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s Life

  • Entries
  • Author
  • Friends
  • Novels
  • Chat
Episode 50
Wednesday, June 21, 2017 | 5:32 AM | 0Comment

火影:Uzuki Yugao from Anbu

Episode 50

黄昏,可能是一抹云霞受了夜的嘱托,悬挂在西方的天穹,也可能是温馨夜降临的前幕,但是无论怎样,黄昏都是那么的迷人,不仅因为它的彩云朵朵,更是它能抱一种毁灭自我来阐释夜的真谛的决心。

有些事情,不去经历,谁又能看得清?有些人,不受伤害,又怎能长大?多少年轻,多少爱恨,多少痴缠,不过是黄昏日落里一声悲凉的叹息。

複雜的思緒不斷地纏繞著冷月寒的腦海,她那帶有身分顯赫特徵的紫色眼眸,眼神中的那股犀利依然透視著,她坐在星辰花園裡的某一個欄杆上。那天空一片通紅,那金光閃閃地太陽微弱地閃耀著,似乎不久後那太陽將會被一片黑暗代替。

冷月寒的腦海裡不斷地回想著秋澤星和夜羽謹問著自己的問題,她不禁猶豫了⋯

她抬頭微閉著眼看向天空,她的雙手不禁抓緊了那欄杆。偶爾還有幾隻鳥兒飛翔的身影映入眼簾,那猶豫不決的決心更是被動搖了。

她從欄杆上跳躍了下來,平穩地站在了地上。她身穿著無袖的黑色衣服,配搭著一條蓬鬆的黑色運動褲。她那刺在右臂上的三顆紅色星星的紋身映入眼簾,原本動搖的心忽然變得堅定。

這時,冷月寒似乎感應到有人影在四周出現。她立刻轉過身,那幾個熟悉的身影映入眼簾,更是令冷月寒怔了身子,那疑惑的眼神一直注視著他們。

那三個熟悉的身影,一頭深褐色碎髮的男生身穿著一套白色的運動服,他的旁邊站著了一個矮他大約一顆頭地短髮並肩的女生身穿著黑色的運動服配搭一條黑色的短褲。而站在這個女生的隔壁也是一頭墨綠色碎髮的男生,一身藍色的運動服穿在他身上不禁令他展現出他那修長的身子。

這三個熟悉的人影,分別是羅賓,簡及睿德,都是她在暗部一起做任務的隊友。

“队长,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呢?”罗宾那双深褐色的眼睛透露出疑惑的神情,他那淡淡的语气听入冷月寒的耳里,她没回应反而再次抬头仰望着那正闪烁着金色光芒的天空。

“恭喜,队长。你将仇人歼灭了。”简单的话语从睿德的口中吐露出,冷月寒听了也依旧无任何反应。

简没表示出任何言语,她那深邃的褐色眼眸一直盯视着冷月寒,内心深处却浮现起一段段的复杂情绪。

“你们在暗部应该很久了吧,处理了不少心狠手辣即残忍的任务。你们不会对这样的忍者生涯有所厌倦吗?”冷月寒的目光放在了眼前三个比自己年龄大很多的哥哥姐姐们,那疑惑的神情不禁变得越来越浓烈。

“替星辰做事一直是我们暗部的宗旨,而且我是向往这样生涯的人。忠于星辰,死也要以替星辰牺牲的方式离开。在黑暗中默默支持及保护星辰一直是我的忍道,所以暗部一直是我的目标。我现在能够以暗部的身份站出来,我已满足。”罗宾那结实的右臂上也刺着三颗红色的小星星,他看着自己的手臂,不禁勾了勾唇角。

“我和罗宾想法一致。而且,能够在黑暗之中默默守护着自己的村子,自己的国家及所有星辰的人民,才是一个真正的星辰的忍者。”睿德也一旁附和道。

冷月寒听了睿德和罗宾的话,她不禁低下了头不语。

“你迷失了你自己的方向吧!一心只想复仇的你,却没想复仇之后你的路是想怎样走下去。”简眼前那长长的刘海随着微风轻轻被吹拂着,隐约遮盖了自己的左眼。她那清脆动人的声音传入了冷月寒的耳边,不禁令她感到一脸错愕。简那坚定的神情一直放在自己身上,身为感应忍者的她没想到也可以把自己的心灵看得那么清楚。冷月寒不禁点了点头。

