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s Life

  • Entries
  • Author
  • Friends
  • Novels
  • Chat
第一章
Saturday, July 15, 2017 | 7:53 AM | 0Comment


17.雾隐游乐园 Part II

目光放在那巨高的云霄飞车蓝色轨道上,日向雏田心中的那份害怕依旧纠缠着自己的心灵。

这时,一阵声音传入了自己的耳畔。他的声音让人着迷,很有磁性,显得很稳重,给人一种安全感,感觉很踏实。

“怎么了,雏田?”只见是金色头发的漩涡鸣人站在自己的面前,他那蔚蓝色的眼眸透露出疑惑的神情注视着日向雏田。

日向雏田看着身穿着白色木叶高校制服的漩涡鸣人,她脸上的红晕不禁淡淡地浮现起来。她低了低头,双手不禁握紧了裙角:“我有点害怕,不敢玩。”她低了低头,不敢对视着眼前这个阳光灿烂的男生。

“雏田,别害怕,有我们大家在。”漩涡鸣人那蔚蓝色的眼眸正视着自己,朝她露出了一副充满安心的笑容。这不禁让日向雏田变得更加惊愕。

这时,日向宁次也走到了日向雏田的身边,一手拍在了日向雏田的肩膀上,也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笑容。“学学克服你心中的恐惧吧,等等我坐在你旁边。”

原本想不要尝试的日向雏田看着了她的朋友都站在了她的面前,她也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或许她在他朋友面前,他不会退缩,特别是在他的面前。既然他喜欢,不管怎么害怕她也要和他一起乘搭!

“老实说,这个云霄飞车看起来很恐怖。”山中井野听着那尖叫声传入自己的耳里,不禁令他内心有些动摇。原本不害怕的她 ,被那急速行驶的云霄飞车的声音吓着。

“好了,我们别再说了。进去吧!”油女志乃朝大家一说,大家便是走进去了入门处排队。

-

大家坐在了座位上,纷纷系上了安全带。漩涡鸣人与犬塚牙坐在了第一排,两人兴奋不已的表情透露在脸上。

“第一排就这样给我们抢到了!感觉真好啊!”漩涡鸣人大声一说,不禁让坐在他旁边的犬塚牙也点头同意。

“没错,第一排的位置是最有感觉的!”犬塚牙也一旁附和。

第二排坐着的是我爱罗和李洛克
第三排:勘九郎和油女志乃
第四排:手鞠和天天
第五排:春野樱和山中井野
第六排:秋道丁次和奈良鹿丸
第七排:日向宁次和日向雏田

宇智波佐助看着没地方能让自己做,不禁令他感到了有一些失落。犬塚牙为了想坐在第一排的座位上,和自己调换了位置。他也只能坐在第八排的空位,幸好第八排的两个座位是空的。也好,反正自己也习惯了一个人。他走到了第八排的位置上,坐在位置上系上安全带,将一切的安全措施都弄好。

已做好任何安全措施的日向雏田,她看着没穿着黑色娃娃鞋的双脚,心跳则是砰砰砰地加速跳着。日向雏田不禁双手攥紧拳头,以尽量减低自己的紧张与害怕。

“若害怕的话,就呐喊出来吧,喊了或许会比较好。”身为她的表哥—日向宁次一脸温柔看向日向雏田,他一直都知道日向雏田不敢尝试这种刺激类型的游戏设施。但是,有了漩涡鸣人的邀请和陪伴,即使不是坐在他身旁,她也要感觉到满足。

日向雏田朝日向宁次点了点头,嘴角挂着的笑意愈来愈浓烈。“谢谢,宁次哥哥。”

片刻,云霄飞车似乎已被启动,正前往高处的轨道慢慢行驶,不禁令大家往后仰。当他们抵达了大约四十五米高的最高度,云霄飞车忽然停止了行动,不禁大家感到疑惑。

“怎么停着了?”勘九郎疑惑问了问道。

漩涡鸣人和犬塚牙看着脚下的是离自己有一段很远距离,游乐场的灯饰点缀照亮着黑夜,灯红酒绿的灯饰像极了无数的萤火虫在这一片黑暗之中添加色彩。

漩涡鸣人和犬塚牙两人坐在停顿在高空中的云霄飞车上看着漂亮的夜景,露出了愉快的表情。“好漂亮的夜景啊!”

