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s Life

  • Entries
  • Author
  • Friends
  • Novels
  • Chat
Episode 48
Sunday, June 18, 2017 | 1:36 AM | 0Comment


月之国,边界树林。

阴暗的树林里,无数的忍者们刷刷地使用瞬步不断地往前移动。双脚一脚一脚地踩上树枝上穿越树林。

一名感应型的女忍者——均尔 感应到在不远之处被敌人攻击,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不好,我们附近有敌人。数量不多,但还是要小心。”

一名女忍者停止了她的脚步,她环视了四周围,不禁感觉一股杀气。这时,有一个黑影朝她的身后袭击,她的手立刻聚集起雷性力量,身体转向后一掌刺穿黑影的心脏。女生的手不禁被鲜血浸湿了衣袖。敌人立刻丧失了生命,身体从树枝上掉落了下来。

“速度还真快啊,溯漪。”只见一个棕色短发的男生身穿着月之国——月陵的上忍制服,样子看起来像是个大约16岁的少年。他直视着长发飘逸的红发女生,只见她面无表情,右手沾满着鲜血,样子看起来也和那男生差不多一样年纪。

“与其夸奖我,还不如专心注意敌人会从哪里袭击。绯殓。”那个叫溯漪的女生淡淡地朝那男生调侃道。叫绯殓的男生露出了一道邪魅的笑容,他转过了身,拿起了一把剑,朝空中投掷而去。

“雷遁,铁磁导电”只见他双手快速结印,他的手朝那被投掷到空中的剑立刻被雷性力量布满,雷性力量随着飘在空中的空气中蔓延,空中立刻被雷性力量布满。从空中要袭击月陵忍者的敌人立刻被雷性力量给击中,雷性查克拉朝他的身子蔓延着,不断地破坏体内的细胞。只见那忍者从空中掉落了下来。

这时,另一个男性月陵忍者双手快速结印,双手放在了地下后,一个超大土墙 朝那敌人的方向升上去,原本被漂浮在空中的地方,立刻被这个土墙给推上去了。

“干得好啊,薛百。”绯殓朝叫薛百的男生竖起拇指,露出了一道自信满满的笑容。拥有一头白色短发的男生,他那双深邃的蓝眸环视四周围,看着敌人的动静。他的内心不禁燃起了不详的预感。

“薛百,你对这次敌人的袭击有何看法。”只见叫溯漪的女生把目光放在薛百身上,脸上布出了严肃的表情。

“很不寻常,和以往与其他国家的战争的感觉完全不同。这感觉到底是为什么?”薛百的话不禁让溯漪点了点头,俩人的确有相同的想法。

“那个,你们俩到底在说什么啊?”绯殓像是被排除在外的一样,完全不了解溯漪与薛百之间的对话。这时,绯殓一说完话,他的背后不禁传来了一阵浓烈的杀气。薛百立刻拿起了苦无朝那杀气投掷,但那个只是分散他的注意力。埋在地下的敌人立刻从地上钻了出来,双手抓着薛百的双腿,不禁令薛百重心不稳地跌倒在地上。

“薛百!”溯漪大声一喊,绯殓双手立刻结印,双手凝聚着雷性力量,双手则放在了地上,传播到这片大地。“雷遁,地走。”

“溯漪,快把薛百救上来!”绯殓一喊,溯漪立刻冲到被困住的薛百,趁雷性力量未传播到薛百的方向,双手立刻把他抱了起来,赶快跳上了某棵树的树干上。

在某棵树的树枝上,站着了两个身影:一个是最近很常出现的黑衣人,另一个则是从没看过的一名长发男忍者。他身穿着一身黑色长袍,他那无神的黑色眼眸透露出毫无感情的凛冽神情,看起来根本就像是无情的傀儡。

“黑血,你确定我抓得了这些高级上忍吗?”那个黑色长发的男生紧皱眉头,看着眼前不少人已被高级上忍给屠杀了,觉得想要活捉上忍们,恐怕有点困难。

“勋,在外头别称呼我的名字,叫我老大就好。自从老大死了后,老大的位置将由我来接手。我相信你的能力,你是一个很能力很特别的人,你有办法可以做得到。”那个叫黑血的黑衣人口吻依旧冰冷凛冽,五官已被一面黑色的面具给覆盖,完全透露不出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只有那个清脆的女声能够证明她是一个女生。神秘感弥漫着那个黑衣人,不禁连站在她旁边的男生,也感到一股冷嗖嗖的风吹袭着自己。

“是,老大。”叫勋的男生恭敬地回应道。“我先走了,这里交给你。”说完,叫黑血的黑衣人霎时从她所在空间,无声无息地消失了,而且消失的速度快得令勋感叹。这到底是什么时空转移术.. 速度快得有些荒谬。

