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s Life

  • Entries
  • Author
  • Friends
  • Novels
  • Chat
Episode 54
Wednesday, July 26, 2017 | 8:48 AM | 0Comment


星影办公室,

一直忍鹰从窗户飞进来星影办公室,星影伸出了左手,鹰的双爪抓着了星影的左手。星影从鹰的爪拿了一捆卷轴,将卷轴一打开,目光便是放在了写满字体的卷轴上。阅读了一番后,不禁令星影大人皱起眉头。

暗部,

黝黑暗淡的环境令人感到十分诡异,里头有一部分的暗部成员在室内训练场练习。然而,有一个紫色的身影经过了练习场。她冷眼扫视练习场,再掉头往前方走去。

带着猫脸面具的冷月寒坐在了训练场旁边的长凳上,她冷漠地环视四周围。没错,冷漠是自己的专利,自从她为了复仇而活,她就是必须冷血无情。而现在她已成功替父母亲报仇,她现在就像是个没有情感的傀儡般,替村子效力。

因为,是这个村子让她变得强大。若星影大人不派她到暗部,她想她至今还是会和另外两个队友愉快地解任务。若是这样的话而选择不替父母及族人复仇,那她活着还有任何意义?暗部的黑暗,自己那双只让自己看得到一片黑暗的瞳力,她就只适合活在黑暗。

“寒。”一阵冷淡的声音传入冷月寒的耳里,那清脆的嗓音一听就让冷月寒听得出来她就是简。

一头褐色短发让简看起来不只帅气甚至也充满女人味,她那严肃的模样看着了冷月寒,语气也依然毫无温度。因为在暗部的他们,任务是主要。为了让任务能够成功,他们只能够抹杀关于情感的一切。但是,冷月寒算是一个例外。

“我们有任务。”

简的话让冷月寒马上会意,她站了起来朝橱柜的所在处去准备。简看了一眼冷月寒的背影,她将手中的面具戴在了脸上。片刻,罗宾和睿德也走到了简的身后。

带着面具下的他们,只能看得到他们那双犀利的眼神。

冷家地下室,

被逼上绝路的伊藤佐月及日野秦枫,伤痕累累的他们看着四周围的黑炎及即将朝他们俩人刺来的苦无。另外与勋对战的十人也处于伤痕累累的情况,勋的实力也并不差于黑血太多。其中一个眼尖的暗部忍者,看着日影的两个左右护卫已被处于劣势状态,不禁瞪大了双眸原本想要反击。但是...

“八卦掌,空掌!”勋将查克拉聚在手中,朝那个暗部忍者投掷而去。他来不及反应,立刻被空掌给撞飞,身子重重地撞裂了墙壁。

日野秦枫看着腰包里已没有忍具,更是令他感到懊恼。他赶紧看向伊藤佐月,问了问:“月,你还有忍具吗?”

伊藤佐月摇了摇头,她似乎明白日野秦枫想要忍具的用意:“我也没有忍具了。怎么办,难道我们就要等着被杀死吗?”日野秦枫听了她所说的话,他环视了四周围,因为黑炎而限制了两人能够移动的空间,而苦无朝他们两个命中点射去。岂不是把他们逼向死亡之路吗?

日野秦枫及伊藤佐月已知自己无法让情况婉转,他们只好闭上了双眸。

霎时,两个苦无也朝那两个朝伊藤佐月及日野秦枫射来的苦无给弹飞。原本逼上眼眸的日野秦枫及伊藤佐月没感受到有任何痛楚刺激着自己的脑细胞,不禁令他们睁开了双眸。只见身穿着暗部铠甲的四人站在了他们的面前,不禁令日泉的人惊叹得目瞪口呆。

其中一个带着猫脸面具的身影映入他们等人的眼帘,更是令他们错愕。没错,那双独特的紫色眼眸,已成了全忍界都知晓的特别眼眸。

星辰暗部四人的出现,更是令黑血及勋赶紧退到了后头。他们俩人看着现在的这个局势,轻轻挑眉。但是,回想起那个紫色眼眸的身影也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不禁令黑血在面具下露出了一道充满自信的笑容。这次,她绝对不会让她有机会跑了。