正好一说完,云霄飞车加快了速度往下行驶,这更是让大家惊吓得呐喊出来。紧接着,云霄飞车从大约十四楼高的高处往下路的轨道冲去,然后再跟着往上加快速度地行驶。然而,最令人振奋的是云霄飞车正进入了第一圈360度高空旋转,不禁令坐在云霄飞车上的乘客们大呼过瘾。

由于这个90公里时速快的高空飞驰速度快得不得了,令睁开眼睛的大家完全无法看到下方的风景。

一直很害怕的日向雏田,双手一直紧抓着铁质的把柄。她那稚嫩的嗓音也随着云霄飞车那360度高空倒转的急速飞驰提高了分贝。

“这也太恐怖了吧!”春野樱和山中井野因急速飞驰,使他们的头发往后飘逸。他们的声音也因为这个云霄飞车的风驰电掣而变得有些延长的。

云霄飞车从高空倒转的轨道走进了另一个斜向的轨道,不禁令他们的身子朝旁边斜倒去。因为这个大约90公里时速快的云霄飞车速度十分迅速,云霄飞车从高空中滑下去一个烟雾缭绕的洞口里头。他们进入了一个隧道里头,速度变得越来越缓慢。

没错,他们的云霄飞车之旅已完毕。所有紧闭的安全措施被系统调整了一会儿,就被解开了。大家松开了安全带,从座位上离开。

日向雏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头不禁感到一阵昏眩。她的身体往旁边倾斜,眼快的日向宁次赶紧一手扶过了日向雏田。“雏田,你还好吗?”日向宁次那充满担心的话传入日向雏田的耳边,她面带笑意看着日向宁次摇了摇头:“我只是头有点晕,没事。”

大家从位置上离开后,便朝出口走了出去。

“我克服了这个高大的云霄飞车!我还要玩更多的刺激设施来燃烧我的青春!”他那热血澎湃的心情令他振奋,说话的声调也夸张得令人感到十足无奈。

我爱罗看着李洛克这副模样,令人又笑又哭。紧接着,一阵阵的声音也传入了他的耳里,更是令他汗颜。

“李,你说的太对了!我们走吧!我们现在就去挑战跳楼机!”犬塚牙朝李洛克竖起拇指,同意李洛克的话。

“我是没意见,走吧!一起去玩吧!”秋道丁次面带微笑地一旁附和。

奈良鹿丸因为刚刚云霄飞车风驰电掣般的行驶,头发因迅速的行驶而变得蓬乱不禁令他看起来有些狼狈。“我不要再玩这些古怪的游戏设施,你们要玩就自己去玩。”他坐在了一个凳子上,看着其他人一群站在出口前说道。

一直让日向宁次扶着自己的日向雏田不仅吸引了其他人的目光,天天立刻走到了日向雏田的面前疑惑地问了问:“雏田,你还好吗?”

日向雏田让自己的身子直立起来,她一手扶着自己的头。她那稚嫩的声音传入天天的耳边:“刚刚的云霄飞车让我有点头晕,我想找个地方休息。”

“雏田,想去哪里休息啊?”春野樱看着脸色十分苍白无力的日向雏田,看着附近没有任何餐厅或是咖啡馆,有些疑惑地问了问道。

这时,漩涡鸣人走到了日向雏田的面前,看着她那苍白无神的双颊,没了以往印在脸颊上的绯红。“雏田,看你样子那么苍白,找个地方坐下来休息吧。”

漩涡鸣人说完,坐在凳子上的奈良鹿丸旁边还有一些位置,那空位令大家闪起了一艘注意。“不然叫雏田坐在鹿丸旁边的那个位置吧,反正鹿丸旁边还有空位。”

日向雏田'嗯'了一声,拖着自己有些沉重的身子缓缓走向那凳子上坐下。日向宁次看着自己的堂妹脸上的表情露出有些辛苦,更是令自己看得有些心疼。

“宁次哥哥,我自己一人坐在这里休息就好了。你们赶紧去玩吧!我们快没时间了。”日向雏田看着手表上的分针不断地在移动,她不想因为自己不舒服的事情而拖延大家的时间。

大家听了日向雏田的话,不禁令大家缓缓地朝他们想玩的游戏设施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而日向雏田则是和奈良鹿丸坐在了凳子上休息。

