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s Life

  • Entries
  • Author
  • Friends
  • Novels
  • Chat
Episode 6
Sunday, June 18, 2017 | 1:01 AM | 0Comment

Episode 6

那一天,星影办公室。

“纳尼!?怎么会这样?”南宫洺听着星影向自己报告的话语,不禁惊吓了起来。

“是啊,在商人们回去的路上,就被敌人攻击而死了。月影听到这件事情,立刻不爽地朝我们这里发怨言了。”星影一看着有鸽子朝自己传来了一封信息,他看着了那封信不禁叹了叹气。

南宫洺立刻单膝跪地,低下了头:“对不起,星影大人,是属下无能。罪就让我一人承担,是我太轻视了这个任务,让我的属下们也跟着我错误的方式执行任务。这是我的错...”南宫洺还没有说完,星影伸出了手,示意他停止话语。“好了,月影向我开了一个条件,他要回同样的队伍把敌人杀死。如果你们不成功,你和你的属下们就会被带去月之国的监狱坐牢。”

南宫洺听着这个事情的严重性,他不禁冒了不少的冷汗,只是个很大的风险啊!他面无表情地站了起来,向星影行礼便立刻离开了星辰管理部。

“可以休息了”夜羽谨坐在了位置上,不禁累呼呼地喘了口气坐在位置上,淡淡地说道。冷月寒继续板着一副扑克脸;而秋泽星则是一脸异常的严肃。

“寒,谨,你们对于刚刚的敌人怎么看?”秋泽星看着夜羽谨和冷月寒,不禁将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而冷月寒思考了一会儿,语气中蕴含着浓烈的冰冷:“我觉得那些敌人还会出现吧!”夜羽谨听了秋泽星说的话,不禁对刚刚身手算是高强的敌人有些疑惑。

“我刚刚在和他们作战的时候,我是认为他们有意隐藏实力。看着他们受伤的反应,我就有些好奇了。感觉好像不是真正的受伤,可是我觉得是不是有可能是我眼花看错了呢?所以我就不太确定,就问问了你们。想不到你们也是觉得刚刚的敌人也怪怪的。”

夜羽谨点头示意了秋泽星的话,然后朝他们俩说:“我是觉得服装的问题,只见他们身穿着紧身的黑衣,动作轻飘,根本不像普通抢匪。”

“难道是有人知道雪之国和月之国的交易,然后趁运输的时候攻击他们?”秋泽星听了夜羽谨说的话,不禁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冷月寒和夜羽谨都点了点头:“有可能!”

这个时候,南宫洺使用了瞬身之术出现在了他们三人的面前,一脸的忧愁不禁让他们三人担心了起来。

“我们的任务失败了,刚刚准备回去的商人遇上了刺客全部受到了攻击身亡了。此事造成了月之国的人对我们星辰有着不好的印象,月影指定要我们去把敌人斩草除根。”秋泽星他们三人听到了南宫洺说的话,已经确实他们刚刚的怀疑是真实的。

“那么老师,我们不要浪费时间,我们出发吧!”夜羽谨朝南宫洺紧张地说道,他想快快将任务完成。南宫洺点了点头,一边上路的时候,一边诉说着攻略:“我们先回去刚刚战斗过的地方,我们通过那里寻找敌人留下的痕迹。”

这个时候,秋泽星有些疑惑了下一个的攻略,便问道:“老师,那么找到了敌人留下的痕迹之后,我们要怎么找?”南宫洺似乎知道了秋泽星会问的这道问题,他微微笑,淡淡地回应着秋泽星:“之后,我会告诉你我的方法。”

他们用瞬步一下子就快速到达了案件发生的地点,南宫洺试了一个颜色给夜羽谨。夜羽谨点了点头,他的白眼旁爆了不少的青根:“白瞳!”夜羽谨环视了四周围,他看到了树上有一个被撕掉的衣服碎布。“老师,一点钟方向大约100米有个黑色衣服布料的碎布被挂在了树枝上。”秋泽星听到了,立刻非常快速地冲到了那棵树上,将那布料拿开。

