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s Life

  • Entries
  • Author
  • Friends
  • Novels
  • Chat
Episode 47
Sunday, June 18, 2017 | 1:35 AM | 0Comment


身穿便服的冷月寒從冷家走回星辰市鎮的路上,回想起剛剛那個黑衣戴著面具的女子,想起那面具下的那一雙紫色眼睛。她不禁疑惑⋯她那深邃的紫色眼眸也正透露出疑惑的神情。

那個女子為什麼會有紫色的眼眸⋯? 難道冷家還有另一個倖存者嗎?

但是回想起佐藤司風曾說過的話,她立刻否定這個想法。

不對,或許這個女子是佐藤家族中的其中一個族人,或許是利用冷家族人眼睛能力要來剷除掉自己的人。可惡,佐藤司風這個陰險狡詐的小人 ⋯

雖然佐藤司風已經死在自己的手下,但心中卻燃起了非常不詳的預感。她忽然覺得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或許並不會如此簡單。想到剛剛那個黑衣人會埋伏在冷家那座廢墟,有必要和星影大人報告這事情嗎?

星影辦公樓,

冷月寒邁步朝星影大人的辦公室走去,她站在了星影大人的門口前。原本,她已經舉起手要敲下了星影大人的門。但一段對話卻讓她停止了動作。

「 還是沒有渡邊雨荷的下落嗎?」星影大人那嚴肅的聲音傳入冷月寒的耳裡。
「 自從她消失了之後,無論我們怎麼找,都毫無下落。我爸爸也動用了情報組的力量去尋找,也是毫無消息。」一陣男性聲音也傳入了冷月寒的耳裡,不禁令冷月寒皺眉。

渡邊雨荷 ⋯ 消失⋯ 難道⋯?

星影大人忽然感應門外有人,他朝夜羽謹和秋澤星使了個眼神。兩個馬上衝出星影辦公室外,要把正在外頭偷聽他們所說的一切的人處決。只見秋澤星左手馬上聚集雷性力量;夜羽謹右手聚集柔拳力量,朝那個人影攻擊去。只見冷月寒被他們的攻擊弄得全身痛得無法動彈,臉上立刻布出痛苦的表情。

「寒!?」秋澤星一臉震驚看著眼前這紫色頭髮紫色眼眸的冷月寒。
「澤,小心。」夜羽謹的雙眸旁立刻爆出了青根,正尋找冷月寒的真正身影。然而,那個被攻擊的冷月寒身影慢慢化成雪花朝天上飄落而去,那是冷月寒的分身術。

夜羽謹透過白瞳看著冷月寒的身影,忽然他往上一看,看到冷月寒將力量聚集在腳上站在天花板上。「 澤,寒在你上面!」

秋澤星馬上從腰包拿出了苦無朝冷月寒投擲而去,只見冷月寒一手接過了秋澤星的苦無。她跳了下來,紫色的眼眸冷冷地看著他們:「 我沒興趣和你們對戰。」說完,她便走進了星影大人的辦公室裡頭。他們兩個一臉錯愕,也跟著進去了星影的辦公室。

冷月寒走到了星影辦公桌面前,冷眼注視著星影。星影直視著冷月寒,淡淡地問道:「 剛剛的對話妳都聽到了?」冷月寒點了點頭。「 渡邊雨荷失蹤是怎麼回事?」星影看著冷月寒那認真的表情,淡淡的口吻脫口而出:「 渡邊雨荷在任務中被人抓走了,我們已利用了好幾天的時間搜索她的蹤影,毫無下落。 」

冷月寒一臉震驚,似乎想到了什麼,她緊皺眉看著星影淡淡地問道:「 在哪裡被抓走? 」

「 冷家 」 回應自己的是一陣充滿磁性的男聲,回頭一看,那是夜羽謹。

「 我們經過冷家的時候,冷家被設置了不少的機關及陷阱,也有不少的人埋伏在那裡。雨荷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被抓走的,只見埋伏在冷家的敵人實力強大,立馬中斷了我們要追尋雨荷的去處。」秋澤星也站了出來,充滿男人味的嗓音傳遍整個辦公室。