“离开暗部,回到你朋友的身边吧。或许,黑暗的世界不适合你。”简开门见山地一说,不禁令站在她身边的罗宾和睿德被她这一番话给震惊到了,就连冷月寒也一脸错愕地看着了简,不禁紧握起双手。

“简,你怎么这样说?难道你不希望寒继续和我们一起执行任务吗?”罗宾的语气变得十足疑惑,看着依旧面无表情的简问道。

簡掃視一眼冷月寒的身影,語氣依舊非常冷淡:“暗部這條路並不是你原本想走的路吧!為了訓練自己的心狠手辣及殘忍,正好這也是為什麼星影會選上妳當暗部的一員。雖然任務方面妳都做得很好,但我看得到你眼中那渴望情感的神情。不是嗎?”简果断地说道,不禁令冷月寒愣了自己的身子,呼吸不知怎变得有些急促。

“而且,你既然问了这个问题。就代表你的内心一直是动摇的吧!像普通上忍们一起到外头做任务,和同伴们一起的忍者生涯不就是你内心所向往的吗?”紧接着,简依然继续地朝冷月寒的身影说出这几番话,更是让冷月寒露出了一脸沉重的模样。

“简,你别再说了,你这样说会让她很难受。”睿德那双蓝色的眼眸注视着简,表情不禁变得有些沉重。罗宾和睿德对于眼前的简,完全摸不着头绪,不知道为何简会这样说冷月寒。

冷月寒那双紫色的眼眸透露出了复杂的神情,刚刚简的话不禁令自己的心被掀起一阵涟漪。简的确说得没错,虽然自己表现出完全毫无感情,但内心却还是渴望明亮的方向,当时和秋泽星还有夜羽谨一起做任务的那段期间,的确是很怀念。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加冷血情,执行各种黑暗任务的暗部的确适合当时的自己。但,仇人已经被杀死了。那,她活下去的用意,究竟是什么.. 这些一连串的问题不断地像树藤缠绕着自己的脑袋,复杂的思绪不断地影响着自己的感觉。

冷月寒那难受的模样看在他们三人的眼里,罗宾和睿德的确不是很滋味;但简依然保持着面无表情。“我这几番话,希望有点醒内心深处的你,你就好好思考。”半饷,简立刻使用了瞬步离开了,不禁留下错愕的三人。

罗宾和睿德看着身边消失,那离去的身影不禁掀起微微一阵的风,吹袭着他们俩人的身子,一股凉意刺激着他们的皮肤。他们的视线放在了冷月寒身上,瞧瞧眼前这个经历不少故事的女孩,不禁令他们对她感到有一些怜悯。

“没事的话,我们先告辞。”罗宾和睿德淡淡一说,立刻使用了瞬身术从冷月寒的视线中离开。简,睿德,罗宾还有已死去的宫惢的人影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脸上那沉重的表情变得越来越浓烈。


星辰茶馆,

茶馆里头的人坐着了不少的客人,坐在彼此对面的夜羽谨及秋泽星手拿着装满茶的茶杯,饮入喉里。那淡淡的茶香味在喉间里飘散,甘香的茶味扑鼻而来。

“泽,你有看到寒吗?”夜羽谨手捧着茶杯,淡淡地问道。

“没,怎么了吗?”秋泽星那疑惑的眼神注视着夜羽谨,语气也带有了疑惑。

“寒难得约我们俩一起喝茶,不晓得是有什么事情。”夜羽谨这么一说,不禁令秋泽星有些惊吓。

“寒约我们?”秋泽星仔细回想一下冷月寒的个性,心中不禁浮现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正好,他们所讨论的那个身影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她那长长的头发被束成一条马尾,身上身穿着的一套黑色运动服更是展现出她那冷漠的气息。

冷月寒看着夜羽谨的旁边还有一个空位,走到夜羽谨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寒,你找我们出来。是有什么事情要说吗?”秋泽星直视着冷月寒,开门见山地说道。

见夜羽谨帮冷月寒的茶杯上倒了抹茶,冷月寒一手拿了那杯子,将茶饮入喉里。
“很简单,我是来回应你们之前问我的问题。”

“问题?”夜羽谨和秋泽星一脸疑惑,显然的他们不知道冷月寒所说的问题究竟是什么。

冷月寒抿了抿双唇,将手上的茶放在了桌子上,桌子不禁發出了清脆的敲擊聲。“你们不是问了我,复仇之后会不会回来和你们一起像小时候一样做任务吗?”语气虽然很淡然,但依旧还是很有威严。

