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s Life

  • Entries
  • Author
  • Friends
  • Novels
  • Chat
第一章
Sunday, July 9, 2017 | 8:14 AM | 0Comment

16.雾隐游乐园 Part I

从观景台离开后,漩涡鸣人等人坐在了巴士车厢里,往下一个景点出发。

“老实说,我们现在前往雾隐游乐园。我们不用吃晚饭吗?”秋道丁次这么一问,不禁令其他人恍然大悟。他们顾着玩,竟然没想到晚饭该怎么解决。

“完了,晚餐没吃,这怎么行啊!”漩涡鸣人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故做出欲哭无泪的表情。

“游乐园那边应该有快餐店吧!待会儿去快餐店随便吃好了。”奈良鹿丸这么一说,也是很有道理。奈良鹿丸靠了靠椅背,闭上了双目休息。

宇智波佐助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已渐渐退去的残阳,代替这一幕的是渐渐出现的晓月。傍晚的天空并不阴暗,而是有一种明丽的蓝色,群山在夕阳的照射下,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红晕。

他看向了隔壁这个非常阳光的漩涡鸣人,瞧瞧有着金色短发的他,从他那蔚蓝色的眼眸看出他那开朗活泼的个性。这更是令宇智波佐助的脑海中不停闪着以前自己在小学和漩涡鸣人的回忆。

以前那孤僻的自己导致没人与自己做朋友,而漩涡鸣人则是因为自己顽皮的个性导致没有同学愿意和自己成为朋友。之后,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则是成为了同桌。两个因为成为同桌,摩擦出不少的火花,也就是因为这样自己才拥有第一个朋友。

他那黝黑的眼眸一直放在漩涡鸣人身上,唇角微微勾起一个很小的弧度。他忽然想起小学的时候,他把漩涡鸣人带来家里添饭写功课,想着家人那愉快的表情。哥哥—宇智波鼬也很喜欢自己和漩涡鸣人交往做朋友,或许这就是漩涡鸣人身上与自己不同的魅力吧!

原本忙着和日向宁次等人聊天的漩涡鸣人忽然感觉到有一道目光一直注视着自己,不禁令他转过了头。

宇智波佐助见此,急忙地立刻将头转向窗外,避开漩涡鸣人那注视着自己的眼神。

“刚刚那个雾隐塔的城市风景太壮观,但要不是拍照起来有背光效果,不然可以拍个个人照。”山中井野看着手机里头的照片,她微转过身地面向小樱还有坐在他们后头的天天和雏田说道。脸上似乎还因为刚刚无法拍到个人照而露出了遗憾的表情。

“没关系啦,井野。有大家一起拍的全体照也是值得纪念啊!”春野樱手拿着刚刚有专业摄影师在观景台帮我们拍照所洗刷出来,看着刚刚在雾隐塔前的所拍的全体照,看着宇智波佐助站在自己的后头。她再将目光看向宇智波佐助身旁的漩涡鸣人,嘴角上的弧度依旧挂着。

鸣人为了朋友赴汤蹈火,借着自己是宇智波佐助的好朋友,想办法让她和佐助有点互动。想着鸣人处处为自己着想,拳头不禁紧紧握紧。她应该要为鸣人做些什么的,因为鸣人也是她春野樱的朋友!

“来来来,先吃点零食填饱肚子吧!”秋道丁次从书包里拿出了一包蒜味薯片。他将薯片纸袋打开,从里头拿起了一片薯片放入嘴里,将袋子传给了坐在他隔壁的犬塚牙。

“谢啦,丁次。我吃咯!”犬塚牙随手拿了一片薯片,放入嘴里咀嚼。然后,他再将薯片袋拿给了油女志乃还有他旁边的勘九郎和我爱罗。

“你们要吃吗?”他们看着那薯片袋,摇了摇头。犬塚牙见此,不禁将薯片袋传去了前方。

目光转移向奈良鹿丸和手鞠,只见他们俩人处于一个尴尬的气氛,两人保持沉默,不去看彼此的脸孔。

“喂,你干嘛擅自和丁次换位,你究竟有什么企图?”奈良鹿丸难得没借由在去目的地的时候睡觉,反倒是看着隔壁这个扎着四个小马尾的手鞠好奇地问道。

手鞠看着了奈良鹿丸那双黑色眼眸一直注视着自己,她的嘴角微微上勾:“仆人应该随时待在主人身旁,这样仆人就能够向主人表达忠诚之心。不是吗?”

