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s Life

  • Entries
  • Author
  • Friends
  • Novels
  • Chat
第一章
Sunday, July 16, 2017 | 7:04 AM | 0Comment


18.School trip : 雾隐饭店 (娱乐时间)

晚上11:00

雾隐饭店,

全体学生从巴士上走了下来,只见学生们大包小包地带着行李走到了饭店大厅。漩涡鸣人背了他的爬山包,与其他人一起站在了酒店大厅,擦了擦脸上的汗。“玩了一整天,全身都是汗。挺累人的啊!”

奈良鹿丸坐在了行李箱上,板着脸地看着鸣人:“有我累吗?”奈良鹿丸的一句话,不禁让其他人嗤鼻,然后笑了起来。

“今天是鹿丸当手鞠仆人的第二天,辛苦你了。手鞠那家伙下手挺狠。”勘九郎想到了姐姐那恶整鹿丸的那容貌,不禁貌毛骨悚然。

“真心服了你鹿丸,怎么会和手鞠杠上啊”犬冢牙一脸哭笑不得,没想到这个怕麻烦的人竟然沾惹到一个非常麻烦的女生。

“好像从手鞠他们来的第一天就杠上了。”日向宁次想起了上次在木叶广场奈良鹿丸和手鞠的骂架,看着奈良鹿丸不禁感到有些怜悯。

“唉,麻烦死了。回到房间洗个澡我就要睡了。”奈良鹿丸抓了抓自己的头,一脸疲惫。

霎时,春野樱,山中井野,日向雏田,手鞠和天天等五个女生朝他们男生群走了过来。春野樱朝他们问道:“等下你们有空吗?”漩涡鸣人听着春野樱的发问,不禁疑惑:“有啊,怎麼了嗎?小櫻。”

山中井野站了出来,接下小樱要说的话:“我们到你们的房间一起玩游戏吃零食,怎么样?这可是我们难得在和我爱罗他们一起的机会,要好好珍惜这段时光。”

李洛克听了山中井野的话,点了点头以示认同。“井野说的没错,青春非常短暂。我们得要利用这段时间才对!这样才不会荒废我们的青春。”李洛克那奇怪的话语及夸张的动作,不禁令其他人看了又无奈了。

“李…你就别把青春挂在嘴边了好不好…”天天受不了李这副德行,无奈的说道。

“啊,麻烦死了。我可以不要参与吗?”奈良鹿丸又打了哈欠,口吻中只能听出他的慵懒。

“鹿丸,你可以不要泼冷水吗?就这么一次大好机会也不要把握?”山中井野的脸上露出愤怒的表情,朝鹿丸大声喊道。

“是说,我们今天怎么睡啊?我有点忘了我是和谁同房。“我爱罗上前走去,打断了他们原先的话题。

“我是104房间的组长。我的组员是鸣人,佐助,鹿丸和丁次。”日向宁次回应道。

“我是105房间的组长。组员就有你,勘九郎,志乃和李。我们的房间和104房号里头有互有联结性的门,所以我们两间房间可以自由进出。”犬冢牙也站了出来回应道。

“我们五个女生也是同个房间,房号是108。有什么事情可以来找我们。”天天向他们友善地说道。

这时,领导老师-旗木卡卡西拿着了名单,朝眼前的人群,提高声量的说:“各位同学,现在我要分派房卡给各房间的代表。五个同学共用一个房间,现在我开始叫每个房间的代表出来领取房卡。领取后就马上回去房间休息睡觉,了解了吗?”说完接着同学们则是大声喊“是”地回应旗木卡卡西。

“日向宁次,犬冢牙,春野樱……”随着老师一一把学生的名字叫了出去,所有被点到名字的同学都纷纷走到卡卡西老师的面前领取他们的房卡。

日向宁次,犬冢牙和春野樱拿了房卡后,朝他们的所在处走了过去。“各位,我们先各回去我们的房间放行李。然后我们再一起去聚会吧!”

“既然小樱提议要一起聚会,那我们要在谁的房间好呢?”日向雏田难得开口发问,声音小声但却能让人听得见他那害臊的语气。

“来我们的房间吧,我和佐助都有零食和杯面,聚会的时候可以一起吃。”漩涡鸣人像是兄弟般的挽过了宇智波佐助的肩膀,脸上依然挂着那阳光般的笑容。宇智波佐助看着身边的漩涡鸣人,又回想起宇智波鼬在离开前和自己说的话,不禁低下了头沉思一会儿。

“那就这样办咯!等等我们过去鸣人你们的房间。”李一说完,各个纷纷提起了行李往电梯的方向走了过去。

奈良鹿丸慵懒地拖着有些笨重的行李,一脸疲惫。半响,一个他最不想看到的人影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只见手鞠露出了邪恶的笑容,身后背着一个大背包,她将背后的背包放了下来,邪魅的语气令鹿丸感觉到恐惧:“仆人,帮我背这包吧。”

奈良鹿丸听着手鞠那吩咐自己的那个态度,双手不禁攥紧拳头。再次回想起之前和手鞠的打赌,他只好叹气愿赌服输。他走了过去,将放在地上的那个背包拿起背在身后。奈良鹿丸那带着笨重行李的身影映入其他人的视界,后脑勺不禁流了一滴如豆包般大的汗。

'鹿丸还真可怜',其他人心里暗想道。

-

日向宁次他们所在的房间,

只见房间里头挺宽敞,有两张双人床和一张大人床。除此之外,床前还有足够宽大的空间。只见是李洛克将三张床合并在一起,这样显得床变得更大一张,正好足以五个人睡在一起。李洛克拍拍手掌上的灰尘,走到了另外三人的旁边整理着行李。

