所为而被抹杀掉了!你有本事你来体验我的痛苦啊!用你一死来赔偿我族人的性命根本都不足以偿还!我一定要好好折磨你!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痛!”这个时候,佐藤司风被冷月寒的话塞得无话可说,可见现在的情况,他自己本身也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了,不语。冷月寒看着无动静的佐藤司风,她咽了咽口水,冷冷的口吻传入佐藤司风的耳里:“遗言。”

佐藤司风听着了冷月寒的话,不禁令佐藤司风开了声:“我告诉你,冷月寒。即使我死了,我伟大的梦想是不会因此而熄灭的。我可是做了足够的准备来完成我的计划,即使我死了我也有我的手下会帮助我完成的。你等着忍界大战的那一刻吧!这个忍界是属于我们佐藤家族的了!你等着看好了!”冷月寒听着了佐藤司风的话,她看了一眼被起爆符贴满全身的佐藤司风。她伸出了双手,一个结印。佐藤司风身体上的起爆符就立刻炸开了,只见血肉腾飞,身后不禁起了一阵大火。

被佐藤司风的血肉浸湿衣服的冷月寒看着自己身子浑身血淋淋的,那充满嗜血的笑容依旧挂在嘴角上。

 “碎尸,复仇。哼…”冷月寒看着了身后的大火,看着地上被炸成碎的血肉,她不禁笑了起来。这一刻,她终于等到了。她亲自把仇人给碎尸了,她真的好开心啊...

是啊,看着佐藤司风的身子被炸成了血肉,她并不再恐惧,但是她变得很开心。这就是她要的结果啊。她不管自己身上的血腥味,她拖着自己疲惫的身子走回家。只要她迈步,地上就会留下血迹。不久,她看着自己的住宿就近在眼前。她走进了自己的住宿,她拿了一套新的衣服走进了浴室洗澡。她将那被血肉覆盖的衣服拿开,然后便进了浴室洗澡。她看着自己浑身上下都是血迹,她拿起了花洒将这些鲜血冲开。地上正流淌着富有鲜血的水...

当她冲好凉了之后,她从浴室走了出来。她看着了自己的床,她不禁倒下身子躺在床上。霎时,冷月寒的双眼变得十分疼痛,她捂着双眼呻吟。忽然之间,她的身子全身骨头酸痛,肌肉紧绷,不禁令冷月寒痛苦地躺在床上无法移动。

难道,这就是须佐能乎的副作用吗?看来,强大的力量所背负着的后遗症也是很重担的呢。

Labels:



HELLO



RECORDS

Tidying and Updating soon..

THANKSGIVING

- Give them a loud applause!
Helped by
Elaine | Google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