冷月寒聽了這幾段話,不禁令她咬牙切齒。

「 這件事情原本只有三人知道,現在冷月寒你也知道了這件事情。那我希望你能夠助我們一臂之力去尋找渡邊雨荷的所在處。因為我很嚴肅地在處理這件事情,渡邊雨荷在冷家失蹤並不是一個簡單的事情。」星影看著冷眼注視自己的冷月寒,他語氣的溫度也下降了不少。冷月寒則同意地點了點頭,回應著:「 我今天回冷家的時候,也遇到了敵人。我來星影大人您的辦公室就是為了稟報此事。」

星影大人看了冷月寒身後的那兩個高大男生,再將目光投向冷月寒,啟口:「 妳就和秋澤星還有夜羽謹三人一起組隊去執行這項秘密任務,還有冷月寒請勿以暗部的身分去執行,所以你們穿星辰上忍制度去就可以了,避免引起太大的招搖。」

三人點了點頭以示同意。「 是!」

「 記住,這是秘密任務。只有你們三人與我知道的秘密,若有另一人知道此事。」還沒說完,星影再將目光投向冷月寒。「 寒,你知道該怎麼做的。」冷月寒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身影滿滿變化成雪花朝上飄落,利用了瞬身術離開了星影的辦公室。秋澤星和夜羽謹看著冷月寒的離開,他們也各別用了屬於自己的瞬身術離開星影辦公室。星影看著他們三人的身影漸漸消失,他的額前不禁冒了無數冷汗。

冷月寒房間,

冷月寒站在了自己的書桌面前,看著放置在書桌上的相冊。一張照片吸引著冷月寒的眼球,只見那是兩個小女生微笑的合照,個子較高的女生樣子看起來成熟穩重,另一個女孩看起來比較幼齒;兩個小女孩擁有相似的臉孔,看起來像是一對姐妹的合照。沒錯,個子較高的女生稱為冷血寒,而另一個小女孩則是冷月寒。

冷月寒回想起當時的那個注視著自己的紫色眼眸,毫無神情又犀利版的眼神令冷月寒銘記在心,腦海無法擺脫掉那個眼神。她將相冊拿起來,看著相冊上那冷血寒的紫色眼眸,和藹又溫暖的神情不禁令冷月寒開始有點懷念。但她仔細一看,發現姊姊那眼神和那時與黑衣人的那雙眼神有點相像,難道冷血寒還活著嗎?

冷月寒又回想起冷血寒死在自己的面前,她立刻擺脫這個想法。不可能,姊姊已經死了⋯ 那絕對不會是姊姊,而且姊姊絕對不會做出背叛村子的事⋯

冷月寒從家裡走出來,她緩緩地朝星辰花園的方向走去,然而她走到了星辰花園時,發現那兩個龐大的身影已經站在了自己的面前。沒錯,那就是夜羽謹和秋澤星。

「 寒,我們去找線索吧。」秋澤星那深邃的褐色眼眸注視著正看著自己的冷月寒,冷月寒點了點頭。三人便一起朝冷家的方向使用瞬步朝前方快速地走去,而那三人的身影彷彿放映起六年前的他們,那三個總是一起引人注目,很出色的身影。

不久之後,冷月寒,夜羽謹和秋澤星就到達了冷家。夜羽謹和秋澤星看著眼前這座已成廢墟的冷家,他們把視線放在了冷月寒身上。「 寒,這裏是你原本的家嗎?」秋澤星問著站在自己身旁的冷月寒,冷月寒點了點頭。