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和日向宁次也正整理他们的行李。只见漩涡鸣人从他的爬山包里拿出了一杯杯的杯面,他将所有带来的杯面放在了桌上。宇智波佐助则是将哥哥给自己带来的零食也一起放在了桌上,他瞥视一眼零食旁的那些杯面,不禁瞪大双眼。“鸣人,你带的杯面也多得太可怕了吧。”宇智波佐助的话传入其他人的耳里,不禁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鸣人,你该不会是要在今晚吃这么多杯面吧…”日向宁次数了数桌上的杯面,仔细一算总共有十杯。这时,他们的房间传来了门铃声。李洛克穿上了饭店里提供的拖鞋,走了过去,透过那小小的透视窗一看,只见是鹿丸,李洛克便立刻帮忙开门。

“鹿丸,你怎么那么晚才回到房间啊?而且你看起来很疲惫呢。”李洛克看着眼前的鹿丸似乎已精疲力尽的样子,不禁感到错愕。

“那还用说,还不是当仆人的苦啊。”漩涡鸣人立刻调侃道。

奈良鹿丸将自己的行李放在了地上。他将行李箱上的拉链打开,拿了一套睡衣便立刻冲进了浴室。“我要先去洗澡,一身都是汗烦死了。”随着鹿丸一说完,浴室的门马上'碰'的一声地关上了。

“老实说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鹿丸这副德行。”宇智波佐助用余光瞥一眼浴室的门,淡淡地说道。漩涡鸣人听了宇智波佐助的话,脸上挂着的笑容越变越浓烈。“手鞠还真是鹿丸的克星啊!瞧瞧鹿丸今天一整天的黑脸就感觉到好笑。”

漩渦鳴人的話傳入日向宁次的耳里,令日向宁次再次感到无奈。“鸣人,你就别再调侃鹿丸了。鹿丸也可不想的。”宇智波佐助点了点头,认同日向宁次所说的话。“你就顾好你自己吧,搞不好接下来就到你当我的仆人了”宇智波佐助的话不禁令漩涡鸣人听了,被激怒了起来。“哼,你当我的仆人就有吧!佐助!”

这时,他们房间的门铃声再次响起。站在玄关将鞋子放好的日向宁次走到了门前,透过透视窗看到门外站在小樱和犬冢牙他们等人,则打开了门让他们进来。

“打扰了。”春野樱他们等十人走了进来,全部身穿睡衣,纷纷坐在了那合并好的床。这时,奈良鹿丸从浴室走了出来,只见鹿丸身穿着长袖睡衣朝床的位置走了过去,其他十四人的人影坐在床上为了一个圆圈映入视界。

这时,山中井野拿了一幅卡牌,放在了床上的中间。“这是什么啊?”漩涡鸣人看着那副牌,一脸疑惑地说道。

“狼人游戏吗?”勘九郎看着卡牌背面的那个条纹,疑惑地问了问。我爱罗点了点头:“应该是没错。”

“没错!有玩过吗?”春野樱看着围成圆圈的朋友们,笑着脸地问问。“我没玩过。”漩涡鸣人举起了手,回应道。宇智波佐助的眼神也透露出疑惑的神情,也不知道游戏玩法。他看着了旁边的漩涡鸣人,嘴角不禁勾起了小小的弧度。

有鸣人或许,还挺好的。  

“诶!鸣人,你之前不是和我们有玩过吗?怎么会没玩过啊?”李洛克一脸疑惑看着举起手的漩涡鸣人。漩涡鸣人抓了抓头,露出了一道傻笑:“我忘记了,所以还是要麻烦你们给我解释一下规则了。”其实,漩涡鸣人并非不知道怎么玩,而是要让宇智波佐助了解这个游戏的玩法。

“你不是不知道鸣人很健忘的吗?”春野樱露出一脸奸笑,调侃着漩涡鸣人。春野樱看着脸上依然面无表情的宇智波佐助也参与其中,鸣人莫非是要帮佐助吧。她内心是这么想的…

奈良鹿丸坐在了床边的一张沙发上,双手放在后脑勺躺在沙发上,懒懒地说:“你们玩吧,我想睡觉。”当奈良鹿丸将双眼都闭上时,一阵痛楚不禁从耳垂传来,不禁令他吃痛地“啊”了一声。奈良鹿丸睁开双眼,只见是手鞠那可怕的脸孔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你别想逃脱你是仆人的命运。”

秋道丁次看着一脸疲惫的奈良鹿丸,友善地朝手鞠说:“手鞠,鹿丸很累了,让他休息吧。”手鞠停止了他的動作,她看着了奈良鹿丸那疲倦的样子,不知怎的心好像被揪了起来,觉得自己是不是对鹿丸太过分了呢。毕竟经过了一整天的旅程,放松了自己却造成了鹿丸的不少麻烦。虽然鹿丸板着一张黑脸,但他还是遵守了承诺。

“ 是啊,手鞠。而且狼人有鹿丸在玩的话,肯定很快就被猜中,这样玩也没意思了。”犬冢牙回想起之前的狼人遊戲,一下子就被鹿丸的分析就破解了,不禁令他露出了無趣的表情。手鞠听着了他们的话,她从鹿丸的身边离开,坐到了我爱罗和勘九郎的旁边。

山中井野拿起了那副牌,便开始解释:“这游戏玩法很简单,每一个玩家都会得到一张卡牌。而卡牌上的职业就是你们在这一轮游戏中的职业,然后接下来的玩法就是跟着主持人的指示来做。之后,游戏进行结束后,大家就要猜狼人是谁。如果到了最终,狼人还是没被杀死的话,那就是狼人获胜;若狼人被杀死了,就是百姓们获胜。然后,职业有分成:狼人(负责杀人),女巫( 所拥有的魔法可以让她杀人也可救人 ),预言家(可以在游戏进行时,摊开其他玩家的卡牌以看玩家们的职业),守卫( 保护所选择的玩家 ),猎人 ( 被狼人杀死后可以拉一个所选玩家和自己同归于尽 ),替罪羊( 若无法猜出狼人是谁,替罪羊将会在第一轮游戏中淘汰。),小女孩(当主持人要求狼人杀人时,可以偷偷睁开眼睛偷看狼人是谁,对狼人有受到威胁的一个职业),白痴与百姓(无任何特别工作)。”说完,春野樱接着环视其他人,问了问:“这里有十三个玩家,就代表将会有4个狼人。这4个狼人要好好合作来决定你们要杀死的人。除此之外,这游戏也需要一个主持人。这里有谁想当主持人吗?”