然后,他们走到了一个跳楼机前。只见跳楼机的外型的主干为一个高大的柱体,柱体周围附有轨道,让座舱爬升,具有安全杆和安全带等保护设备。整套系统中具有侦测座舱爬升、下降速度的感应器,来维持整套机器的正常运作。

看着它大约350米高的柱体,只见一样被灯红酒绿的灯饰点缀着的座舱在最高处点亮着那深蓝色的夜空,然后再从高空中急速地滑落下来。一阵狂叫声在游乐园中弥漫开来,更是令他们等人在下面看着享受在高空中直升又滑落的乘客,提高了他们对这个游戏设施的害怕感。

“看起来,这个好像比刚刚那个云霄飞车还恐怖。”长长的浅金色长发绑成一条马尾的山中井野看着那自由落体,忽然觉得双腿变得软软的。

“哇,这个看起来一定超好玩!”漩涡鸣人双眸发亮地看着眼前这个跳楼机,兴奋得提高分贝地说道。

“对啊!鸣人,让我们一起在空中呐喊吧!”犬塚牙和漩涡鸣人两人双手互搭肩地朝跳楼机的入门口处走去,这不禁让其他人也跟着他们的步伐走去。

“算上我一份!鸣人君,牙君!”李洛克也走到了漩涡鸣人和犬塚牙的中间,朝他们露出双排牙齿的笑容,右手竖起了大拇指。

“唉,跟他们一起就是受不了。”天天一脸无奈地看着眼前那三个兴奋不已,像是长不大的孩子一样令她感到十分无奈。吐槽他们等人更像是她专利的责任。

“我班的同学很多都是白痴吗…”宇智波佐助跟随着漩涡鸣人的步伐走去,手拍打在自己的额头以示受不了这些头脑简单的家伙。

“算了吧,佐助。”日向宁次看向了宇智波佐助脸上多露出的无奈,他手放在了宇智波佐助的肩膀上拍了拍。

宇智波佐助转过身,看着日向宁次的模样映入眼帘。“真佩服你怎么忍受这些笨蛋。”日向宁次听了宇智波佐助所说的话,不禁'哈哈'地笑了起来。

“佐助,你这么说话,让我想到了鹿丸呢!”站在他们俩人旁的秋道丁次一旁附和,想起那个躲在角落休息的奈良鹿丸,嘴角上就不禁微微上扬。

“为什么会和这些笨蛋做朋友?因为他们的单纯简单给我们带来无数的欢乐。”油女志乃也走到了他们的身旁,神出鬼没般地吐出这几番话。可怜的油女志乃,在他们当中存在感是多么地低。

勘九郎和我爱罗看着木叶的等人,他们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他们在砂隐,娱乐的时间少得可怜,基本上都是为了塑造更好的自己。无数的琴棋书画练习,每天对着课业为了就是保持着砂瀑家族那有声望的好名声。他们是砂隐,风之国数一数二的贵族孩子们。

他们很庆幸能够当来到木叶的转换生,他们来到木叶的时候,欢乐气氛十分热烈。他们也结识了不少的朋友们,然而在这些朋友当中,他们也发现到了其中有几些人的身世和自己也差不多。

女生们也走到了宇智波佐助他们等人所在的地方,大家看着漩涡鸣人那三个头脑简单又冲动的人们,只好一脸无奈地朝他们所在处跨步走去,陪伴着他们一起去玩这个看起来令人振奋不已的跳楼机。

座舱已从柱体上渐渐滑落下来,乘客们从座舱上站立了起来,朝出口走了出去。然后,他们等人便是走进去,找了位置并坐下。四面的座舱设计,每一面能各坐下五个人。所以, 他们都坐在了座舱上,漩涡鸣人、犬塚牙、李洛克坐在了一起,脸上依旧挂着兴奋十足的表情。

宇智波佐助看着漩涡鸣人身旁还有一个空位,他也赶紧往前坐下。他一脸无奈地看着隔壁这几个耍宝的朋友们,就也只能轻声叹气。

日向宁次,油女志乃,我爱罗及勘九郎则是坐在了另一面的位置上。春野樱,山中井野,手鞠和天天则是坐在了另一面的座位上。

“井野,你的头发要不要绑起来啊?”天天看着山中井野那长长的马尾随着微风吹拂而飘逸,想起跳楼机曾经发生过的无数事故,不禁令天天替山中井野感到担心。

“天天说得对,头发绑成丸子吧!之前曾发生过女生的头发因为过长而卡在了柱体里,严重地造成了死亡呢!”手鞠这么一说,令山中井野感到胆怯。她双手赶紧理了理自己那柔顺的长发,随性地绑成了一粒丸子。

