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s Life

  • Entries
  • Author
  • Friends
  • Novels
  • Chat
Episode 9
Sunday, June 18, 2017 | 1:03 AM | 0Comment


秋泽星不停地喘着气,整个身子倒在了地上。他刚刚完成了试炼,术都消耗了他不少的能量。南宫洺把视线放在了冷月寒和夜羽谨两人身上,语气中带着喘气呼呼地看着他们两个说道:“这次,由寒和谨进行试炼。”

夜羽谨看着了冷月寒,他攥紧了拳头,他的双眼旁爆出了青根,内心正在想他这一次一定要打败冷月寒!他不信他的每天练习就会在今天白费。

冷月寒一脸冷冷,那股凛冽的眼神直视前方,她没有说出一点话。冷月寒和夜羽谨两人站在了彼此的对面,那严肃的眼神注视着对方。这次,好像不是第一次的对练了。

冷月寒朝夜羽谨投掷了手里剑,手里剑往夜羽谨的方向丢去。夜羽谨敏捷的身手挡开了攻击,夜羽谨快速地结印,朝冷月寒吐出了一个大火球。“火遁,豪火球之术!!”

结印图如下:


冷月寒看着夜羽谨的那熊熊烈火往自己扑食了过来,冷月寒冷静地使术:“水遁,”大量的水从冷月寒的嘴里吐了出来,将那大大的豪火给熄灭。夜羽谨看着冷月寒使术,将自己的豪火熄灭了,手不禁攥紧了拳头。他恶狠狠的眼神看着了冷月寒;冷月寒不敢轻视任何身为对手的每一个人,她立刻防备了起来。

冷月寒看着了夜羽谨的身手,不禁想起了夜羽谨那时所爆发的血继限界—灼遁。她想起了之前在家里做功课的时候,他去翻了翻夜家的功成历史。她知道夜家的血继限界—灼遁,是由风遁和火遁结合成的一个术。所以,她知道夜羽谨能够让血继限界开发的话,那就代表夜羽谨一定是可以使用风遁和火遁。

夜羽谨看着了冷月寒的双眼,不禁想起了那天败于冷月寒的那个晚上,他跟了父亲聊起了天。

夜家,

夜羽谨的父亲—夜暮然带着夜羽谨从医院回来,夜羽谨和夜暮然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夜羽谨不服气地攥紧拳头,往沙发狠狠地击下。“为什么我会被一个女生打败!?这样的话我身为夜家天才的荣誉的面子往哪儿摆啊?!”夜羽谨生气地骂道,眼泪也集中在眼眶里头。夜暮然看着好胜心非常强烈的夜羽谨,不禁抚摸着他的头,安慰道。“多桑有去看你的考试情况,我知道对手是一个女生,你输给她你很不服气。但是,你要知道的一件事情就是,你输不是因为你做得不够好,是因为对手所具备的条件比你还要好。我看了叫冷月寒这个小女孩的身世和她的家族背景,是因为在这个恶劣的环境下成长,她不得不能够变得强大。当多桑听到她成为你的对手的时候,我还担心她的实力足够把你弄死。”

夜羽谨听着父亲说的话,不禁惊吓,难道是因为冷月寒太过强大了吗?所以自己才会惨败于她手下吗?“听好,这个女生在六岁的时候,亲眼目睹姐姐被人杀死,这个因素造成让她的血瞳开眼的原因。在冷月寒十岁也就是前几天的时候,亲眼目睹全族人死在自己的眼前,这些悲伤的记忆和惨不忍睹的画面造成了她发怒的能源,获得了属于冷家的血继限界。你听听,如果你是她的话,你能够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下,什么都不做,等着做一个被人杀害的人吗?”夜羽谨听着夜暮然说的话,不禁对冷月寒的身世感到了怜悯。他没有想到,她的如此强大背后有着那么残忍的经历,夜暮然说得对,如果冷月寒不变强大的话,还要等着敌人再把身为唯一一个冷家的后裔的自己杀掉吗?