春野樱一说完,油女志乃便走了向前,淡淡地说:“我来吧。”油女志乃站了起来,坐在了圆圈中的中间,拿起了卡牌刷洗。

“那游戏开始进行咯!”天天一说完,油女志乃就将卡牌分派到每个人的手上。每个人看了手上的卡牌后,就将卡牌放在了身前,每个人手上的卡牌背面里的那个职业不禁令其他人一直在猜疑。

“请各位闭上眼睛,游戏要开始了。若我叫了你们的眼睛,你们才醒来。”油女志乃吩咐,其他人也都闭上了双眼。

“请狼人醒来。”油女志乃根据顺序,叫了第一个该被叫起的职业的玩家睁开眼睛。只见,那四个狼人则是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我爱罗和李洛克。他们用眼神交流,漩涡鸣人的手指指向了日向宁次的位置,其他三人则是同意地点下了头。

“请狼人闭上眼睛。请预言家醒来,选择你想看的卡牌。”只见是日向宁次睁开了双眼,他环视了四周围,不晓得谁的身份比较令人怀疑。最终,他还是选择了宇智波佐助的卡牌来看。宇智波佐助的卡牌映入眼帘,不禁令日向宁次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日向宁次朝油女志乃使了一个眼神,油女志乃点了点头,日向宁次则是闭上了双眼。

“请预言家闭上眼睛,请女巫醒来。比剪刀杀人,比布救人”这时,天天睜開了雙眼,他環視了四周圍閉目的人,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做出什么样的选择。该杀人… 还是救人呢?救人的话,万一他所选的人不是狼人的目标呢?天天再次环视了四周围,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请女巫快速行动。”油女志乃再次说话提醒。天天伸直了五只手指,指向了那闭着眼睛的日向宁次所在的方向。油女志乃点了点头,接着了下一个行动:“守卫醒来,请选择你们要保护的人。”只见是雏田和牙醒来,他们也用眼神交流一会儿,最终选出了结果。雏田伸起食指,指向了漩涡鸣人所在的方向。紧接着,他们俩并闭上了双眸。犬塚牙看著了日向雛田臉上那層紅暈,似乎知道了些什麼。

“ 请全部人睁开眼睛。”油女志乃淡淡地嘱咐全部涉及在游戏的人,所有人都紛紛睜開雙眼。

“恭喜,原本被狼人杀死的宁次被巫女保护了。所以第一轮游戏,没人死亡,请大家猜一猜狼人是谁。若无法做出答案,那替罪羊将会死在第一轮游戏。”油女志乃的话传入了全部人的耳里,更是令日向宁次愣了。为什么狼人会选择杀死自己呢?难道狼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吗?然后,巫女究竟是谁… 为什么他会想要救自己呢?

一片寂静弥漫着整个房间,所有人都埋头思考着狼人究竟是谁。霎时,日向宁次的脑海闪过一片记忆,不禁令他举起手,赶紧打破了原保持的安宁。“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是佐助。”

日向宁次的话不禁令宇智波佐助的表情立刻转变成一副错愕的表情,似乎像是做错事的小孩被父母逮到的表情。“我觉得是佐助!因为他那脸上的表情骗不了人。”手鞠眼快地注意到宇智波佐助的表情,也同意了日向宁次所提出的意见。

“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我也觉得是佐助。”犬冢牙依然认同了日向宁次的话。其他人也对这提议没有任何的反应,也代表大家对这个提议没有意见。

宇智波佐助摆出了一张扑克脸,大家正也想要把人選投給佐助的時候,有一個立刻站了起來。

“怎么可能会是佐助君啊!?表情的变化并不代表他就是狼人啊!可能這也是佐助君的一個引誘大家選他的方法,但其實佐助君根本就不是狼人呢!”春野櫻大聲地反駁,震驚了其他人,包括了宇智波佐助。宇智波佐助的視線放在那個粉色短髮的春野櫻,原本討厭女生那堅定的心靈似乎變得有些動搖。

“那小樱觉得会是谁?”漩涡鸣人一问,不禁令春野樱伸起食指指向了自己。“就是你了,鸣人。我决定投鸣人是狼人一票!”春野樱的话令漩涡鸣人立刻露出一脸滑稽的模样,声音不禁提高了分贝:“诶!为什么是我啊!?”这时,山中井野像是姐妹般地朝春野樱投出了一个自信的眼神,她也举手:“我也要投鸣人!”山中井野的话传入了漩涡鸣人的耳里,更是令他无力地往后仰,躺在了那柔软舒适的床上,无奈地说:“为什么我也会中枪…”

坐在漩涡鸣人旁边的宇智波佐助也摆出了一脸无奈,一手重重的打在了漩涡鸣人的大腿上,令他马上直立了身子:“痛痛痛!”宇智波佐助看着漩涡鸣人已坐立了起来,在他耳边轻声细语道:“你别忘了你自己也是狼人。”

“我觉得你无路可逃了,佐助。”漩涡鸣人这么一说,不禁令宇智波佐助轻声叹气。

“投佐助是狼人的请举手。”身为游戏主持人的油女志乃开口一问,除了春野樱及山中井野,其他人都也把票投给了宇智波佐助。“投鸣人的请举手。”油女志乃一问,见只有山中井野和春野樱的票。他把目光投向了宇智波佐助的身上,淡淡地说:“你掀开你的牌吧。”