可是,非常不妙。那块碎布里头黏着了一张小小的起爆符,秋泽星立刻把碎布丢开。在五秒之后,离自己大约有500米距离的树林被这个起爆符炸开了。然后,不少的苦无和手里剑从天而降。

南宫洺快速结印,将结好印的双手放在了地上,借由大地的力量来使术:“土遁结界,土牢堂无!”土墙制作的土牢将他们四人围在了里面,那坚硬的土牢把不少的苦无和手里剑弹飞了。这个时候,他们感应到了不少的敌人冲天而降。他们离开了土牢,便朝敌人冲了过去作战。

“溶遁,溶怪之术!”南宫洺双手快速地结印,那摄氏度非常高的热泥浆从南宫洺的嘴里吐了出来,吐在了敌人身上。敌人们因此而倒在了地上,被热乎乎的泥浆烫伤死了。

“岚遁,镭射光圈。”秋泽星的手上出现了一个光圈,从里面发出了不少的镭射往敌人的攻击。敌人因为受到了镭射的攻击刺激着细胞,让他们无法动弹倒在了地上。

“冰遁,冰风流离!”冷月寒的身边围绕起了不少的寒风,之后那些寒风就像被控制一般朝敌人飘去,一到了敌人的身边,一下子就把敌人冰封起来了。全部被结成冰了,无法移动。

夜羽谨看着他们三人能够熟悉使用自己的血继限界,那股羡慕转换成了妒忌,妒忌转换成了恨意。那股恨意充斥着他的大脑,那股恨意化成了一股热乎乎的力量。夜羽谨一咆哮起来,他的身边围绕起了不少的火球,往敌人飘了过去,接觸到了敌人的身體,敌人體內的水分已经被蒸發掉,變成乾屍。夜羽谨在无意识之下快速结印,出现了更加多的火球:“灼遁,过蒸杀!”全部火球碰触到了敌人的肌肤,全部体内的水分被火球吸走,变成了恐怖的干尸。

其他三人看着夜羽谨的状态,不禁惊吓了起来,他们万万没想到他会在这种时刻让自己的血继限界觉醒。

“啊啊啊啊啊!”已经暴走的夜羽谨已经在不停地使出了血继限界——灼遁的忍术,把敌人打得全部都变成了干尸。他们依靠了暴走夜羽谨的力量,一下子把全部敌人变成了干尸。

夜羽谨的力量似乎已经抵达上限,他的身子整个便倒落在地上。秋泽星和冷月寒便冲了过去,看着夜羽谨的情况。“他有点受伤,我来帮忙!”冷月寒将衣袖拉了起来,将双手放在了伤口上面,凝聚了不少的力量,将夜羽谨受伤部分中已损坏的细胞全部快速复原。秋泽星和南宫洺看着冷月寒,不禁惊吓了起来。“冷月寒,你怎么会医疗忍术?”南宫洺一脸惊吓,也疑惑地问着了冷月寒。

“我妈妈生前曾经教过我,我妈妈是冷曦。”只听见了冷月寒那冷冰冰的口吻,她的话语中的那名字不得让南宫洺有些惊吓。冷曦,冷氏家族唯一一个从事医疗的女忍者,据说实力和传说中的‘医疗神者’不分上下,但是最终死在了一个精打细算的灭族计划中。

“我只懂一点点而已,我还必须接受更多的医疗训练。”只见夜羽谨身上的伤口全部恢复了原状,她站了起来朝他们冷冷地说道。夜羽谨的伤口被痊愈了,他便醒来了。

恰好这个时候,

一个重要的人影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只见那个人蒙着面纱。“我把我队的所有人都带来了,想不到才一下子就变成这样了。想不到,你们还真有两下子。”

南宫洺看着了眼前那看似身手不凡的人,淡淡地问道:“你就是幕后主使者吗?”

