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s Life

  • Entries
  • Author
  • Friends
  • Novels
  • Chat
Episode 51
Friday, June 30, 2017 | 6:18 AM | 0Comment


星辰,

秋泽星和夜羽谨走在了星辰村子的路上,两人的身影穿越着星辰的店面。两人的脸上挂着了失落感,脑海里一直回想起昨晚冷月寒那冷酷地选择离去他们的背影。

难道他们永远只能够看着冷月寒的背影吗?现在他们班只剩下了夜羽谨和秋泽星两人,自从他们是上忍之后,也很少和南宫洺老师一起执行任务了。他们回想起小时候能和南宫洺老师还有冷月寒一起做任务的时候,除了怀念也还是怀念。

“谨,泽!”一阵很熟悉充满男人味的声音传入了他们的耳里,令他们俩人转身一看,那熟悉的身影映入视野。只见是一个浓密黑色短发的男人,身穿着星辰深蓝色马甲的上忍制服,那就是他们昔日带领他们的老师-南宫洺老师。

“好久没见了,老师。”他们俩人走到了南宫洺老师的面前,以前只有140公分高的他们俩人站在老师的旁边,就只有到南宫洺的腹部。现在,男生们在发育期间茁壮成长,身高也飙升了不少。他们俩人的身躯变得高大,已经高过了南宫洺不少。

南宫洺不禁感叹岁月的流逝十分迅速,眼前还曾还是两个小屁孩现在已经成长成高大出色的上忍,看着他们俩人的身影,仿佛像是看到了以前年轻的夜暮然和秋疾影。“你们两个长大了不少呢!看到你们会让我想到年轻的然和影呢!”

“哪里会像我老爸啊,我觉得我比我老爸帅多了~”秋泽星自恋地吹嘘道。夜羽谨立刻露出了一脸无奈,看着隔壁这个爱自夸的个性依然不变的秋泽星,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是啊,可是你爸爸现在可是出人头地的暗部部长,和你这个普通上忍相比,距离可差远了。”南宫洺损人功夫也依旧像以前一样,总是能成功说服秋泽星,让他无法反驳。秋泽星听了南宫洺老师的话,不禁气得他咬牙切齿。

“是说洺老师,你现在过得怎么样啊?”夜羽谨打断秋泽星与南宫洺老师之间的斗嘴,淡淡地问道。南宫洺停止了与秋泽星的对话,转过头看向夜羽谨那五官精致的脸孔,淡然地回应:“就和你们一样啊,就和上忍们一起去做任务。”片刻,南宫洺的脑海里忽然想起星影嘱咐自己要把秋泽星和夜羽谨叫来星影办公室,更是令他紧张了起来。

“对了!星影大人有叫我们要去他的办公室见他,好像又有任务要去做了。”南宫洺的语气充满紧张,不禁令他们两人也快速地朝星影办公楼的方向迈步前进。

星影办公室,

南宫洺带着了秋泽星和夜羽谨走进了办公室里头,只见星影办公室面前,也站着了四个人影。而那四个人影不禁也让他们感觉到眼熟,脑海里似乎好像有闪过曾经和他们一起执行任务的画面。

“哟,这不是那个有下忍的班吗?现在怎么没看到她了?是还在和下忍的弟弟妹妹一起执行任务吗?”那充满嘲讽的话语更是令他们立刻想起了曾经和他们一起执行教导忍校学生任务的班—第四班。看着他们每个高大身材的四人,更是感叹时光匆匆流去的速度。宁作美崖伊的话更是令金色长卷发被绑成一条长马尾,她那金色眼眸恶狠狠地盯着宁作美崖伊一看,成熟充满女人味的第四班队长—庾沐杉语气变得十足严肃:“崖伊,不准无礼!”