宇智波佐助见自己无路可逃了,他只好翻开了自己的牌。只见一张印刷上狼人图案的卡牌映入眼帘,每个人瞪大了双眼没想到大家所选的人竟然是准确的。

“宇智波佐助的身份是狼人!所以宇智波佐助失去了参与下一轮游戏的资格。能够呆在一旁观看,但请勿给予在座的所有人任何提示。然而,原本四位狼人被减除了一个,只剩下三位狼人。大家再继续猜测那三位狼人究竟是谁吧!”说完,紧接着下一句吩咐大家:“请大家闭上眼睛。”

油女志乃的命令不禁让大家紧闭双眼,只有油女志乃和宇智波佐助环视着其他人。

“请狼人醒来。”油女志乃根据游戏的顺序叫了第一个该被叫醒的职业。漩涡鸣人,李洛克及我爱罗再次醒来,他们看着闭眼的其他人,对于他们所想杀的人选更是难以决定。

这时,我爱罗伸起了食指指向手鞠,漩涡鸣人和李洛克更是比了一个'Ok'的手势。油女志乃继续主持着游戏,吩咐了下一个职业醒来进行游戏。

“请预言家醒来。”日向宁次再次睁开了双眼,他往天天所坐在的方向指去。油女志乃小心翼翼地将天天的身份卡拿给日向宁次一看,不禁令他惊愕了。没想到刚刚自己被救,是因为天天帮了自己啊。但她是女巫,有权利可以杀人啊!

想着天天救了自己,不禁露出了一道淡淡的笑容。

油女志乃将天天的身份卡放回原位,继续了下一步。“请女巫醒来,比剪刀杀人,比布救人。”天天睁开了双眼,她将目光放在了其他人身上,对于自己手上的两个选择,更是难以作出决定。

天天比起了剪刀手指向秋道丁次,她心中只有充满了愧疚感。天天向志乃使了一个眼神,志乃看着天天已闭上双目。他接着叫了下一个职业的人物:“请守卫起来。”

日向雏田和犬塚牙睁开了双眼,对于这些朋友不知道该救谁好。犬塚牙伸手指向了秋道丁次,他用眼神与日向雏田交流。她点了点头,以示没任何意见。

油女志乃一脸疑惑地看着围成一个圆圈的大家,心中的那好奇一直浮现。大家是心有灵犀吗?他清了清嗓子,朝大家报告这一局的游戏结果:“请大家醒来。手鞠很不幸地被狼人杀死了,原本被女巫杀死的秋道丁次在守卫的保护下而安全了。”

手鞠被这个结果给吓了一跳,由于自己已被判死后,就将自己的牌给掀开。只见自己的身份是小女孩,那掀开牌的那一幕更是触目惊心。

“不是吧!小女孩竟然死了!”原以为还包有希望的犬塚牙看着手鞠在第二局就被淘汰了,不禁令大家都感到失望。

手鞠嘴角勾起了一抹邪肆的弧度,她往我爱罗他们所在的方向看去。她指着了我爱罗,不怀好意地说:“我爱罗,我觉得是你。”

我爱罗被手鞠这么一指定,令他那碧色的眼眸瞪得有些大。手鞠当了小女孩,一定是可以把狼人的模样看得一清二楚。我爱罗选择保持沉默,不说出任何一句话。

“那我们也投我爱罗好了。”天天这么一说,大家也点头同意。油女志乃将目光投向了我爱罗,我爱罗立刻会意,将手中那反面的卡牌掀开。一个狼人的图案印在了那卡牌的正面上,不禁令手鞠嘴角上挂着的笑意越来越深。

“手鞠在第二局的游戏已被淘汰。我们将进入第三局游戏,请大家闭上眼睛。”油女志乃这么一说,大家闭上了双眸。

“请狼人醒来。”油女志乃将拿到狼人职业的朋友给叫了起来,现在狼人只剩下了漩涡鸣人和李洛克。他们两人有些疑惑地看着了彼此,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决定。已被淘汰的宇智波佐助,我爱罗和手鞠则是安静地看着游戏的进行。

这时,李洛克一脸抱歉地指向了天天,他用眼神与漩涡鸣人交流,似乎像是在问着漩涡鸣人:“选她行吗?”漩涡鸣人会意,没有意见地低了低头。

“请狼人闭上眼睛,寓言家醒来。”油女志乃看着他们俩人已选好对象后,将身为寓言家的人叫起。日向宁次睁开了他那双乳白的眼眸,他环视了四周围,选择了勘九郎的卡牌。

油女志乃小心翼翼地将勘九郎的卡牌递给日向宁次,他掀开勘九郎的牌,看着他卡牌上显示着他只是个普通百姓。日向宁次把卡牌交回给油女志乃,志乃便是把勘九郎的卡牌放回原位。日向宁次也缓缓地闭上双眸,继续游戏的下一步。

“请女巫醒来,比剪刀杀人,比布救人。”油女志乃这么一说,让身为女巫的天天睁开了双眼。天天随手一指,比起剪刀指向了李洛克。紧接着,她便是闭上双眸。

“请守卫醒来。”犬塚牙和日向雏田听着油女志乃的呼唤,两个人便是睁开了双眸。这又是到了他们难以做出选择的时刻,环视了四周围。这时,日向雏田将目光放在了日向宁次的身上,嘴角随着食指慢慢伸直指向宁次而缓缓地往上勾。

犬塚牙看着日向雏田所选的对象,也毫无疑惑地点了点头。油女志乃看着第三局的结果已总结出,他便是用着淡淡的语气叫了大家睁开双眼。大家睁开了双眼后,油女志乃紧接着说了第三局游戏的结果:“第三局游戏已结束。抱歉,天天及李已被杀死,请你们掀开你们的牌。”

李洛克和天天一脸错愕地互看对方,没想到两个选择杀死对方的他们竟然在同一局死了。天天和李洛克将卡牌掀起,一张‘狼人’及‘女巫’的卡牌映入视野,不禁令大家感到错愕。

“哇,天天是你杀我吗?”李洛克记得除了狼人,就只有女巫和猎人可以选择杀人。但是猎人只能在被判死的情况后才可以拖其他人一起出局,若身为狼人的李洛克被杀死的话,那肯定是女巫杀的无误;而身为女巫的天天若被杀死的话,肯定是被狼人杀的,没错就是这样!