「 謹,用你的白眼看看四周圍。」冷月寒沒回應秋澤星的問題,她看向了夜羽謹,淡淡地說道。夜羽謹點了點頭,他的雙眼旁又爆出了青根,視野轉換成了全方位都能看得一清二楚,連人體內力量的任何穴道都能看得仔細的視角。夜羽謹看著冷家四周圍一點動靜都沒有,不禁感覺到十足的好奇。「 沒有任何疑點。」

夜羽謹短短的一句話聽入冷月寒耳裡,不禁令冷月寒輕輕挑眉。她擅自走向前,看著自己走到了冷家門口前。她輕輕地打開了門,她看了看四周圍毫無任何可疑的事物。她轉過了身,朝夜羽謹和秋澤星使了一個眼神,他們也跟上前去。他們三人分開調查冷家的任何角落,為了就是要尋找渡邊雨荷失蹤的一些線索。

夜羽謹和秋澤星忽然想起之前他們就是在冷家的某一個房間,想要嘗試打開捲軸卻招來敵人的來襲。他們對那個捲軸更是充滿了疑惑,倆人同時馬上跑到了那個房間去。當他們跑進了那個房間、發現房間裡的書桌上空空毫無任何一點東西。夜羽謹和秋澤星不禁皺下了眉頭,夜羽謹的雙眸旁依然有青根出現,看著四周圍有沒有可疑的東西。秋澤星打開了那房間裡的所有櫥櫃,看著裡頭都空蕩的沒有任何東西。他更是感到十足疑惑,那些東西到底被什麼樣的人拿走了⋯

冷月寒走到了冷家的地下室,她看到一個小小的火苗正微弱地為地下室照耀著光芒。冷月寒只好透過這個微弱的光芒去尋找任何可疑的光芒,她正尋找可疑的線索時,忽然之間自己的脖子前出現了一把苦無,不禁立刻提升了冷月寒的警惕之心。然而,那把苦無有黏上起爆符。冷月寒瞪大雙眼,看著起爆符緩緩地引燃起大火。

「 嗙!」一陣爆炸聲從下路傳進秋澤星和夜羽謹的耳裡,不禁令他們感到警惕了起來。夜羽謹的視野放在底下,發現到有兩個人影正對打著。夜羽謹見次,馬上拉著秋澤星走出房間。「夜羽謹,你這是幹嘛?」秋澤星不知道夜羽謹忽然拉著自己有何意思,皺起眉頭有點生氣地問道。「寒遇到敵人了,我們去地下室看看。」說完,夜羽謹依然拉著秋澤星走下去地下室。

-

「 你到底是誰!?」冷月寒用了替身術躲過了剛剛的爆炸,她冷眼地看著眼前又是黑色長袍帶著面具的女生,口吻變得十足冰冷。這時,夜羽謹和秋澤星往地下室走的時候,發現到站在冷月寒面前的黑衣人,他們更是疑惑。夜羽謹又使用了白眼看著站在冷月寒面前的人影,夜羽謹的額前不僅冒汗。那個力量⋯ 冷冰冰的⋯ 純屬冷家人的沒錯⋯

黑衣人沒有回應冷月寒的問題,只見黑衣人把頭轉向了夜羽謹和秋澤星。他們倆看著眼前的黑衣人,他們不禁感覺得到這會有些棘手。黑衣人打量了夜羽謹和秋澤星,他不禁採取了行動。只見黑衣人雙手快速地結印,雷性的力量忽然聚集在黑衣人的雙手上,他掌控著這些力量朝夜羽謹和秋澤星攻擊而去。夜羽謹和秋澤星馬上躲開他的攻擊,冷月寒馬上跑到了夜羽謹和秋澤星的面前,朝他們倆冷冷地說:「我想到了一個策略,你們仔細聽我說。」夜羽謹和秋澤星看著冷月寒那嚴肅的表情,點了點頭。冷月寒向他們簡單述說,他們了解了冷月寒的策略。他們三人站在一起,看著眼前的黑衣人,臉上露出了嚴肅的表情。

黑衣人看著了他們三人,清脆的聲音傳入了他們的耳裡:「 你們今日的對手不是我,冷家外頭已經被包圍了。下次再見。」 說完,黑衣人的身影立即消失。消失的速度更是讓夜羽謹感到十足的驚嚇,黑衣人在不到一秒的時間立刻從這個空間消失,看起來不像普通的瞬身術。冷月寒也一臉驚嚇看著黑衣人逃跑了,她更是覺得奇怪了。黑衣人一直出現在冷家,這到底有何意思 ⋯ ?