“这样就OK了。”春野樱看了一眼山中井野那金色的长发飘飘已绑成了一粒有些蓬乱的丸子,嘴角挂着一抹微笑。

工作人员确保大家的安全措施已做好后,便是启动了系统。座舱缓缓地上升,视野中看着自己离地面的距离越来越远。他们看着离夜空更靠近了,就连天空上的星星都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好漂亮的星空啊!”李洛克看着那闪闪亮亮的星星在这夜空闪耀着,像极了海边旁沙滩上都能看得到的蓝眼泪。

座舱已达到了最高峰,他们往下一看,没能清楚地看到300多米之下的游乐场,被稀薄的云朵隐隐约约地覆盖。他们现在更像是爬到了天空中的云朵上,眺望着这离自己很靠近的美景。多么的漂亮,多么的壮观…

但是,在他们还没来得及欣赏这美丽的风景,地面似乎像是愤怒的母亲正把出去玩闹一段时间的孩子们给轰回来,地上像是产生了很重大的吸引力一样把挂在高空的座舱给迅速降落了下来。

“啊!”下降的速度快得不禁令他们狂喊,座舱加速冲向地面不禁令大家无法安稳地坐在位置上,整个身子像是要往上飞去,幸好大家的安全措施做得十分齐全。他们从300多米的高空中立刻滑落到约200米高的位置,下降的幅度不禁震撼人心。

“好爽啊!”漩涡鸣人双方放开,故意不去抓着把柄让身子漂浮在空中。犬塚牙和李洛克也和漩涡鸣人一样,他们更是感觉得到这个游戏的惊险刺激。宇智波佐助看着他们等人的模样,除了无语还是无语。

“噗哈哈哈… 佐助你的头发乱七八糟,笑死我了哈哈哈…”漩涡鸣人看着因为急速下降而被狂风吹乱头发的宇智波佐助一脸狼狈,更是戳中了漩涡鸣人的笑穴。宇智波佐助赶紧理了理自己的头发,脸上不禁被气得透红,双眸中不禁燃气了两团小火苗。

“死鸣人!!皮痒欠揍是吗?”他那像沉雷一样滚动着的声音传入了漩涡鸣人的耳边,不禁令他赶紧闭嘴。

“我在想,宁次的头发那么长,若被这狂风一吹会怎么样?”犬塚牙这么一说,更是让李洛克想象了一下那画面,忍笑得脸部抽搐。

“觉得会像是遇到女鬼吧!哈哈哈哈…”漩涡鸣人这么一说,更是令他们三人大笑起来。这更是令坐在他们旁边的宇智波佐助汗颜,替日向宁次感到可怜。


但这并非他们想象中的好笑,日向宁次的长黑发也被绑成了一条马尾放在了身前。

“还好宁次你的头发有绑起来。”油女志乃朝日向宁次淡淡地说道。日向宁次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日向家的男生们都是留长发吗?”勘九郎疑惑地问了问日向宁次,日向宁次杯这么一问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我看我家族的族人几乎都是留长发。”日向宁次淡淡地回应,勘九郎和我爱罗则是明白地微微点头。


“果然,这个太恐怖了!”山中井野手紧抓着把柄,一脸难受地说道。然而,粉色短发并肩的春野樱因刚刚的下坠而造成自己的头发变得十分凌乱,更是让春野樱露出了一脸无奈,其他男生们这样的情况也一样发生在春野樱身上。

“真的!我整个身子好像要飞出去一样。太可怕了。”天天也和山中井野一样赶紧抓着把柄,阻止着身子往上飘动。

座舱停止了下坠,然后再快速地上升又下降,频率的过程让大家感到十分愉快,欢乐声更是在游乐场中弥漫开来。

过了几分钟后,座舱停止了上升,它缓缓地降落了下来,直到大家的双腿能站在了陆地上,安全措施便是解开了。大家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从出口离开了。