秋泽星和夜羽谨打量了一眼这叫宁作美崖伊的女生,只见她那酒红色短发并肩衬托出她那俏皮可爱的气息,她那大大的酒红色眼眸像是芭比娃娃般清澈透底,五官精致的童颜更是令人无法相信她已是一位二十岁的女忍者。她被庾沐衫这么一说,生气地嘟起了嘴巴。

“崖伊啊,你就别闹了。或许人家去执行另一份任务了呢,你就别这样说人家了啦。”一个棕色短发的男生,他那双深邃的深褐色眼眸透露出无奈的神情看着喜欢调侃他人的宁作美崖伊,他就是第四班的其中一个上忍成员,名叫星野空寂。他看向了眼前的南宫洺等三人,露出了友善的笑容,虽然已经曾见过面但还是微鞠躬有礼貌地打声招呼:“你们好,我是星野空寂。请多多指教。”

秋泽星和夜羽谨也朝他露出了一个礼貌性的笑容,也回应道。
“我是秋泽星。”
“夜羽谨,多指教。”

站在星野空寂旁边的男生那好看的脸孔也因为宁作美崖伊那爱调侃人的个性依然不变露出了无奈的表情,他那清澈的蓝眸打量了南宫洺,秋泽星和夜羽谨,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他也是第四班的其中一名上忍成员——崔鎏。

“你们将要执行的任务是去调查木之国发生暴乱的事件,因为发生在木之国的暴乱事件干扰了忍界的安宁,所以才会要求你们去调查。据说袭击木之国的人身穿着黑色长袍,若大家有机会遇上他们的话,麻烦帮我去留意他们的行为举止及身份。”星影立刻打断了他们之间的对话,立刻进入了正题。

黑色长袍?这几个字令夜羽谨立刻想起他们在冷家遇到的那个黑衣人,面带着黑色面具也身穿着黑色长袍的神秘忍者,这不禁令夜羽谨感到了十足的不安。

“这次的任务将会由你们两班一起进行,有什么线索记得立刻通信给我。”星影大人一脸严肃,更是令秋泽星和夜羽谨深深感觉得到不对劲。总是感觉到会有什么很严重的事情将会即将发生。

两班的队长——南宫洺及庾沐衫点了点头以示了解,立刻走出了星影办公室。宁作美崖伊,星野空寂和崔鎏也紧跟着庾沐衫的脚步走了出去。只剩下两个还在深思的秋泽星和夜羽谨傻傻地站在星影大人的面前,星影不禁把那两人给喊了一声。“秋泽星,夜羽谨。你们还在这里干嘛?”

星影大人的话立刻让他们两人回过神来,看着星影那恐怖的表情,不禁令他们俩人拔腿就跑。“抱歉星影大人,我们现在就走。”离开之前也不忘了像星影道歉。

星辰边界,他们从边界走了出去,朝离星辰有一段距离的木之国使用了瞬步向前去。

“洺,你们队不是还有一个女生吗?她去了哪里啊?”庾沐衫向前迈步的时候,走到了南宫洺的身边,一脸疑惑地问道。

南宫洺摇了摇头,以示不知情。“不知道,因为最近很少和我的队员们一起执行任务,听说她好像去到了很远的地方执行任务。”没错,因为星影大人曾告诉他们这班的所有人,不能将渡边雨荷失踪的事情让他们以外的人知道。因为星影觉得知情的人越多,就会越危险。

“原来啊。”庾沐衫淡淡地附和道。

“是说,我还不知道你们的实力是怎么样呢!”秋泽星看着眼前一直在往前前进的宁作美崖伊,星野空寂和崔鎏,疑惑地问道。

宁作美崖伊的嘴角微微勾起了一丝弧度,转过头看着了秋泽星一脸自豪地说:“哼,我的实力可强大了。等等遇到敌人的时候,你们这两个小弟弟注意看好了。”宁作美崖伊的话再是让她的两个队友露出了一脸无奈。这个宁作美崖伊什么时候才可以成熟一点啊?