奈良鹿丸看着手鞠那副有些心机的模样,不禁感到毛骨悚然。这女人到底在打些什么如意算盘…?

“安心吧,主人也会给忠诚于主人的仆人一些奖励。”手鞠那充满强势的口吻更是令奈良鹿丸感到胆怯,眼前这个女人实在是不好惹啊。

另一边,日向雏田坐在位置上沉思。她回想起刚刚春野樱和自己所说的话,她不禁感到有些迷茫。其实他并不是很希望能够让漩涡鸣人知道自己的心意,她并不奢望鸣人能够接受自己。她只是希望自己能够看着他的背影,让他成为自己心中的那个榜样。漩涡鸣人的努力与进步,一直是激发自己努力向上的动力。

她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在手机屏幕上点开信息程序,在屏幕里的键盘不停轻轻触摸着。

“谢谢你,小樱。但是,我更加想要靠自己去和鸣人表示我自己的心意。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她点了'发送'后,这简短的讯息立刻传去了坐在前方的春野樱。

春野樱忽然感到裙角感到一丝震动,她从校裙口袋里拿出了手机,只见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来自日向雏田的简讯。那简讯所写的字眼看入春野樱的眼里,她不禁露出了一道淡淡的笑容。

这时,旗木卡卡西站在了巴士车厢里的走廊,再次看向眼前的所有同学吩咐道:“各位同学,我们现在要抵达雾隐游乐园了。看在你们平时在学校努力奋斗的份上,今天就让你们好好地玩,放松一下自己。等等大家在售票处的前方集合,老师们买了入门票分发给你们了之后才可以自由活动。你们可以待到十点半,十点半之前必须要在售票处集合。了解了吗?”

同学们依旧说了'是,老师'来回应老师的话语。每个听到要去游乐场玩的大家,脸上除了布满兴奋的表情,也很激动。

“我一定要去玩跳楼机!牙要一起吗?”漩涡鸣人马上站了起来,他看向坐在最后一排五人位的犬塚牙,一脸挑衅地问道。

“那当然了,鸣人!”犬塚牙的口语义气十足,更是感染了李洛克:“加我一个,我也要玩鸣人君!”

“你们到底要搞些什么啊!都几岁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幼稚。”天天看着这些激动得不顾巴士正驾驶着而站起来的男生们,朝他们吐槽。

日向宁次立刻露出了一脸无奈,朝天天所在的方向望去,叹气的举动像是跟他说:“算了吧,天天。”坐在天天旁边的日向雏田也不禁露出了一道笑容,也向她说:“算了吧,天天。我们大家也很久没一起这样玩了吧。会这样兴奋也是难免的。”

片刻,巴士停止了驾驶。通过窗外一看,游乐园大门前的那长方形的大门牌利用了灯饰拍成一行字'雾隐游乐园'。没错,他们抵达了游乐园。

大家从巴士有次序地走了下来,映入眼帘的是那许许多多的花灯及灯塔,给人就是拥有充满梦幻泡影的感觉。

“大家跟着班级在大门前排队,老师们先去买票。请大家不要擅自行动!”夕日红那性感的嗓音传入大家的耳里,更是令大家乖乖地服从老师的指示。

“海盗船,跳楼机,云霄飞车…都超想玩啊!”漩涡鸣人看着那大门后的所有被灯饰点缀的游乐设施,双眼眸不禁露出了灿烂的小光芒,透露出一脸兴奋不己的表情。

“笨蛋鸣人,你都几岁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幼稚。”宇智波佐助看着隔壁这个人智商低的朋友,一手打在了自己的额头以示无奈。

“我不敢玩这些危险的游戏设施啊。”彤唇逸出娇滴滴的嗓音,日向雏田低了低头两个食指点了点,脸上那阵红晕显示出自己的害羞。

“没关系,雏田。我们可以一起去玩别的。”天天一手放在了日向雏田的肩膀上,向他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