大家从出口走了出来,聚在了一起。大家的头发因为刚刚的游戏而使他们的头发被狂风吹得蓬乱,狼狈的模样更是令大家哈哈哈地笑了起来。

“接下来要玩什么好呢?”秋道丁次一问,不禁令大家感到疑惑了起来。大家环视游乐场的四周围,看着那高大的摩天轮映入视界,脑海中更是闪过了想尝试摩天轮的主意。

“摩天轮,如何?”天天朝大家提议道,多数人都点头同意。山中井野和春野樱将目光放在了站在漩涡鸣人旁边的宇智波佐助,只见他面无表情保持沉默。他的帅气更是吸引不少女生的爱慕,包括了春野樱及山中井野。

[ 他们说,摩天轮的每个格子里都盛放着幸福。我很想和最爱的人一起坐上摩天轮,站在风的上面,开放属于两个人的幸福 ]
山中井野看着宇智波佐助的身影,内心想起了这一番话,脸上的红晕渐渐浮现上来。好想和佐助君一起坐摩天轮啊!而春野樱则是仰望着摩天轮,她心中一直想着宇智波佐助的身影,多么希望自己可以和宇智波佐助在一起。然而,她再回想起漩涡鸣人那朝自己流露出那招牌笑颜,她不禁感到十分愧疚。她也把漩涡鸣人当成是好朋友,也很希望他能够放弃自己,寻找一个比自己更好的女孩...

摩天轮,转动起来……那里是离星星最近的地方……星星可以听见人心中的愿望,然后帮助人们来实现……所以,坐在摩天轮上,就等同于触碰到了幸福……离希望最近的距离……

她多么希望自己的愿望能够实现..

“摩天轮会不会太无趣啊?”漩涡鸣人像是经不起兴趣,不是很赞同。

“刚刚陪你们玩了那么可怕的游戏设施!好歹也让我们玩一些其他的娱乐设施吗?!”天天被漩涡鸣人一脸不屑的模样感到有些愤怒,提高分贝朝漩涡鸣人骂道。

漩涡鸣人被天天这副模样吓着了,赶紧向天天道歉露出了一副傻笑:“对不起,对不起。”

“那就摩天轮了吧!”作出决定后,大家便是往摩天轮的所在处走了过去。日向宁次的脑海中一直闪过日向雏田的身影,他忽然转过身,朝与他们相反的方向走去。

“宁次,你去哪里啊?”大家注意到了日向宁次的行动,每个人流露出疑惑的表情朝日向宁次的背影问了问道。

“我去看下雏田,不知道她有没有好了一些。”说完,日向宁次赶紧往日向雏田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

“嗯,我们在入口处等你。宁次!”漩涡鸣人充满义气地说道,他们先朝摩天轮的入口处走了过去。


当日向宁次走回到了刚刚日向雏田所休息的地方,只见奈良鹿丸已经呼呼大睡。而日向雏田则是将书包放在了自己的双脚前,目光一直放在书包里不知道是在做些什么。

“雏田!”日向宁次的声音传入了日向雏田的耳里,不禁令她紧张地停止了自己的动作。她看着是日向宁次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中,嘴里淡淡地叫着他的名字:“宁次哥哥!”

日向宁次站在了日向雏田的面前,温柔地朝日向雏田问:“你身体还有不舒服吗?”日向雏田摇了摇头,嘴角挂着那淡淡的笑意正和自己表示自己已经好多了。

“那你想要玩摩天轮吗?鸣人已在那边等我们了。”日向宁次这么一问,日向雏田听着鸣人的名字,不禁令她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红晕,害羞地‘嗯’了一声。

“那我们走吧!”日向宁次看着日向雏田站了起来,两个人正要迈步朝前方走去。日向雏田用了余光撇了已睡熟的鹿丸一眼,疑惑地问了问日向宁次:“宁次哥哥,要叫鹿丸起来吗?”

日向宁次看着奈良鹿丸睡得香的奈良鹿丸,不禁露出了一脸无奈。他往奈良鹿丸所在的方向走去,尝试叫醒他:“鹿丸,我们要走了。”

日向宁次的嗓音传入了奈良鹿丸的耳边,不禁令他睁开了双眸。他揉了揉自己的双眸,看着是日向宁次和日向雏田两个堂兄妹站在了自己的面前。“要走了啊?”