简双手结印:“土遁,土岩壁”,只见四面高高的土墙出现在日野秦枫和伊藤佐月的四面八方,土墙的高度已完全超过了那燃得熊熊烈火的黑色火焰。俩人赶紧跳在了土墙的最高端,从他们的所在处离开。

只见他们伤痕累累,不停地喘着气。简朝冷月寒试了一个眼神,冷月寒会意立刻站在了日影护卫面前。左右手都各聚集阳遁查克拉,各手聚集在日野秦枫和伊藤佐月身上,控制查克拉来修复身体的细胞。

黑血愣了一下身子,面具下的他冷眼瞥了一眼正在使用医疗忍术的冷月寒不做声。勋赶紧跳了出来,他看着增援的到来,不禁感到有些错愕而不知道该怎么做下一步。

“雷遁,地走。”黑血双手结印,只见闪电在地上朝他们等人袭击而来。睿德双手赶紧结印,朝那个正朝前蔓延而来的雷遁:“风遁,大突破。”一阵狂风将地上的雷电给吹走,一阵狂风的袭击更是让地上和墙有了裂缝,不少的小石头因为风的切割而掉落了下来,大家也赶紧闪开。

冷月寒看着日野秦枫和伊藤佐月的伤口已经大约痊愈,便是停止了使术。他们看着了带着面具的冷月寒,虽然看不到他的表情但却能够从她的身上感受到一股冷飕飕的气息。“谢谢。”俩人淡淡地道谢。

黑血双手快速结印,只见一大片大火在他们的周围燃烧了起来。冷月寒赶紧双手结印,他身边突出了四面八方保护着大家的土墙。

霎时,黑血神出鬼没地出现在冷月寒的身后,一拳朝冷月寒的身后揍去。身手敏捷的冷月寒注意到身后的人影,她赶紧往后跳去,避开了黑血的攻击。

黑血走到了冷月寒的面前,而冷月寒赶紧从腰包里拿出了苦无以做防御。冷月寒看着眼前这个戴着黑色面具的女生,额前不禁留了几排汗。

但是,她的目标应该还不是自己。

黑血朝伊藤佐月和日野秦枫所在的位置投掷而去,让俩人警惕地躲闪到一边。霎时,黑血的身影却出现在他们俩人的面前。这更是让他们感到错愕,她这究竟是什么忍术!?

伊藤佐月和日野秦枫双手快速结印,将火属性的查克拉聚集在手上,他们将这查克拉往黑血的身上投掷。“火遁,天牢!”

但是,那查克拉却穿过了黑血的身子,这更是震撼他们俩人。只见对方的查克拉快要投向自己,他们赶紧躲开了那查克拉的发射,只见查克拉'碰'一声地打在了墙上,墙上立刻出现了严重的裂痕。

每个人瞪大眼睛看着拥有非凡能力的黑血,只见黑血完好无损地站在那儿。刚刚的攻击穿透了黑血的身体!?冷月寒则是瞪大双眸看着黑血,忽然回想起她之前与佐藤司风对战的时候也曾发生过类似这样的情况!她再回想起她曾被逼与黑血四目对望,没想到黑血也有一双紫色的眼眸。

难道黑血也让黑血瞳开眼了吗?但是,每个人所拥有的黑血瞳能力都不同。可是,她记得佐藤司风将冷西策的双眸移植再自己的双眼,能力也和黑血的这个一样。那为什么黑血会有和冷西策一样的能力?

难道她偷走了冷西策的双眸吗?不,父亲的双眸可还是安然无恙地待在自己的房间。怎么可能会被偷?

