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s Life

  • Entries
  • Author
  • Friends
  • Novels
  • Chat
Episode 52
Friday, July 7, 2017 | 6:30 PM | 0Comment


名称沙尘邪的男子那冷淡的眼眸令秋泽星的脑海不禁浮现出之前他在医院的时候,沙尘邪拿了解药拯救自己。若不是他,他想他是活不到今天了。

但,这沙尘邪的模样并不像以往的他,更是令秋泽星感到十足错愕。这确定是那个风之国的傀儡师吗?

夜羽谨的白瞳扫视了沙尘邪及日晔的力量属性,看起来没有任何异态,但那力量的属性却令自己感到很陌生。那是他从来没看过的力量循环,这个力量究竟是什么?

那名叫日晔的忍者,他朝夜羽谨他们人群中投掷了无数的圆形手里剑。他双手结印,那个圆形手里剑立刻飞出了无数的银针,更是令他们等人拿起了苦无挡开所有朝自己飞来的银针。

星野空寂双手结印,从口中吐出了强烈的狂风,将所有的银针及手里剑吹开。

“谢啦!朋友。”秋泽星朝星野空寂投去一道友善的神情,嘴角微微上扬。星野空寂也回给了秋泽星一道笑容。

沙尘邪从黑衣袍里拿出了一捆卷轴,将收在卷轴里的傀儡从异空间召唤出来。只见那个对秋泽星很熟悉的人像傀儡被召唤了出来,查克拉线全点在了人像傀儡的每个角落上。

秋泽星看着了那个人像傀儡,虽说是曾经与他战斗过,至少还稍微懂一些策略。但他看着沙尘邪面前的那个人像傀儡造型和之前的有稍微不同,他不禁感到了十分压力。

他将目光看向了刚刚使用怪力的宁作美崖伊,他的头脑立刻想到了一个策略。但,他的目光放在了另一个人身上,那人就是崔鎏。秋泽星对于他的能力,还是未知。或许现在只能先观察。

“到我咯!”秋泽星双手结印,复杂的手印不停地使着,速度也变得越来越快。他立刻从口中吐出了大量的洪水:“水遁,爆水冲破。”这个大量的洪水朝沙尘邪和日晔冲去,沙尘邪立刻将傀儡收去了异空间。沙尘邪再从黑衣袍里拿出了卷轴,只见一个超大的土墙从那卷轴出现,阻挡着朝自己冲来的大量洪水。

“谨!”秋泽星那耀眼黑眸的眼眸看向了夜羽谨,夜羽谨双手结印,一团团的熔火球朝土墙冲去。“灼遁,过蒸杀。”高温的熔火球不禁将土墙正渐渐地融化。

“弟弟们也不赖嘛!”宁作美崖伊看着来自星辰贵族的夜羽谨和秋泽星,不禁露出了一道邪魅的笑容。

日晔看着朝自己和沙尘邪投去的灼火球,只见火球不断地在燃烧着。沙尘邪像是变戏法般变出了那个人像傀儡,挥舞着人像傀儡的双手吸收着刚刚的灼火球。

日晔再从黑衣袍里拿起了无数的手里剑,朝夜羽谨等人投掷而去。他再稍微操作一下这些设过机关的手里剑,只见手里剑立刻变成了超大型的手里剑。

“风遁,烈风掌。”星野空寂朝那些手里剑使了风遁术,那些手里剑立刻被吹走了。但,一会儿他却反弹了回来。只见是日晔在手里剑上绑了线,操作着手里剑。

“自从上次的忍界大战,我就很少动真格了。”庾沐衫邪魅地这么一说,她双手快速结印:“土遁,裂土转掌。”庾沐衫把查克拉集中在手掌,击打地面打裂了大地,攻击眼前的沙尘邪和日晔。

两人依旧面无表情,毫无情感的神情似乎在向他们表示他们已经不记得他们等人究竟是什么人物。

秋泽星特地站到了沙尘邪的面前;庾沐衫站在了日晔的面前,两个看着眼前这夕日的对手,不禁握紧了拳头。

在查出他们底细前,先和他们较量一下。

日晔的嘴角微微上勾,从黑衣袍里拿起了无数银针朝庾沐衫投掷而去。日晔再微微操作,被投掷的一些银针立刻被反弹了回来,包围着朝庾沐衫的方向投掷而去。

“土遁,土岩圆壁。”只见包围着她的土墙立刻从地上浮现上来,不禁让无数银针插在了那土墙上。

南宫洺双手结印,朝日晔所在的方向吐出熔浆。“溶遁,溶怪之术。”日晔立刻躲闪开,避免自己陷进那个溶浆里。这时,他忽然感受一阵强烈的狂风,但比起狂风更像是别人的拳头揍着自己的脸庞。那力气大得可以让自己重心不稳,被推倒到很远的地方去。