勋看着眼前的敌人,强大得把手下个个给杀死了。他自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看着了自己的双手,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够控制自己所拥有的力量.. 那乌黑的双眸依然无神,似乎不知道自己该去的地方到底是何方。

“那棵树上有人。”那名感应型的女忍者 ——均尔感应到了勋的位置,叫溯漪的女生双手立刻结印,双手朝勋投掷了无数的手里剑:“火遁,风仙火之术。”小火不禁包围着刚刚被投掷的手里剑上,往勋的位置投掷而去。勋不知怎的,身体像是被操控了一般,原本黑色的眼眸忽然变成了白色,眼睛旁边的青根也暴露了出来。他转了一个圆圈,力量不禁包围着自己,挡开了所有溯漪朝自己投掷而来的手里剑。那个叫勋的男生的动作,不禁令其它月陵的忍者们感到十分讶异。

“星辰的夜家瞳术?”溯漪瞪大眼睛看着所有被挡开的苦无,惊叹得不知道该如何做出任何反应。

“可恶!月影大人前几天才和星影大人谈好我们二国要发展成友国,要执行忍界中的第一个联合国主意。没想到星辰竟然派人来刺杀我们,是想要吞噬月陵吗?”绯殓前面那长长的刘海遮盖了她的左眼,右眼及那隐隐约约能看得到的左眼正在释放着凛冽的气息,不禁双手攥紧了拳头。

“不!他的气息有点不寻常,根据他的力量属性来看,不像是拥有夜家血统的忍者。”均尔那冷冷的语气传入了绯殓的耳里,不禁令绯殓嗤鼻。

勋看着自己的出现被暴露了,他立刻从树林跳了下来。他那面无表情的样貌,不禁令薛百感到惊讶。薛百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男生,额前不禁流了一排汗。 “星辰的勋,你不是死于暗杀雪影的任务了吗?你怎么还会在这里…”

薛百的话传入了勋的耳里,他一脸疑惑的表情显然表示他完全不知道薛百所说的事情是怎么一回事。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我现在只想要的是服从我老大的指令,把你们都杀死!”说完,他双手立刻结着复杂的印,只见庞大的洪水从他身后袭来,不禁令其它月陵的忍者立刻跳了起来,以防被这洪水给冲走。

“可恶,为什么星辰的勋会在这里?他应该已经死了才是!”薛百紧皱眉头,他的表情明显表示眼前这个敌人不好对付。

“薛百,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你现在所说的话?我有听没有懂。”绯殓马上跳了起来,站在了树枝上。他一脸疑惑看着薛百,问道。

“勋,星辰的暗部成员。是一个精英忍者,他拥有一半的夜家血统。虽然他只有一半的血统,可是他却有办法让白瞳开眼,而且还可以把他发挥得很好。与真正继承夜家血统的族人实力相当,但也是因为他能力强大,所以是被派去刺杀雪影的任务的人。但要杀掉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所以就死在了雪之国的手中了。”薛百淡淡地解释,不禁令其他人对于眼前这个身份充满了谜的勋提高了他们的好奇心。

“哼,胡说八道些什么。”说完,他双手立刻结印。他从口中吐出了无数的风遁光波,朝他们几人攻击。均尔似乎知道了下一个步骤该做了什么,她马上站到了中间,双手结印,口中吐出了豪火朝那风遁光波袭击。只见火越烧越旺,熊熊烈火不禁延蔓到勋的身上,他马上跳了起来,站在了树枝上,以防自己被烧死。勋双手快速地结印,他从口中猛烈喷出急速的超高压细水柱并攻击月陵的忍者们。

薛百双手马上结印,单手放在了地上,一阵厚实的土墙立刻从地上缓缓地出现。“土遁,土流壁。”但土流壁那厚实的墙还是躲不了那急速的流水,超高压的水柱立刻把土墙给破坏了。他们马上又躲了起来。他们看着勋这个忍者,不禁有点棘手。溯漪看着身边的人不断地喘着气,刚刚的忍术已利用了他们不少的力量,现在已有些疲惫。

“我想到了一个策略,你们注意听好了。”溯漪这么一说,其它月陵的忍者们也仔细地聆听溯漪那快速地解释。其他人听到了溯漪给予的策略,他们立刻点头以示同意,然后马上去实行了溯漪已制定的计划。只见其他的月陵忍者环绕着勋,身上的所有忍具毫无犹豫地通通往勋的身上投掷而去。勋那黑色的眼眸立刻转变成白色眼眸,他将左脚踩向前,缓缓地转起了身体。一层形成半圆形的力量再次包围着勋的身子,释放大量的柔拳力量,作出了圆周旋转运动,那些无数的忍具依然还是被那罩护着自己的力量反弹回去。