那个人点了点头,快速地结下印,朝他们使术:“土遁,土流大河!”那敌人将南宫洺,夜羽谨,秋泽星和冷月寒脚下的泥土变成了液体,将他们冲走。他们快速地跳跃了起来,可是不幸的他们的身子被泥浆冲走,四人都流撞到了一棵大树。

“火遁,豪火球之术!”冷月寒被撞靠了大树,可是她双手快速结印,往敌人使出了一团大火球。可是,敌人身手敏捷地逃离了。“水遁,大瀑布之术!”敌人快速结印,嘴里吐出了如大瀑布般的巨大水量把冷月寒所施的火遁给熄灭了。

“没办法了,我要指定策略,你们要好好地听着。”南宫洺朝他们紧张地说道。他们一边过战,一边朝南宫洺点了点头。“冷月寒,你运用你的血瞳。你该知道你要做什么了,对吗?”冷月寒看着了南宫洺,沉默但是点了点头以示回应。“夜羽谨和秋泽星,你们两个和我一起同时使出血继限界!明白了吗?”他们两个也是遵从命令地点下了头。

冷月寒的双眸从紫色变成了红色,她直视着那敌人。那敌人立刻往冷月寒的所站着的地方跑去,给予了冷月寒一刀。一刀插入了冷月寒的腹部里,他一脸自信满满地看着冷月寒。可是,冷月寒的身子却慢慢化成了雪晶,朝空气中飘走了。敌人还正在疑惑的时候,冷月寒便神出鬼没地站在了他的身后,拿起了苦无朝他的身子插去。敌人因为疼痛而整个身子从树上滑落了下来。

冷月寒看着敌人已经进入了自己血瞳所施下的幻术,他使了一个眼神看向南宫洺他们三人。他们三人同时结印,南宫洺的嘴里吐出了大量速效性水泥往敌人攻击;夜羽谨的灼遁球往敌人飘了过去,触碰着敌人的肌肤;秋泽星的岚遁往敌人的身子攻击,将他体内的细胞全部杀光。那敌人的身子路立刻被抽干水分,细胞被杀死,身子被酸性非常高的泥浆给融化。

敌人真的是死得非常残忍,毫无全尸。南宫洺将那幕后黑手的尸体带走,回到了星辰去。

星辰管理部,

星影看着他们一下子快速地回归,南宫洺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星影。星影便一脸满意的看着他们,说:“既然你们的实力都那么高强了,不如让你的属下们去参加中忍考试?你意下如何?”

南宫洺听着了星影说的话,不禁惊吓得像是塞了不少的鸡蛋在嘴巴里头:“可是,中忍考试的格式是比下忍考试还更加艰难,你确定让这些才十岁的孩子去参加这个非常残忍,甚至还会付出性命的考试吗?”星影大人点了点头,他一脸信心地看着那些小孩:“我相信他们有这个足够的实力,你的队伍是目前已经超越中忍等级的队伍了,每个人都具备着家族所拥有的血继限界,夜羽谨和冷月寒还有瞳术的能力。你不觉得,他们只需具备这些就可以把敌人给打败了就行了,不是吗?”南宫洺还本来想解释,可是星影似乎不给他机会,他将三份中忍考试的参赛证书交给了南宫洺,他面带微笑地看着南宫洺:“我知道你的内心在想什么,可是你要相信你的属下,让他们好好去考这场中忍考试。我的内心有着一股强烈的预感,他们三个将会成为星辰所不能够缺乏的伟大忍者。”

南宫洺都听着了一‘村’之主的星影都这样和自己说了,他只有硬着头皮点下头了。

Labels:



HELLO



RECORDS

Tidying and Updating soon..

THANKSGIVING

- Give them a loud applause!
Helped by
Elaine | Google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