他们俩人点了点头:“我们要去玩摩天轮,你要跟吗?”奈良鹿丸想了一下摩天轮是一种大型转轮状的机械建筑设施,上面挂在轮边缘的是供乘客乘搭的座舱。乘客坐在摩天轮慢慢的往上转,可以从高俯瞰四周景色。想着这个游戏设施也是一个可以让自己休息的游戏设施,不禁点头答应。

“我也跟。”说完,他立刻背起了自己和手鞠的书包,他的肩膀的确是因为长时间背书包而造成肌肉有些酸痛。

“鹿丸君,真是辛苦你了,还要帮手鞠背书包。”日向雏田的神情中带有些怜悯地朝鹿丸说道,不禁令他流露出了一脸无奈的表情。

“麻烦死了,早知道当初就不要选什么大冒险。”奈良鹿丸一边走在日向宁次和日向雏田的身后,一边抱怨道。

“可是你已经作出选择了,你也不能回头了。”日向宁次开门见山地这么一说,不禁令奈良鹿丸露出一脸欲哭无泪的表情,对于自己之前作出的决定感到后悔。当时的自己真是不理智!

他们终于走到了摩天轮面前,他们有些错愕地看着站在他们面前的漩涡鸣人等人,只见女生们露出了失落的表情,不禁令他们三人感到疑惑。

“怎么了?”奈良鹿丸看着他们,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摩天轮关了,没得玩了。”天天想到刚刚工作人员和他们说摩天轮的系统已关闭了,轻声叹气地说道。这更是令奈良鹿丸感到错愕,那他和宁次还有雏田跑来这里是有何目的啊?

“不是吧?关了啊!?”奈良鹿丸提高声量地说道,令其他人感到疑惑地看着奈良鹿丸。

“鹿丸,不是吧?你想玩摩天轮吗?”漩涡鸣人瞧瞧奈良鹿丸那有些失望的表情,更是令他感到非常好奇。难道像这么样的一个男生也想玩摩天轮吗?不是吧!?

“鹿丸想坐摩天轮是因为可以坐着看风景吧?鹿丸可不喜欢走来走去,因为麻烦。”油女志乃这么一说,不禁令我爱罗和堪九郎的脑海中闪过他们大姐那邪肆的表情,令他们也感到毛骨悚然。他们的姐姐的确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啊!

“而且鹿丸还当了手鞠一天的仆人,更是辛苦他了。”堪九郎看着鹿丸那疲惫的样子,他能够看得出来手鞠一定折腾他不少。

他们看着其他背灯饰装潢得亮丽的游戏设施关起了灯光,不禁令他们赶紧看着带在手腕上的手表。没错,已经十点了,还有多半个小时游乐场就会关闭了。

“游乐园要关门了。”我爱罗淡淡地朝他们说道,不禁令他们感到震惊。没想到时间过得那么快,才玩没几样游戏设施就要关门了。可恶啊!

这时,一个以恐怖惊险为主题的屋子正透露出惊悚的气息,漩涡鸣人一直想要尝试的鬼屋没想到就尽在眼前。

“哇!是鬼屋欸!”漩涡鸣人赶紧跑到了鬼物面前,确保他是否还开着。然而,他见鬼屋的门依然开着。

“不是吧?鸣人,在这种时间去鬼屋,可以不要吗?”春野樱似乎感觉到一股冷飕飕的风朝自己吹来,他看着那股诡异的气息从鬼屋传来,更是令自己起了鸡皮疙瘩。

漩涡鸣人走到了春野樱的身旁,在她的耳边嘀咕着:“小樱怕的话,我可以叫佐助去陪你啊。”听着小樱这么一说,小樱的脸上不禁露出了淡淡的红晕。

片刻,她想到了山中井野的身影,不禁摇了摇头:“我还是觉得这样不好。”但是,她内心是希望鸣人所说的话能够发生在她身上。

“看样子我们别无选择了吧。”奈良鹿丸轻轻挑眉地看着眼前这个鬼屋,似乎只剩下鬼屋是还开着的。

日向雏田那乳白的眼眸注视在这个鬼屋上,也流露出胆怯的表情。日向宁次站在了日向雏田的旁边,依然朝她露出安心的微笑。“别害怕,我会陪在你身边,雏田。”