“冷月寒的姐姐冷血寒是前几年下忍考试的第一名,十岁就考上了中忍。虽然年纪轻轻,但是就和身为朋友兼天才的冷西策一样,从小就很出色。在很小的时候,冷西策就能够把血继限界和血瞳掌控得比任何人还要好,虽然年纪很小,但是实力已经达至上忍的能力,所以在12岁的时候被星影大人叫去考上忍考试了。虽然在冷氏还没被灭族之前,冷月寒的实力的确在你之下。但是,我深深相信的是只要冷氏的人的血瞳一开眼,即使拥有白瞳的我们,也是无法比的上他们的脚步。你要知道这一点,因为冷西策和我就是你和冷月寒有着一样的例子。”夜暮然这样淡淡地诉说着自己的经历,夜羽谨听了夜暮然说的话,他低下了头看着那手指嵌入肉里头的拳头,他就不相信他会找不到方法可以打败血瞳。

“如果以后你还有跟冷西策的女儿对战的话,你要记得一件事情就是不要看着她的血瞳。血瞳最令人感到危险的地方就是幻术。如果你看着了她的眼睛,你就会陷入她的幻术中。但是,方法还是有可以解读的。第二个就是,据说冷月寒的身子具备着全部遁术——水,火,土,雷,风。冷月寒的身子应该是继承了双亲的力量,冷西策掌控四个术:火,水,雷,风。因为两人具备着水和雷的属性,所以能够继承血继限界——冰风合一的冰遁。而医疗界的神圣人物——冷曦具备着阳遁(医疗忍术的力量)和土遁。你听听,如此强大的人物我们是该怎么打败呢?我们唯一的办法就是用八卦拳把他们的穴道封印,不能让他们使用忍术,这个就是其中一个可以战胜血瞳的办法。但是,这种机会还是会很少遇见。所以,跟血瞳对战的时候,不止要费力,在你一边使术的时候,你不要忘了还要自己制定策略。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对战。”夜羽谨听着了夜暮然对自己的劝告,不禁点了点头,他朝父亲很有自信地说:“多桑,你等着吧!我有一天一定会把冷月寒给打败的!”夜暮然听着了夜羽谨说的话,不禁露出了一个微笑。

夜羽谨眼神凛冽地看着冷月寒,他不看着冷月寒的双眼,立刻从向前和她打了近身战。冷月寒看着夜羽谨那神速地跑到了自己的眼前,不禁和他进行体术对决。夜羽谨的手凝聚了柔拳力量,攥紧了拳头往冷月寒的身子攻击。冷月寒立刻挡开了他的拳头,一脚用飞旋踢将夜羽谨的双腿打去。夜羽谨似乎知道了冷月寒的攻击,他立刻跳了起来往冷月寒使术:“风遁,大突破。”



冷月寒看着那使出的狂风往自己吹袭,要将自己给吹散之前,冷月寒立刻使术,同样使出了火遁术:“火遁,豪火球之术!”那大团的火往夜羽谨所散的风遁结合,变成了熊熊烈火,燃烧了整片树林。秋泽星看着他们俩人的竞争,不禁惊叹。没想到冷家和夜家的对战会如此的恐怖!南宫洺看着他们两个身影,不禁想起了夜暮然和冷西策小时候过战的时候,就跟他们两人一样。

那熊熊烈火正在燃烧着,不禁让两人立刻往后跳跃。冷月寒立刻结印,将大量的水从嘴里吐出:“水遁,大瀑布之术!”大量的水将那熊熊烈火给熄灭了,被燃烧的地上都焦了。冷月寒和夜羽谨四目对望,立刻冲向前进行了近身战。夜羽谨想起了父亲说的话,他不去看冷月寒的眼睛地打着近身战。由于柔拳是属于近身战的术,所以体术必须要很好才可以把柔拳发挥得很好。夜羽谨双手凝聚柔拳力量,一掌要把冷月寒打去。可是,冷月寒立刻抓着了他的手,准备一脚往夜羽谨的腹部攻击而去。夜羽谨立刻跳了起来,被抓着的手朝冷月寒使出了一个术:“八卦,空掌!”他隔空击出了柔拳往冷月寒袭击,冷月寒立刻闪开了那朝自己袭击的柔拳。但是,那柔拳的力量太强大,冷月寒不小心被打得倒在了地上。