“哇,天天和李。你们之间有仇吗?”山中井野看着他们俩一问,不禁令他们露出了一副傻笑。同一局里竟然发生互相厮杀的局面,这也太巧合!

“我是不知道要选谁,就只好随便选。”天天脸上露出了一副尴尬的模样,这也发生在李洛克的身上。李洛克脸上也挂着一副傻笑,语气中也能听得出他的吞吞吐吐:“呵呵,我也是不知道要选谁。”

“现在狼人只剩下一个,若这一局能找到狼人是谁的话,百姓们就赢了。对吧?志乃。”春野樱回想一下,发现到第一局他们将身为狼人的佐助给淘汰了,第二局也是身为狼人的我爱罗,而第三局身为最后第二个狼人的李洛克也出局了。那他们不是只剩下最后一个狼人了吗?

油女志乃点了点头,春野樱所说的一点都没错。“快做出选择吧,大家。”油女志乃淡淡一说,大家便是埋头地思考着这最后一个狼人究竟是谁。李洛克将一线希望放在了鸣人身上,希望漩涡鸣人不要那么快就被发现到他就是狼人。

“我发现到牙很安静呢!”漩涡鸣人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他将目光放在犬塚牙身上,这更是令犬塚牙感到错愕。哼,刚刚在鬼屋的时候作弄我?现在是我反击的时候了!

犬塚牙被这一话受到惊吓,他转过头看向漩涡鸣人,一脸疑惑:“喂!鸣人,为什么你会觉得我是狼人?”

“因为我有个预感,你就是狼人。”漩涡鸣人故做很自信地说道,但他自己可是很清楚真正的狼人究竟是谁。想起刚刚在鬼屋的事件,他可要向牙讨回刚刚欺负自己的公道呢!

“但我不觉得牙是狼人欸。”日向雏田那稚嫩的声音传入了大家的耳里,引起了大家把目光投射在她身上,包括漩涡鸣人。

“雏田怎么这么说?”天天那疑惑不解的眼神放在日向雏田身上,难道雏田已经发现到最后一个狼人是谁了吗?日向雏田微微低下了头,她朝漩涡鸣人所在的地方画了个圈圈,淡淡地说:“有种感觉狼人就在我所指着的方向。”

漩涡鸣人被日向雏田的话这么一说,他感到了有些慌张,但他却让自己保持着冷静的模样。绝不能被察觉到自己就是最后一个狼人!但是,以现在的局势来看,狼人要赢恐怕很困难。

“我也觉得雏田这么说很有道理。”日向宁次一说,像是给大家一颗定心剂,大家更是将目光放在了自己身上。漩涡鸣人的右边是已出局的宇智波佐助,左边是玩游戏也不忘了享受零食的秋道丁次。然而,坐在宇智波佐助旁边的是日向宁次;坐在秋道丁次旁边的则是堪九郎。

大家仔细想一想,第一轮原本被狼人杀死的日向宁次被女巫保护了,第二轮原本被狼人杀死的秋道丁次也被守卫给救了。那么就排斥了日向宁次和秋道丁次是狼人的可能,虽然他们也有极小的几率是狼人,但是狼人与狼人之间绝不可能会互相残杀吧?

现在还持在游戏里的是漩涡鸣人,春野樱,山中井野,秋道丁次,犬塚牙,日向宁次,日向雏田及堪九郎。若排除掉秋道丁次和日向宁次的话,那么狼人就肯定是在其他五人之中。若硬要选的话,有20%的几率会选对狼人的人选,但这并不容易。

“若你们没人选的话,我就认为牙就是狼人的人选了。”油女志乃这么一说,不禁令深思熟虑的日向宁次作出了决定:“我觉得井野也挺可疑。”听着日向宁次的话,山中井野难得没有反驳。因为以她的个性,若狼人是她的话,她一定会马上反驳回去,但她并没有。

山中井野瞥了一眼大家,淡淡的说:“若觉得我是狼人的话,就选我吧!”每个听着山中井野的话,心中产生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从她的话中,能够了解得出井野肯定不是狼人。

“还有其他人选吗?”油女志乃一问,大家不禁觉得他们提出的人选并非是狼人,感觉另有其人。日向宁次看了漩涡鸣人等人所在的方向,有秋道丁次、堪九郎及漩涡鸣人。秋道丁次已成为了狼人的目标,所以不可能会是他当狼人。刚刚自己有掀开堪九郎的身份卡来看,他只是个普通平民。那唯有可能的就是,漩涡鸣人!

“好了,别浪费时间,选择犬塚牙的请举手。”油女志乃看着事件不停地在流失,虽然只是玩到了第三局但却已过了半个小时的时间,不由汗颜。漩涡鸣人高高地举起手,这不禁也让少部分的人也跟着举手:山中井野,春野樱还有堪九郎;选择山中井野的人则是日向宁次,犬塚牙及日向雏田。

“票数已决定,所以犬塚牙在第三轮游戏出局,请掀开你的身份卡。”犬塚牙被这个票数气得咬牙切齿,语气充满火热:“你们会后悔选我!”紧接着,卡牌一掀开,‘守卫’的身份卡映入视界,更是令大家蜂虿作于怀袖。“牙竟然是守卫!”怪不得雏田会说牙不是狼人,那日向雏田很有可能就是另一个守卫!

