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s Life

  • Entries
  • Author
  • Friends
  • Novels
  • Chat
Episode 46
Sunday, June 18, 2017 | 1:35 AM | 0Comment


星辰,

一陣熊熊烈火及黑色的煙霧從某個樹林傳出,正用瞬步穿越星辰巡邏的夜羽謹及秋澤星被這一幕吸引著眼球。他們倆為這突發的熊熊烈火感到十足好奇。

“謹。”秋澤星加重了聲量。夜羽謹的雙眸旁緩緩爆出了青根,普通的視線一下子轉換成了全視角的視野。

“星辰森林的熊熊烈火好像是由體內力量凝聚發出的火遁術而造成的,而且地上還殘留著鮮血,看樣子是人為的。”夜羽謹雙眸看到了這一切,他感到十足錯愕,究竟是誰做了這一切。

“我們去看看。”

說完,兩個人立刻使用瞬身術,讓自己從原本的所在處,立刻轉移到案發現場。只見星辰森林不斷燃起熊熊烈火,看著被摧毀的樹林。他們倆更是疑惑,他們再往前仔細觀察,一陣刺鼻的血腥味朝他們撲鼻而來。

“好臭的血腥味。”秋澤星捏著鼻子,不讓那味道一直刺激著自己的嗅覺,讓人難以呼吸。夜羽謹蹲下身,被鮮血沾滿的地上還有殘留著血肉,夜羽謹皺眉。

“我懷疑有人身亡。”這時,夜羽謹從腰包拿起了一直試管,將地上殘留的血跡注入試管裏頭。

“我們拿去醫藥部門,讓醫務忍者們查一查這是誰的鮮血吧。”夜羽謹將那裝了鮮血的試管,朝秋澤星說道。秋澤星點了點頭,內心莫名地掀起了一陣漣漪。 從渡邊雨荷的消失,佈滿秘密的冷家,被燃燒的樹林及血肉模糊的痕跡。他不禁有一種不祥的預感,覺得有什麼不好的事情會發生..

冷家,

一座灰色破舊破木磚瓦房,在星辰某個角落峻峭。靜默的毀滅,壮观的废墟倒伏在尘土之中,曾经受庇于其下的一切都在它的塌中遭到毁灭。那個紫色長髮的女孩,黑色的眼眸中血色雪花狀的瞳孔閃爍著赤血的光芒。她朝冷家走向前,不少的機關被觸發。地上被黏滿了起爆符,巨大爆炸聲的作響,冷月寒立刻跳躍,雙手不斷地結印。“水遁,大瀑布之術。”

一陣巨大的洪水由冷月寒體內大量的力量形成,大口地朝大火吹襲。水克火的局勢不禁將大火給熄滅。冷月寒走到了冷家門口,將自己家的門打開。他看著地上那已干涸的血迹,四周围布满了灰尘与蜘蛛丝,破旧的家具的家。她低下了头,淡淡地说:

“我..回來了..”

霎時,一個人影忽然閃過在冷月寒的面前,不禁令冷月寒警惕了起來。紫色的眼眸立刻轉變成黑紅色的眼眸,環繞四周圍探查那人影,但卻毫無蹤影。

她朝自己的房間走向去,將自己的房門打開。映入眼簾的是一張陳舊的床,陳舊的傢俱。這時,原本空蕩蕩的桌上忽然出現了一本書籍,冷月寒的黑血瞳依然閃耀著血色的光芒。她將書籍一打開,發現裡面記載著更多黑血瞳的歷史及用處。其中有一項就是,在與佐藤司風對戰的時候暴走觸發的一項隱藏在黑血瞳背後巨大的術:“須佐能乎”

裡面就記載著须佐能乎的本质是一种实体化的力量,巨大的力量形成人形包围着施术者,绝大多数攻击都对其无效,但使用过多会导致副作用。它既是施术者的“守护神”,也是蚕食施术者生命力的“死神”。

開啟方法:完成体须佐能乎的开启条件更为严苛,只有将黑血瞳发挥到极致且自身拥有庞大力量的人才拥有开启完成体须佐能乎的可能性,但能将万花筒的瞳力锻炼到极致的人本就很少,而且一般来说万花筒使用过多即会造成失明,因此历史上开启过完成体须佐能乎的人屈指可数。此状态下的须佐能乎查克拉完全成型稳固,其力量足以开山裂海,背部长出翅膀,可以飞上天空,还能使出施术者所擅长的忍术。

使用方法:施术者可以选择站在须佐能乎的内部或者外部,当施术者移动,须佐能乎也跟随移动。同时,须佐能乎能跟随施术者的意念做出任何动作。须佐能乎亦可局部使用,例如只召唤出局部的手臂、手掌等形态进行战斗。