「 寒,看來你指定的策略沒辦法用了。」秋澤星看著冷月寒,不禁感到有些無奈地說道。冷月寒別過頭,沒理會秋澤星,她回想起剛剛黑衣人的那個聲音,不禁感覺到有些耳熟。

冷月寒,夜羽謹和秋澤星馬上跑到冷家裡的客廳。夜羽謹透過佈滿灰塵的窗口,使用白眼仔細一看,發現到冷家外已貼滿了起爆符。夜羽謹看著了冷月寒和秋澤星,著急地喊道:「快點離開冷家,冷家外已被黏滿了起爆符!」 三人立刻使用了瞬身術,馬上逃離冷家。

幸好他們三人逃得快,只見冷家在自己的眼前爆炸了,引燃起熊熊烈火,濃烈的灰色煙霧朝天空飄移。冷月寒,夜羽謹和秋澤星看著眼前這個被燃起的熊熊烈火,不禁感到有些疑惑。霎時,秋澤星和夜羽謹似乎中了敵人的幻術,秋澤星和夜羽謹瞪大了眼睛,只見他們倆被一個樹枝包圍並封鎖了他們的行動,只見那個樹枝把自己越扎越緊,不禁令他們倆感到有點痛苦。

「 可惡,又是幻術。」秋澤星一直想辦法要將自己從這個幻術世界逃脫出來,但他發現普通的解開方法卻解不了這個痛苦的世界。

「 這個可怕的幻術恐怕是冷家人血瞳的幻術吧。怎麼解都解不了⋯ 可惡⋯」夜羽謹也一直拼命掙扎著,但卻難以讓自己逃脫。

「怎麼可能會是冷家人啊,冷家現在只剩下冷月寒一個人了。更何況冷月寒現在跟著我們一起做任務,怎麼可能會是她使的術啊?」秋澤星看著樹枝一圈又一圈地把自己紮緊,痛苦地看著夜羽謹說道。

「 我說的不是冷月寒,而是那個黑衣人。我透過我的白眼仔細一看,發現到那個黑衣人的力量是屬於冷家人的沒錯。」夜羽謹則回應著秋澤星的問題,夜羽謹也一樣被無數的樹枝紮緊著身子,臉上佈滿辛苦的表情。

「 那我們現在要怎麼辦,我們這樣下去我們會被紮死的。」無論秋澤星要怎麼讓自己逃脫,努力卻還是徒勞。反而,秋澤星還感到十足的疲憊。

忽然之間,冷月寒出現在他們的這個世界裡頭,不禁令他們倆感到驚嚇。

「寒!?」倆人異口同聲地喊道。但他們一看到冷月寒的雙眸已變成了血紅色的眼眸,他們也就知道冷月寒也用回幻術解開他們被困境在的幻術世界。

只見冷月寒雙手結印,只見冷風颼颼地朝被困住的秋澤星和夜羽謹飄逸而去,只見困著秋澤星和夜羽謹的樹忽然被結成了冰,連不斷困著他們倆人的樹枝也停止了行動。冷月寒從腰包裡拿起了無數的手裡劍,朝他們投擲而去。足夠的投擲力道足以讓困著他們倆的樹枝砸碎,讓他們倆從這個束縛著他們的樹逃脫。