“喂,鸣人。比起体验游戏设施,解决晚餐更重要吧。”奈良鹿丸身后背着手鞠的黑色背包而身前背着自己的书包,他的脸上依旧露出疲惫不堪的样子。他朝漩涡鸣人这么一说,不禁令秋道丁次也深深感觉得到肚子正咕噜咕噜地叫响。

“我也同意鹿丸说的话,我们等等进去就去吃晚饭吧。”秋道丁次摸了摸自己那扁扁的肚子,朝大家说道。

手鞠,我爱罗和勘九郎则是看着眼前这个第一次到来的游乐园,他们瞪大双眸注视着眼前这个充满欢乐的游乐园,内心深处却掀起一阵强烈的涟漪,像是强烈的海浪不停往前冲去。这是他们第一次来到游乐园,他们因为从小就施展很重的压力,为了保护及捍卫他们家族那富贵的名誉。

这时,旗木卡卡西手上拿着了一叠入门票。他将入门票拿给了正在说话的漩涡鸣人,曝露在面具外的眼睛直视着鸣人那碧蓝的双眸。“来,鸣人同学。帮我将票分给班上的所有人。”

漩涡鸣人看着了旗木卡卡西手上的那叠厚厚的入门票,摆出了一脸不屑:“为什么是我去分啊?!不可以叫其他人吗?”

漩涡鸣人那话语令旗木卡卡西身上展现出一股阴森森的气息,他那双阴险的双眸注视着自己,语气更是添加了阴险不禁令漩涡鸣人感到胆怯:“怎么?有意见吗?”

漩涡鸣人摇了摇头,立刻逃离出旗木卡卡西的视线。随着离去的背影,他那充满磁性的嗓音随着身影离去而渐渐消失:“我没意见!我分就是了!”

大家手上拿到了入门票后,于是排队进去游乐园里头。只见那些被灯饰点缀的游戏设施在夜晚更是闪闪发亮,沉浸在游乐园玩乐的人们少不了欢乐声。但是,比起玩乐,大家更是想要找家餐厅坐下来享用晚餐。

“肚子快饿死了。”秋道丁次摸了摸自己那扁扁的肚子,有气无力地说道。大家也因为秋道丁次这么一说,肚子也饿得咕噜咕噜叫了。

这时,一家装潢看起来像是卖快餐的店映入大家的视界。对于肚子饿的大家,任何餐厅的出现更是容易吸引着他们的眼球。

“这里有一家快餐店。我们进去吧!”李洛克指着那家快餐店,问了问大家的意见。只见大家都点了点头,以示同意。然而,大家便朝快餐店里走了进去。

过了会之后,大家手拿着装满食物的托盘走到了一张长长桌子前的位置坐下。十五人坐在了位置前,双手合十有默契齐声道:“我们开动咯!”说完,大家便拿起了食物来吃。

“是说,鹿丸。你今天当仆人的第二天过得如何啊?”漩涡鸣人将吸管放入唇边吸了一口汽水,那深邃的碧蓝色眼眸透出他那有些玩世不恭的神情,一脸好笑地看着一整天挂着黑脸的奈良鹿丸。

奈良鹿丸情不自禁地伸了伸懒腰,一只手覆盖着他因打哈欠而张开的嘴。他再看着漩涡鸣人那一脸幸灾乐祸,他那不友善的眼神立刻投在正吃着东西的手鞠身上。“谁叫我那么倒霉,还要服侍一个那么麻烦的人。”

奈良鹿丸那带有些无赖的口气不禁令手鞠抬起头来,他那碧眸正投出一股强烈的气息,恶狠狠地盯着奈良鹿丸一看,语气也冷了下来:“你也可以不要答应的,没人要你选大冒险。”

手鞠这么反驳,不禁让奈良鹿丸气得'哼'了一声。“麻烦的女人。”奈良鹿丸惢惢道。

“不过我看手鞠有鹿丸当他的仆人,他好像很开心。”勘九郎那褐色的眼眸带有些邪魅地看着手鞠,这更是令我爱罗微微一笑。“我也这么觉得。”两位看着手鞠和奈良鹿丸之间的互动,先是感到惊愕因为他们从来没看过手鞠竟然会和一个男生有牵挂。