“是吗?我很期待姐姐的实力哦~”秋泽星朝他露出了一副感兴趣的笑容,邪魅地看向了宁作美崖伊。

“我们也是没见过你们的实力如何呢!也很想见识看看。”星野空寂看着秋泽星和夜羽谨,不禁也引起了他对他们俩的兴趣。两个来自贵族不简单的人物实力也不容小觑吧!星野空寂内心暗想道。

夜羽谨没有理会他们之间的对话,只是一味地往前走去,内心那股不详的预感依旧在心中弥漫着。一直在这个不安的感觉究竟是什么..

“在想些什么?”一阵淡淡的声音传入了夜羽谨的耳里,转过头一看,看那清澈的蓝色眼眸正注视着自己。崔鎏从他的白色眼眸中看出了他那充满担忧的神情,疑惑地问道。

夜羽谨的目光继续放在了前方,淡然回应:“心中有一股不详的预感,总觉得会有很不好的事情将会发生。你不这么觉得吗?”

经过夜羽谨这么一说,崔鎏没想到夜羽谨内心也和自己想的一样。

过了一段时间,他们终于抵达了木之国的入境处。他们的出现更是吸引了木之国忍者们的注意,全部以光的速度出现在南宫洺老师的面前。木之国忍者眼神凶杀,手拿起苦无指向了南宫洺等人。这时,庾沐衫从腰包里拿起了一捆卷轴,交到了其中一个木之国忍者的手上。

木之国的忍者打开了卷轴,阅读了星影所发的请求。他们互视了一眼,朝庾沐衫点了点头,做了个请的姿势。

“谢谢。”庾沐衫那成熟稳重的女声传入耳里,跟随着木之国忍者带领的方向走了过去。

夜羽谨心中那不详的预感像是灭不了的火苗一样不断地在燃烧,情不自禁地使用了白瞳环视木之国的四周。但,在他的视野里,依旧没有任何疑点。

“是说,没看到那个下忍女孩,真是感到舒服多了。”宁作美崖伊拨动了发丝,撇了撇嘴露出一副拽拽的笑容。

“你是有多讨厌渡边雨荷啊…”秋泽星一脸无奈看着宁作美崖伊不停地批评着渡边雨荷,不明白和渡边雨荷没什么密切关系的宁作美崖伊会那么讨厌她。

“嗤”,她不屑地嗤鼻,似乎没打算回答秋泽星问题的意思。

片刻,已被摧毁的建筑物映入视界,破坏性如此高强的画面更是令在场看到的人受宠若惊。

“前几天不知怎的有入侵者袭击我们村子,而且还抓走我们许多忍者。入侵者人数不多,大约只有四个。敌人的衣着是一身黑色长袍,脸上都带着一面黑色的口罩。身份感觉十分神秘,完全不知道他们抓走我们忍者有何意义。”其中一名木之国(木兰村)的忍者朝南宫洺简单诉说,更是令南宫洺和庾沐衫感到疑惑。究竟这次任务的敌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

“你们快看,这个形状的苦无好特别!”夜羽谨通过白瞳扫视四周,发现到这个形状怪异的苦无。那把苦无的顶端是叶子形状,低端十分尖锐,轻轻被这把苦无划过,就会立刻流血。

夜羽谨觉得这很不对劲,看着这个形状特殊的苦无。这并不像是某个国家特殊的苦无,更像是强大忍者本身独特的苦无。

庾沐衫看着这把苦无,不禁令她想起曾经接过的一份任务。不对,不算是任务!那是为了争取各国的利益而引发的忍战!那是日之国其中一名强大的忍者,那是日之国著名的忍具忍者,采用自己所研发的忍具与其他忍者对战。那个忍者也是葬身于忍界大战的一名伟大忍者,成功捍卫日之国的利益及在忍界中强大的地位——日晔。他是一名男子,年轻但实力强大的日之国幼苗,但却在茁壮成长的时刻失去了能够继续长得更大的机会。

“日之国忍者——日晔的苦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庾沐衫这么一问,更是令南宫洺和其他的木兰忍者更感到惊愕。

“会不会是日之国的人袭击木之国?”宁作美崖伊这么一问,立刻让庾沐衫摇了摇头否认:“不可能,日晔的忍具是只有本人才会采用。”