“现在将双眼闭上,我们将会进入游戏的第四局。”油女志乃平淡一说,大家也乖乖地闭上了双眸。

“请狼人醒来!”油女志乃不冷不热地叫了叫最后一位狼人,漩涡鸣人慢慢地睁开双眼。漩涡鸣人环视了四周围,他的目光马上放在了日向宁次身上。他知道日向宁次的聪明也不输于奈良鹿丸和宇智波佐助,而且他也深深地感觉得到日向宁次所持着的身份并不平凡。他伸手指着了日向宁次,油女志乃点了点头,鸣人便是闭上了双眸。

“请预言家醒来。”日向宁次睁开了双眸,他毫无犹豫地指了漩涡鸣人。油女志乃将卡牌拿给了日向宁次,他掀起了漩涡鸣人的卡牌一看,他的嘴角不禁勾起了一道自信满满的笑意。

油女志乃将漩涡鸣人的卡牌放了回去,日向宁次也闭上了双眸。女巫已经出局了,那只能叫守卫了。“请守卫醒来。”日向雏田环视了四周围,她依旧选择保护了一直很呵护自己的堂哥。

油女志乃有些错愕地看着游戏的进展,看样子游戏是要结束了。“请大家醒来,原本被狼人杀死的日向宁次被守卫保护了。请大家猜一猜狼人的最后一个人选。”漩涡鸣人听着这个结局,他不禁露出了欲哭无泪的表情。看样子,大家一定是猜到自己了。

日向宁次朝漩涡鸣人露出了一道邪魅的笑容,更是让漩涡鸣人感到十分恐惧,露出了一副傻笑:“哈哈,宁次你干嘛用这个表情看我。”然而,其他人也朝自己投射出不怀好意的神情,他知道自己无路可逃了。

“鸣人,你就自己翻牌吧。”油女志乃这么说,漩涡鸣人也只好乖乖投降地翻开自己的身份卡。正如宁次所看到的一样,一张'狼人'身份的模样映入眼帘。

“鸣人君…”日向雏田看着了漩涡鸣人,她的心不禁泛起波澜。

“游戏已结束,获胜一方是百姓们。”油女志乃这么一说,更是大家兴奋得将自己的卡牌打开。只见日向宁次的卡牌是预言家,日向雏田的是守卫,秋道丁次是替罪羊,山中井野是猎人,勘九郎是普通百姓而春野樱却不幸地拿到白痴。

“怪不得宁次那么厉害猜,原来是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身份。”宇智波佐助轻轻挑眉,日向宁次所持着的那张卡牌的确是让百姓们能够获胜的一个优势。

“守卫也不错啊,很会保护人。”春野樱看着了日向雏田及犬塚牙,想到刚刚油女志乃所说的话不禁露出了敬佩的样子。日向雏田被这么一说,脸上不禁露出了两团红晕。

“小樱也太惨了吧!怎么会拿到白痴这卡牌啊… 哈哈”小樱手持着那白痴的身份卡吸引着山中井野的目光,令她忍不住想笑。

“我也很倒霉。”春野樱低头,手抚摸着自己的自己的额头,作出以示无奈的动作。

“可恶啊啊!我们那么快就都出局了!不行,我想再玩第二场!”漩涡鸣人无法接受这样的结局,他大声朝大家要求要玩下一场。片刻,他的肚子却传出了'咕噜咕噜'的叫声,身体已在传出肚子饿的讯号。

“看样子你要先吃东西才能继续玩了咯,鸣人。”勘九郎听到了鸣人身体所发出的叫声,朝漩涡鸣人说道。漩涡鸣人也露出了一个傻笑,他赶紧从床上站了起来去准备煮水泡杯面吃。

“看来我们先来个零食派对好了。”犬塚牙兴奋一说,大家便是从行李里头拿出了零食及饮料。大家从床上移到了地毯上,坐在地毯上拿起零食及饮料一边享用一边聊天。

“是说雏田刚刚为什么会觉得鸣人那个方向就是狼人的所在处啊?”手鞠这么一问,不禁令大家感到十分好奇,疑惑的目光都投向在雏田的身上。这更是令日向雏田感到有些紧张,脸部变得有些透红。

“不知道,就靠感觉。”日向雏田微微低下了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觉得。或许是自己心思比较细腻,从鸣人那边的方向能感觉得到狼人伸起手指人的身影吧。

“雏田好厉害啊!”李洛克朝日向雏田竖起拇指,露出双排洁白牙齿都能看得一清二楚的笑容。这更是令日向雏田害羞地把头压得更低。

这时,漩涡鸣人拿起了已泡好的杯面,狼吞虎咽地一口接一口地吞入喉里。

“鸣人,慢慢吃。别被杯面呛死啊!”春野樱朝漩涡鸣人一说,更是令漩涡鸣人再次露出欲哭无泪的表情。就连小樱也爱坑我!宇智波佐助‘哧’了一声,小樱的话让佐助也觉得小樱调侃得好啊!

“哼!我要快点吃!我先快点玩第二场狼人杀!”漩涡鸣人这么一说,更是令大家不由汗颜。

“鸣人,我想吃你带来的杯面。”秋道丁次拿起了放在桌上那满满的杯面,问了问漩涡鸣人。漩涡鸣人看是丁次,爽快地点头答应:“当然了!”

宇智波佐助则是看着自己的行李旁有一堆宇智波鼬给自己带来的零食,他清了清嗓子朝大家一说:“那个,我带来的零食,大家也不要客气地直接拿来吃。”宇智波佐助那穿透性很强的嗓音很快就传入了大家的耳边,不禁令大家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多谢啦”说完,犬塚牙便是从宇智波佐助的行李上拿起了那一大袋的零食,赶紧打开来吃。

就这样,大家的欢乐声在这个小小的房间弥漫开来。聊天与吃喝,还有朋友们的陪伴,更是他们中学生涯中最愉快也是最有意义的事情。

“好了啦!我要玩第二场狼人杀了!”

“喂喂喂,先吃点零食当宵夜嘛!”

“鸣人,你可以不要心急吗?”

“啊啊啊!很痛啊,小樱。可以轻一点吗?”

“哈哈哈哈哈哈...”

...