勘九郎的话传入了手鞠的耳里,不禁唤醒了沉睡在她心中的那个恶魔,她双手拿起了我爱罗和勘九郎托盘上的汉堡,一手塞进了他们俩的嘴巴。我爱罗和勘九郎瞪大双眸看着手鞠那凶猛的表情,因为汉堡堵住了自己的嘴巴,不禁令他们难以咀嚼。“你们两个,太久没惹我了是吗?”

漩涡鸣人看着我爱罗和勘九郎的处境,不禁令他感到害怕。女人们真不好惹啊!

“是说,我们吃饱了可以直接去玩云霄飞车那些吗?”绑着两粒包子头的天天,他那深邃的深褐色眼眸盯着大家看,露出疑惑的眼神。

“当然不行啊,玩那么刺激的设施。会造成呕吐的啊!”春野樱拿了一个鸡块放入嘴里,他那碧绿色的眼眸注视着天天回应道。

“那吃饱过后要玩些什么好啊?”犬塚牙的目光放在大家的身上,听着春野樱刚刚说过的话疑惑地问了问。

“游乐场应该有鬼屋吧!去鬼屋探险如何?”漩涡鸣人的脑海中闪过这一馊主意,朝大家提议道。宇智波佐助看着隔壁打着鬼主意的漩涡鸣人,不禁感到有些无言。要他们去那种吓小孩子的地方,这个鸣人真的很可以。

“可以不要去鬼屋吗?”春野樱的口吻中带有些胆怯,想着那些鬼虽然是人扮的但在他们不注意的情况下突然出现吓这自己还是会让人感到害怕。但是,她的害怕似乎成为了山中井野的笑柄。

“不是吧!小樱,连这些真人扮演的鬼魂你也会害怕啊!”山中井野'嗤'了一声地笑了起来,他那青蓝色的左眼注视着春野樱。

春野樱被山中井野这么挑衅,她也不敢示弱地反驳:“怎么?难道你就不怕吗?若不怕的话,进去的时候可别乱喊乱叫啊!”

山中井野摇了摇头,她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弧度,她那邪魅的笑容看着春野樱说:“哼,谁怕谁!若你怕鬼的话,恐怕佐助君会笑你吧!”

春野樱听着山中井野这么一说,不禁怔了怔身子。她那不友善的眼神看着山中井野,她靠近了山中井野的脸庞,眼里闪烁着一股无法遏止的怒火。“哼,去就去!谁怕谁!”

天天看着这两人又为了一些小事吵架,再次感到了无奈。“你们两个就别吵了!你们的对话全部人都听完了。”天天将目光放在她们口中的宇智波佐助身上,只见宇智波佐助脸上露出厌恶的表情看着那些女生们。她想宇智波佐助应该是听到了她们之间的对话吧!

“女人们真是烦死了,似乎能够明白鹿丸的心情。”宇智波佐助冷冷得一说,不禁令漩涡鸣人露出了一脸失落。他看向春野樱那粉色的身影,他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春野樱被山中井野这么一说,她将目光放在了宇智波佐助的身上。只见宇智波佐助别过了头,他那墨蓝色的长发并肩正视着自己。她完全看不出宇智波佐助现在的表情是怎么样的…

她回想起刚刚日向雏田为了漩涡鸣人而买了布料想要织围巾给他,就是为了想要表示对他的心意。而自己呢?不但只是用嘴巴上说,还让宇智波佐助更加讨厌自己。她回想起鸣人那因为喜欢自己而愿意为了自己做任何事情,即使是把自己推向佐助的身边。她想到这些场景,双手不禁攥紧了拳头,泪水不禁围绕在眼眶里。她忽然觉得自己是多么没用。

“我也觉得先不去鬼屋比较好,不如我们去做旋转木马?怎么样?而且大家可以一起玩。”秋道丁次这么提议,漩涡鸣人毫无意见地点了点头。这的确是个好主意!