只见是崔鎏一个拳头朝日晔揍了过去,只见崔鎏已被仙人化。

仙人模式是一种可使用自然能量的状态,此状态下可借助自然能量大幅度增加肉体活性以增加敏捷和防御,同时可以借助自然能量增加体术攻击范围和感知。 以自然能量制造出“仙术查克拉”,可以使自身的忍术、体术、幻术的威力得到飞跃般的提升。

人本身发动忍术是依靠发动体内的查克拉发动,普通的查克拉是通过自己的身体能量和精神能量混合所得到的,而仙术查克拉就是在此基础上吸收自然能量(循环于世界的能量)并完美融合后形成的。

但是,要维持三种力量的平衡,就各是三分之一才能发动。如果超过三分之一,就会被自然之力吞噬,如果不到三分之一,就不能变成仙人模式,所以一般比较适合查克拉量比较大的人修炼。 进入仙人模式后,身体会仙人化,而根据所吸收自然能量性质的不同会产生不同变化。根据仙人脸谱可以判定使用者仙人模式的完美程度,即对自然能量的控制程度。

日晔立刻站了起来,他看着眼前的人,他不禁感到有些吃力。各个都是很强硬的对手,再加上他们所要抓的人物—崔鎏的能力,只好硬着头皮先和他们耗下去。

秋泽星双手结印,他朝沙尘邪猛烈喷出急速的超高压细水柱并攻击敌人,威力极强,杀伤力极高,如同利刃一般,其威力和水压都极其强悍。

沙尘邪立刻躲开那个水柱,避免自己被切成片块。沙尘邪想要将傀儡收起来,但因为秋泽星也不放过每个小细节,不禁让那个傀儡的手被细水柱摧毁了。沙尘邪看着眼前的秋泽星,他不禁紧皱了眉头。

沙尘邪看着眼前那断臂的傀儡,他操作一下这些傀儡。那个傀儡的嘴巴不禁长得老大,一团熊熊烈火从口中喷出,朝他们所在的方向攻击而去。由于这团火的威力实在强大,不禁令他们立刻躲闪。

秋泽星双手快速结印,他再次从口中大量喷出如海啸般狂野的水:“水遁,爆水冲破。”只见两个相当强烈的大火及洪水正互相攻击,强烈的火不禁令那洪水有些难以抵消。

崔鎏双手结印,他朝沙尘邪攻击。“仙法,微风狂啸!”原本只有朝他们吹拂的微风,经过崔鎏的仙术查克拉混合进入这自然风,吹拂的速度不禁变得越来越快,而且而且还令人难以抵挡。沙尘邪立刻拿起了自己的傀儡,将他的嘴巴张开得大大以将这个狂风吸入进去。但,这样想就错了。

只见傀儡被这个风吹成碎片,更是令沙尘邪一脸惊吓地看着自己地傀儡。没错,利用自然能量比想象中还要强许多。因为修炼仙术对自身的风险挺大,所以要完美控制自然能量的确很困难。但在这样看来,崔鎏是一个控制能力相当不错的仙人。

夜羽谨通过白瞳朝崔鎏身上运用的查克拉一看,不禁感到了惊愕:“这个查克拉运作也太强!竟然能够大量利用自然能量!”

秋泽星看着沙尘邪的傀儡已经被破坏,这就是他刚好可以反手的机会。他双手快速结印,朝沙尘邪所在的方向使术:“岚遁,镭射戏法!”秋泽星手上立刻一个光圈,这个光圈里发出无数激光,速度快、威力大、并且可以随意控制方向。

沙尘邪看着那‘带电的水’正往自己冲来,他立刻从衣袍里拿出了一个空卷轴,将这个岚遁给收起来。但是,在经过秋泽星的控制之下,那水成功攻击到沙尘邪。更是令沙尘邪痛苦的呻吟,随着那电流刺激着身上所有的脑细胞,令他痛苦地倒在了地上。

两个倒下的日晔和沙尘邪站了起来,他们那无神的双眸依旧盯着眼前这一群人,不禁感到十足吃力。沙尘邪从黑衣袍里拿出了一捆卷轴,收在符文里的十个傀儡一次性地被召唤出来。每只手指各点在了每个傀儡上,每个手指各操作一个傀儡。