原本夜羽谨还想朝冷月寒进行攻击的,这个时候南宫洺便站了起来,停止了他们试炼的时间。“停,你们的试炼就到此为止!”夜羽谨双眼旁的青根慢慢消失了,他看着倒在地上的冷月寒,不禁吓了一跳。

冷月寒那紫色的眼眸直视着前方,她缓缓地站了起来,没有任何的反应。夜羽谨才知道原来刚刚冷月寒和自己的对战是没有使用血瞳之力。这个因素不禁能够让夜羽谨可以战胜冷月寒,不得让他有些失望了。他是真的很想跟血瞳对战啊!他想看看自己的实力是不是能够和血瞳做出平手啊。

他看着了冷月寒的样子,不禁有些生气了起来。为什么他就是不能够和真正的她好好地一较高下呢?原本还这样想的他不禁想起了父亲曾对他说过的话,看着了冷月寒那浑身散发冰冷气息的身子,不禁对她露出了怜悯之意。

“你们可以先回家休息了,我们就在这里撤退。”南宫洺朝他们交代了一下,之后他便使用瞬身之术离开了花园。秋泽星便朝他们俩人的身影跑去,朝他们两人露出了羡慕之意:“哇~看着你们的试炼,说真的我好享受!”夜羽谨看着了秋泽星那露出慢慢敬佩的样子,不禁失落了起来。而冷月寒则是面无表情地直视前方,没有说出任何一句话。“好啦,你们都别板着一张脸了,我们回家吧!”夜羽谨和冷月寒听着了秋泽星说的话,便点了点头。

另一边,咖啡店

夜暮然,秋疾影和使用瞬身之术出现的南宫洺坐在了一起,他们三人便拿起了咖啡喝进了喉咙里头。秋疾影看着四人位置上还缺少一个没有人坐下的位置,不禁叹了叹气。“策还在的话,该有多好。”

“是啊,我们四人之中最早离开的居然是我们当中最强的策。真是催泪呢!”南宫洺看着了自己旁边少一个人坐下的位置感到了伤感。

“我都好想再和他一较高下呢!”夜暮然想起了儿时和冷西策过站的回忆,不禁说道。

南宫洺拿起了咖啡喝了一口,抿了抿嘴上的泡沫,便朝他们说:“话说策的女儿真的强得不像话,根本就和儿时的策一模一样,只是她比策难靠近太多了!”

夜暮然点了点头:“谨有告诉过我啊!谨跟他一决胜负的时候,受了不少的伤啊!”他想起了在医院接受治疗的时候,不禁心疼了起来。

“冷家背负着的条件真的是太残忍了,所以才会塑造冷血无情的后裔啊!”秋疾影想起了冷氏族人们所持有的态度和能力,不禁就觉得可怕。

“所以才会导致他们力量变得强大啊!血瞳的强大就是映照着他们内心的邪恶啊!”南宫洺想起了之前传着血瞳这样的传说,说道。

“唉,因此才会有人为了血瞳把冷氏都灭忘了吧!因此策还要付出了生命,真是残忍啊!”夜暮然想起了那张熟悉的脸孔不再出现了,很伤心地诉苦着。

“对了,话说洺你几时才要结婚生孩子啊?我们三人包括策都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孩子呢!就差你一人了。”秋疾影想起了什么,便看着了南宫洺说道。

南宫洺听到了秋疾影问着自己的话,不禁汗颜:“我觉得我应该不会结婚了啦~再说你们的孩子在了我的队伍,我都已经把他们当成了我的孩子一样,照顾他们就好了。”

秋疾影已停了南宫洺说的话,不停地朝南宫洺调侃:“你看你看看,自己都已经三十多岁了还单身。小心你长了白胡子白头发,找不到美丽的女人娶。你活该啦~”

南宫洺听着了秋疾影说的话,不禁想起了在自己队内的秋泽星根本就和父亲一模一样。真不愧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啊!!

他们三人就这样继续诉说着彼此的故事,就像那三个可爱的小孩聚集的模样一样。

Labels:



HELLO



RECORDS

Tidying and Updating soon..

THANKSGIVING

- Give them a loud applause!
Helped by
Elaine | Google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