另一边的勋依旧和几个暗部成员对战,勋面对着这些暗部的精英忍者感到十分吃力。一直用回天躲过攻击的他,不禁令他感到筋疲力尽,查克拉的量已经快要用尽了。霎时,黑血站在了勋的身边。

只见黑血双手快速结印:“火遁,暴风乱舞。”

黑血制造释放型螺旋状空间扭曲,随后向此空间吐出火焰,故火焰可随之以螺旋状打击很大范围内的敌人,而且火焰的扩散速度非常快。这不禁让那些暗部忍者难以阻挡这威力强大的攻击,被打倒在地上。

勋被这画面感到震惊,黑血真的太强!

简双手快速结印,只见水从她口中吐出:“水遁,水阵璧。”她将吐水的方向一直朝黑血所在的方向转移,看着水吐去的方向已靠近黑血。

紧接着,睿德双手也赶紧结印:“雷遁,感激波!”使出电流,以将水流通电电击对手。这是一个难以阻挡的术,由于地下室的位置太小造成水流到处都是。这想要让黑血逃脱,恐怕可难了吧!

但是,黑血再次拿起了一把苦无朝伊藤佐月和日野秦枫所在的方向投掷而去。已伤痕累累的俩人看着苦无朝自己投掷而去,更是让他们俩人变得警惕。

星辰的暗部成员们立刻明白,这次敌人的目标是他们俩人。

只见黑血以光的速度忽然出现在日野秦枫和伊藤佐月的身后,俩人瞪大双眸地看着黑血双手要把自己给抓了,但却有人阻止了她。只见是冷月寒和罗宾两人各抓着黑血的手,这不禁让黑血大吃一惊。没想到有人能够跟上他的速度!

这时,罗宾用火遁术操纵无数张起爆札从地面上蔓延出来,并附在了敌人的双腿上。罗宾再结了印,将黑血卷入进爆炎的漩涡当中,威力极其强劲。

“火遁,起爆炎针!”罗宾一使术后,冷月寒和罗宾赶紧跳跃逃离。然而,脚下则是起了一片火焰。

勋不停地喘着气,忽然一阵爆炸声传入自己的耳里,不禁令他转过身看着那一片火焰。这一幕更是令勋瞪大了双眼,难道黑血…?不,以黑血的身手绝不可能那么容易被打败。

“成功了吗?”罗宾看着那一片火海,疑惑地问了问。

简双手比了一个'未'的手势,在她的感应范围依然找不到黑血的气息。但是,没她的气息并不代表她已经死了。“我没有感受到她存在的气息。”简淡淡地回应。

睿德走到了日泉忍者们的面前,看着遍体鳞伤的他们,将他们扶起。

“你们还好吗?”睿德淡淡一问。他们虽然点了点头,但是伤势算是挺严重的他们不禁难以移动。

这时,勋也喘着气地直起了身子,他朝睿德所在的方向走去。这不禁让睿德提高了警惕地拿起了苦无,挡在身前以做预备。

霎时,黑血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她那冷漠的声音传入了大家的耳边:“勋,算了。”她自己也知道勋已到达极限了,因为他们眼前的这些忍者可不是普通忍者。其中还有两个还是日影的左右护卫。

黑血缓缓地朝冷月寒所在的方向,冷月寒愣了身子地看着朝自己慢慢朝自己走来地黑血。她的目标改移向自己了吗?然而,被炸瘸的双腿映入冷月寒的视野,不禁令她挑了挑眉。

“你们还真不简单,可以让我落魄到这种地步。”黑血淡然一说,这更让大家紧皱眉头。果然还真的如简所说的,还没死啊!