“我也同意!而且玩旋转木马可以让我们松弛我们的心情!你们不觉得吗?”李洛克也点颔以示同意。

宇智波佐助轻轻挑眉,听着大家都点头同意去玩旋转木马,更是令自己感到有些无奈。为什么他要和这一群人一起玩这么幼稚的玩意…?

“我有点无法想象大家看我们的眼光…”日向宁次微微低头,想着一大群十六岁的年轻人坐在旋转木马上。他立刻摇了摇头,将这个想法从脑海中退去。

“旋转木马会不会太幼稚了啊!”手鞠看着同意这馊主意的人,她不禁汗颜。

“我也同意去玩旋转木马。而且我们现在吃饱,可以走了吧。”奈良鹿丸举手以示同意。这不禁令大家感到了无奈,没想到奈良鹿丸也会同意这个有些奇葩的意见。

大家看着托盘上的食物已吃完了,所以大家也就从快餐店离开了。奈良鹿丸身上依旧背着自己和手鞠的书包,他想着等等可以坐在旋木马上休息片刻,唇角不禁勾起一丝弧度。“麻烦死了,给我坐在旋木马上好好休息吧。”他内心是这么想道。

“嘿!看到旋转木马了!”漩涡鸣人在这众多游戏设施的走廊上朝前方走去,看到了那宽大的双层旋转木马就出现在自己的视野中。

“走吧,我们去排队吧。”春野樱朝大家一说,便走到了栏杆旁边排队。因为今天是普通日,造成今天游乐园的人并没有很多。只见原本在栏杆旁排队的他们,工作人员一下子就让他们坐上了旋转木马上。

漩涡鸣人等人坐在了旋木马上,只见童心未眠的他们赶紧选了一个装饰可爱的旋木马并且坐了上去。

“喂,大家!等等我们在这里坐了一会儿,我们再走去楼上,你们觉得怎么样啊?”犬塚牙转过了身,看着身后的大家也纷纷坐在了旋木马上提议道。

奈良鹿丸则是坐在了一个像是传统马车的座位上,他靠了靠椅背,回应犬塚牙刚刚的话语:“你们自己去吧!我决定坐在这里。”他双手放在了自己的后脑勺,闭目休息。

“鹿丸你坐在这个马车上实在是太好笑了,看起来像是男扮女装的公主。哈哈…”调皮的漩涡鸣人那蔚蓝色的双眸熠熠生辉,看着奈良鹿丸那副模样就感觉到十足滑稽,点中了漩涡鸣人的笑穴。

“鸣人,真有你的!看起来还真的挺像啊!哈哈哈哈…”被漩涡鸣人这么一说,犬塚牙也跟着哈哈大笑了起来。奈良鹿丸被他们这么一逗,不禁再次黑了脸。

这时,一个'咔嚓'声传入了奈良鹿丸的耳里,不禁令他警惕地睁开双眸。只见那金色头发扎成四个马尾的手鞠,她手上拿着手机摄像头对准了自己,这不禁令奈良鹿丸感到一股不详的预感。“喂!你干嘛偷拍我?”

手鞠将手机屏幕面向奈良鹿丸,她那精致的脸孔上依旧挂着她那强烈的威严。奈良鹿丸看着手鞠手机屏幕,只见是手鞠的自拍照。“你以为我想拍你吗?自恋鬼。”奈良鹿丸一脸不屑,看着手鞠嘴角的弧度微微上扬。他知道刚刚她一定在搞些什么把戏。

“看在仆人那么累的份上,先不叫你帮我了。晚安!”说完,手鞠立刻朝女生群所在的方向走去,她那身穿着黑色砂隐高中制服的背影看在奈良鹿丸的眼里,复杂的思绪不禁缠绕着自己的脑海。

“唉,为什么我会和她杠上!”奈良鹿丸内心暗想道。

“各位来宾,请大家坐在位置上。旋转木马即将要开始行驶了哦!”听着旋转木马的广播传出那礼貌性的甜美女声。装饰在旋转木马上的灯饰一闪一闪亮晶晶地闪耀着,充满梦幻泡影的气氛弥漫开来。旋木马也变得上下地移动,不禁令大家露出了兴奋的表情。