一行行的字眼映入眼簾,冷月寒不禁皺眉。她將書本關起,放入腰包裡。她轉身要離開,忽然之間一個人影拿起了苦無朝冷月寒的背後劃去。手腳敏捷的冷月寒立刻躲過了那人影的攻擊,馬上跑出冷家門外。只見映入視野的人影是一個帶著面具,身上披著黑色長袍的人。他立刻跑出了冷家外,不禁讓冷月寒也追上了他的步伐。黑衣人看著自己的行動成功讓冷月寒引出來,雙手快速地結印,雙手按在地上,直接地上的裂縫朝冷月寒襲來。

冷月寒立刻躲開了黑衣人的攻擊,她跳躍並站在了一棵大樹上的樹枝上。霎時,黑衣人忽然變身出現在他後頭,苦無便朝冷月寒刺去。冷月寒感嘆這個黑衣人速度快得不得了,冷月寒也馬上躲過了黑衣人的攻擊。

這時黑衣人的雙手正要結印時,一陣冰涼涼的風朝自己襲來。只見自己被這襲擊而來的冰風控制了行動,但是忽然之間黑衣人又消失了。冷月寒瞪大雙眼看著眼前的一切,感到震撼。還是第一次有人能夠躲過他的冰遁!

忽然之間,無數的手裏劍從各個角落朝冷月寒投擲而去,冷月寒迅速地躲來這些朝自己射來的手裏劍。半響,被冷月寒躲過的手裏劍忽然變化成剛剛那個人影,拿起了鎖鏈一把套住了冷月寒。冷月寒完全沒有感應到那人影的轉換,自己的身體被鎖鏈一套封鎖了行動。

“你是誰。”冷月寒看著眼前這個強勢的黑衣人,冷冷地問道。

“你不需要現在知道。”聲音隔著面具變得有些清脆,但卻很清楚地聽出那是一個毫無感情的女聲。她朝冷月寒所在處走過去,她蹲下來右手抓著了冷月寒的臉,讓冷月寒直視著自己。

“之後你就知道了,後會有期。”那黑衣人冷冷地說了這一番話後,人影及鎖鏈隨著話語完畢而離去。冷月寒與那黑衣人四目互視的時候,她不禁受到了驚嚇。因為那雙注視著自己的眼睛,是一雙充滿神秘的紫色眼眸。

難道,冷家還有人存活嗎…?



星影辦公室,

秋澤星和夜羽謹兩個龐大的人影站在星影的面前,星影大人挑眉,聽著了剛剛倆人訴說的事情不語。

“我把那血液送去了醫療部門讓醫療忍者們幫忙檢查,不曉得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夜羽謹看著星影說道。星影抓了抓自己的後腦勺,不禁感到有些懊惱。

“可是,守護邊界與結界的忍者們並沒有傳送有任何入侵者的消息,感應組的忍者也完全沒有任何敵人襲擊星辰的消息。但是,這個破壞究竟是什麼樣的人做出的?”秋澤星想起剛剛去詢問各個部門詳情的隊長們,各個都毫無頭緒。

這時,星影的腦海裡忽然閃過一段記憶,

“星影大人,我在暗部的信箱中看到了這個。”秋疾風將手上的信遞給星影,星影則接過了從信箱打開了信看看。只見那是佐藤司風寫給冷月寒的挑釁信,不禁令星影大人又皺眉了。

“這樣看來,佐藤司風與冷月寒將會在不久之後,會有一個屬於他們倆人的對戰。”秋疾風不禁有一股不祥的預感,覺得這事會在不久之後發生。

星影點了點頭:“不排除這個可能性,而且我覺得這事情會發生的機率非常高。”

實力強大的姪女對上陰險的姑丈的戰爭,恐怕這一發生可能會一發不可收拾。

星影回憶起自己和秋疾風說過的話,不禁覺得那是星辰村子的人引發的事情。這時,星影的門傳出了敲門聲。

“請進。”星影淡淡地說道。只見是穿著醫袍地醫療人員,拿起了剛剛夜羽謹提供的試管,報告果然已經出來了。

“星影大人,根據我們的調查與分析,這個血液是屬於佐藤家族的族長——佐藤司風。按照夜羽謹大人提供的片詞,佐藤司風有可能葬身於爆炸,所以樹林裡滿地的血肉模糊,可能就是佐藤司風的屍體。”醫務人員緩緩地朝星影做出這份報告,星影大人的猜測果然是準確的。

“我知道了。”星影一揮手,醫務人員就立刻退下了。在場的秋澤星及夜羽謹不禁錯愕,難道樹林被燃起的熊熊烈火及那灘鮮血,是冷月寒及佐藤司風解決私人恩怨的結果嗎?

“看樣子冷月寒終於把自己這生中最恨的人給消除了。”星影大人緩緩地說道。秋澤星和夜羽謹聽了星影大人這句話,不語。他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應。或許,冷月寒這一生的使命已完成,那麼他們倆是不是有機會可以和冷月寒見面,然後一起組成小隊去做任務了呢?

Labels:



HELLO



RECORDS

Tidying and Updating soon..

THANKSGIVING

- Give them a loud applause!
Helped by
Elaine | Google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