黑血伸起了手,指向了那石碑。她冷冷地朝冷月寒说:“身为冷家人的你,有没有看了那石碑上所写的东西?”一说完,他朝勋使了一个眼神。俩人便是使用了瞬身之术离开了冷家。

大家看着已消失的俩人,有点不知所措。睿德和罗宾看着伤痕累累的日泉忍者们,赶紧走到了他们的身旁,赶紧带着他们回到星辰的医院。

而冷月寒则是站在了石碑前,看着那些复杂的符文轻轻挑眉。冷月寒微微闭目,睁开了那双血淋淋的血色眼眸。那雪花标志的瞳孔也如往常般释放着嗜血凛冽的神情,眼前那些奇怪的字眼通过了这双眼眸,马上读懂了这石碑上所写的字眼的含义。

简那双褐色眼眸放在了冷月寒身上,眼神依旧透露着冷淡的气息。熊脸的面具遮盖了她的面貌,让人读不出他现在脸上所露出的表情。

“寒,你是不是有注意到了什么?”清脆的声音传入了冷月寒的耳边,不禁令冷月寒转过身来面向简。

冷月寒沉默了一会儿,低沉的嗓音从她口中吐出:“她有和我父亲双眸 一样的能力,时空间转移术。”

回想起刚刚与黑血的战斗,简也猜得出来。她沉默片刻,然后再向冷月寒说:“嗯。但他还有一个能力,你有注意到吗?”

冷月寒点了点头,也就是因为她知道了这一个能力,所以他和罗宾有办法配合把黑血的双腿给炸瘸。那个能力就是以把自己跟那只“眼睛”看到的物体一瞬间进行交换。交换的对象可以是人类,也可以是刀子等“物体。虽然不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但是通过她的那双血瞳所分析的一切,的确是这样没错。

“我们别站在这里,走吧。”简一说完,赶紧离开了冷家。冷月寒还是站在了冷家的周遭。老实说,她自己也没很注意看地下室有什么东西,但是通过刚刚黑血和自己说的一句话,她竟然石碑上发现到了冷家的秘密。

冷家,究竟有多少秘密是我自己不知道的?

星辰医院,

日泉忍者们包括了日野秦枫和伊藤佐月也躺在了病床,大家身上的伤口都被纱布包扎。原本正在沉睡的伊藤佐月,缓缓地睁开了双眼。她那绿眸注视着全是简单白色的环境,充满疑惑地环视四周围。然后,再将目光放在自己身上,只见自己已被治疗。

“你醒来了啊?”一阵成熟稳重的嗓音传入了她的耳里,朝那声音的所在处一望去,只见是星影大人身穿着影袍站在自己的面前。这不禁令她瞪大双眸,感到有些惊愕。星影大人怎么会在?

“星影大人..”伊藤佐月淡淡地向星影请安,由于身子的状态还并不是很好,所以就连说话的语气也能听出她的柔弱。

“能否把你所遇到的状况让我们知道?”跟随着星影到来的秋疾影淡淡地向伊藤佐月问了问道。根据他们的身手来看,能够把他们打得遍体鳞伤。这代表敌人的能力肯定强得超乎他们可以想象。

伊藤佐月沉默片刻,然后才缓缓地向星影解释事情所发生的一切:“我们奉日影的命令,来到冷家进行调查。但是,却有人在我们调查中袭击我们。敌人正是如开会那天提起的那个黑衣人,他的目的是我和秦枫。为了就是让我们成为她的部下,为何会盯上我们,这就有点不太清楚了。”

伊藤佐月的话不禁让跟在星影旁边的俩人——夜暮然和秋疾影露出了一脸惊愕。各国的上忍们被抓走,现在连日野秦枫还有伊藤佐月两个日影的护卫也成为了敌人的目标。要抓他们当手下,难道被抓走的上忍们都成为了这敌人的部下了吗?

不过能够把两个护卫打成这样的伤势,恐怕敌人的身手也可不容小觑吧!

霎时,四个人影从房外走了进来,只见是四个身穿着红色暗部铠甲的星辰暗部忍者——简,罗宾,睿德还有冷月寒。他们得知星影大人把自己叫来医院。他们看着各个躺在病床上,除了伊藤佐月其他都还在沉睡的日泉忍者们,想也知道敌人对他们的伤害有多大。

冷月寒的身影映入伊藤佐月的视野,忽然回想起刚刚在冷家的时候找到了一些关于冷家的秘密。但是写在卷轴上的字体是令人难以读懂的符文。而且,那是在冷家找到的,很有可能是需要通过冷家那双可读懂一切的双眼才能解读。<br />
究竟是要把卷轴交给星辰的人处理,还是拿回去日泉让分析部门的人解读?但她仔细分析了一会儿,即使自己是认为交给星辰的冷月寒解读是有可能会马上查出真相。但是,万一冷月寒不透露出真实的解读,那怎么办?