夜羽谨再用了自己的白瞳寻找可疑的疑点,他看着那些已损坏的房屋。他摸了摸那些已被摧坏的木屋,摸着木上还有些湿润。这更是令夜羽谨马上知道,袭击木之国的人应该会用水遁术。

“谨,你快来看!”秋泽星瞪大眼睛地看着自己脚下的忍具,不禁把夜羽谨给叫来。夜羽谨随着秋泽星所在的方向走去,通过他那白瞳的视野看到了秋泽星脚前的忍具,不禁也瞪大了双眼。

“这不是渡边雨荷的忍具吗?”秋泽星蹲下身,拿起了那把像是镰刀的忍具,更是感到了错愕。南宫洺的余光瞥视一眼秋泽星和夜羽谨,看着他们俩错愕的表情,心中那不详的预感也浮现了起来。

“嗯,目前我只看过渡边雨荷用过这个忍具。”夜羽谨再看向地上那些散乱的忍具,有些忍具还沾染过鲜血。

“想到渡边雨荷那喜欢着你的模样,就觉得好好笑。可怜你了,夜羽谨。”秋泽星一脸好笑地看着隔壁样子长得好看的夜羽谨,回想起和渡边雨荷一起执行任务的画面,不禁感觉到很有趣。夜羽谨被秋泽星调侃,不禁轻声叹气。

“真想让星影大人抓你来打屁股。”夜羽谨淡淡地反驳回去。脑海忽然闪过渡边雨荷消失无踪的画面,不禁攥紧了拳头。究竟是谁把她给抓走,抓走的用意何在?

崔鎏看着了地上有一把银针,银针上被镀上了一层紫色的液体,明显地表明那是毒液。“崔鎏,你有找到线索吗?”被星野空寂这么一叫,崔鎏转过身子看向星野空寂那疑惑的表情,手上的那条银针更是吸引了星野空寂的目光。

“我们拿这个毒液带回去分析吧!”星野空寂从腰包中拿起了一个试管,将那把镀上毒液的银针放入进去,然后再将试管收入腰包里。



某个山丘洞口里,

只见那黑色短发的男子名叫勋,他的面前半跪着两个带着口罩,身穿着黑色长袍的两个男生。勋面无表情,朝脚前的两个人淡淡地给予他们任务:“今天你们的任务是,去到木之国活捉星辰的宁作美崖伊和崔鎏。宁作美崖伊是一名医术高明及查克拉控制一流的女忍者,我们‘暗’需要一名医疗忍者,抓了她是最好的。而崔鎏这是一名感应及通用仙术的忍者,采用和完美地运用天然力量的忍者对我们很有用。当然他们俩人的实力也非常强大,再加上他们身边有很多实力强大的人,你们要小心。如果抓不了的话,就马上撤退,了解了吗?”

勋的吩咐不禁令两个带着面具的两位男生点了点头,以示了解,齐声回应道“是!”勋那深邃的眼睛忽然转换成白色的眼眸,视野里变得是全方位的方向都能看得一清二楚。脑海里忽然回想起那星辰三个星星的标志,不禁攥紧了拳头。这时,那个带着黑色面具的黑衣人再次出现在勋的身边,不禁令勋立刻提高了警惕。

“怎么了吗?”那清脆的女声传入勋的耳边,勋不禁低了低头。“黑血,你是不是也从死亡的路被唤醒回来?”那叫黑血的黑衣人愣了一会儿,片刻语气变得十足冰冷:“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出现,是为了忍界革命。”

听着黑血这么一说,勋的头不禁低了下来沉思,回想起自己被无数的雪之国的忍者包围,自己明明被击中了致命走向了死亡之路。但自己却还有办法醒来,这究竟是为什么?黑血见勋的心似乎有了动摇,黑血不禁轻声叹气。她走到了勋的面前,她那凛冽的紫色眼眸恶狠狠地注视着勋,不禁令勋看着黑血的眼眸感到十足恐惧。