就这样,大家的愉快时间就从十一点持续到了凌晨两点,然而大家便是各回到了房间。梳洗一番后,换了睡衣就倒在了床上睡觉了。

隔天,

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来,照在了大家那熟睡的脸上。放在桌上的手表时针指向着要靠近'八'这个数字,大家依然躺在舒服的床上紧闭双眼睡得熟香。

此时,有一个人已从温暖的被窝出来,他那微眯着眼睛的脸上表示着不愿与周公分开。片刻,手表上的时针准准地指向了'八',他那设定早上八点的闹钟已'铃铃'响起。

“唉,我又比闹钟还早起几秒,手机在那么远的地方响着,要我去关还真的是很麻烦。”奈良鹿丸喃喃自语,任由手机不停地响着。

闹钟的声音越来越响亮,将还在梦乡里的其他四人也被吵醒,宇智波佐助、李洛克和日向宁次只好不情愿地睁开那沉重的双眸。

“到底是谁的手机铃声没关啊?好吵啊!”漩涡鸣人依旧闭着双眸,手拿起枕头将自己的双耳给遮盖,想办法隔离那令人烦操的闹钟铃声。

日向宁次从床上走了下来,赶紧将那手机铃声给关了。日向宁次转过身,看着是奈良鹿丸那像是在梦游的状态一样原封不动地坐立在那柔软的床上。

“鹿丸啊,你醒来了怎么不会去关掉闹钟啊?”日向宁次看着奈良鹿丸无奈地问了问,鹿丸怕麻烦得连按个闹钟也懒吗?

紧接着,李洛克也直起了身子,那睁不开的双眸环视了房间的四周。由于刚才从梦想中清醒,保持沉默地直视前方。

奈良鹿丸慢慢地移动身子,还有些疲倦的他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哈欠紧接着再伸了个懒腰。这一幕更是让宇智波佐助和日向宁次看在眼里,露出十足无奈的表情。

“那我先用浴室了。“宇智波佐助从行李里拿了衣服及梳洗用具,朝宁次他们交代了一声便是走进去了浴室梳洗。日向宁次也趁宇智波佐助正在洗澡时,赶紧去收拾了行李。漩涡鸣人则是继续呼呼大睡,不愿从被窝里头出来。


女生们很早就起床了,床上的被单及枕头都摆放得整齐,将行李都排放得井井有条。

“餐券上是说八点就可以下去吃早餐了吧?”春野樱拿起了梳子梳了梳自己那粉色的短发,疑惑地问了问其他女生们。

“嗯,等等我们收拾好就拿行李下楼去吃早餐吧。”手鞠站在镜子前,看着四条小马尾被扎得整齐而露出淡淡的微笑。

山中井野换了一身木叶高校的制服,她将自己那柔顺的长发绑成一条长马尾。她看了其他女生们,问了问:“你们觉得要去叫男生们起床吗?”

天天将头发扎成了两粒丸子,她也换上了一身木叶高校的女生制服。山中井野的话传入天天的耳里,摇了摇头:“应该不用吧,有宁次、佐助、我爱罗他们比较自律的在,其他人应该会被他们叫醒吧!”

“说得也是,我想鸣人一定是还在呼呼大睡。”春野樱脑海中闪过漩涡鸣人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样,脸上挂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没关系,有佐助在。就不信他还能继续睡。”山中井野坏坏一笑,脑海中闪过佐助的身影更是令她脸上渐渐变得透红。

霎时,浴室的门被打开,只见已将墨蓝色头发吹得柔顺的日向雏田也一身穿着木叶高校的制服。她那乳白的双眸看向其他四人,稚嫩的声音传入了他们的耳边:“你们已经要准备离开了吗?”

已换好校服的她们正收拾着行李,被日向雏田一问,摇了摇头。“我们在收拾行李呢,等等就直接准备拿走所有东西下楼准备了。”春野樱将所有东西整齐地放入行李箱,替行李箱上锁。

日向雏田也赶紧收拾自己的行李,看着时间已显示着早上八点十五分,她们更是加快了速度地收拾。

另一边,

犬塚牙、油女志乃、秋道丁次,勘九郎及我爱罗已将行李收拾好,也换上了一身整齐的校服。我爱罗与勘九郎也仍然身穿着砂隐高校的制服,他们从房卡套子里拿出了餐券:“我们要准备下楼吃早餐了吗?”

“当然了,我肚子快饿扁了。”犬塚牙将自己的背包背起,已准备好要离开房间。

“虽然我肚子也很饿,但我们需不需要等鸣人他们啊?”秋道丁次也将行李收好,背起了背包要准备出门。

“我打个电话给宁次。”听了秋道丁次的建议,油女志乃点头以示同意。油女志乃从口袋里拿起了手机,拨通了日向宁次的手机。

在另一个房间的日向宁次听着自己的手机铃声已响起,接了手机:“喂,我是宁次。”

日向宁次的话传入了油女志乃的耳里,令他作出回应:“宁次,我是志乃。你们准备好了吗?我们已经准备要下楼吃早餐,吃完早餐就要准备出发到另一个目的地了。”

志乃的话不禁让日向宁次转头看向了还睡得很香的漩涡鸣人,语气也充满无奈:“呃,给我们一点时间。好了再联络们。”

油女志乃‘嗯’了一声,便将通话挂断了。

日向宁次将手机放在了桌上,宇智波佐助正好从浴室走出来。他换好一身木叶高校的校服,他看着日向宁次站在桌前,不禁令他有些疑惑。“宁次,怎么了吗?”

日向宁次看向了宇智波佐助,说:“志乃他们已经准备好了要下楼吃早餐了,他们在等我们一起下楼,我们也要快点准备了。”

宇智波佐助看向了还在呼呼大睡的漩涡鸣人,不由汗颜。这个死鸣人,还在睡!