天天也走到了日向雏田的旁边,甜美的嗓音传入她的耳边:“嗯,宁次说得对,我们会在你身边的。”他们的话给予了自己无数的安心。是的,有大家的陪伴,而且那些鬼魂是人扮演的,的确不需要害怕。那是那如此诡异的气息还有这个深夜的确还是会让人感到肉颤心惊。

“我们快进去吧,别浪费时间了。”勘九郎朝大家一说,每个人于是朝鬼屋的入口处迈步向前进。

当他们一踏入了鬼屋里头,一阵鬼哭狼嚎的叫声传入了大家的耳边,不禁令女生们感到有些害怕。

“这些声音效果更是让人感到汗毛直竖啊。”秋道丁次双手摸了摸已起鸡皮疙瘩的皮肤,那声音的确令人感到害怕。

大家的心跳不停地在加速,带着警惕的心不断地往前走。当日向雏田往前走时,忽然一个白色的影子从她眼前飘过,她马上注意到了那个白色的影子,不禁提高了日向雏田的警惕及害怕。“刚刚...有东西在我眼前飘过...”日向雏田稚嫩的嗓音传入了站在她身旁的日向宁次和天天的耳边,更是让他们皱起了双眉。

这时,天天感觉到有人影在她身后,她赶紧往后一看,发现身后没有任何奇怪的东西。但是,当天天一转回身,一个面部狰狞的女鬼出现在天天的面前。她那妆容像极了从电视里爬出来的贞子,她身上散发出的阴森恐怖更像是冤魂。这不禁令天天被惊吓得哑口无声,她害怕得赶紧缩了缩身子往后退了好几步,声音却堵住了喉间难以发出。

天天往后退时,不小心撞到了一个身子。她也怕得赶紧退缩了起来,逃离那个不小心被撞到的身子。然而,只见一阵熟悉的声音从她背后传来。

“别怕,天天。是我,宁次。”天天勇敢地转过了身,看着是日向宁次一脸担忧的模样看着天天。她看着日向宁次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她不禁松了一口气。有了他的陪伴,还感到比较安心。

春野樱走在山中井野的身旁,她一直环视四周围。四周围的气息给自己感觉到的是瘴气缭绕着鬼屋,似乎随时随地都会有鬼混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其他的男生也朝前方走着,犬塚牙勇敢地走在了第一个。漩涡鸣人也不甘示弱地赶紧朝犬塚牙所在的地方走去,但是忽然间有一个东西从漩涡鸣人的面前滑落下来。‘碰’地一声,不禁令漩涡鸣人惊吓了一跳。“啊!”

“鸣人,怎么了?”春野樱赶紧朝漩涡鸣人所在处疑惑地问了问,语气中充满了害怕。山中井野赶紧安抚着春野樱,朝她露出了一道安心的微笑:“别担心,小樱。我一直陪在你身边!”

春野樱看着身边这个虽然会为了佐助和自己吵架,但却像是个姐姐一样很温柔很亲切地照顾关心着自己。有她在,春野樱心中的害怕逐渐地在减少。

漩涡鸣人机械般地往下一看,看着是一个骷髅头跌在了自己的脚前,惊吓得跳了起来。“啊!是骷髅头啊!!”漩涡鸣人那尖叫在鬼屋里传开来,不禁令其他人感到无语。

刚刚是谁很威风地说要去鬼屋探险的啊?结果现在却是自己胆小如鼠。

宇智波佐助不禁‘哧’了一声地看着漩涡鸣人那狼狈的模样,露出了一道邪恶般的笑容。“哟,鸣人,平时坏事做多了,怕了吧。”听着佐助调侃着自己,不禁令漩涡鸣人一脸愤怒地正视着宇智波佐助:“我哪有做坏事啊?坏事做多的是你吧!”