春野樱也坐在了一个粉色的旋木马上,随着旋木马上下移动,随着广播播放着唯美的音乐,这更是让大家更有愉快的心情。

“嘿,大家你们有听说过关于旋木马的传说吗?”山中井野也坐在了一个金色的旋木马上,她那纤细的长腿放在旋木马座位的旁边。她的身子面向里头,目光放在坐在隔壁的春野樱还有前面的手鞠,天天还有雏田。

“蛤,旋木马还有传说?”手鞠那疑惑的眼神注视在山中井野的身上,这不禁令井野轻声叹气,紧接着语气变得有些激动:“当然有啦!而且还是很悲惨的传说呢!”山中井野这么一说,不禁令她们感到好奇。旋木马这么梦幻欢乐的游戏,背后怎么可能会有悲惨的传说呢?

“旋转木马,是孩子的欢乐的海洋,旋转的木马在上面马不停地赶着,但是,坐在上面的人们似乎从来没有想过,一旦游戏开始,每一匹木马永远都会不知疲倦地彼此追逐着,但无论如何,它们之间却有着无法跨越无法缩短的永恒距离。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有人说,旋转木马是最残忍的游戏,因为彼此不停地追逐却换来的是永恒的距离。”山中井野解说地同时,还露出了一些悲伤的情感,自己是已经沉浸在这个悲伤之中。

春野樱听着山中井野这么一说,她的目光不禁放在了离她有一段距离的宇智波佐助,只见他那帅气的背影映入自己的视野,她不禁感到了失落。旋转木马不停地在转动,他看着自己拼命想要追寻宇智波佐助的身影,但自己始终觉得自己渴望的爱情就会发展成像旋转木马的爱恋一样。无论自己怎么追逐,自己和他始终有一段距离。

“这也太悲伤了吧!”日向雏田那稚嫩的声音透露出微微的伤感,他双手捧着她的脸颊,脸上因为听了刚刚的故事而感到有些悲伤。

“这样的爱恋我可不允许它发生在我身上。”手鞠摇了摇她的食指,朝她们有自信地说道。每个女生看着手鞠脸上那充满自信的笑容,大家的脑海似乎闪过了一个人影。

“那我还挺期待你和鹿丸的恋情会是怎么样呢?”山中井野回想起奈良鹿丸和手鞠俩人之间所产生的摩擦,她露出了一脸奸笑,不怀好意地对视着手鞠。

山中井野的话传入了手鞠的耳边,不禁令她马上摇头否认。“我为什么要和他有一段恋情?他那种没斗志的男人根本就不是我地的类型。”想到奈良鹿丸那懒散的模样,她立刻摆出了一脸不屑。手鞠的否认及婉拒,不但没让她们失望叹气,反而是脸上的奸笑变得越来越浓烈。

“可是,我觉得你们很配啊!特别是鹿丸愿意帮你拿书包,不见得鹿丸帮我拿!”山中井野想着鹿丸和手鞠走在一起的画面,她不禁‘哼’一声。明明以她的美貌,应该是可以得到这么样的待遇啊!

“你只要下次玩大冒险的时候,惩罚他当你的仆人不就好了咯。”手鞠看着山中井野那副狰狞的表情说道。

这时,山中井野也摇了摇她的手指,似乎像是刚刚手鞠曾做过的动作:“不不不,鹿丸可能只愿意当你的仆人,不愿意当其他人的。”手鞠被山中井野这么一说,她脸上那方才的粉红透露在她的脸颊上,那是害羞的一个象征。

“我也觉得你们很配啊,哈哈。”春野樱也一旁附和。这不禁另外天天和日向雏田两人露出了一副微笑,似乎也在同意春野樱所说的话。手鞠看着这群女孩们,拿她们没辙。

另一边,男生群。

“哇!感觉楼上的旋转木马更漂亮啊!”漩涡鸣人趁旋转木马还有在转动的时候,不顾身子因为旋转木马的转动而摇晃不平稳,赶紧跑到了楼上。只见更多旋木马正不停地上下移动,还有更多其他不同模样的座位。他赶紧坐在了一个像是旋转咖啡杯的座位上,只见里头的座位能坐下四个到六个人数。漩涡鸣人像个孩子一样,转着中间的那个能够进行咖啡杯自转的圆形托盘,他不禁朝正跑上来的犬塚牙,李洛克等人大喊道:“喂,你们快过来!这里有个咖啡杯很好玩啊!”