那十个傀儡被沙尘邪一操作,不禁朝他们等人攻击而去。日晔也从黑衣袍里拿出了十个小小的流星锤,他双手稍微结印。那十个流星锤立刻增大了它的大小,然后流星锤也贴满了起爆符,朝他们等人投掷而去。

秋泽星,夜羽谨,南宫洺,宁作美崖伊,星野空寂,崔鎏还有庾沐衫面对的傀儡,并不是简单普通的傀儡,只见他们所面对的各个都是人傀儡。他们都是利用尸体而制造成的傀儡,所以这些傀儡当然也就有他们生前自身的力量。

而且沙尘邪还可以一次性控制十个傀儡,这更是令大家感到了懊恼。秋泽星看着沙尘邪,他紧皱眉头,沙尘邪竟然如此的猛!竟然还隐藏着这些强烈的玩意。

他们等人忙着对付眼前的傀儡,完全没注意到他们身后那即将要爆炸的流星锤。使用白瞳的夜羽谨,他的视界里出现了那些流星锤,朝他们大喊:“小心你们的身后!”

大家全部往上跳跃了起来,只见脚下的是一团黑烟及烈火。没错,刚刚黏在流星锤的起爆符立刻爆炸了起来。然而,从那团火中出现了无数的苦无,只见那些苦无已被一层火给堵上,朝他们等人射来。大家更是赶紧拿起了苦无闪开这些苦无,但那些火焰却灼伤了他们的手。

“水遁,水龙弹!”秋泽星看着那些像是着了火的苦无,从口中吐出了大量的水,只见那些水形成了龙的模样,张口将那些着了火的苦无给吞噬,拯救到了在场的所有人。

大家看着眼前的苦无消失在自己的面前,看着是秋泽星使的术。星野空寂则是友善地向他道谢:“谢啦,秋泽星。”

沙尘邪和日晔看着眼前一群将自己的术抵消的人们,更是令他们感到了十足懊恼。

这时,一阵声音传入了他们的心灵里。只见那是勋那淡淡的嗓音:“快撤离,跟他们耗下去,必死无疑。”

日晔和沙尘邪看着了眼前这一群人,不禁在他们的面前消失。这更是令大家感到十足好奇,这两个敌人忽然消失在自己的面前?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们赶紧回去和星影禀报此事,这次的敌人出现目的不详,令人难以猜测。”庾沐衫朝他们等人一说。更是令大家点头以示同意,全部赶紧朝星辰的方向离开。



星影办公室,

天色渐晚,灰色陰凉的气息在哪孤独的树叶杂草之间徘徊。一次次摇摆间夹着一丝陰风吹袭!这个天气在星影大人看来,的确是感觉到有一股不详的预感。自从佐藤司风成功被冷月寒给歼灭后,就有一连串的暴动事件发生在很多地方。现在令人懊恼的是,为什么各国的能力上忍会被抓走?敌人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这时,星影办公室的门传出了敲门声。只见办公室的门已被打开,不禁令星影将椅子转向了南宫洺等人面前。看着他们的身影,疑惑地问了问:“收获如何?”

“报告星影大人,木之国大量上忍已被身穿黑衣长袍的敌人抓走。当我们在进行调查木之国的时候,两个黑衣长袍的敌人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对我们施展攻击,我们似乎好像也是他们的目标。”夜羽谨那乳白的双瞳透露出严肃的神情,一五一十地将事情禀报于星影。

“但是,敌人却是以前我在中忍考试曾遇过的傀儡使用者——沙尘邪及庾沐衫老师所说的死于上一次忍界大战的日晔。”秋泽星想起刚刚自己所遇到的敌人,也朝星影大人说了说。星影不禁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听着日晔这号人物的出现,一脸懊恼。

“之前的勋,现在又来一个日晔。为什么死去的人会被复活在这个世界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星影的手顶在自己的下巴,脑海不断地在思考着这件事情。

“但是,我们在交战中时,他们却半路撤离。”星野空寂忽然回想起日晔及沙尘邪半路消失在自己的面前。这更是令他们感到疑惑,不知此用意何在。

星影大人深思片刻,然后朝眼前的人下了逐客令。“嗯,我知道了。我会慎重思考这些问题,你们先回去吧。”大家‘嗯’了一声,更是朝门外走了出去。

国家机密的丧失,现在又多加了上忍级的忍者消失。难道忍界努力保持捍卫着的和平与安宁,又要被破坏了吗?


Labels:



HELLO



RECORDS

Tidying and Updating soon..

THANKSGIVING

- Give them a loud applause!
Helped by
Elaine | Google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