宇智波佐助双手环胸地看着漩涡鸣人,看着漩涡鸣人的身后,嘴角的笑意依然还在。漩涡鸣人一脸不屑地瞥了一眼宇智波佐助,当他转过身的时候,只见是犬塚牙故意翻白眼那表情放大在漩涡鸣人的眼前。漩涡鸣人惊吓得大喊起来,吓得倒在了地上。

“鸣人君还好吗?”日向雏田躲在了日向宁次的旁边,一脸担忧地看着倒在地上的漩涡鸣人,声音小声得连站在身旁的日向宁次也没能听见。

“哟,鸣人。是我啊!为什么我也会把你给吓着了?哈哈哈哈”犬塚牙一脸好笑地看着刚刚自己的作弄而吓得漩涡鸣人心胆皆碎,他那狼狈的模样更是令犬塚牙哈哈大笑了起来。

霎时,犬塚牙的身后也缓缓出现了一个血肉模糊的脸的鬼魂,这不禁令大家变貌失色。“你们怎么了?”犬塚牙一脸疑惑地看着大家,堪九郎伸起食指指着犬塚牙的身后。“你的后面...”

犬塚牙一转过身,那血肉模糊的模样放大在自己的面前,也是把自己吓得心胆俱裂。“啊!!”犬塚牙那大声的吼叫声在鬼屋里传开来,鬼屋里的鬼魂们成功地吓着了他们。

“牙,原来你也害怕啊。”油女志乃看着吓得脸有些青的犬塚牙淡淡地说道,这更是令犬塚牙气得有些咬牙切齿。“刚刚他的脸放大在我面前,而且还那么逼真,你觉得我不会被吓死吗?”

“可是你还没死。”油女志乃这么回嘴,更是让犬塚牙的怒火燃烧得越来越旺。这个志乃,是想被我揍是吗?犬塚牙内心暗想着,因为他已气得难以用语言表达。

奈良鹿丸看着四周那诡怪的气息,冷飕飕的风朝自己吹拂,不禁令他感到十分懊恼。“真是麻烦,为什么我也会跟着进来。”

“哦,你不怕鬼吗?”手鞠看着奈良鹿丸那副怕麻烦的模样,一脸疑惑地问了问。

“比起鬼,他更怕麻烦。”秋道丁次这么一说,更是令手鞠汗颜。丁次的话的确非常合理!

大家再继续往前迈步,发现到他们已经走到了终点。没想到,他们鬼屋探险那么快就结束了。只见站在终点的工作人员感到十分愧疚,恭敬地鞠躬朝大家说:“对不起,由于我们已经要关门了,所以我们得提早结束。不好意思,造成您们的不便。”

而漩涡鸣人摆了摆手,朝他们露出了一道专属他地招牌笑容。“没关系。”提早休息也好,他也怕若在鬼屋待得太久,会吓得自己心脏病都爆发。

当他们走出了游乐场后,发现游乐场的游戏设施全部已经关闭,只见少数的游客也朝出口走去准备离开游乐场。我爱罗赶紧看了手表上显示的时间,不禁令他感到惊吓。没错,手表上的时间显示着十点二十分,他记得老师说过这段时间要在游乐园门口集合。十点半就要准备上巴士了,这不禁令我爱罗的额前流了一行汗。

“不好了,我们迟了。”堪九郎一说,全部赶紧朝游乐园门口去集合。大家更是加快了脚步,赶紧抵达以免迟到。

奈良鹿丸跟着他们加快的步伐,不禁感到十分无奈。身上又还背着两个人的书包,真是麻烦死了。

当他们都到达了游乐园门口,只见老师及同学们各个有次序地排着队,老师及同学们的眼神立刻放在了他们停止跑动,双手扶着双膝不停喘气的他们。旗木卡卡西那不怀好意的眼神看着了他们,不禁令他们的心中浮起不详的预感。

“赶快去排队等巴士的到来!”旗木卡卡西朝他们这么一说,他们更是赶紧排在了他们班级上的队伍。呼,真是幸好卡卡西老师没抓他们来惩罚。

片刻,巴士已抵达了游乐园门口。大家全部排队上了巴士,坐在了原来的位置。只见大家一坐在了位置上,疲惫的意识不停地在脑海中闪过,大家都靠了靠椅背休息。

“大家都在车上了吧!现在,我们将会往酒店出发,大约半小时左右就会抵达。大家可以借由这个半小时的时间休息及准备好你们的行李。”夕日红确保了班级人数已凑齐,她那性感的嗓音传入了大家的耳边,让大家异口同声地回应老师:“是,夕日红老师!”紧接着,大家更是借由了这个半小时的时间休息。


Labels:



HELLO



RECORDS

Tidying and Updating soon..

THANKSGIVING

- Give them a loud applause!
Helped by
Elaine | Google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