“那你的答案是?”夜羽谨瞪大了双眸,他那充满渴望的神情看在冷月寒的眼里,脸上依旧没挂着任何表情。秋泽星看着眼前的冷月寒,不语,似乎心中好像已经知道了冷月寒的答案。

“我会继续待在暗部。”

冷月寒那简短的回答,不禁令充满希望的夜羽谨听到了她的回应像是跌入了谷里一样。对于做出这样回答的冷月寒,夜羽谨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冷月寒还坚持着呆在暗部。冷月寒的回答听入耳里,秋泽星虽然反应不大,但他还是情不自禁地轻声叹气。

“嗯,尊重你的选择。”秋泽星知道无论再怎么做,怎么劝说,是永远不会改变冷月寒她那已决定的心,所以他选择了尊重。夜羽谨愣了身子,看着隔壁那冷漠的女生。他不禁淡淡地问了问:“那我们对你而言,究竟是什么?已过去的队友而已吗?”

冷月寒那无神的紫色眼眸注视着身旁的夜羽谨,然后再放在了秋泽星身上。“随你们怎么想。”说完,她便站了起来,朝茶馆的出口走去。夜羽谨和秋泽星看着了她的背影,不禁又轻声叹气。他们总是只能看着她默默离去的背影..


星辰暗部,

星辰暗部四周围被浓烈的凉意包围,只见各个暗部成员脸上是面无表情,身上散发出冰冷的气息令暗部部门里头的气氛变得十足诡异。冷月寒走在暗部部门里的某个走廊上,她身穿着暗部的制服,手上拿着‘猫’脸型的面具,她那五官精致的脸孔曝露在暗部成员的面前,毫无任何掩饰。

“你怎么在这里?”那淡淡的女声传入冷月寒的耳里,她转身一看,简那成熟稳重的身影映入眼帘。冷月寒不语,手抓着面具的力道变得有些大,紧抓着那面具。

“这里是我每天要来的地方,做任务的地方,有什么问题吗?”片刻,她那冰冷的声音传入了简的耳边,口吻中变得十足犀利。

冷月寒身上所散发的女王气息深深令简的唇角微微上钩,这样的冷月寒才是能够待在暗部的。“希望你没有迷失你的忍道,为了你的梦想及忍道生活下去才有真正的意义。”简的口吻没像刚刚那样的冰冷,面无表情的他顿时露出了一道淡淡的笑容。

冷月寒看着眼前这个大姐姐,自从宫惢不在了,简就一直在照顾着自己。虽然简不懂得表达自己的情绪,都是直话直说,但她真心把自己当成自己的妹妹的心,冷月寒是能够深深感受得到。

“如果你还是很向往普通上忍们的忍者生涯,我是一直支持你离开暗部。”简再次向冷月寒提起了这一句话,冷月寒停顿了一会儿,那坚定的眼神注视着简,摇了摇头。虽然简这几句话不好听,但她身为暗部一员的,她知道暗部忍者们生活是怎么样的。

歼灭,残忍,心狠手辣,永远逃不了身为暗部一员所具备的元素。然而,暗部所执行的任何任务在为了保护村子为宗旨的原因下,也是随时会付出生命代价的。暗部忍者们,也是带着随时会丧失自己生命的风险活下去。

暗部的成员,都是星影亲自挑选,选择具备全面的强大能力,才能够胜任。无论是实力,还是内心,都要很强大及坚定。然后,同时也要为了村子付出你最大的贡献。这就是暗部。

冷月寒一直都知道,她将面具带上。只有那一双紫色的眼眸发射出犀利的神情,不禁令简看了感觉到有些欣慰。

“虽然我还是摸不清楚我真正的忍道是什么,但我想在暗部里寻找。或许通过为了村子卖命的任务,与星影大人的真正接触后,我才能够摸清楚我真正想要的究竟是什么。给我一点时间吧!”冷月寒一说完,身子不禁渐渐化成了雪花,使用了瞬身术离开了暗部部门。

简看着那渐渐离去的雪花,脸上的笑意依然还在。

“走吧,睿德,罗宾。看样子,我们四人也要去执行任务了。”简一说完,两个男生的身影忽然出现在简的身后。他们加快速度地朝出口走去,似乎是要去和冷月寒会合。

Labels:



HELLO



RECORDS

Tidying and Updating soon..

THANKSGIVING

- Give them a loud applause!
Helped by
Elaine | Google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