那,冷家卷轴的事情先不透露出来。正好冷月寒他们等人有在,她也想听听冷月寒他们会向星影报告什么关于敌人的消息。

回想起冷月寒还有罗宾能够跟上黑血的速度,成功地让黑血受伤。难道她已经查出黑血的能力了吗?不排除这个可能,血瞳的能力除了拷贝忍术,还能够看透每一个术的细节,甚至能够预测敌人的下一步是什么。

“报告一下你们这次的任务。“星影不紧不慢地问了问道。

“有两个入侵者为了抓日泉左右护卫而袭击冷家,入侵者身穿黑色长袍。一个是昔日的星辰忍者,勋还有另一个是戴着黑色面具的未知人物。”简镇定自若地向星影作出报告,这让待在星影身旁的夜暮然及秋疾影怔了身子。没想到敌人又再次出现了!

简将目光投向冷月寒,她立刻会意,接下了简的话:“通过血瞳,我发觉到黑面具人的能力。她的能力是可以是以把自己与自己投掷的物体一瞬间进行交换。虽然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她的能力,但在我血瞳所分析下是得知这样的结果。还有,她也掌握了时空间转移术。”

大家听到了冷月寒的解释,更是瞪大了双眼。这是什么忍术?替身术吗?不,这是比一般替身术还更独特的忍术!

“怪不得我们难以对他作出物理攻击。”伊藤佐月马上理解,面对于这么棘手的对手。怪不得自己会落魄得这么样的地步,她稍微动了一下身子,痛楚马上刺激了自己的脑细胞。

“但是,她的时空间转移术与我父亲的瞳术相似。不需要任何召唤结印及标记,就能够进行时空间转移术。这和之前滥用我父亲双眸的佐藤司风对战,所使用的术是相似的。”冷月寒淡然一说,这再次让星影大人惊愕了。

拥有和冷西策同样的瞳术,难道那女孩也拥有黑血瞳的能力吗?不是吧?据星影大人所知,冷家只有少数的人能够让黑血瞳开眼,冷月寒能够成功让它开眼是因为经历了灭族的沧桑。而且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唯一冷家人是冷月寒,若是那黑面具人拥有紫瞳的话,一定是滥用冷家人的双眸无误。但根据那特定的忍术,通过冷月寒这么一说又觉得这个黑面具人也有黑血瞳的能力。因为在上一次的五影有提起过,这个黑面具人拥有与冷月寒一样的紫色眼眸。所以,这也没有可能会有让黑血瞳开眼的可能。

“但是,会不会这个时空间转移术并非是她的瞳术能力,而是自身所掌控的忍术呢?”伊藤佐月这么一问,大家沉默了片刻。对于她所问的问题,并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只能够说,这个黑面具人的能力及样貌,是个谜。

但是,有冷月寒的血瞳在,还勉强地看出了她的能力,这也是一个很足够的情报了。

“嗯,我们的对话到此结束。暮然和疾影,该走了。让暗部还有日泉的忍者们好好休息。”星影瞥了一眼秋疾影及夜暮然,俩人点了点头跟着星影的步伐走了出去医院。四个星辰暗部成员看着已离开的星影还有秋疾影及夜暮然的离开,他们便是使用了瞬身之术离开了医院。

伊藤佐月想着刚刚那几番对话,她的额前不禁流了冷汗。看样子忍界的和平,已经无法维持下去了。

Labels:



HELLO



RECORDS

Tidying and Updating soon..

THANKSGIVING

- Give them a loud applause!
Helped by
Elaine | Google | Tumblr