黑血微微闭眼后,再次睁开了双眼,代替紫色眼眸的是一双血淋淋的黑血瞳。那樱花花纹的瞳孔盯视着眼前的勋,勋不禁怔了身子,双眸立刻变得非常无神。



那两个受到勋指令的忍者,一个黑色短发随风飘逸,他那冷淡的黑色眼眸像是没了灵魂的玩偶般空洞。原本身后背着五个卷轴的男生,现在已将五个卷轴收纳在黑衣长袍里。那就是曾经与秋泽星对战过的男生,名为沙尘邪。风之国傀儡术用者七强之一,最著名的是他那狠毒的毒液,曾发明过一个连自己研究不出解药的毒液。他看着了隔壁跟着自己一起前来的忍者,只见隔壁也是一个深蓝色长发扎了一条马尾的男生,他那长长的刘海梳成了中分,他那毫无神情的深蓝色眼眸也和自己一样。

“怎么了吗?”那长发男生见沙尘邪一直注视着自己,不禁感到疑惑。

沙尘邪摇了摇头,他再将目光放在了自己身上,更是紧皱眉头。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不太像是自己啊!

“我们得快到木之国,勋要的人在那边。”那长发男子朝沙尘邪冷淡一说,沙尘邪点了点头,俩人更是加快了脚步。



夜羽谨,秋泽星等人找到了许多的疑点,但是这些疑点的存在却更是令他们对这个暴乱的事件拥有更多的疑惑。渡边雨荷的忍具,特别的苦无,黑衣长袍,毒液。这些究竟意味着什么?引起暴乱的目的又是什么?

崔鎏似乎感应到有人的身影,他立刻转头看向了夜羽谨,朝他有些着急地说:“夜羽谨,能麻烦你朝两点钟方向用一下白瞳吗?”

夜羽谨收到了指令后,他的双眸旁曝出了少许的青根,原本普通的视线转变成了能看到大约五公里远的全方位视野。只见有两个身穿黑色长袍的忍者正朝木之国的方向前进,更是令夜羽谨流了不少汗。

“有两个黑衣长袍的忍者正往我们这个方向前进,小心一点。”夜羽谨立刻从口袋中拿起了苦无防备。

“大家小心,袭击我们村子的人就是身穿着黑衣长袍的,这次来可能也是要抓走一些人!”其中一个木之国的人朝南宫洺等人说道,这更是令他们的警惕心提升了不少。


秋泽星等人听到之后,不禁也提高了警惕。崔鎏感应到那两个黑衣长袍的忍者离自己越来越靠近,他不禁皱了眉头。


星野空寂看着崔鎏的反应,双手不禁快速地结印。“风遁,大突破!”一阵狂风朝前方袭击而去,不禁令那两个黑衣忍者躲避了这个强烈的风遁术。他们两人立刻跳到了夜羽谨他们等人面前,但当他们站到了地上时,大地却像是土崩山裂般地被破坏,不禁令他们马上跳了起来,躲避这个可怕的怪力攻击。

“哇塞,姐姐那么暴力。好可怕啊!”秋泽星看着宁作美崖伊露出了一张可爱的笑容,不禁露出了胆怯的表情。只见宁作美崖伊刚刚手一拳揍在了地上,地上像是超越10级地震般龟裂。宁作美崖伊将身上所凝聚的查克拉全集中他的拳头上,爆发出来的破坏力十分巨大。

“那当然啊!姐姐可不是很好欺负的,是吧?崔鎏和空寂。”宁作美崖伊一脸自信地看着眼前这被自己摧坏的大地,再转过身把目光看向崔鎏和星野空寂,不禁令他们马上露出了一副傻笑。

那两个黑衣长袍的男生立刻站到了他们的面前,那无神的眼眸一直看着自己。他们俩人的身影,更是令秋泽星,夜羽谨,南宫洺和庾沐衫惊愕。

“风之国的沙尘邪!?”
“日之国的日晔!?”

Labels:



HELLO



RECORDS

Tidying and Updating soon..

THANKSGIVING

- Give them a loud applause!
Helped by
Elaine | Google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