被漩涡鸣人这么一叫,李洛克、犬塚牙,秋道丁次便立刻坐在了那个咖啡杯里头。四个人不停地转动着中间的那个托盘,咖啡杯自转的速度越变越快。

宇智波佐助,日向宁次,油女志乃,堪九郎还有我爱罗走上了旋转木马的第二层。只见四个像是孩子得到糖果般快乐地在玩着咖啡杯,脸上的那灿烂的笑容及他们的欢笑声,不禁令他们等人感到十分无奈。这还是十六岁的学生吗?看起来比较像是六岁小孩。

“真不明白为什么我会有一群那么幼稚的朋友。”宇智波佐助冰冷地一说,不禁令他身旁的人也汗颜。宇智波佐助还真是好冷淡。

“算了吧,佐助。他们开心就好。”日向宁次那双乳白的双眸正视着宇智波佐助,朝他说道。

“是说,佐助。我们很少这样聚在一起说话。”油女志乃脸上依旧带着墨镜,他看着了眼前那墨蓝色短发的宇智波佐助淡淡地说道。宇智波佐助被油女志乃这么一说,不禁有些错愕。

这时,我爱罗走到了宇智波佐助的面前,我爱罗他那双无神的碧色眼眸对视着宇智波佐助那双深邃的黑眸。我爱罗的举动不禁令勘九郎感到有一些疑惑,我爱罗这样的举动究竟是什么意思?

“你是砂瀑之我爱罗?”宇智波佐助看着眼前这个红色碎发随风飘逸的男生,嘴角不禁勾起了淡淡的弧度。

我爱罗点了点头,他看着了宇智波佐助那张带有些傲慢冰冷的脸孔,像是反映着自己的另一个影子。“你也是背负着家族托福给自己沉重压力吧。来自木叶贵族—宇智波家族族长的次子。”

“嗯。相比你也是吧!砂瀑家族的精英幺儿。”宇智波佐助也当然知道他眼前这个身穿着黑色校服的红发男子的身世,也和自己同病相怜。

“我想日向家也是吧?毕竟日向家族在木叶的地位也很崇高。”勘九郎看向了日向宁次,不禁令日向宁次脸色稍微有些变化。自己的家族曾经历不少风风雨雨,才换来了现在的和平与安宁。日向宁次回想起那些不堪回首的记忆,不禁攥紧了拳头。

油女志乃瞥了一眼脸色不太好的日向宁次,他再将目光放在勘九郎身上,淡淡叫着他的名字,以让他停止这个话题:“勘九郎。”勘九郎似乎感觉到自己说错了话,他赶紧闭上嘴巴不做声。

片刻,旋转木马停止了转动,原本不停一闪一闪亮晶晶的灯光也停止了闪烁。大家也便从旋转木马走了下来。

“啊!刚刚的我们真是疯狂啊!”漩涡鸣人从旋转木马的场地走了出来,他走在了前方说道。

“人家把我们当怪人来看待,也拜你们所赐啊!”天天想到刚刚乘坐旋转木马的时候,其他的乘客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自己,她实在是受不了。

“算了吧,天天。就别和他们计较了。现在时间不多了,那要去玩什么啊?”油女志乃依旧保持着一脸淡定,看着手腕上的手表指着接近晚上九点的时间,不禁感到有些错愕。因为十点半之前就要离开游乐场了。

“我们现在去鬼屋?怎么样?”漩涡鸣人满脑子想着鬼屋,他一脸兴奋地提议道。大家听着漩涡鸣人的主意,不禁令一些女生们感到有些害怕。

“那个鬼屋可以最后一个才玩吗?我不想被那些鬼魂吓得其他游戏设施没心情想玩。”天天想着那些丑陋模样的鬼魂,她不禁轻声叹气。虽然自己并不是很害怕,但是想着那些狰狞得张牙舞抓的面孔,可是会大大影响她的心情。