「 謝了,寒。」夜羽謹和秋澤星朝冷月寒露出了一個微笑,以示致謝。然而,他們從這個幻術世界逃脫了。夜羽謹和秋澤星只見冷月寒的臉色變得很蒼白,右手蓋著自己的眼睛不斷地喘著氣,然而因為使用過多力量,不禁令冷月寒身體無法平穩然而,他們發現到冷月寒那散發著嗜血光芒的血瞳,則是令人感到不寒而慄的黑血瞳。

「 寒,你沒事吧?」秋澤星馬上扶著了冷月寒,一臉擔心地問道。冷月寒右手抓著了她的雙眼,不停地喘著氣。「 敵人竟然也用幻影⋯ 可惡⋯ 我的力氣快要耗盡了。」夜羽謹一聽到冷月寒這麼一說,忽然想到昏睡四天的渡邊雨荷,他不禁咽口水。

幻影,還真是一個多麼可怕的幻術。

在樹林裡的某個角落,只見黑衣人也摀住了自己的眼睛,大口大口地喘著氣。看著自己的計畫失敗了,右手不禁攥緊拳頭。然而,黑衣人回想起冷月寒的身影,她更是緊皺眉頭。沒想到冷月寒竟然會用回幻影揭破自己的術⋯ 可惡,原以為可以把秋澤星和夜羽謹帶走⋯

「 寒,我背你。」說完,秋澤星馬上將冷月寒背在背後,而冷月寒並不排斥,她依靠在秋澤星那結實的背後,右手依然蓋著自己的雙眼。背著冷月寒的秋澤星,發現到冷月寒的身軀真的很輕盈,背在自己的背上竟然一點感覺也沒有。然而,他們便走在了回家的路上。夜羽謹走到了秋澤星的旁邊,看著秋澤星背後上的冷月寒,將心中自己的疑惑問了出來:「 寒,你怎麼知道對方用幻影?對方難道還是冷家人嗎?」

「 之前我來冷家的時候也有遇過那個黑衣人,黑衣人注視著我的那雙眼睛我很難忘,那是一雙和我一樣的紫色眼眸。剛剛你們倆的幻術,連普通血瞳都無法解開。所以我就用了黑血瞳解開,沒想到盡然耗了我不少力量。」冷月寒那虛弱的聲音聽入夜羽謹的耳裡,不禁令他感到十足疑惑。冷家真的還有其他族人存在嗎?而且對方能夠使用幻影,就代表對方也有黑血瞳。可是回想起秋澤星和自己說過,能讓黑血瞳開眼的人寥寥無幾。所以,那個黑衣人究竟是誰⋯?

這時,靠在秋澤星背後上的冷月寒看著了他們倆的身影,問了問:「你們有什麼線索嗎?」秋澤星和夜羽謹搖了搖頭。

「 你們不想多找一下再回去嗎?」冷月寒虛弱的聲音傳入他們倆的耳裡,他們倆搖了搖頭。「 剛剛我用了我的白眼觀察,今天冷家這裡沒有任何可疑的疑點。也沒有任何渡邊雨荷留下的痕跡⋯ 就只有遇到黑衣人和被敵人襲擊。」夜羽謹的雙眼旁再次暴露出青根,他再環視四周圍,結果依然沒變。秋澤星看著冷月寒,他不禁疑惑了起來。「 寒,你很在乎雨荷嗎?」冷月寒被秋澤星這麼一問,冷月寒不禁發愣了,對秋澤星這個問題沒有做出任何反應。夜羽謹被秋澤星這問題這麼一問,不禁也感到疑惑了起來。他看著了臉色蒼白的冷月寒,微微挑眉。

「 我們都很討厭她,因為她代替了妳的位置。反倒是妳,一聽到她失蹤就會馬上想要和我們一起去尋找他的蹤影。她對妳有什麼特別呢?寒。」秋澤星開門見山地這麼一問,冷月寒不禁閉目。回想起兩次的考試,對手是她。她那不屈不饒的精神,努力想要超越自己的那個意志力⋯ 不禁令她感到十分佩服。