“还要下楼去吃东西啊?真是麻烦,难道没有客房服务吗?”奈良鹿丸这么一说,更是让日向宁次和宇智波佐助再次对这个怕麻烦的鹿丸感到无语。

“鹿丸君!你不能这么慵懒!我们的青春可会因为我们的慵懒而荒废哟!”李洛克将一切准备好,连行李也拉到了玄关置放着。一放完,他走到了还在睡觉的漩涡鸣人面前,他走到了床上蹲在了漩涡鸣人的耳边。

“鸣人君,快起床了!我们要下楼吃一乐拉面了!”李洛克放大了自己的声量,像是大声公般响亮的声音差点要把漩涡鸣人的耳膜给吼爆。其他三人看着李洛克此举动,不禁撇了撇嘴角。

“啊啊啊啊啊!!我的耳朵!!!”漩涡鸣人马上起床,捂住了自己的双耳 。他受不了刚刚那高分贝的声音在自己的耳边近距离地喊道,耳膜像是差点就要爆开了。不过,他似乎听到了自己喜欢的食物!?难道这里的酒店有卖一乐拉面吗?

他看向了李洛克等四人,脸上因为刚刚脑海浮现过李洛克所说的话而感到十分兴奋:“楼下真的有一乐拉面吗?”奈良鹿丸看着这个头脑简单的家伙,一手打在了自己的额头。“楼下哪里可能会有一乐拉面啊!?”被奈良鹿丸开门见山一说,令漩涡鸣人的心情从在天堂掉入了地狱般,从挂着的笑容缓缓地便成一条直线。

“果然你起床了,鸣人君。”李洛克朝漩涡鸣人竖起了拇指,露出了双排牙齿在灯光照耀下而发亮的笑容。漩涡鸣人转头看了看大家已经梳洗好换上木叶高校制服,行李也整理好。这更是令他目瞪口呆,难道只剩下他一个什么都还没准备吗?

“没错,大家都已经准备要下楼吃早餐了。给你五分钟的时间马上整理好所有一切!”宇智波佐助猜到他内心在想些什么,马上对着有些发呆的漩涡鸣人不怀好意地说。漩涡鸣人被宇智波佐助那可怕的眼神一瞪,他赶紧拿了校服冲去了浴室。

我爱罗和勘九再次仔细地检查他们的房间,以检查没遗漏任何东西。“东西没有遗漏。若准备好的话,随时可以离开了。”我爱罗他那充满磁性的嗓音传入其他四人的耳边,大家也赶紧将书包及行李拿起准备离开房间。

“我们在餐厅等他们吧!”堪九郎提议道,其他四人朝餐厅的方向走了过去。犬塚牙确保房卡已拿好了,放在了卡套里然后再收进了自己的口袋。

他们走到了餐厅,正好要找位置坐下的时候,一阵声音把他们五人叫了起来。只见是春野樱她们等五个女生们叫住了自己,让他们朝女生们地方向走过去。

“你们也是准备好了。吃饱了就要等老师说要离开,不回房间了吗?”秋道丁次朝女生们一问,山中井野点头以示同意。

“欸,鸣人他们人呢?”春野樱发现没看到睡在宁次当房长房间的等五人,疑惑朝油女志乃他们问了问。油女志乃回应了她的话:“刚刚我有打电话给宁次,宁次说再给他们一点时间,他们应该是还没准备好。”

这么一说,大家也肯定知道日向宁次他们还没好,应该是怕麻烦而不想起床的鹿丸;还有直率的漩涡鸣人,想睡就睡多久。

“我们先拿食物来吃了吧,别浪费时间了。”手鞠那清脆高丽的嗓音传入大家的耳里,令大家点头同意。他们也先走到了置放食物旁的走廊,手拿着盘子要装自己想吃的早餐。

另一边,

“鸣人,你好了没啊?”日向宁次将黑色的头带绑在了自己的额头,他看着漩涡鸣人的行李凌乱无序,挑了挑眉。

“要好了。”从浴室里传出了一阵充满磁性的嗓音。片刻,漩涡鸣人换好一身还没把衣服塞得整齐的校服,围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还有些湿润的金黄色头发。

“鸣人,你最好是快一点,大家已经在楼下等了。”宇智波佐助想到刚刚日向宁次收到了志乃的信息,说他们和女生们都在楼下一起吃早餐。他的话更是让漩涡鸣人加快了速度,将那丢得乱七八糟的行李收拾干净。

“我知道了啦!”匆忙的漩涡鸣人赶紧将东西收好,行李还有背包全都整理好了。漩涡鸣人也将自己对我穿着理了理得整齐,他将头带绑在了自己的额前,再搭上一个黑色的长外套,对着镜子露出了一副专属自己那阳光灿烂的笑容。

“我好咯!”漩涡鸣人一说,正休息的日向宁次站了起来,去检查一遍整个房间,以避免遗漏任何东西留在房间。慵懒地躺在床上的奈良鹿丸目光对视着天花板,李洛克则是准备好一切,站在玄关旁等候。

“我们可以准备离开了。”日向宁次一说,大家各个拿起了行李,离开了房间往餐厅的所在处走去。

餐厅,

“大家早啊!”漩涡鸣人背着了自己的单肩包朝大家的所在处走去,他那磁性的嗓音吸引了大家的瞩目。每个人朝那声音望去,看着是漩涡鸣人的身影还有他身后的四个朋友们。

“你们怎么那么慢啊?”犬塚牙疑惑地看向迟来的漩涡鸣人等人,其他四人将目光放在了漩涡鸣人身上。漩涡鸣人忽然感受到各种眼光重重地注射在自己身上,他微转头看向身后的朋友们,眼神十分犀利得自己恐惧了起来,露出了一副傻笑。

通过他们的眼神交流,其他人都也能够明白他们迟到的原因。

“好了,别浪费时间了。赶快去吃早餐吧!九点就要在大厅集合了。”春野樱看着手表上的时间显示八点四十五分,有些担忧他们会赶不及。他们‘嗯’了一声,就走到了置放食物的走廊准备去拿食物吃早餐。

Labels:



HELLO



RECORDS

Tidying and Updating soon..

THANKSGIVING

- Give them a loud applause!
Helped by
Elaine | Google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