这时,躲在地下的薛百从底部钻了出来,一拳打在了正防御着物理攻击的勋。只见包围着自己的力量立刻消失,拳头打在了自己的腹部上。勋立刻使用了替身术躲开那攻击,勋马上从空中跳了下来,勋立刻用了白眼一看,发现到自己将要落下的地方是一片泥浆。他马上往后退,反应敏捷的勋发现身后有一个人影,他左手马上聚集具有封穴能力的柔拳力量,一掌打在了绯殓的某个穴道,不禁令他吃痛地‘啊’了一声,但那只是一个影分身。影分身被攻击了,所以就马上化成烟地消失了。

可恶,竟然是影分身!这时,勋发现自己已经被四面超大又厚实的土墙给包围了。原本想要利用瞬身术逃离这四面土墙,但他发现他无法离开。没想到那土墙被一层结界包围,他额前不禁流了一滴豆般大汗。刚刚四面八方朝自己袭击而来的攻击,脚下那会让自己沉陷下去的泥浆,绯殓的影分身,难道都只是用来转移自己的视线吗?可恶,自己竟然陷入了这样的陷阱..

“绯殓!”溯漪一喊,溯漪和绯殓双手结印。结界里头的土墙不断地传输着雷性力量,那庞大的力量不断地朝勋传送,勋根本无法逃脱这个攻击。

溯漪,均尔,绯殓和薛百看着结界里头被无数的雷性力量不停地传送着,不禁露出了一道自信满满的笑容。“这下,他应该被劈碎了吧!”溯漪看着自己的计划似乎要成功了,她把目光放在了均尔身上。均尔双眼闭上,感应着那力量是否还存在着。均尔发现到勋的力量已消失,淡淡地回应:“我已无法察觉到他的力量存在,我想应该已经死了。”绯殓听到敌人已被杀死了,他不禁松懈了下来,不禁伸了个懒腰:“敌人死了就好,想快点回去睡觉。”说完,他转过了身,朝那从边界进入月陵村子里的大门走了过去。

但忽然之间,鲜血不禁从绯殓的口中吐了出来,地上不禁被绯殓的鲜血给沾上了。他微开着自己的双眸,看着自己的腹部被苦无刺伤,然后才发现是眼前的黑衣人刺伤自己的。他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黑衣人背后背着伤痕累累,误以为他中计的勋。“你…是…谁…”绯殓弱弱地问着黑衣人,左手不禁捂住了不断在流血的伤口。

“绯殓!!!”溯漪一喊,均尔和薛百一脸错愕的看着无声无息半路杀出来的黑衣人。只见他抱着满是伤痕的勋,脸上除了错愕还有好奇十足的表情。

黑衣人看着背后那男生,她一手抓住了已受伤的绯殓,然后瞬时立刻消失在他们的面前。溯漪他们等人还来不及去救绯殓,就眼睁睁地看着绯殓跟着那黑衣人用一秒而瞬时在他们的眼前离开了。溯漪双膝跌跪在地上,惊愕的表情挂在脸上,还是第一次有人有办法可以把绯殓给抓走。

“刚刚那个人的时空间转移术,速度快得也太离谱了吧..”薛百似乎也无法接受眼前所发生的一切,语气充满了十足的错愕。

“均尔,刚刚那个黑衣人的力量,你没办法感应得到吗?”溯漪转头看向长发飘逸的均尔,疑惑的问道。

“她的力量十分冰冷,不禁令我想起了星辰的冷家人。他们的力量比一般忍者还冷.. 而且刚刚那个黑衣人的力量是冰冷得会令人冻结。而且,她的出现是我也无法感应得到的。”均尔这么一说,更是令溯漪和薛百更加疑惑了。

“冷家人?冷家不是已经被灭族了吗?而且唯一的幸存者是星影大人手下地暗部,怎么可能会来袭击我们?”溯漪这么一说,不禁令薛百紧皱眉头。“果然星辰真的很可疑。”薛百的话听在耳里,不禁令均尔反驳:“我们还没查好敌人的底细,不要随便乱判断。”

今天所发生的袭击,与一般的相比起来,十分不寻常。而且死去的勋,竟然会出现在他们的眼前。一向来任务都是三人完整地成功结束的他们,绯殓竟然会被敌人给抓走。这不禁令他们心中燃起了不详的预感。

“我们快去禀报月影大人,然后我们也要让月影大人与星辰的人讨论一下这事情的发生。或许与星辰的人聊起,或许有对策。”薛百这么一说,溯漪和均尔同意地点下了头。

“各位,我们回月陵!”溯漪给予命令,不禁令其他士兵们也跟随着他们三人的脚步,全部一起往月陵村的方向回去。

Labels:



HELLO



RECORDS

Tidying and Updating soon..

THANKSGIVING

- Give them a loud applause!
Helped by
Elaine | Google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