「 寒,你的復仇計畫完成了。我們是不是能夠像以前一樣,也像現在一樣一起執行任務呢?我們都很想念你。」夜羽謹看著冷月寒,不禁問了問道。冷月寒聽著他們倆無數的問題,她不禁緊皺眉頭。「你們可以讓我好好休息嗎?」兩個立刻停止了他們的問題,回應著冷月寒的是:「 對不起。」然而他們三人則是抱持肅靜地朝回家的方向走去。

冷月寒の房間,

秋澤星將背在背後的冷月寒輕輕放在床上,只見冷月寒的額前不停地在冒冷汗。夜羽謹從冷月寒的衣櫥裡拿了一條毛巾,浸溼了毛巾後,幫冷月寒擦了擦額前的汗。「 澤,謹,謝謝。」冷月寒雖然閉目休息,但她那淡淡的聲音傳入了秋澤星和夜羽謹,不禁令他們倆有些愣了。而且她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虛弱的冷月寒 ⋯

「 寒,若沒事的話,我們先去和星影稟報了。」 冷月寒點了點頭後,秋澤星和夜羽謹從冷月寒的房間離開。他們仔細一看冷月寒的房間,不禁感到感嘆,冷月寒房間裡的書櫥擺放了不少各個遁術的書籍。怪不得冷月寒會這麼強 ⋯

星辰辦公室,

秋澤星和夜羽謹背負著沈重的身子緩緩地走到了星影辦公室,他們倆想到剛剛自己陷入黑血瞳那可怕的幻術,身體不禁感覺到筋疲力盡。

正在處理文件的星影忽然感應到外頭有人影,他將目光注視到辦公室的門上,淡淡說道:「 請進來。」秋澤星和夜羽謹聽著那沈穩的聲音,他們便打開了星影辦公室的門。只見星影坐在辦公室,一臉嚴肅地看著秋澤星和夜羽謹他們倆人。

「 冷月寒呢?」星影看著他們二人的身影,少了一個身影,不禁感到疑惑。

「 冷月寒用盡了力量,體力不支現在在家休息。」夜羽謹淡淡地回應著星影的問題。

「 稟報星影大人,這次的任務也依然毫無渡邊雨荷的下落。但在執行這份任務的時候,有一名黑衣人出現搗亂破壞,不清楚有何企圖。但卻能夠清楚了解對方是敵人。」秋澤星的口吻中十分嚴肅,已是成為少年的秋澤星少了像以前那玩世不恭的態度,反而看出了他成熟的一面。星影聽著秋澤星的話,沒有做出任何反應,只是繼續聆聽。

「 而且對方還是冷家的人,還朝我和澤使了黑血瞳能力之一幻影,困在這可怕的幻術世界。幸好有冷月寒在旁,幫助我們從幻術世界逃離。但也是因為如此,冷月寒體力透支,所以先送她回家休息了。」夜羽謹接了秋澤星剛剛說的話,向星影訴說剛剛所遇到的情景;星影的眉頭因此而緊皺。

「 冷家人嗎⋯?」星影低下了頭沈思,對於他們所說的那號人物充滿十足疑惑。星影緩緩抬頭,看著眼前兩個龐大的身影,一臉沈重。「這個任務就到此告一段落,看樣子冷家還是一個很危險的地方。再執行下去,我們星辰會喪失更多的忍者。你們和冷月寒說一下吧。」倆人聽了星影的話,點了點頭以示了解。之後,星影向自己下了逐客令後,他們倆便離開了星影的辦公室。

然而,星影喝了一口放在桌上的茶,身子靠了靠椅背,左手伸起揉了揉眼睛。心中燃起了那不安的感覺。

Labels:



HELLO



RECORDS

Tidying and Updating soon..

THANKSGIVING

- Give them a loud applause!
Helped by
Elaine | Google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