“嗯,天天这么说也对。我们先去玩云霄飞车吧!反正我们也吃饱也过了一段时间,应该也要消化完毕了吧。”春野樱朝大家这么提议道,不禁令大家点头同意。他们往上一看,只见眼前蓝色的双脚悬挂式的云霄飞车映入视野,蓝色云霄飞车的轨道不禁令一些人看得腿软。蓝色云霄飞车的轨道大约有45米高,多个空中360度翻腾旋转不禁令许多乘客大呼过瘾,更是吸引了犬塚牙及漩涡鸣人等人的兴趣。

“这个看起来很不错哦!”犬塚牙看向了站在身旁的漩涡鸣人说道。漩涡鸣人点了点头,立刻朝那个蓝色悬挂式云霄飞车所在的地方跑去。每个看着已擅自行动的漩涡鸣人,不禁也甘蔗了他的脚步走去。

“喂,鸣人等等我们啊!”

过了几分钟后,漩涡鸣人看着那云霄飞车的入门处已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才停止了自己的步伐。霎时,大家也赶上了漩涡鸣人的脚步,不禁扶着了双膝微驼背地喘口气。

“鸣人,刚刚叫你等我们,不会听是吗?”春野樱一脸怒容看着刚刚不听大家的话而一直往前跑。紧接着说完,一拳立刻打在了漩涡鸣人的头上,不禁令他欲哭无泪,痛得呻吟:“哇啊啊,痛痛痛。小樱,你打人能轻一下吗?”

“不过,这个云霄飞车看起来好可怕啊。”山中井野抬头一看,看着坐在云霄飞车上的人们不停地狂喊,时速超快的行驶不禁让云霄飞车一下子就瞬间消失在自己的面前。然而,那360度的翻腾旋转更是让乘客们的呐喊声变得更加尖细。

“我不玩这种玩意,你们的背包我帮你们顾吧!我要好好休息。”奈良鹿丸找到了一个长凳,他将身后的书包放在了长凳上,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胫骨,然后便坐在了长凳上休息。

这时,秋道丁次走到了奈良鹿丸的面前,他那友善的眼神看着奈良鹿丸说:“鹿丸,我们一起去玩吧 。背包我们可以寄放在储物柜。”奈良鹿丸看着秋道丁次那真诚的表情,不禁令他感到有些错愕。然而,也有一阵阵的声音也叫着自己。

“鹿丸,我们大家一起去玩吧!这么好玩的东西,怎么不可以一起玩呢!”李洛克看着了鹿丸那有气无力的表情,提高分贝朝奈良鹿丸说道。奈良鹿丸看着大家的目光正投射着自己,不禁令奈良鹿丸拿他们没辙,并不反对于他们。“好吧,跟你们一起去玩一玩吧。虽然麻烦死了。”想着坐在云霄飞车上那狂风朝自己吹袭而来,会将自己的头发吹乱。虽然只是一件小事,但对奈良鹿丸而言,任何会对自己造成麻烦的事情,即使是芝麻小事他也不会放过。然后,大家也跟着走进去了那云霄飞车的入口处。

害羞的日向雏田看着了那巨高的云霄飞车,他的右手不禁抓着了自己的裙角,她那乳白的瞳孔似乎在透露出害怕的神情。怎么办,自己好害怕啊。

这时,原本正往前迈步的日向雏田忽然停止了脚步,也不敢再往前了。她看着了大家缓缓地走进了入门处,她双手依旧紧攥着拳头,她也想和大家一起欢乐地打成一片。一直都很害羞胆小的自己,就是因为害怕才不勇敢。也就是因为自己的害怕,害得自己无法跳跃心中的那个跨栏。因为害怕,自己无法超越自己极限,给自己设置了不少的局限。

“雏田,怎么了吗?”原本沉浸在内心深处的自己,似乎听到了一阵声音正呼唤着自己。

那是谁呢?

Labels:



HELLO



RECORDS

Tidying and Updating soon..

THANKSGIVING

- Give them a loud applause!
Helped by
Elaine | Google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